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30不1样的剧本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397 2020-11-17 17:22

   好像什么都没有啊……”

  周淼跪在三十多层高的楼顶上,举着望远镜望着远处的棺材钉大厦,赵官仁也同样蹲在她身边,放下望远镜说道:“什么都没有才最可怕,说明魂怪都苟起来了!”

  “唉店里的人恐怕都死了吧……”

  周淼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赵官仁闻言也没有说话,他不知道陈冉会不会出手,要是陈冉察觉到外界的异变,可能会把吕大头他们弄进祭魂塔,祭魂塔比任何地方都安。

  “这些鬼东西太多了,杀都杀不完……”

  张新月蹲在旁边说道:“仁哥!这附近的魂怪都被杀的差不多了,咱们趁着外围的还没进来,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吧,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壁垒裂缝!”

  “找到也没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说道:“咱们出去了还会被吸回来,况且裂缝都有时间限制,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消失,只有漩涡消失以后才能出去,现在还是先找地方休息,好好睡上一觉再行动!”

  赵官仁说完就往楼下走去,附近的魂怪都让法海一个大招消灭了,只有散兵游勇还躲藏在暗处,他们三个很顺利的穿街过巷,来到了一家户外用品店中。

  “换衣服!拿装备!找干粮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着手电走进了店铺,直接脱掉了上衣,魂界的温度只有十七八,他挑了条六个口袋的工装裤后,衣服是一水黑的T恤、软壳加冲锋衣,连沙漠靴都拿了双黑色的。

  “哇!老板,有纹身啊……”

  周淼忽然抱着衣服低呼了起来,张新月举起野营灯一看,整整十五条“黑锁链”绑在赵官仁身上,背后还有一颗朱红色的圆珠,看上去非常的诡异,根本不像什么纹身。

  “这不是纹身,这是我的恶念所化……”

  赵官仁大大方方的脱掉了西裤,边穿工装裤边说道:“我做好人好事都是为了消除它们,原本有十八根链子,已经被我^干掉三根了,等部消失之后,我就能去西方极乐世界了!”

  “啊?会变成神仙啊……”

  两个小空姐双双张大了嘴巴,可赵官仁却耸肩道:“谁知道呢!咱也没去过西天,咱也不敢乱说,反正这破事摊上我了,我只能硬着头皮干到底了,俩换着啊,我去撒泡尿!”

  赵官仁说着就往里走去,周淼立马低声问道:“月月!跟我说句实话,到底喜不喜欢老板,要是再婆婆妈妈,我可就不客气了啊!”

  “是客气的人吗,咱们公司就属花样最多……”

  张新月白了她一眼说道:“老板是个神人,我只是个凡人,我猜不透他,更不敢轻易去触碰他,每次跟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我总有种没穿衣服的感觉,说白点就是……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!”

  “哈看男人得看本质,不能让他的光环给迷惑,他就是一个爱装逼的大俗人……”

  周淼得意道:“每次我给他打扫卫生的时候,他总往我衣领里偷瞄,还特喜欢看我穿黑丝袜和短裙,那眼珠子就跟X光一样,直勾勾的盯着我屁^股,可我一回头他又装正经,甭提多闷骚了!”

  “这就是我最看不懂他的地方……”

  张新月郁闷道:“我总觉得他人格分裂,下流起来简直让人受不了,可正经起来又是光芒万丈,之前在教堂那么危险,他宁愿拼命都不退半步,而且他不是为了自己,他是为了人类,多伟大呀!”

  “他再伟大也是个男人呀,上了床才是真正的他……”

  周淼撇嘴道:“只有喜欢胡思乱想,公司的骚娘们早就光膀子上了,上星期我发现他办公桌下面跪着个人,穿了双香奈儿的高跟鞋,我不用猜就知道是大车灯!”

  “林琪吧!林琪有双跟她差不多的鞋……”

  张新月微微皱了皱眉,但周淼却摆手道:“差不多啦!除了楼上的小姐,公司有几个女人没让他碰过呀,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,王若依买了一箱测孕纸,眼巴巴的想怀上龙种呢!”

  “淼淼!”

  张新月笑着问道:“明知道他这么渣,为什么还要打破头往里挤呢,究竟是喜欢他的人还是他的钱?”

  “我不要钱,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……”

  周淼气鼓鼓的说道:“论身材论长相,谁能比得过本小姐,那些所谓的红牌台柱子,老娘不化妆都比她们美,凭什么只有我打扫卫生啊,哪怕倒贴钱我都要给他点颜色看看!哼”“阿嚏”赵官仁突然在厕所打了个喷嚏,嚷嚷道:“水多多!是不是又在背后说老子坏话,我看皮又痒痒了吧?”

