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96师父出马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87 2020-11-17 17:22

  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,和我的未来……”

  张新月仰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,出神的说道:“不欢而散!形同陌路!平平凡凡!甚至是白头偕老,但唯独没想过成为的……炮~友,这就是最初的想法吧,终于做到了!”

  “都死过一次的人了,怎么还想不开……”

  赵官仁汗津津的靠在了床头,说道:“人呐!只要喜欢就去做,不留遗憾这辈子才算圆满,什么情呀爱的,那是属于和平年代的奢侈品,而我就是个只在乎曾经拥有,不在乎天长地久的俗人!”

  “抱抱我!抱紧点……”

  张新月侧过身蜷缩了起来,等赵官仁从身后用力抱紧她的时候,她居然流出两行血泪哭了出来。

  “怎么了?觉得委屈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诧异的抬起了头,但张新月却泣声说道:“我后悔了!我好想回到过去,回到我们刚认识的时候,让只属于我一个人,剩下的什么都不管,只跟在一起就够了!”

  “月月!不管世界怎么变,一直在我心里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她翻过来用力吻在唇上,张新月突然崩溃般嚎啕大哭,不过赵官仁非常理解她的感受,某种程度上她几乎跟郑十八一样。

  郑十八觉得自己能力吊炸天,可以成为人类的帝王,张新月更是将自己变成了亡族,结果他们俩叠一块,还比不上吃着火锅、泡着妞的赵官仁,换谁都得大哭一场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房门忽然被敲响了,只听秦碧青不耐烦的喊道:“喂!到底好了没有,老娘已经等的结蜘蛛网了,快把我们夫君还给我,让截胡还在那哭,哭丧啊,不要脸!”

  “不许走!再抱抱我……”

  张新月突然像变了人似的,满脸娇嗔的缠着赵官仁,看来她这醋劲上来了也不比任何女人差。

  “不走!谁叫是我最爱的女人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着她温存了一小会,低声说道:“这些姑奶奶不伺候好,明天没法打仗,初经人事,乖乖在这里休息,我应付完了就过来找,乖啊!我最爱的小宝贝!”

  “我等回来睡觉,不许外面过夜……”

  张新月娇憨的指着他鼻子,赵官仁笑着亲了她一口,跑下去简单的清洗了一番,这才穿上衣服走了出去,早知道破了身子就能让她大变样,刚灾难那会就该把她拿下了。

  “老板!我想跟请教一下……”

  唐小兵忽然从斜对面冒了出来,光着膀子一脸很窘迫的模样,房里还有姑娘娇媚的让他快进来。

  “哟小伙子艳福不浅嘛,三个姑娘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上前看了眼,说道:“小兵!我知道没经验,但尸气入体可不是开玩笑的事,轻则大病一场,重则当场尸变,一定要戴好口罩跟雨帽,切记不能跟她们亲嘴!”

  “怎么还要戴口罩呢,她们还咬人啊……”

  唐小兵吃惊的看着他,赵官仁坏笑道:“要不说是菜鸟呢,亡族嗨起来会七窍喷烟,黑气嗖嗖的往外冒,一凡人不戴口罩还不中毒啊,不过那是最有意思的时候,慢慢享受吧!”

  “冒、冒烟?”

  唐小兵呆若木鸡的眨着眼,满脑子都是充~气~娃~娃漏气的场面。

  “悠着点啊!这些都是采阳补阴的小妖精,吃亏的可是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拍他的肩膀就离开了,搓搓手钻进了最大的一间套房,进门就看到了裹着浴巾的贾奶莎和许雅蓉。

  “主人!”

  许雅蓉忙不迭的跪下恭迎,贾奶莎则屁颠颠的跑了过来,趴在他耳边媚声笑道:“主子!小鸡炖蘑菇,辣炒韭菜,炭烤生蚝,还有鹌鹑蛋配红牛,都给您准备好了!”

  “嘿嘿真贴心!主人没白心疼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眯眯的来到了餐桌边,搂着贾奶莎坐下来进补,但秦碧青却在房里焦急的喊道:“夫君!快进来呀,我都洗三遍澡了,急死人了!”

  “闭嘴!哪有催着入洞房的,不许说话……”

  白溟在房里羞愤的呵斥了一声,秦碧青闭上嘴没敢再吱声了。

  “幸亏最近功力小有长进,不然非死们身上不可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着头吃了个生蚝,贾奶莎打了十个鹌鹑蛋,用一罐红牛混起来给他喝,坐在他怀里娇媚的喂他喝。

  “嗝”赵官仁伸直脖子打了个嗝,说道:“莎莎!这次要是能干死黑魔,就找个好男人嫁了吧,我会给一笔钱,足够下辈子生活了,要是干不死的话,就自求多福吧!”

  “我不嫁人……”

  贾奶莎惨笑道:“我的名声早就臭大街了,嫁了人也不会真心对我好,我也不想祸害人家,只要主人不嫌弃我,我就一辈子伺候主人了,死我也给您陪葬,下辈子还伺候您!”

