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74赌命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50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嘻嘻哈哈哈……”

  一阵不男不女的怪笑从前方传来,众人运足了目力也看不清长相,只能勉强分辨出是个穿红色长袍的人,脑袋上还戴了顶黑帽子,但古人就算有长发也分不清男女。

  “我怎么听着像泰国人妖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惊疑不定的张望着,但赵官仁却说道:“管他人妖还是屁精,既来之则干之,女的归我,人妖归你,走!”

  “啊?我不想拼刺刀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忙不迭的跟了上去,南宫连忙自告奋勇的上前开道,萨丹也爬起来跟他成为了哼哈二将,周玄夜更是从招牌上跳了下来,跪在地上娇笑道:“奴婢恭迎皇上!”

  “哼你少装无辜,下回再玩心眼就把你拖下去砍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昂首挺胸的从她面前走过,其余人纷纷拔出了兵刃,将赵官仁和娘娘们全都保护在了中间,没多久便看清了宅院前的人。

  “妈呀!僵尸……”

  烂屁%股吓的往后一蹦,阴阳人居然是个标准的老僵尸,皱巴巴的皮肤比她脚后跟还难看,而且像炭烤出来的一样,整个人又黑又瘦又干巴,灰蒙蒙的眼珠子也是浑浊一片。

  “噫好丑的僵尸啊……”

  一群亡族居然也满脸的嫌弃,好像他们不是僵尸一样,不过他们确实比僵尸好看多了,亡族开启灵智后基本都会将自己美化,只有低级尸兵才会保持着僵尸形态。

  “哟这好像是我同行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举起手电往前照了照,对方的红袍竟然不是普通衣物,而是件绣了金蟒的官袍,脑袋上也是一顶乌纱帽,一头白中泛黄的长发,看样子应该是个老太监了。

  “来吧!我们已经备好茶点了……”

  老太监扭头就往大院里走去,众人只好小心翼翼的跟上,谁知门里居然还站着几名宫女,同样是一副皱皮老僵尸的样子,还望着他们阴恻恻的冷笑,好似群女鬼一般阴森。

  “吼”南宫猛然张开大嘴尸吼了一声,嘴角一下就撕裂到了耳后根,血盆大口足够活吞一颗大脑袋,吓的几名宫女一阵惊呼,连忙躲到了大门两旁。

  “嘁吓唬谁呢,谁还不是僵尸啊……”

  南宫不屑的合上了大嘴,怡然不惧的领头走了进去,司命则停在一名宫女面前嗅了嗅,说道:“尸气这么淡,没死多少年吧,有一百年了吗?”

  “人家死两百多年了……”

  一名宫女不甘心的瞪着他,可马上就惹来了一阵哄堂大笑,南明更是轻蔑的嘲讽道:“小丫头片子!这里最少都是三百年起步,咱们死的时候,你家祖宗都没出世呢,哈”“老黑!什么路数……”

  赵官仁停在了前方的池塘边,扫视着黑树成荫、亭台楼阁的偌大院落,习惯性询问见多识广的黑般若。

  “魂火未燃!尸气聚体!不是亡族,乃是正宗大粽子……”

  黑般若望着前方赞叹道:“啧啧这风水可真不错,黑水一潭家必亡,东角凹陷女必淫,西角孤石男必乱,反正是怎么凶怎么来,所以这里是一栋阴宅,专门给活死人住的阴宅,我喜欢!”

  “你在说反话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诧异的看着他,但黑般若却笑道:“对我们来说,这里不就是最好的住所么,藏污纳垢、尸气汇集,我们在此修炼能事半功倍,但对活人来说就是座凶宅,住不上三天必定重病而亡!”

  “老黑!”

  吕大头走过来说道:“这些要都是大粽子的话,跟白骨祭坛里的蹦蹦跳,应该是一个系列的品种吧?”

  “这里可比白骨祭坛厉害多喽……”

  黑般若说道:“只靠尸气支撑的躯壳,本就比我们亡族更凶一筹,有句话叫做尸初即为僵,再变为旱魃,九雷而不死,旱魃变犼王,估计这主人家最少也是个八犼!”

  “说简单点,究竟什么级别……”

  赵官仁抠了抠耳朵,黑般若说道:“犼分九级,抗一雷而不死为一犼,两雷就是二犼了,白骨祭坛的蹦蹦跳最强是三犼,但这里的宫女都是四犼,红袍的太监是五犼!”

  “我去!”

  赵官仁急忙压低声音说道:“如果连看大门的都是四犼,岂不是吊打你们所有人,难道他们是在扮猪吃老虎,想引咱们到屋里去,好给他们主人吃个痛快不成?”

  “如果是全盛时期,我勉强能跟太监打平手,现在嘛……”

  黑般若忽然贴过去耳语道:“一个小宫女能杀了我们所有人,主人家要是个八犼或者犼王,永夜本尊来了也得叫声大哥哥,所以接下来只能靠你的嘴了,我的陛下!”

