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57出大事了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248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什么天启元年啊,你记岔了吧……”

  吕大头好笑道:“咱们要去天启二年,灾难开启的第三年,我当初也是落在了天启二年,可我一落地就懵逼了,漫山遍野的边军啊,我特么又不会开灵塔,差点没把我整死在霸山脚下!”

  赵官仁震惊道:“什么意思,你不会回去了吧?”

  “我不回去怎么办,让人抓去砍头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摊手道:“赵子强把我一顿臭骂,可你手上没有回去的玉筒了,他只能把最后一个给了我,再送我来到你消失的时间段,我已经找你两年多了,你知道我有多苦逼吗?”

  “两年多?”

  赵官仁惊愕道:“你不知道在霸山给我留个记号吗,我还在灵塔上给你涂漆留言了,你都干什么去了你?”

  “大哥!你现在可是王爷,我在灵塔上涂鸦,人家不给我打死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拽了拽他身上的龙袍,说道:“你可真牛逼啊,我他妈又是要饭又是黑户,还不敢回去,生怕你被永远困在这,你知道我这两年是怎么过的吗,天天让肥婆糟蹋呀!”

  “啥肥婆?你吃软饭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递了根香烟给他,两人整齐划一的蹲在了地上,只看吕大头从兜里摸出了牛角烟嘴,熟练的套上香烟后用火柴点上,赵官仁赶紧给了他一个纯金打火机。

  “卧|槽!你真特么土豪,金镶玉的打火机……”

  吕大头郁闷道:“我不吃软饭能咋办,我这一口东北腔,让官差抓到就得做苦力,只能做了一个地主家的上门女婿,他那闺女有一百六十多斤,天天晚上要个没完啊,老子见了她直打哆嗦!”

  “不错嘛!头发都留起来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打量着他盘起来的长发,跟着拉起他粉色小碎花的长袍,笑道:“你怎么穿的像个唱戏的,你是没把肥婆喂饱,跑出来兼职了吗?”

  “你顺国南蛮懂个球,这叫多情公子套装,现下最骚包的款式……”

  吕大头笑道:“哥哥我现在可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,奈何死肥婆管的太严,还成天捏着我的黑户把柄,写诗挣的钱都让她给眯了,上回逛个青楼都让她揍个半死,实在是苦不堪言啊!”

  “我倒是忘了,你是教育系统出身……”

  赵官仁困惑道:“可你不是有玉简嘛,你就没好好修炼吗,再不济也不会让个肥婆揍了吧?”

  “你知道肥婆啥修为吗,从四品,她爹从三品,武将世家……”

  吕大头撇嘴道:“我根本没有修炼的天赋,两年了还是正七品,他家也就是看上了我的文采,想让我去考个功名回来,结果连续两年都考八股文,老子实在是不会写!”

  “我说!你就没发现我在顺国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你成天抽香烟,三国水浒卡你不知道啊,我连酒精和口罩都做出来了,非得我发明个微信啊?”

  “哥!你特么是个王爷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懊恼道:“我知道这世界有穿越者,远不止咱们两个,看到画片我也猜到有现代人了,但打死我也没敢想,你居然能混成个王爷,这得做皇上的儿子才行啊,难道你认皇上做干爹啦?”

  “亲爹!”

  赵官仁挑眉骚笑道:“大顺唯一的外姓王爷,大吉唯一的外国驸马,不赖吧?”

  “老板!我能认你做干爹不,当个郡王也行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猥琐的央求道:“这两年我就睡过三个女人,一个肥婆,一个丫鬟,一个寡妇,看在我追随你这么多年的份上,你也让我尝尝王爷的滋味,对了!你床上最高逼格的妞是谁?”

  “嘿嘿你敢想的和不敢想的,我全都试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坏笑道:“公主、郡主、帝姬、皇妃、王妃、尚书家的孙女,将军家的闺女,贵妃叫过哥,皇后磕过头,大顺十大富豪我媳妇家占四个,烟厂就是我媳妇家开的!”

  “什么叫十大富豪,你媳妇家占四个……”

  吕大头困惑的看着他,赵官仁骚包的朝天吐了一口烟气,说道:“四大富豪每人送了我一个媳妇呗,我两个侧妃,十二个贵人,九个淑媛,还有……太多我记不得了!”

  “老板!你收我做干儿子吧,我一定要叫你爸爸……”

  吕大头猛地抱住他哀嚎道:“我要是能有你混的一半好,哪怕一头死在这都能瞑目了,我真是太惨了,再也不想给肥婆耕田了,求求你了老板,带我装逼带我飞吧!”

  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

  赵官仁好奇的看着他,吕大头小鸡啄米般的说道:“当然喜欢!男人在这可以三妻四妾,女人得从一而终,我吟首诗就一大票女粉丝,如果没有肥婆碍事简直堪称完美,包括你未婚妻都是我粉丝!”

  “你丫还粉丝……”

  赵官仁鄙夷道:“你抄了几十个人的诗,人家都起疑了,你就不知道把地名给改改吗,不过你跟三帝姬究竟咋回事,合伙坑我吗?”

  “富贵险中求嘛,傍上帝姬我可就牛掰大啦……”

  吕大头扔掉烟头说道:“诗集我两年前就出了,仁福帝姬一直在匿名跟我通信,上个月她突然派人来苏城找我,说有人抄袭我的诗,我一听是帝姬就巴巴的来了,结果找到你头上来了!”

