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90皇上的骚操作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51 2020-11-17 17:22

  一场夜雨让京城又阴冷了几分,初升的太阳躲在乌云中不露头,好似照不/穿禁宫中为阴霾与肮脏,但这绝对是大顺开国一百多年以来,最最为特殊的一个清晨。

  “佟贵妃出来了,摆着仪仗呢……”

  宫女们纷纷挤到院门口伸头张望,远远就看两大排太监宫女过来了,两个小太监拎着香炉在前方开道,佟贵妃坐在一张八抬的红椅上,趾高气昂的抱着一只小狗,身后跟随着十几位宫女。

  “听说了没!原来她叔父是段指挥使,藏的好深呐……”

  一位宫女撇着嘴不屑,谁知话没落音又出来一群人,虽未坐轿可也是摆出了阵仗,怀中还抱着个襁褓中的婴儿,正是刚生了小皇子的白淑妃。

  “妹妹这是去哪呀,怎把小皇子抱出来了呀……”

  佟贵妃挥手让人靠了过去,白淑妃上前曲腿笑道:“御花园呀!抱皇上的儿子去晒晒太阳,大好的日头待在屋里不生霉,也叫那瘟神给害的霉烂了,姐姐同去吗?”

  “同去、同去!不去人家还以为咱们心虚呢……”

  两女一唱一和的行向御花园,谁知又出来一支更大的仪仗,只看周皇贵妃穿了身华丽的朝服,笑眯眯的招手叫两女过去,三人竟一同结伴而行,故意在后宫里兜起了圈子。

  “嘿哟这倒是奇了,大清早就开始唱大戏了……”

  娘娘们三三两两的带人走了出来,聚集在一处小花园外,一位贵人冷笑着说道:“白尚书!段指挥!再加一个神武大将军,文的武的全齐了,这是要找瘟神的晦气,让瘟神好看喽!”

  “东宫倒了!西宫瘟了!冷板凳再不跳出来,更待何时呀……”

  一位娘娘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可瘟神也不是好惹的,皇后让他一脚就踩趴下去了,皇上昨夜在天和殿宠幸了一个小淑女,听说打赏钱都给不起,可瘟神一句话就让她上了龙床,留了龙种!”

  “啊?留种啦,这走了多大的狗屎运呀……”

  一群妃嫔羡慕嫉妒恨,谁知前方又出来几人,一看就不是宫里的人,正巧跟皇贵妃等人迎面撞上,女人们立马惊喜道:“瘟神家的女眷出来啦,这下可有好戏看啦!”

  “哟这哪来的村妇呀,见了皇贵妃也不知道下跪,有没有规矩呀……”

  白淑妃上来就冷嘲热讽,卞香兰等女已经站在了一旁,她又曲腿行礼道:“见过皇贵妃娘娘,您的丫鬟眼拙,咱就不怪罪她了,我等是皇上钦封的贵妇,赶着去叩谢皇上呢!”

  “你说谁是丫鬟,我是淑妃,你们眼瞎了啊……”

  白淑妃惊怒的叫嚷了起来,怀里的孩子“哇”了一声哭了出来,周皇贵妃立马厉声道:“没教养的东西,竟敢惊吓小皇子,姓瘟的家里就没一个好东西,来人啊!通通掌嘴!”

  “你掌一个试试,看看这是什么……”

  卞谢二女同时掏出了免罪金牌,但佟贵妃却拍腿笑道:“唉哟真是吓死本妃了,好吓人的免罪金牌呀,但免罪金牌是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,给本妃狠狠掌她们的嘴!”

  “大清早的又想造反吗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队仪仗又从前方开了过来,只看小郡主陪着刘皇贵妃过来了,刘皇贵妃坐在八抬红椅上,冷笑道:“老姐姐!你是不是太急了点,皇后虽被打入冷宫,但本皇贵妃可还没死呢!”

  “哟我当谁诈尸呢,这么早就爬出来啦……”

  周皇贵妃满脸不屑的翻了个大白眼,双方人马直接唇枪/舌战起来,虽然一个脏字都不带,可几乎把祖宗十八代都给骂进去了。

  “嘶”卞玉蕾躲在后面吸了口凉气,惊讶道:“我了个去的呀!娘娘们也堵在一块堆开骂呀,我以为宫斗会很高级呢,要是咱老爷在这肯定会说,这操作……”

  “太糙了!不专业……”

  赵家四女几乎异口同声,但卞香兰又大声说道:“各位娘娘!不要挡着咱们去见皇上好吗,等我们家王爷下了朝,我会让他过来好好招呼各位,要打要骂悉听尊便!”

  “对!有胆子就当着咱家云轩的面,将方才的话再说一遍……”

  刘皇贵妃直起身来指着对面,一帮小娘们立马安静了下去,唯有白淑妃不屑的说道:“只有不要脸的东西才希望野男人进后宫,姐姐们!咱们走,不跟这帮乡巴佬一般见识!”

  “碧池!”

  “谁?谁骂本妃碧池,当本妃听不懂啊……”

  ……

  赵官仁不知后宫已经骂翻天了,此时他穿了一身大红色的龙袍,站在文武百官中间懵了,其他几位亲王跟郡王也一样,全都难以置信的张着嘴,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。

  “至此朕才知道,朕当年临幸的村姑,竟是赵云轩的生母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坐在龙椅上声情并茂,感叹道:“幸好老天爷开眼,让我父子二人得以相认,然而养育之恩不能忘,朕还是让他姓赵,让他时时刻刻都记着,他养父对他的恩情!”

