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43致命抉择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81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,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,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,戏幕起、戏幕落、谁是客……”

   一位花旦独自站在戏台上清唱着,四盏红灯笼将戏楼照的昏暗又血红,一股股烟雾不知从何处飘来,让戏子看上去朦胧又孤寂。

   台下十几张八仙桌坐满了客人,两侧阁楼的厢房中都站满了人,可缭绕的烟雾却朦胧了他们的面孔,让独坐在场中央的赵官仁如梦似幻,他居然坐在了梅开戏园之中,台上的戏子正是乌族人董童。

   “嚓” 赵官仁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,赫然发现自己穿了身久违的运动装,他借着火光朝周围看去,只见烟雾中竟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袁家父子,叶家兄弟,吉武帝,永吉帝,甚至连贾不假和红鸾都在其中。

   “哈” 赵官仁笑呵呵的环顾四周,说道:“我这是到阴曹地府了吗,你们已经等我很久了吧,这气氛组的业务水平真心不错,知道我听不懂戏还搞了首歌,唱的跟上坟一样好听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每个人都冷冰冰的看着他,没有一个人说话,阁楼上也全是死在他手上的人,甚至连草原八大王都在其中,但有些人他都记不清是谁了,他在这个世界杀的人实在太多。

   “赵官仁!”

   吉武帝忽然冷声说道:“你处心积虑谋我江山,最后还不是落得一个横死街头的下场,如今你可曾后悔,可曾羞愧?”

   “笑话!我有什么好后悔的……”

   赵官仁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我含着金汤匙出生,做过土豪,当过王爷,睡过女皇,玩过公主,皇后给我生儿子,太后给我暖被窝,而且我为百姓流过血,为苍生拼过命,何来后悔和羞愧?”

   “砰” 永吉帝猛地拍案而起,怒声道:“你满口仁义道德,背后男盗女娼,你与我妻通奸产子,将姘妇陈永宁嫁于我儿,珠胎暗结,伤风败俗,你这种毫无羞耻心的败类,还敢在此大言不惭!”

   “半斤不要说八两,你们父子干的缺德事可不比我少……”

   赵官仁吸了口烟说道:“这么多死鬼在场,我就不揭你们的老底了,但江山不是你们家的,你们只是寄生在其中的蛀虫罢了,我只能说算你们倒霉,谁让你们摊上赵子强这么个祖宗!”

   “赵官仁!”

   吉武帝寒声说道:“你真是死鸭子嘴硬,你做了这么多卑鄙下流的事,在草原上杀的血流成河,难道就没有一点错吗?”

   “我当然有错了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……”

   赵官仁耸肩说道:“我要是不缺德一点,如何跟你们斗,如果杀光你们就能拯救全人类,我愿一刀一刀砍下你们的头颅,横死街头我也认了,能者多劳嘛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”

   “不!”

   吉武帝摇头说道:“你如此肆无忌惮,只因你心中不敬神明,不信阴曹地府之说,认为死了也不会有鬼神来惩罚你,但功过不能相抵,杀一人便是恶,救万人也不能赦免,你来到这就是报应!”

   “那就来呗,你们这么多死鬼围着我,我还能咋办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一脸无辜的摊着手,但贾不假忽然说道:“小喇叭!善恶只有一线之差,不要以为打着拯救人类的旗号,你做什么都是对的,这次你大错特错了,灭顶之灾皆 是因你而起!”

   “是么?那对不起了,小生能力有限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可台上的戏子忽然高声唱道:“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,秦淮水榭花开早,谁知道容易冰消!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!”

   “唰” 戏台忽然变成了电影荧幕,只看小皇帝站在寝宫中怒嚎道:“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淫.妇,生了野种还想欺瞒我一辈子,今夜我非杀了你们不可!”

   “来人啊!!!”

   永宁吓的放声尖叫,抱起两个孩子撒腿就跑,太后则蹦起来慌张道:“冠儿你听母后解释,这全都是一场误会,只是权宜之计而已,他们都是你的亲骨肉,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   “砰” 小皇帝一拳把她打翻在地,竟然用上了全身的玄气,太后当场被打的吐血晕了过去,而小皇帝就跟疯了一样,猛地抄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,一头从窗户上跳了出去,凶狠地追向了永宁。

   “杀人啦!快来人啊……”

   永宁抱着孩子凄厉的叫喊,两个孩子也吓的哇哇大哭,可小皇帝也是个习武之人,突然一刀朝她丢去,正好射在永宁的右腿上,永宁惨叫一声倒在地上,拼命的护住了两个孩子。

   “皇上!你冷静一点,我是爱你的,孩子是你的呀……”

   永宁惊恐万状的侧躺在地上,全身抖的就像筛糠一样剧烈,可外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全是侍卫们大喊大叫的声音,根本没人听到她这边的动静。

   “贱#人!我像奴才一样的伺候你,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……”

   小皇帝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我爷爷被你们害死了,为了你我甘愿做帮凶,后来我爹又被你们害死了,为了你我背叛了叶家,放弃了江山,难道我为你付出的还不够多吗,你为何要这样对我?”