  “哈这就叫缘分,对了!你现在叫啥……”

  “我叫郑一剑,一剑飙血那个一剑……”

  “你咋不叫陈浩南呢,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官仁差点笑破了肚皮,起身问道:“如果今天来的不是我,你打算死不认账吗?”

  “当然了!”

  吕大头起身说道:“人家还能从地球招魂不成,不过你那未婚妻有毛病,总说自己上辈子是个尼姑,这辈子依然得守清规戒律,但总爱幻想各种情情爱爱,典型的矫情婊!”

  “我跟她就是走个过场,她爱守就守呗……”

  赵官仁拉过他耳语道:“你知道还有多少年开始天启年吗,大厅里的人几乎都知道赵子强,红鸾就是他的小妾,麒麟将军和皇上都是他玄孙,大吉就是赵子强家的江山!”

  “我去!不带这么刺|激的吧……”

  吕大头震惊道:“难怪他总搁那装逼,什么说出来就不灵了,居然是让咱们救他后人来了,但当时急吼吼的我也没多问,不过下一朝是永吉,皇太孙登基就是天启,怎么也得几十年吧!”

  “行吧!回头再慢慢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敢跟他说颠覆大吉王朝的事,不然这货肯定得吓个半死,于是两人径直往宴会厅里走去,谁知众人都没再喝酒了,全都吃着菜小声聊天,见他俩进来纷纷抬头望了过来。

  “小媳妇!为夫可真得好好谢谢你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我与郑一剑是失联多年的好友,竟然被你给找到了,不得不说是造化弄人啊,但咱俩的诗本来就是你一句、我一句的即兴作品,反正没抄人家的就对了!”

  “先生!你不是说不认得他嘛……”

  三帝姬气恼的站了起来,脸色是相当的难看。

  “对啊!”

  吕大头摊手说道:“以前他不叫赵云轩嘛,咱们都叫他赵官人,早知道是我兄弟在这,哪会说他抄我的诗嘛,而我的诗之所以会风格迥异,正是有他的笔墨在内!”

  “朕就知道是误会一场……”

  吉武帝笑道:“云轩!你跟卿卿也算不打不相识了,并且都喜欢舞文弄墨,以后少不了共同话题,你们夫妻俩一定要好好相处,早日再让朕抱个胖孙子!”

  “卿卿!快陪你夫君喝杯酒,陪个不是……”

  皇后端起酒杯走到三帝姬面前,三帝姬轻哼了一声,拿过酒杯走到赵官仁面前,气鼓鼓的说了句对不起。

  “我不需要你的道歉……”

  赵官仁小声说道:“你矫情又不懂事,我就当你是个孩子,婚后你可以继续守你的清规戒律,我保证一根汗毛都不碰你,如果你连过场都不想走的话,要么换人,要么去死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三帝姬又惊又怒的瞪着他,赵官仁冷笑一声就走了,带着吕大头来到了自己座位上,突然惊讶道:“永宁去哪了,为何皇太孙也不见了?”

  “永宁喝吐了!”

  皇后苦笑道:“那丫头的酒量太浅,这红酒的后劲又大,一杯酒喝完她就不行了,皇太孙陪着她们去后宫暂做歇息,你放心,不会有事的!”

  “小丫头尽逞能,咱们继续,皇上我敬你一杯……”

  赵官仁端起酒杯继续喝,估计永宁是孕吐了,一个来月的身孕正好是孕吐时期,但众人刚开始重新交火,一名宫女突然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,一跤摔倒在大殿门前。

  “皇上!不好了……”

  宫女急赤白脸的喊道:“皇、皇太孙中邪了,在后宫兽|性大发,将永宁郡主打伤后强、强暴了,一床都是血啊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一屋子人“轰”的一声全体起立,骇然色变的赵官仁拔腿就往外跑去,闪电一般冲向了后宫。

  “不成器的东西……”

  吉武帝愤怒的砸了酒杯,指着太子大骂道:“你如何管教的儿子,从进门开始就盯着人家流口水,自己媳妇几天都等不及吗,永宁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这太子也别做了!”

  “还骂什么骂,快过去看看啊……”

  叶姬儿焦急万分的往外跑去,众人也顾不上后宫忌讳了,男男女女一起往后宫狂奔。

  “永宁!你怎么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先一步冲进了卧房,只看皇太孙醉醺醺的躺在地上打呼,居然赤条条的一|丝|不|挂。

  永宁则躺在床上昏迷了,盖着被子也不知道咋样,鼻青脸肿的贴身宫女显然被打了,正坐在床边痛苦的抹泪。

  “你|他|妈是死人吗,不知喊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怒万分的推开了宫女,等他猛地掀开被子一看,整个人的脑袋都差点炸了,永宁被扒的只剩下一条小肚兜,一床和一屁|股的鲜血,显然是流产了。

  “永宁!快醒醒,不要吓我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焦急的拍打永宁,永宁昏昏沉沉的抬不起头来,正好叶姬儿和太子妃跑了进来,一看现场两人也吓懵了,一个赶忙给皇太孙改衣服,另一个慌忙给永宁盖被子。

  “你|他|妈还睡,给老子起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冲过去一脚踢在皇太孙身上,太子妃连忙护住他嚎啕大哭,而皇太孙痛呼一声之后,居然翻身傻笑道:“永宁!你这回是我的了,彻底是我的了,咱们再也分不开了!”

  “皇上!不要啊……”

  太子妃突然猛扑了出去,只看吉武帝直接拎着刀进来了,而太子则呆若木鸡般的站在门口,整张脸煞白煞白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