  ‘我了个去!你可真特么能吹啊,老子都差点信了……’

  赵官仁在心里头叹为观止,顺尧帝说完田公公又上场了,展开圣旨正式册封他为永史郡王,但让顺尧帝这么一顿瞎掰,他真成了皇室血脉了,直接从干儿子变成了亲儿子。

  “云轩!快站出来让众爱卿好好看看,咱父子俩像不像……”

  顺尧帝兴致勃勃的招了招手,赵官仁挂着满脸僵笑站了出去,可他穿上龙袍这么一笑,连真正的亲儿子们都吃不准了,两人居然真有几分相似,同样是浓眉大眼宽嘴。

  “像!太像了!简直是一模一样……”

  大臣们自然是忙不迭的拍马屁,皇上又不是个大傻子,哪有没事乱认亲儿子的道理,可他们根本不知道,田公公给赵官仁修了个眉,故意把他弄得跟顺尧帝眉形一样。

  ‘妈蛋!这老缺德鬼……’

  赵官仁太清楚顺尧帝的心思了,来历存疑的私生子顶天封郡王,除非老陈家的人死光光,否则他不可能继承皇位,但他从此就不能结交朝臣了,其他皇子也会防着他,他就成了孤家寡人了。

  “父皇隆恩浩荡,儿臣多谢父皇……”

  赵官仁半死不活的行了个礼,没精打采的退回了朝臣当中,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,如何以皇子的身份出使吉国,一边谈判一边找吕大头汇合,找到回家的路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“诸位爱卿!你们定然都在奇怪,太子和端亲王去了哪……”

  顺尧帝正色道:“后宫有人密谋造反,竟想用尸毒谋害朕,险些就让他们得手,现拱卫司与京督卫场皆入驻皇宫,着手调查谋反一案,尸毒由大统领亲自保管,皇后母子与端亲王暂时圈禁!”

  “果然是尸毒啊……”

  群臣瞬间一片哗然,只有这个答案他们才会相信,赵官仁当了王爷也就合理了,要说皇宫闹鬼不但没几个人信,反而会被人说后宫里藏污纳垢,皇室成员谁都不愿听到这种话。

  “皇上!臣有奏……”

  大臣议论完就开始工作了,皇上只说圈禁皇后母子,并没有说废太子,一群准备谏言的大臣使不上劲,只能眼巴巴的干着急,而赵官仁也罕见的不说话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‘女鬼跑哪去了?’

  赵官仁盯着地砖出神,他昨晚确实看到了凤袍女鬼,可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,这上朝的大殿里没有密室暗道,只有纵横交错的暖气炕道,但他把炕道找遍了也没发现。

  “喂!孙大人,能溜出去拉个屎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实在没兴趣听人奏事,身旁的礼部尚书低声道:“不能溜!溜出去侍卫就会把你直接拿下,一般只能憋,实在憋不住了就喊声皇上万岁,皇上就会放你走了!”

  “父皇万岁!”

  赵官仁挑了个空档鞠躬行礼,顺尧帝果然朝他挥了挥手,实际上大内侍卫基本都认得他,他一溜烟的跑出去后,外面还站着不少文武大臣,全都是没资格进殿的人。

  “嗯?”

  赵官仁发现宋吃猪正在末尾处悄悄招手,他走过去笑道:“哟老宋!你也来啦,混到风生水起了嘛!”

  “挖苦人不是……”

  宋吃猪苦笑道:“哪有您风生水起啊,以后见到您都得磕头了,王爷哎!您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我都想了一整夜啦!”

  “你觉得我像皇上的私生子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自己脸坏笑,宋吃猪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他便拍着宋吃猪的肩膀笑道:“王爷你这辈子是没指望啦,待会帮我去办几件事,本王包你以后站到大殿里去!”

  “嘿嘿”宋吃猪惊喜的笑道:“我就知道跟着您混准没错,我连夜找到了吏部尚书,他把我给带进来上朝的,只为跟您说上一句话,有啥事您尽管吩咐,回头栖凤楼我请客!”

  “有扬城瘦马么……”

  “您都王爷了,还玩那个呀,玩宫女不得了……”

  两人交头接耳的一阵嘀咕,管纪律的太监别说喝止了,恨不得赵官仁看不见自己才好。

  “宣!玄阳天师觐见……”

  宫殿里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的大喊声,两人正在末尾聊的起劲呢,突然就看一大堆粉色花瓣从天而降。

  “哗”一位黄袍道人背着手从宫墙上飞了下来,身背一把红色桃木剑,仙风道骨、面似金枣、鹤发童颜、道貌岸然,身后还飞着四位飘飘欲仙的白裙女弟/子,拿着花篮一路飞一路撒花。

  “我去!好装逼,好套路,什么来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对方,宋吃猪低声道:“人称大顺第一天师,玄阳宫的玄阳真人,皇宫是出妖邪了吗,他可是专门降妖除魔的天师,一般人根本请不动他老人家!”

  ‘他妈的!便宜老子果然信不过我,抢饭碗的来了……’

  赵官仁暗自腹诽了一句,只看玄阳天师龙行虎步的进入了大殿,不知跟皇帝老儿说了什么,等他走到殿前时就听对方大声道:“陛下!有猫妖秽乱宫闱,必须尽快斩处!”

  “切猫妖!我特么还妲己呢,棒槌……”

  “喵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