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97摄魂牌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51 2020-11-17 17:22

  

  九位大魔王齐聚一堂,这是他们走马上任以来,第一次聚在一起开会,当然在赵官仁这边没有正经会议,好端端的战略讨论会,开着开着就成茶话会了,烤串跟音乐都弄起来了。

  “是谁在耳边说,爱我永不变……”

  张新月站在青铜棺盖上唱起了《千年等一回》,麦克风连着街头乞讨的移动音箱,小陈冉大着肚子还在给她伴舞。

  她实在是没办法了,赵官仁带着白溟出去之后,半个多小时了都没回来,这帮祖宗她又不敢怠慢,只能亲自上阵表演才艺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啊?他不会让永夜抓住了吧……”

  玄夜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周淼立即冲上前去笑道:“黑般若大|师!听我家老爷说,您唱的《大悲咒》特有深度,您能出来露一手,打救一下我们这些堕落的灵魂吗?”

  “哦嚯嚯嚯……”

  黑般若扔下把瓜子开怀大笑,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后,他才箭步走上了棺材盖,接过张新月手里的麦克风,在音乐的伴奏下盘腿打坐,使出十成功力念诵了起来。

  “你小点声,吵死了……”

  青冥很不耐烦的捂住了耳朵,可转头又坏笑道:“赤炎!你心心念念的情郎终于来了,是不是准备今晚就跟他洞房啊,那咱们可得给你准备贺礼哟!”

  “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……”

  赤炎赶紧回头对周淼说道:“侍女!你们这里应该有胭脂吧,上好的胭脂给我来一套,还有红肚兜和白亵裤,全都要新的和干净的,速去速回!”

  “什、什么东西?”

  周淼瞠目结舌的看着她,谁知天竺魔女也说道:“蠢货!打扮用的胭脂水粉啊,洞房花烛夜不得用啊,给我也拿上一套,人家刚打了一场仗回来,还没来得及打扮呢!”

  “哟这可新鲜了,你们俩要一起吗……”

  卡蛋兴致勃勃的看着她俩,天竺白眼道:“关你屁事啊!咱们高兴跟谁睡就跟谁睡,亡族没有一个真男人,闷了几百年了,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赵先生,还不得好好享受一下啊!”

  “我去找找看哈……”

  周淼面色僵硬的走了回去,身心疲惫的张新月也待不下去了,赶忙牵着小陈冉跟进了祭魂塔。

  “这些贱|人……”

  周淼低声咒骂道:“做了僵尸还这么骚,居然想跟咱老公入洞房,还把老娘当成侍女来使唤,待会老娘撒泡尿给她们抹在脸上!”

  “行啦!你就别惹麻烦啦……”

  张新月劝说道:“这些都是亡族的一方诸侯,仁哥就指望他们打仗了,仁哥维系他们的关系也不轻松,咱们就暂时委屈一点,做好服务员吧,事情办成了比什么都重要!”

  “是啊!”

  小陈冉点头道:“赵老师真的好厉害,这么多大魔王他都玩的转,咱们连大点声说话都不敢,但亡族都是死人,难道赵老师他、他跟死人睡过觉啊,这也太恐怖了吧?”

  “应该只是嘴上说说吧,死人怎么弄啊……”

  周淼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大陈冉低着头也不说话,但白溟忽然从斜对面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南宫双煞夫妻俩,可赵官仁还是无影无踪。

  “咦?这墙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啊……”

  司命起身走到墙边闷头抠缝,南宫双煞立即跟了过去,其他魔王竟也默契的起身离桌,包括兴头上的黑般若都闭了嘴,低头研究着麦克风的开棺,茶桌边只留下了青冥一人。

  “哟这不是白溟大人么,什么时候给别人当起小二了呀……”

  青冥阴阳怪气的望着白溟,可是白溟却冷冷的说道:“我没有心情跟你耍贫嘴,我已经嫁人了,做了人妇就得有涵养,从今往后请你叫我刘胜雪,或者赵刘氏都行!”

  “什么?你、你嫁人了,你是个女的……”

  青冥难以置信的看着她,其他魔王也差点惊掉了下巴,白溟说话的声音赫然变成了小女人,再也不是难辨雌雄的中性声音了。

  可白溟根本就不搭理她,慢条斯理的坐下来说道:“周淼妹妹!新月妹妹!你们俩过来给我敬杯茶,那个小妾也过来吧,既然怀了我夫君的孩子,咱们就是一家人了!”

  “我怎么就成小妾了呀,小老婆也是妻啊……”

  小陈冉一脸不情愿的苦着脸,大陈冉急忙推了她一把,她才跟着张新月她们上前敬茶,白溟的冰块脸也终于消融,和蔼可亲的送上见面礼,一副赵家大夫人的做派。

  “骗子!你这个该死的混|蛋……”

  青冥猛地掀翻了茶桌,可尚未等她起身,赵官仁却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,挂着一脸的血痕大叫道:“不要动手,有话好说,里外里都是一家人,且听我慢慢跟你们吹,不,慢慢说!”

