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23马踏燕云山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71 2020-11-17 17:22

   云深不知处,只在此山中……

  赵官仁现在就有了这样的感觉,茫茫的大草原一望无际,在他眼里哪哪都是一样,拿着指南针都能跑丢,不过他还是在大年三十的当天,跨过了吉军从未到达过的燕云山。

  “我不想吃肉啦,我要吃菜……”

  将士们一个个的哀嚎着,以前是天天盼着锅里有荤腥,结果现在顿顿都是牛羊马肉,吃的他们满肚肥油,实在是受不了。

  不过牢骚只是牢骚,他们三十万大军全体骑马前进,哪怕过年只修整了三天,一路上也仍是士气高昂,但上四部至今无声无息,好像遗忘了他们这些侵略者一样。

  “王爷!”

  一名龙骑千户也满腹牢骚的说道:“永吉元年元月八日啦,咱们已经走到冰消雪融、春暖花开了,上四部不会撤出草原,全都缩到漠北去了吧,咱们到那要走二十多天啊!”

  “当你遇上足够自信的敌人时,他们会直接朝你冲过来,砍下你的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骑在马上笑道:“可当你打垮敌人的自信,他们又不得不自卫时,他们就会开动脑筋耍花样,所以不想让这些人打不过就跑,咱们就得主动钻进他们的圈套,让他们送上来给咱们打!”

  “报!!!”

  一队斥候忽然从前方冲来,大声喊道:“王爷!四十里外发现上四部精锐骑兵,恐有十多万之数,正分成四路朝着咱们奔袭过来,最多两个时辰就能迎面碰上!”

  “全军停止前进!”

  赵官仁举起令旗大喝道:“风林军调头回击,火山军镇守中路,如阴军两翼苟行,雷震军占领制高点,一个半时辰内挖好防御工事,敌军将从南、西、北三个方向攻击我们!”

  “领命!”

  将士们齐声大喝,以极快的速度自行散开,四个军团内皆有龙骑军官,三个月的磨合让他们配合默契,虽然赵官仁发布的命令很笼统,但战术方面他们完全知道怎么做。

  “克烈!拓达!撒合!锡融!四部前来领命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一根挂满彩珠的木棒,上面刻着许多奇奇怪怪的图案,他高举在手上大声说道:“今日就是你们下四部,成为上四部的大喜之日,当着你们天神的面跟我喊,嘎啦呼!”

  “嘎啦呼!”

  四部首领拔出钢刀嗷嗷大叫,六万名草原儿郎也齐声吼叫,赵官仁这段时间可没少给他们洗/脑,一会请神,一会开光,活脱脱变成了天神代言人,刺/激的他们全都想冲出去砍人,或者被人砍。

  “去吧!龙骑兵将带领你们冲锋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挥手里的神棍,乌泱泱的草原骑兵立刻蜂拥而去,他也打马冲上了一座高土坡,草原妹子们已撑起了挡风棚,打开马扎,放上茶几,烧起暖炉,煮上奶茶,全方位的伺候着。

  “大战过去又要多好几万寡妇了,你这位寡妇收集者又要广纳后宫了……”

  一位高挑的草原妹子走了上来,手指很暧昧的在他颈后撩过,但赵官仁却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冬日格!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克烈族的人,你的思维方式像极了皇宫里的女人!”

  “我们克烈族与叶家通婚一百多年了,亲王们首选的草原玩物……”

  冬日格坐到他身边的马扎上,说道:“我们像青楼女子一样被他们玩弄,事后还得进贡马匹和家畜,只因我们在下四部中最弱,两头被人欺辱,谁都不拿我们当人看!哼”“没错!”赵官仁掏出根香烟叼上,说道:“你们是上四部麻痹朝堂的工具,让他们误以为上四部很恭顺,不把你们整的惨一点,朝堂又怎会疏忽大意!”

  “咱们宁做您的狗,也不当他们的奴……”

  冬日格很熟练的帮他把烟点燃,靠在他身上说道:“上四部可不是牧民,他们是真正的军队,骑兵都在漠北经过严格的训练,您想一鼓作气打到漠北去,怕是没那么容易!”

  “傻子才去漠北,本王踏过燕云圣山,只是让他们感受到我的决心,从而跑出来跟我玩命,而不是东躲西藏……”

  赵官仁吐出一口烟气说道:“在遇上本王之前,游牧民族都是能征善战,在遇上本王之后,我会让他们变成能歌善舞,而你就是最高贵的草原女王,那时你想做些什么?”

  “做我们全族都想做的事……”

  冬日格恶声说道:“我要在沁娜母女头上撒尿,让她们成为最卑贱的奴仆,我还要亲手砍了伯坎王的头,让那个老东西恶有恶报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官仁仰头大笑了起来,此时几十万军队已经全面铺开,拿着望远镜都望不到头,但他们非常有条理的分成了许多方阵,大批工兵在挖坑设障,还有人在到处插着小红旗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战鼓如同雷鸣一般的响了起来,远远就看到一支庞大的骑兵部队,好似浪潮一般缓缓碾压了过来,而吉国步兵也摆开了十几个方阵,通通站在壕沟后面搭箭立盾。

  “骆驼?不会有阿/拉/伯人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的拉开了望远镜,前方居然出现了两支骆驼骑兵,但冬日格用望远镜看了看之后说道:“希伯伦人!从大漠深处来的蛮夷,看来他们是把压箱底的本事都拿出来了!”

