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026我真不想当渣男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105 2020-11-17 17:22

  “血姬!”

   赵官仁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,将身边的张新月给吓了一跳,赶忙起身拍着他的背说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做噩梦了呀,没事的!什么事都没发生,快躺下来继续睡吧!”

   “不行!我得出去看看,我梦到血姬说要来找我,好真实的感觉……”

   赵官仁拎起刀快步走了出去,张新月只好陪着他一起出了冷库,确定所有陷阱都完好无损之后,两人又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到血姬,赵官仁这才松了口气走了回去。

   张新月关上库门无奈道:“仁哥!我看你就是压力太大了,赶紧去睡吧,我去上个厕所,上完……就回去!”

   赵官仁居然放弃了这么好的调戏机会,揣着一肚子心事回了房间,可刚坐下就听人怯生生的问道:“老板!我们可以进来吗,我是张柔,你在街上救过我们母女!”

   “进来吧!”

   “老板!我们是来感谢你的……”

   张柔满是拘谨的走了进来,可小丫头却猛地跪到了他身边,娇声笑道:“哥哥!谢谢你的救命之恩,可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,我们母女俩只有以身相许啦,开不开心呀?”

   “哟你们这是要买大送小啊,还是买小送大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来回打量着母女俩,小丫头穿着一身白裙青春靓丽,活力四射,四十出头的张柔也是风韵犹存,虽没有少女的青春活力,可醇厚的女人味任然充满了诱惑力。

   “不不不……”

   张柔的俏脸一下就红了,语无伦次的摆手道:“不是我,是我女儿……唉呀也不是,这死丫头跟您开玩笑呢,我们就是来感谢您的,谢谢您救了我们……两次!”

   “谁说我开玩笑的呀……”

   小丫头一把抱住赵官仁的胳膊,娇滴滴的说道:“只要哥哥喜欢,我就嫁给他做老婆,老婆就得从小培养嘛,再说人家马上就十六岁了,在古代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,哥哥!记住你老婆叫李诗诗哦!嘻嘻” “好!哥哥愿意等你成年……”

   赵官仁笑着刮了刮她的小鼻子,可李诗诗却趴在他耳朵上说道:“你不用等人家成年哒,嫩一点不好吗,肯定比你那两个老阿姨强吧,我可以让你拽我的双马尾哟!嘿嘿” 李诗诗忽然“啪唧”一声亲在了他嘴上,笑嘻嘻的甩着双马尾钻了出去,但张柔却难堪道:“哥哥!哦不,老板,我……我真不知道死丫头会胡说八道,我一定好好教育她,您千万别生气啊!”

   赵官仁十分玩味的笑道:“我生什么气啊,青春美少女谁不喜欢啊,不过真能买小送大吗?”张柔这下臊的都快钻进地缝里了,不过终究还是难以启齿,娇羞万分的看了他一眼后就跑了,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阵很好闻的香风。

   “当妈的居然被女儿给带坏了,真是奇闻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摇着头苦笑了一声,他是真没想到小丫头会是个不良少女,连双马尾这种暗示都说得出来,估计还给她老娘做了思想工作,否则张柔不会等她把话都给说完。

   “唉呀妹子太多了,我真不想当渣男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满脸瑟的躺在了床上,不过一听张新月正在走来,他赶紧闭上双眼假装睡着,等张新月轻轻躺在他身边之后,他立即翻身将张新月抱在怀里。

   “睡个觉也不老实……”

   张新月轻轻往旁边挪了挪,过了会又望着天花板呢喃道:“你知道吗?我变得不像我自己了,我跟一个陌生男人接吻了,我们才认识几个小时,你的心一定碎了吧,其实……我也很难过,对不起!”

   “对不起就给他烧个纸,我兜里有钞.票……”

   赵官仁忽然睁开眼看着她,张新月让他吓了一跳,猛地坐起来怒声道:“请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,他不在这座城市,距离这里一千多公里,黑罩的范围还没有这么大!”

