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30笑到最后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89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啊”玉霄宫主跪在地上抱头惨叫,一根漆黑的锁魂链从她心口冒出,正迅速缠绕她的周身,只要锁魂链首尾相连,她就会变成一个六亲不认的黑魔人,实力也会暴涨一截。

  “唰”赵官仁突然拔出灭魂刀冲了过去,一刀身拍在了她的脑袋上,灭魂刀的效果立刻透体而入,让她的本命火剧烈震颤,同时也震开了入侵的黑死之气。

  “噗通”玉霄宫主仰头倒在地上抽搐,赵官仁撕开她的衣领一看,锁魂链已经停止了延伸,可还是没有消退的痕迹。

  “你连我也不放过,畜生啊……”

  玉霄宫主痛苦的嘶喊了一声,怕是以为赵官仁要侵犯她了,但赵官仁又一刀拍在了她头上,玉霄宫主双腿一蹬晕了过去,锁魂链也跟触电的蚯蚓一般,一下就缩回了心房。

  “切老子才不玩人妖,鸟人也不行……”

  赵官仁顺手摸走了她两支铜镯子,一入手他就知道自己猜错了,这玩意并不是防御类魂器,有一股很明显的煞气蕴含其中。

  “砰”一声爆响把他震翻在地,一看六魔王已经打到了白热化,而且明显有股诡异的力量,正在激化他们心中的怒气,如同他“杀父之仇”的技能一般,有点小恨都能玩命。

  “双杀!”

  赵官仁突然连续发动了两次火凤翎雨,几千根火羽轰然射向了六魔王,虽然这点威力对他们构不成伤害,但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时候,稍微有点分神就可能致命。

  “轰”火羽一出六魔王瞬间手忙脚乱,暴起的沙尘也遮蔽了天空,谁都没注意一个猥琐之徒,正屏着呼吸爬了过来,突然跳起来凌空一刀,狠狠砍向了玄夜的后脑勺。

  “当”灭魂刀一下劈在了魂盾上,灭魂之力透盾而过,一下就让玄夜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,一个倒栽葱摔趴在地上,抽了几下便晕厥了过去。

  “干得好!我的国王……”

  杜莎兴奋的欢呼了一声,可她刚想举刀剁了玄夜,赵官仁腕上突然射出个小铜环,正好命中了她的水蛇腰,谁知小铜环突然间放大,一下变成条铜腰带锁在她腰上。

  “你锁我&干什么,快解开呀……”

  杜莎急的拼命拉扯铜腰带,可赵官仁自己也懵逼了,抢来的铜手镯他也不知道怎么用,刚注入魂力就飞出去一个,而且左腕上的铜环一分为二,还留了一半在他手腕上。

  “啊”杜莎忽然倒在地上惨叫打滚,铜腰带居然“噼里啪啦”的放出了电火花,没电几下她就开始翻白眼了。

  “哈哈原来是遥控震动棒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喜的发现,原来铜手镯可以遥控放电,两支手镯可以分别锁住两个人,触动一下就能让腰带自动飞回来,但杜莎已经被活活电晕了过去。

  “砰”一道黑影突然倒飞了过来,赵官仁急忙举刀想去剁,却听对方大叫道:“自嘎宁!自噶宁!阿拉大悲咒……呸我黑般若啊!”

  “靠!怎么把你口音都打出来了,快出去重新打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拽起黑般若扔了出去,大和尚又愤怒的跟司命打在了一起,赵官仁立即跑出去掷出了灭魂刀,直射身在半空中的白溟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

  白溟自然知道灭魂刀的厉害,连忙回手劈开了灭魂刀,谁知灭魂刀后还跟着个小铜环,她对赵官仁没有多少的防备,铜环一下锁在了她的腰上。

  “啊”白溟被电的当空坠落,摔在地上浑身抽搐,浑身浴血的秦碧青立即飞射了过来,面目狰狞的举着黑刀吼叫,赵官仁连喊了几声她都不听,仇恨之火在她眼中疯狂燃烧。

  “你爹!”

  赵官仁猛地跪在了地上,指着前方大喊了一声,秦碧青立马震惊的回过了头去,谁知小屁&股忽然一紧,心中暗叫一声不好!菊杀之术!

  “咔”秦碧青下意识捂屁&股护菊,谁知赵官仁是双管齐下,菊杀之术是假,锁她小蛮腰是真,只听“噼啪”一声炸响,秦碧青也被电翻在地,倒在白溟身边一起摇摆。

  “哎呦喂呀”黑般若忽然在后方惨哼了起来。

  赵官仁扭头一看就乐了,他居然跟司命打了个两败俱伤,他浑身焦黑的躺在地上直哼哼,司命则趴在不远处吐着血,一头帅毛都给烧糊了。

  “哈哈什么十八魔王!通通都是老子手下败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拾起灭魂刀大笑了一声,没想到七位大魔王全趴下了,只剩他一个人类笑到了最后,他立即走到了黑般若身后,在他的光头上一顿乱摸。

  “别闹!放尊重点……”

  黑般若羞愤的推开了他的手,话没说话又吐了口黑血,司命也在前方大着舌头说道:“你……你别过来啊,你休想摸我的头,这是我跟秃驴之间的仇恨,雨你无瓜!”

