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76大顺第1丧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04 2020-11-17 17:22

  “这什么人呐,为何一水的白袍和白旗,比白衣卫还丧啊……”

  京都城门军纷纷涌出了城门洞,踮着脚纳闷的朝远处望去,过往的百姓和客商们也停下来翘首张望。

  远远就看到了一支庞大的队伍,随行者不但清一色的白衣白袍,居然连旗帜都是白色的,宽大的马车也跟常见的不同,皆是四个轮子的双驾马车。

  “百毒不侵!宁州的防疫军来啦……”

  眼尖者突然大喊了起来,原来旗帜上绣的红字都是——百毒不侵!但百姓们却“嗡”的一声炸窝了,全都连滚带爬的往城里逃去,有的人鞋子跑丢也不去捡了。

  “不好!防疫军,快戴口罩……”

  城门军居然也吓的骇然色变,手忙脚乱的戴上口罩躲到了两旁,直接把空洞的城门给让出来了,仿佛来的不是拯救苍生的医护,而是乌泱泱一大片瘟疫正在飘来。

  “老爷!”

  玉娘掀开马车布帘郁闷道:“人跑光了,咱们这糖还撒不撒呀?”

  “跑了?不会以为咱们是送葬的队伍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跟妻妾们坐在车中一脸懵逼,卞玉蕾趴在车窗上纳闷道:“跑的一个都不剩了,咱们沿途都是被夹道欢迎,京里人为何躲着咱们呀,送葬队伍也没必要躲着呀?”

  “啧啧肯定京里的人没见过世面,看到白衣就觉得晦气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不屑的摇着头,实际上顺天府不在北方也不在南方,而是座落在大顺疆域的中部,算是全国的交通枢纽,最有见识的人都云集于此。

  “哇!京城真的好大哦……”

  妻妾们全都好奇的探出了头去,赵家只有罗檀和卞香兰在京城待过,赵官仁甚至连宁州都没出去过,此时一看才发现京城真的很庞大,光面积来说都不比二线的大城市小。

  “好嘛!进京连手续都不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奇怪的坐到了车辕上,城防军各个都像避瘟神一般躲着,他想找个人问话都不行,上千人的队伍径直开进了城里,结果大街上早已七零八落,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。

  “赵大人!我来啦……”

  一阵欣喜的欢呼从前方响起,只看宋吃猪在一辆马车里猛挥手,没等到近前他便蹿了出来,跑到车边笑道:“大人!下官亲自给你们领路,京城我老宋已经混熟啦!”

  “这什么情况啊,为什么都躲着咱们……”

  赵官仁纳闷的跳了下去,宋吃猪嘲讽道:“一群没脑子的蠢货,不知道谁在瞎传,说瘟疫会一直跟着宁州防疫军,你们虽然是百毒不侵,但瘟疫都反弹给别人了,把你们说的跟巫医一样!”

  “妈蛋!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骂道:“原来是有人在造谣啊,难怪都跟躲瘟神一样躲着咱们,老子买了一百多斤糖都没处撒!”

  “愚民嘛!说什么都信……”

  宋吃猪又说道:“肯定是太医院那帮孙子,他们防疫失责被皇上骂的狗血淋头,出来就开始编排你们了,对了!听说端亲王和太子爷都给你摆了接风宴,你准备去哪家吃啊?”

  “哪家都不吃,去咱们医护学院……”

  赵官仁招手往队伍前方走去,宋吃猪熟稔的跟老乡们打着招呼,领着赵官仁边走边介绍风土人情,所到之处如同鬼怪过境,妻妾们想买几样土特产都找不到老板。

  “你怎么往市中心走啊,前面那是皇宫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手搭额头朝远处望去,巍峨的禁宫被刷的通红,周边一溜几乎没有什么房屋,可是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,禁宫都显得有几分阴森,护城河水都反不出光来。

  “医护学院就在禁宫西侧,原来是一座老王爷的府邸,后来不知道改成了一个什么衙门,然后就一直荒着了……”

  宋吃猪低声道:“有人说皇上觉得你们煞气重,便想让你们去镇煞,王府是一座出了名的凶宅,老王爷一家在里面死绝了,据说一到晚上就有女人哭,雷雨天还能看到冤魂呢,没人敢在里面过夜!”

  “哪只眼睛看到我们煞气重了,穿白衣服就煞气重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服气的嚷嚷着,但宋吃猪一指前方空旷的街道,说道:“这煞气还不重啊,平常这条街的人拿棍子都赶不走,人家说你们是大顺第一丧,吹个唢呐就是丧葬队了!”

  “对啊!这倒是个好买卖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搂住他说道:“你有个小妾家不是做丧葬的嘛,你让她到咱们学院门口开间铺子,咱们给他介绍生意,弄一个开光套餐,保证不诈尸,不发瘟,利润咱们对半开!”

  “你牛逼!死人身上都能想出发财的点子……”

  宋吃猪哭笑不得的往前走去,风土人情是了解不到了,连刑部都把大门给关上了,看来谣言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朝堂高官们都开始相信了。

  “我去!不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王府门口就傻眼了,王府大门正对着一条热闹的街道,侧面几百米外就是皇宫,可对面的一排店铺非但集体关了门,大部分都挂上了歇业或者转让的标牌。

  “大人!您这块匾额,现在比门神都管用……”

  宋吃猪苦笑着指向了大门,大门重新刷上了朱红色的油漆,门口有两只威武的石狮子,六扇大门是标准的高官配置,寻常人家再有钱也不能造这样的门,只是匾额实在有些吓人。

  门楣上挂着一块蓝底金字的匾额——疫病总署!侧门的柱子上钉了一块白色的木牌——宁州医护学院!两扇正大门左右各贴了一块雕花木牌,左侧是——百毒不侵!右侧是——生人勿近!