   张新月说完便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,赵官仁坐起来后什么表情都没有,默默地从箱子里抠了个桔子出来吃。

   “唉” 周淼忽然掀开纸门靠在了门口,摇头说道:“大家都是成年人,有些事做了就做了,说出来可就伤人了,你该不会真想找老婆吧?”

   “你这意思是说,她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抬起头漠然的看着她,周淼立马白眼道:“赵大官人!不要赌气,赌气的男人最没品了,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情场老手,张新月看不懂你,结果你也看不懂她,我看你俩迟早要掰!”

   “掰了给你前男友上坟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将半颗桔子抛给了她,周淼接过去笑道:“只要不是因为我闹掰,随时欢迎你来给我前男友上坟,他家就住前边,要是有机会在地上看见,我给你们好好介绍一下!哈哈” 周淼扭着蜂腰宽臀离开了,满不在乎的骚包模样,让赵官仁狠狠抽了自己一下,摔在床上就叹息道:“唉得到人家的身体不就行了吗,还偏要钻进人家的心里,有意思吗……没意思!”

   张新月没有再回小房间睡觉,赵官仁也没期望她能回来,收起荧光棒就睡下了,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居然猛地从纸床上坐了起来,一把抓起身边的刀蹿了出去。

   外面的荧光棒快要没光了,勉强能看到大部分人都沉浸在睡梦之中,可靠在口门的两个安保居然也睡着了,整个冷库都安静极了。

   “怎么了?”

   张新月竟然很机敏的醒了过来,原来她就跟周淼睡在门外的小高台上,赵官仁只好弯腰低声说道:“下面的铃铛刚刚响了,不知道是李大狗还是血姬,咱们得做好准备!”

   张新月赶忙穿上鞋子爬了起来,跟着他一起来到门边侧耳倾听,谁知道两个守卫已经睡死了,旁边站着两个大活人都不知道,但两人听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动静。

   “没动静啊!是不是风刮的呀……”

   张新月很疑惑的看着他,但赵官仁却沉声道:“你没发现吗,黑罩出来后就没什么风了,我布置的铃铛还在背风处,估计是李大狗那杂种上来了,要是血姬应该会横冲直撞!”

   “仁哥!不可能是血姬,那就是一个梦……”

   张新月满是心疼的看着他,可能是觉得他压力太大想抚慰他一下,可下意识抬起手又缩了回去,面色异常复杂的咬了咬红唇。

   “咔哒!咔哒……”

   突然!

  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,两人急忙侧耳一听,竟然是高跟鞋在“咔哒咔哒”的走着。

   “糟了!真是血姬……”

   赵官仁全身的汗毛一下就炸开了,张新月也瞬间变得面无血色,李大狗一个大老爷们,再变态也不可能穿着双高跟鞋。

   “怎么办?”

   张新月满脸紧张的看着他,赵官仁急忙耳语道:“你去偷偷把周淼叫醒,老妖婆的战斗力不是很强,她要是破门进来会惊醒所有人,咱们三个躲在旁边,到时候再趁乱逃出去!”

   “这……”

   张新月忧心忡忡的看了看周围,三十多人任然沉浸在睡梦之中,根本不知道危机已经悄然来临,但她也明白此时的状况,只有趁血姬冲进来杀人的时候,他们才有一线逃跑的生机。

   “我们一定不会有事……”

   张新月忽然吻在了赵官仁脸上,好似为之前的事情道歉一样,或者是生命又再次走到了尽头,反正她深深看了赵官仁一眼之后,便转身偷偷摸摸的走向了周淼。

   赵官仁悄悄躲到了厕所旁边,用厕所的纸壳遮挡身形,可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他却皱眉咒骂道:“妈蛋!老妖婆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,难道在我身上装了追踪器不成?”

   “咔哒” 清脆的脚步声猛地一停,赵官仁心头也是猛地一跳,他知道血姬已经到了库门口,可能正透过门板冲他狞笑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