  “哼反正你们也出不去,我送你们上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奸笑着抡了抡灭魂刀,可黑般若又费力的说道:“不要过去!这……这小子还有个阴招没放,我在这里看着他,你快去拿飞刀宰了他!”

  “他敢!”

  司命急眼般的大叫道:“他敢拿刀我就跟他同归于尽,我……我的阴招很厉害的,你打我,我就打他!”

  “呀呵你还敢威胁我,信不信我放雷劈死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嚣张的用刀指着他,司命这才想起这货还会放雷,连忙说道:“你就让我跟死和尚决一死战嘛,你凑什么热闹啊,之前不是说好大家都是朋友的嘛,咱们都是兄弟啊!”

  “这倒也是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谁知就听“咔咔”两声脆响,他回头一看立马痛心疾首,两个小娘们居然挣断了铜腰带,再次满脸煞气的坐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两个败家娘们啊,还让不让人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心痛不已的跑了过去,一看铜腰带彻底报销了,气的他一人甩了一个大嘴巴,将她俩双双抽倒在地。

  “你敢打我!”

  两女惊怒的捂着脸,异口同声的叫嚷了起来,吓的赵官仁心惊肉跳,但脸色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。

  “老子今天不但要打你们,老子还要休了你们……”

  赵官仁怒不可遏的坐在了一块石头上,指着她俩说道:“你们俩都给我听好了,要打就滚出我赵家的门再打,我赵家绝不允许出现这种事,待会你们俩一人一张休书,通通给我滚蛋!”

  秦碧青捂着脸哭喊道:“可她杀了我跟我弟弟啊,我怎么能不报仇?”

  “她不动手你就不会死了吗,不过是换个人杀你们而已……”

  赵官仁怒声道:“永夜才是罪魁祸首,你们俩杀个你死我活,让永夜笑你们蠢吗,我看最蠢的就是白溟,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嫁给了谁,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吗,回答我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白溟弱声说道:“我知道!我前生是赵家未过门的媳妇,此生是赵家过了门的媳妇,应该叫我赵氏,或者赵夫人!”

  “知道你还问!脱裤子放屁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瞪眼道:“你两世都嫁给了我,生是我赵家的人,死是我赵家的鬼,你要还想留在赵家,不成为一个无名氏,你就给我滚过来跪着,规规矩矩叫我一声夫君!”

  白溟居然可怜巴巴的咬了咬红唇,有些吃力的爬起来后,竟然真缓缓跪在了赵官仁面前,弱弱的说道:“夫君!妾身知错了,再也不敢违逆夫君了!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捶腿……”

  赵官仁得意的伸出了一条腿,瞪着秦碧青说道:“现在只有一条路给你选,要么滚过来当赵家二夫人,要么滚出去当你的小青儿,白溟不许插嘴,这件事轮不到你反对!”

  “那我……那我也有两个小要求,行不行呀……”

  秦碧青犹犹豫豫的走了过来,跪在另一边帮他捶着腿,小声说道:“夫君!我要跟白溟一样明媒正娶,让我有个踏踏实实的名分,我也可以做二房,但我不给白溟磕头奉茶,不叫她姐姐!”

  “进了赵家门就得听我的,愿意娶你还叽叽歪歪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地上说道:“你先磕个头叫姐姐,白溟还礼叫妹妹,以后欢欢喜喜一家人,等咱们家的实力足够强大了,老子就把永夜按在地上揍,让他把所有来龙去脉都交代清楚!”

  “夫君!”

  白溟扶着他的腿说道:“我可以跟青冥……不!秦碧青姐妹相称,但我不想别人再叫我白溟了,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名字,夫君给我起一个小名吧,两个赵氏总得区分开呀!”

  “小什么名啊,你不是姓刘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你家府邸上写的是刘府,你皮肤又这么白,出嫁前穿的也是白裙,我看就叫你刘胜雪吧,肤白胜雪,但出去后你们还得叫白溟和青冥,不能让永夜给发觉了!”

  “谢夫君!以后我就是赵刘氏了,闺名胜雪……”

  白溟激动的转过了身去,秦碧青不情不愿的磕头叫了声姐姐,白溟也大方的还礼叫了声妹妹。

  “好啦!终于成一家人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把她俩的手牵在了一起,笑道:“你们俩以后要相亲相爱,再敢自相残杀为夫饶不了你们,待会要是能见到我妈,千万别说你们俩打过架,不然她说你们不守妇道,赶你们出门我可没辙啊!”

  “不说不说!绝不能让婆婆知道……”

  两女全都惊惧的连连摇头,但秦碧青又迟疑道:“夫君!这怎么出去啊,三条路对我们来说都是死路,你去轮回也就忘了一切,莫非你想尝试上天堂吗?”

  “唉这局真不好破啊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过关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往玉璧前走去,到了玄夜身边踢了他一脚,说道:“别装啦!你本命火重伤,我两个媳妇要是不帮你的话,你小子铁定降级,不想死就起来照照镜子,看看咱们是不是一条船上的人!”

  “帮帮我!”

  玄夜哭丧一般的睁开了眼,赵官仁招招手走到了玉璧前,嘀咕道:“我肯定没被抹除过记忆,应该会出现东江市……我靠!这什么鬼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