  “不要这么说,谁还没有个过去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了拍她的腰,说道:“要是想嫁人了,随时来跟我说,我亲自送上花轿,许雅蓉也别跪着了,该受的惩罚也受了,离开这里之前我会放自由,哪怕我战败了,血姬也不会为难一个小女人!”

  “呜谢谢主人!我不走,我就陪着您……”

  许雅蓉深深的跪伏了下去,这回她俩是真的感动了,赵官仁的好人值马上就多了两分,不过“借命而活”却没有反应,任然是空空如也。

  看来贾奶莎对他还有所保留,没有达到为他去死的地步,而许雅蓉一个亡族也没命可借,所以赵官仁现在只有自己一条命,核爆的时候他连邱意寒的命也用了。

  “莎莎去睡觉吧,小许在外面候着,有需要再叫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壮阳餐横扫一空,拍着肚皮往卧室里走去,核爆之后他等于又重生了一次,不但衣物被炸了个精光,身体也恢复了最佳状态,所以“借鸡行事”十五天也就失去了效力。

  “夫君!”

  卧房中。

  两位古装美人并肩而坐,白溟很端庄的微笑着,秦碧青则是一身大红裙,头上盖着红色盖头,梳妆台上还点了两根红烛。

  “来!夫人主持一下婚礼,让咱们小青青嫁进门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牵起了秦碧青,秦碧青羞答答的迈着小步,走到梳妆台前双双跪下,然后在白溟的指挥下拜了天地,再夫妻对拜,赵官仁这才笑眯眯的掀开了红盖头。

  “夫君!我终于跟成婚了,我们快上床吧……”

  秦碧青激动的拥抱了他一下,迫不及待的往床上爬,跟白溟一左一右的躺在两侧,两女双手交叠在腹部,一个激动的眼珠子乱转,一个娇羞的闭着双眼,直挺挺的躺着动也不动。

  “这是要我自己动手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爬到了两女中间,秦碧青笑嘻嘻的说道:“我们俩都是黄花大闺女,不懂闺中秘事,反正就随便糟蹋吧,最好先糟蹋我大姐,我在旁边学学!”

  “是新人,先来,姐姐让着……”

  “不行!姐姐先来,妹妹不能抢姐姐的风头……”

  “闭嘴!这事得听爷们的,们俩到中间来,一块上,哈哈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掀起的红盖头,脱下的红肚兜哦……”

  一个来小时之后,赵官仁手里拿着两条红肚兜,得意洋洋地出了房间,可刚转弯就看到了高洁,居然靠在走廊窗户边抽着烟,蔑笑道:“好忙呀,这种事也赶场吗?”

  “差不多了,最后两场就结束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过去拽下她嘴里的烟,深深吸了一口。

  可高洁却歪着头说道:“我第一次见这样,明明很累还不停赶场,这是急着找人冲喜,还是这次真的没有把握了?”

  “唉”赵官仁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次不是我一个人的事,我赢人族生,我输人族亡,这么大的场面我何来把握,血姬敢出手就有办法置我于死地!”

  “距离开塔还有十八个小时,弄不好真是我们生命中的最后半天了……”

  高洁看了看手表之后,忽然一把薅住了他的头发,直接往旁边的空房间里拽去。

  “喂喂!”

  赵官仁低着头惊呼道:“师父!有话好说啊,何必动粗呢,我到底什么地方招惹到啦?”

  “老娘就是看不顺眼,怎么样吧……”

  高洁猛地把房门给踹上,一路薅着他扔到到了床上,跟着双目赤红的指着他说道:“看的骚样,成天在女人堆里打混,还让人家叫皇上,我呸不要脸的东西!”

  “师父!千万别打我脸,我就靠这张脸吃饭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有些惊恐的捂住了双颊,但高洁又猛地踹了他一脚,骂道:“都不要脸了,还靠什么脸吃饭,以后不许叫我师父,我没这么下流的徒弟,给我把衣服脱掉!”

  “啊?为什么要脱衣服啊,不会要滴蜡,抽皮鞭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懵逼的看着她,谁知高洁一脚踩住他的胸口,居高临下的瞪眼说道:“为师要给冲个喜,要不要吧?”

  “这我肯定要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但我怎么感觉吃毒蘑菇了,这究竟是最后的疯狂,还是实在憋不住了?”

  “呸”高洁一口吐沫吐在他脸上,凶狠地说道:“才憋不住了,老娘守身如玉这么多年,可没有这么骚,谁让不长脑子,亡族能给冲什么喜,她们都是一帮死人,最后还不是得为师出马,冲掉身上的晦气!”

  “师父!真是我亲师父,顺便给我生个儿子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激动的翻身把她压在床上,高洁一脸傲娇的说道:“要是活好我就给生一个,活不好这就是最后一次……猪呀!当心我的手,好好好,我给生,轻点!”

  “小九!是不是又让人截胡啦,这次又是谁啊……”

  王幺幺焦急的站在房间里,小九满脸失落的走了进来,但邱意寒却在沙发上摇晃着红酒杯,摇头道:“唉师父出马,一个顶俩,除了高洁谁还能截咱俩的糊啊,妖精们都显出原形喽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