  “装备不错啊,难怪敢主动进攻……”

  赵官仁发现他小看这些草原人了,上四部的重骑兵竟然一水重型鳞甲,骑的也全都是健壮外国马,他们的骑兵除了龙骑兵之外,跟人家对冲恐怕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
  “咱们得提防沁娜那个娼妇……”

  冬日格凝重的说道:“看旗号对面至少有十五万骑兵,沁娜绝对会带人绕过燕云圣山,袭扰咱们的后方,她手上的兵力应该不会少于五万,有可能会超过八万!”

  “传令下去!”

  赵官仁收起望远镜大声说道:“撒开手给我狠狠地打,打完这仗咱们就带着草原的姑娘,还有她们的嫁妆,欢欢喜喜回姑苏,不去漠北了!”

  “是!”

  传令兵兴奋的抱拳领命,等消息传递下去之后,将士们的士气顿时暴涨了一大截,铺天盖地的欢呼声震耳欲聋,连远在几公里外的草原人都听得到,人马皆是好一阵骚动。

  “轰轰轰……”

  四支庞大的骑兵终于发动了进攻,没有任何废话就开打了,但草原人挑选了一处非常有利的地形,江北军站在大平原的下方,骑兵俯冲下去的冲击力会更加庞大。

  “神臂弓!准备……”

  步兵营的弓手们纷纷举起了强弩,双方早已交战上百年之久,规矩向来都是弓弩手先抛射,轻骑兵顶着牛皮盾碰运气,冲到近前就射箭扰乱阵型,然后两侧迂回继续骚扰。

  “嗖嗖嗖……”

  步兵营突然间万箭齐发,草原轻骑全体一愣,神臂弓的射程足有三百多步之远,远不是他们的马弓可比,但尚未进入射程就放箭了,莫不是来了一群新手菜瓜吧?什么东西?

  草原人忽然发现钉在地上的箭支,全都绑着一串正在冒烟的东西,等他们突然冲过去之后,突然乒乒乓乓的炸开了,他们这才惊觉是大号的爆竹,威力不大却能惊吓马匹。

  “希津津……”

  马群一下就被炸的惊慌蹦跳,爆竹里装的都是细钢砂,冷不丁的从马肚子下面炸开,训练再好的战马也会吓个半死,更何况骑兵都被吓了一大跳,草原可没有放鞭炮的习惯。

  “嗡”上万根弩箭如飞蝗般直射草原骑兵,神臂弓全都是脚张弩,弓手们分成三轮连射,几乎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,时不时还有一堆爆竹捣乱,只穿布甲的轻骑根本抵挡不住。

  “咻咻咻……”

  一串红绿相间的信号弹射上了天空,江北军早已学会了看信号,不用再去听鼓声或者看令旗,而他们一看信号弹就明白,对方的重骑兵出战了,硬着头皮来冲阵了。

  “轰轰轰……”

  数万骑兵如洪流般倾泻而下,重骑与轻骑交替掩护,铺开后庞大到一眼望不到边,中军士卒也不知道两侧发生的事,但他们非常确定,敌军连他们挖的陷阱都没进入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雷震军的火炮终于开火了,除了龙骑兵带来的简易迫.击炮外,没良心炮都是吉国工匠临时赶制的,威力虽然不如顺国制造,但千炮齐发的威力也是非常恐怖。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简易迫.击炮的射程高达千米,珍贵的炮弹山纹军一直没舍得用,今日一口气狂轰滥炸,顿时炸的重骑兵们人仰马翻,士气如同玻璃般碎了,他们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挨过炮轰了。

  “咣咣咣……”

  大地突然一条条的塌陷了,如阴军挖的陷阱起了作用,尽管壕沟只有一米来深,可一匹马栽进去之后,马上就会引起连锁反应,而三百步射程的没良心炮又在补刀,几乎让他们成片成片的倒下。

  “四部重骑果然名不虚传,这样都能让他们冲过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在高土坡上举着望远镜,手里还拿着一把瓜子在磕,冬日格则急声喊道:“后方发射了信号弹,已经有人冲过来了,我果然没有猜错,至少有六万骑兵在包抄我们!”

  “急什么!这仗又不是今天就能打完……”

  赵官仁嗑着瓜子说道:“你现在应该明白,我为何要跨过燕云山了吧,上四部联合金朝的遗老们,建立起了一个柔然王国,已经成了气候,不趁现在狠狠捅他们一刀,吉顺两国都会遭殃!”

  “大将军!五百里加急……”

  几名驿卒忽然骑马冲上了土坡,一名驿卒虚弱的摔下了马背,气喘道:“先帝驾崩,太子于年前登基为帝!”

  “你们居然能找到这里来,很厉害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诧异的将他扶了起来,问道:“不过你把话说清楚,到底哪国皇帝又驾崩了,最近可死了不少皇上?”

  “我朝永吉皇帝啊……”

  对方递上一份圣旨,苦涩道:“陛下听闻赵四海毒杀数万百姓,羞愧难当,在宫中自缢,太子叶冠海登基昭告天下,命各路将帅共同讨伐伪皇赵四海,其中就有您!”

  “叶子梅死啦?还自杀……”

 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接过了圣旨,忽然问道:“年号改了没有,今年是不是永吉元年?”

  “不是!如今已是天启元年……”

  “卧/槽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