  “哪有?可是我亲老板,人家说要给按摩呢……”

  周淼瞬间就变了个腔调,屁颠颠的跑进了厕所,张新月苦笑一声也不好再说什么,等三人都换好新衣服之后,将收集来的东西都装在了背包里,这才一起走到了店门口。

  “月月!亲个嘴,给哥助个兴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搂住了张新月,张新月羞涩的咬了咬红唇,并没有像当初一样犹豫,直接踮起脚在他嘴上亲吻了一下,但周淼也连忙喊道:“老板!我也给助助兴吧!”

  “滚蛋!一边呆着去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把将她推开了,直接拎着旗杆跑了出去,周淼只好委屈巴巴的跟了出去,死活想不明白,赵官仁为什么就是看自己不顺眼。

  两女换了身方便的衣服后速度更快了,但她们万万没想到,赵官仁竟然把她们带进了城中村。

  “妈呀!这死了多少人啊……”

  周淼下意识挽住了张新月,放眼望去满地都是血浆,如同红毯般铺了厚厚一层,还有吃剩下的残肢和肉块,以及散落的衣物和箱包,无声诉说着之前的惨烈屠杀。

  “啪唧、啪唧……”

  三人脚底粘的都是血液,不过就跟当初一样,习惯后也就无所谓了,赵官仁径直来到了一座大菜场外,望着熟悉的二楼笑道:“上面有座小冷库,咱们进去看看!”

  赵官仁来这不是为了重温旧梦,而是来找他的小姨子李诗诗,可等他走到二楼一看却傻眼了,小冷库居然还没有建好,满地都是鲜红的血液,显然逃进来的人都被杀光了。

  “哪有冷库呀……”

  两女困惑不解的四处张望,赵官仁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但周淼却惊疑的说道:“老板!我总觉得有东西在盯着咱们,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!”

  “我相信的直觉,胆小鬼都很敏感……”

  赵官仁回身用手电朝摊位后照射,张新月也紧张的举起了罗盘,可啥玩意都没看到,倒是罗盘猛然射出了一道金光,径直射向了前方的烤鸭店。

  “呀!”

  张新月吓的一哆嗦,烤鸭店里也突然发出了惊叫,一个半透明的魂体站了起来,举着双手惊恐道:“饶命啊!我不是坏人,我被吓坏了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!”

  “张柔?女儿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万分的走了过去,这魂体居然是李诗诗的母亲,但她却被金光照的浑身都在冒烟。

  “认识我?”

  张柔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结巴道:“他、他们说我是鬼,一起拿东西打我,后来又碰上了一群怪物,我就跟诗诗跑散了,他们好像往西边去了,大哥!求求放过我吧,这光照的我好疼啊!”

  “西边?”

  赵官仁抬手让张新月放下罗盘,推门走进烤鸭店一摸张柔,竟然有种摸到塑料薄膜的感觉,有弹性也很坚韧,但是一点温度都没有。

  “大哥!是不是认识我女儿,求救救她吧,她还是个人啊……”

  张柔跪在地上给他猛磕响头,可能是魂体的原因,表情再痛苦也流不出一滴眼泪来。

  “先起来,我会去救女儿的,但这样也不能跟我们走,我看看能不能把装起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起了破碎的钻风小旗,三角小旗只剩下半块破布了,不过等他轻轻一挥之后,破布竟然还是一下子变大,猛然将张柔裹了起来,将她压缩成一颗魂珠掉落在地。

  “仁哥!认识这个女鬼吗……”

  张新月好奇的走了过来,赵官仁拾起地上的魂珠后,说道:“她女儿是我一个朋友的妹妹,我得把她给找到才行,对了!刚刚是怎么做到的,是不是把血弄到罗盘上了?”

  “嗯!之前我的手划破了……”

  张新月抬起贴着创口贴的右手,困惑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就想把躲藏的鬼怪找出来,然后罗盘就突然一震,自动转向了女鬼躲藏的地方,吓了我一跳!”

  “哈的天赋还是这么强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,说道:“那群人应该不会跑太远,西边最安的地方就是华都酒店,那地方快要拆迁了,地下二层还有个废弃的旱冰场,咱们过去看看吧!”

  “是爷们!说了算……”

  周淼喜滋滋的挽住了他,赵官仁立即下楼撬了两辆自行车,一辆让周淼自己骑着,让张新月坐在了自己的后座上,张新月很开心的抱住了他的腰。

  “哼到了阴曹地府还泡妞,人家女儿是姘头吧……”

  周淼气呼呼的蹬着小破车,可她不知道华都酒店,曾是他们想去却没去成的地方,而赵官仁的本事也用光了,只剩一根旗杆当武器,碰上稍微厉害点的魂怪都没辙,华都酒店是不二之选。

  “嗯?这楼……”

  赵官仁停在了华都大酒店的对面,没想到大楼已经倒塌了一半,剩下的底层建筑黝黑方长,而且中间低两头高,连周淼都看出来了,结巴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像口大棺材呀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