  “这不挺好的嘛,人来吓人,鬼来吓鬼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走上了台阶,门房里立马蹦出来两个男人,自我介绍说是太医院的人,将一串钥匙交给他们之后,交代了几句便一溜烟的跑了,居然戴了足足两层口罩。

  “兄弟姐妹们,已经到地方啦,搬家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大大咧咧的招了招手,整个宁州疫病总署都搬了过来,光女护士就有三百多人,男学员也有不少,还有经验丰富的大夫,巡疫员和防疫官等等,林林总总来了一千三百多人。

  “老爷!咱们以后就住这里了吗……”

  卞香兰带着内宅女眷下了马车,宋吃猪说道:“按规矩是衙门里办公衙门里住,不过这宅子风水不好,特意挑了几座极佳的宅院,下午便让我夫人领几位去看一下,看上了我老宋掏钱买下,送给大人当接风礼了!”

  “进去看看再说吧[ ……”

  赵官仁打开装逼的折扇进了门,王府明显刚修葺了一番,房屋和花花草草都焕然一新,除了正屋是接待的地方外,两侧特意布置了学堂、食堂以及宿舍,还有偌大的花园和池塘。

  “大家都过来听好了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前院中大声喊道:“咱们可是疫病署的人,一定要严格按照规范操作,若是有人染上了流感,吃坏了肚子,丢了咱们的脸,可不要怪我一脚把他踢回老家,听到了没有?”

  “听到了!”

  大伙干劲十足的大喊了起来,升斗小民何曾如此威风过,谁都争先恐后的想要留下来,而赵官仁又吩咐了几句后,便带着女眷和宋吃猪继续探索。

  “这风水不挺好的嘛,板板正正,多宽敞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非常满意王府的格局,比他家大了十倍不说,中院内宅更是自成一方小天地,虽比不上卞家在兰台县的大园林,但一千多人住在这也足够了,而且他本身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。

  “老爷!您看看有没有鬼,我怕鬼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有些惶恐的缩着脖子,赵官仁当初在她家捉鬼的事,早就传遍了整个兰台县,他跨进内宅的堂屋笑道:“大白天哪来的鬼啊,一般……”

  赵官仁突然懵逼了,三个吊死鬼居然挂在房梁上,伸着舌头阴恻恻的凝视着他,其中一个老头还穿了身龙袍,卧房里也嗖嗖的跑过几个鬼影,还有两个小鬼蹲在桌下望着他。

  “怎么了?真有鬼么……”

  宋吃猪惊恐的倒退了半步,妻妾们也吓的惊叫了起来,但赵官仁却故意打了个饱嗝,说道:“哪有鬼啊,我刚刚点心吃多噎着了,你们要是不放心我就来开个光,把这里给净化一下!”

  “净化!一定要净化,我最怕那东西了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忙不迭的跑了出去,剩下的女眷们也不敢逗留,只有宋吃猪凝重的问道:“大人!您刚刚的眼神不对啊,这屋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吧?”

  “这老王爷啥时候死的,没道理变鬼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仰头望着三只吊死鬼,轻轻朝他们挥了挥手,果然全都被剥夺了意识,只晓得张牙舞爪的冲他叫嚷。

  “听说死了十来年了,全都是服毒或者上吊……”

  宋吃猪吓的躲到门外抱着门框,赵官仁也是无语了,十来年了居然还凝聚不散,估计这些人都是让阴阳师给害死的,只不过伪装成了自杀而已,他只好走进卧室召唤出了青白长刀。

  “尘归尘!土归土!早死早超生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着刀追杀乱蹿的小鬼,杀完了又去堂屋捅杀吊死鬼,宋吃猪望着一团团烟雾凭空出现,实在是受不了这份刺*激,连滚带爬的逃出了院子。

  “没道理啊!既然要害死你们,为啥要把你们变成厉鬼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了后院的一间厢房,一名王妃正披头散发的缩在角落,表情异常惊恐的看着他,跟着伸手指了指床下,摆着手一副不要杀我的模样。

  “有密道?”

  赵官仁好奇的蹲到了床边,谁知王妃却突然朝他扑了过来,两只爪子血红血红的,可赵官仁早就发现她爪子不对劲了,头也不回的刺出一刀,一下就把它捅成了飞灰。

  “小贱*人!敢跟我玩心机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的收回了青白长刀,用力抬起沉重的古床往外拖来,马上就发现床下的青石板颜色不同,等他拔出钢刀撬起一块后,下面果然有一块早已霉变的木头盖板。

  “不会又是女眷偷情的密道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四块青石板全都撬开,拉开下面的盖板一看,居然是一条工工整整的泥土暗道,甚至用木架子做了支撑,但暗道非常的深,一条青石台阶下去至少有十几米。

  “嚓”赵官仁点燃打火机走了下去,最底部的水已经淹没了脚面,只能弯着腰往前走,但这条地道非常的长,几百米外还有一团光亮,像是有人在地面上打了一口竖井。

  “我去!怎么会这么长……”

  赵官仁趟着水走了足有上百米远,忽然发现地上有一只水桶,桶上镶嵌着一块有字的铜牌——尚寝局西十六!

  “卧*槽!皇宫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