   “可我也是被逼的呀,你让我怎么办……”

   永宁拖着伤腿往后挪了挪,哭着说道:“我今年才十八岁呀,独自待在你的后宫之中,每天如履薄冰的苟活,如果不是被迫,谁敢留在这等死啊,你全家都斗不过赵云轩,难道我就斗的过吗?”

   “那你为何不告诉我,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……”

   小皇帝目眦欲裂的瞪着她,永宁则惨笑道:“我蒲柳之姿,残花之躯,有什么资格去爱你呀,但能嫁给你我三生有幸,请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,欠你的我下辈子还给你,这辈子我走到头了!”

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小皇帝忽然仰天大笑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最后哭着说道:“陈永宁!事到如今你还在骗我,你的心真是太狠了,但谁叫我傻,谁让我爱你,我不杀你,但我也不会让你的奸夫好过,这是他欺辱老实人的代价!”

   小皇帝说完便大步往后方走去,谁知叶云辰跟鬼一样站在后门外,望着在地上爬动的永宁,冷声说道:“你现在知道自己有多蠢了吧,皇室子孙就不能有妇人之仁!”

   “对!我蠢到无可救药……”

   小皇帝满脸阴沉的从他身边走过,径直走进了一条巷子里,叶云辰也默默地跟了上去,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座练功房外,小皇帝直接踹门进入,从武器架上取下一把刀,走到角落里蹲了下来。

   “咔” 小皇帝用刀撬开了一块地 砖,竟从地砖下取出了一个小瓷罐,叶云辰走上前狞笑道:“你不亏是我们叶家的种,凡事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,只要有了这罐尸毒水,咱们就有机会反败为胜了!”

   “不!我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……”

   小皇帝抬头往天花板上看去,叶云辰也下意识抬起了头来,谁知小皇帝突然拔掉瓷罐的盖子,竟然猛地把毒水泼在了他身上,叶云辰胸前有好几处伤口,被泼之后立刻惊叫了一声。

   “你干什么?”

   叶云辰惊怒的跳了出去,慌忙去擦胸前的尸毒水,可没几下他就惊恐的连连倒退,身体开始不停使唤的抽搐,他拼命调动玄气去逼毒也没用,抽搐的情况原来越猛烈。

   “哼” 小皇帝忽然冷哼了一声,居然又抬头喝了一口剩水,然后在叶云辰震惊又愤怒的注视下,走了出去将瓷罐扔进了水井中,满脸怨毒的说道:“我要全天下给我陪葬!”

   “你这个小杂种,你他娘的疯了……”

   叶云辰痛苦不堪的瘫跪在地,额头上鼓起的青筋迅速变黑,而小皇帝也在此时突然跪地,努力的回过身来,一边抽搐一边狞笑道:“你他娘的才是杂种,去死吧老东西!”

   “吼” 一老一小接连尸变,可叶云辰是个超越大宗师的高手,只看他的断臂迅速生长了出来,身体也猛然开始膨胀,硬生生将身上的衣服给撑爆,变成了一个足有三米多高的黑色人形怪物。

   “砰” 叶云辰一把抓起尸变的小皇帝,用力将它扔进了后宫,而它自己也是双脚一蹬,轰然撞破练功房的屋顶,像只肌肉发达的大金刚一般,一下就跃出了几十米的距离,狠狠扑进了一队侍卫之中。

   “唰” 戏台上的画面忽然消失了,只剩戏子孤零零的望着台下,赵官仁则歪着头面色麻木。

   “小喇叭!”

   贾不假凝视着他说道:“大丈夫有所为,有所不为,你为了一己私欲,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灾难,整个世界都将因你而毁灭,这次任何借口都救不了你了,你……才是罪魁祸首!”

   “我从未给自己找过借口,反倒是你们把借口扔在我身上……”

   赵官仁冷声说道:“有人在杀你们全家,我帮你们把凶手打跑了,让你们多活了两年,但我在追杀凶手的时候,不小心把你们家房子给烧了,你们说我才是凶手,你们的良心让狗吃了吗?”

   “这还不是借口吗,你罪该万死……”

   吉武帝拍桌怒目而视,但赵官仁又说道:“你认为是就是吧,反正我不欠你们的,如果非要说我错了的话,那就是我不该心软,早该把叶家人赶尽杀绝,宰了小皇上就没有这些事了!”

   “赵官仁!既然你这么顽固,那我再给你一个选择……”

   台上的董童忽然开口说道:“赵子强并没有兑现他的承诺,地球人如今危在旦夕,请在你的家人和全人类中选一个,你可以用自己的性命,去换他们一方活命,要么人类灭绝,要么家人幸存!”

   “你究竟是什么人……”

   赵官仁缓缓站起来凝重道:“你的声音不是董童,而且我一定认识你,我绝对听过你的声音!”

   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选择,你只有一次机会,好好想想该救谁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