  “我凭什么要听你的,你算老几……”

  青冥煞气冲天的站了起来,但赵官仁却大声说道:“凭我是一家之主,你上辈子是我二房夫人,刘胜雪是你一个被窝里的姐姐,你们上辈子那么要好,怎么死过一回就不记得啦?”

  “你说你还有个大老婆,原来是、是她啊……”

  青冥瞠目结舌的傻眼了,赵官仁凶狠地走过来说道:“你要是不认可上辈子的事,老子写张休书给你就两清了,否则就给我乖乖的坐下来,男人说话的时候女人别插嘴,听懂了没有?”

  “坐就坐嘛!凶什么凶啊……”

  青冥委屈巴巴的坐了下去,魔王们惊奇的看着赵官仁,简直就像看到了世界第一大奇观似的,永夜都驯不服的青冥大魔王,竟然让他训斥的服服帖帖。

  “夫君!”

  白溟皱眉问道:“你的脸怎么弄成这样,谁挠的你啊?”

  “呵呵骚猫子呗!这脸一看就是被猫抓的……”

  天竺捂嘴坏笑了起来,果然看到七煞甩着猫尾巴走了进来,一张女王脸阴沉的不像话,两只黑色的猫耳朵上还湿漉漉的。

  “嗯哼”赵官仁轻咳一声道:“我跟喵小咪产生了点误会,但已经把她睡服了,诸位再稍等我一会,我去拿个宝贝来给你们看,然后就来给你们开会!”

  赵官仁直接往原本的祭魂塔里走去,张新月急忙掩上门说道:“你怎么才回来啊,他们说赵非凡已经动手了!”

  “我知道!永夜已经急眼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快步走到了休息的床铺边,将破破烂烂的上衣脱了下来,谁知道他背上也被挠的横七竖八。

  “慢着!”

  周淼走过去惊讶道:“你搞什么鬼啊,猫妖怎么把你挠成这样啊,我看着姿势好像还是抱着你挠的吧,你该不会跟她那个了吧?”

  “瞎说!我们只是打了一架,再说我又没有恋兽癖……”

  赵官仁面不改色的摇着头,可刚穿上一件T恤衫,七煞突然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,一把揪住他按在了墙上,怒声道:“摄魂牌交出来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!”

  “什么牌?我|干什么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莫名其妙的看着她,可七煞却自己动手了,从他裤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机,怒道:“你趁我昏沉的时候,一直拿这个东西对我闪光,我看到上面有我没穿衣服的画像,还敢说你没摄我的魂!”

  “呃这就是个画像的机器,不是什么摄魂牌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脸色一下子红透了,张新月等女全都无语的看着他,现代人都知道他干了些什么。

  “啪”七煞猛地捏爆了手机,松开赵官仁又怒道:“不是摄魂牌也不是好东西,否则你为什么趁我没穿衣服画像,我警告你,他们要是知道了我的事,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!哼”七煞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,赵官仁简直尴尬屁了。

  “赵大官人!”

  周淼抱起双臂嘲讽道:“原来你的睡服,竟然是睡觉的睡啊,你真是好大本事啊,出去转一圈把猫妖都给睡了,还拍人家的小视频,你还要点脸吗?”

  “睡服睡服!不睡怎么服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七煞是个野猫子,亡族的头号造反派,睡觉对她来说就意味着驯服,无关乎贞洁,不弄一顿她就不会向我低头,分分钟就把我给出卖了,我也是身不由己啊!”

  “拉倒吧!”

  张新月翻了他一个大白眼,不屑道:“人家追魂法师都是降服,只有你是睡服,这些女魔王碰上你,也算倒了八辈子血霉了!”

  “呵呵”小陈冉也嘲讽道:“赵法师!我今晚算是彻底看明白了,你维系这些大魔王的关系很简单,男的靠投其所好,女的靠投怀送抱,这些女魔王还有没跟你睡过觉的吗?”

  “早让他一锅端了……”

  大陈冉终于捂嘴坏笑了起来,赵官仁厚着脸皮笑道:“只有这样子才能维持的了生活嘛,走!你们出去给大头打个电话,看看他们起飞了没有,我得赶紧进去开会了!”

  赵官仁拿上自己的背包,一溜烟的跑进了墓室,一秒钟都不敢再多留了。

  “大陈冉……”

  周淼纳闷道:“大魔王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,可到了他这里不用打也不用骂,一个个都听话的很,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仁哥一直是个传奇,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……”

  大陈冉轻笑道:“我家老爷曾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,人类之所以是六道之中最顶尖的存在,靠的就是傲视万界的头脑,而这其中的佼佼者,你只要给他一张嘴,他就能闯出一片天!”

  “这是在说仁哥吧……”

  张新月惊讶的看着她,大陈冉点头笑道:“除了他还能有谁,况且我家老爷的血月珠,连自己的亲儿子都没给,唯独把这颗宝贝给了他,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  “这分明是把他当做传人了呀,可是为什么不教他修仙呢……”

  周淼一脸的困惑,但大陈冉却摇头道:“我家老爷自己都不修仙,他说想上天就坐宇宙飞船,修炼不过是为了多活几年,他已经很久很久没修炼了,说炼多了会阳委!”

  “啊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