  “靠!”

  赵官仁怒道:“你当我是忽悠局的局座啊,我也有不灵的时候!”

  “不!你是旷古烁今的大汉忽悠王,一张破嘴能抵千军万马……”

  黑般若拄着禅杖笑呵呵的往前走去,亡族倒是各个精神抖擞,好似回到老家一般自在,还没发现屠刀已经悬在头上了,只有几个人类浑身不对劲,总感觉有阴气往骨头里钻。

  “扑街!”

  赵官仁刚绕过假山便是一惊,前方居然出现了一支铁甲卫队,浑身上下尸气四溢,并且用铁链锁住了一个狼狈的血人,正是之前蹿进来的永夜,但左臂都让人给砍了一条。

  “好强的尸气!”

  这下魔王们都惊觉不一般了,永夜分身怎么也比他们强,但他们还是撑起膀子拼命往外冒尸气,力求在气势上能压倒对方。

  “来!先进来消遣一下……”

  老太监阴笑着推开了一扇房门,里面坐着两名头发花白的老宫女,面前的桌上是一大摊玉石做成的麻将,但同样是一脸皱巴巴的僵尸模样。

  “这好像是明朝的服装吧……”

  吕大头轻轻嘀咕了一句,但一名老宫女却麻将喊道:“快进来!三缺一,赢了就让你们走,输了就把命留下,不要不识抬举啊,这是你们唯一活命的机会!”

  “糟了!被包围了……”

  白溟的脸色猛然一变,发现整个大院都让僵尸们给包围了,但永夜却急忙大叫道:“让我来,我可以跟你们赌!”

  “我们只跟活人打,才不跟死人打呢……”

  老太监笑眯眯的招了招手,赵官仁左右一看,除了他跟吕大头之外,只有王幺幺姐妹俩,还有不死鸟和杨耿直是活人了。

  “不死鸟!你先上……”

  赵官仁拽过不死鸟往前推了一把,不死鸟的老脸瞬间就白了,忐忑不安的走屋里问道:“怎么打,赢了真的让我们走吗?”

  “当然了!说话算话……”

  一名老宫女拉着他坐到了牌桌旁,垂涎欲滴的在他身上摸了一把,笑道:“打十三张,一牌定输赢,点炮要你命,我们自摸也要你命,只有你自己自摸,才能从这扇门里走出去!”

  “那你们不许耍赖,不许作弊出千……”

  不死鸟来回扫视着它们,三只老僵尸满口答应,很熟练的开始洗牌码牌,赵官仁他们全都走到门口伸头望着,烂屁%股低声问道:“这什么意思啊,为什么要找人打麻将啊?”

  “狼多肉少!不打麻将人肉不够分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奈的摇了摇头,但不死鸟明显是个赌博高手,手速超快的给自己弄了个天听,只需要一张牌就能自摸了,这也是他敢坐下来打麻将的原因。

  “哎呀手气真好!第一张牌就自摸了……”

  一位老宫女笑眯眯的推倒了麻将,不死鸟的眼珠子猛然暴突,惊怒道:“你们出老千,第一张牌明明是三万,到你手里就变成二筒了,你们欺负人也不能这样欺负啊!”

  “四张三万都在我这,哪还有三万……”

  老太监轻轻将牌一推,不死鸟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珠子,吕大头也在门外哀嚎道:“你中迷魂术了吧,我都看到它起手四张三万了,但这样打牌不公平,用迷魂术就是作弊!”

  “愿赌服输!纳命来吧……”

  老宫女突然蹦起来伸手一抓,一把就抓穿了不死鸟的天灵盖,跟着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,只看不死鸟在它怀中拼命抽搐,没几下就翻眼断气了,身体也肉眼可见的干瘪了下去。

  “吸血!”

  赵官仁的脸色微微一变,这死法跟农场的工人一模一样,看来这些家伙并不是被困在这里了,它们随时都可以出去猎食。

  “换我了!该换我了……”

  一名小宫女又颠颠的跑了出来,可老宫女根本舍不得撒口,硬是抱着不死鸟的尸体进了偏厅,跟着就听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,估计是把不死鸟整个撕碎再吃了。

  “咕嘟”赵官仁等人深深吞了口吐沫,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了,吕大头连忙低声问道:“老板!你还能跳回大神吗,战魂能不能干死这些大粽子?”

  “跳不了啦!最多用菊杀之术干掉一个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小宫女又迫不及待的催促了起来,吕大头只好说道:“我们不会打麻将,咱们换个玩法怎么样?”

  老太监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想玩什么都可以,我们奉陪到底,你们四个活人挨个来吧!”

  “四个?”

  赵官仁微微一怔,他们明明是五个活人,怎么又变成四个了,难道这阴阳人不识数?

  “好!”

  吕大头硬着头皮举起了双拳,说道:“我怕你们迷魂,咱们玩个更简单的,你们猜我有几根手指头!”

  “十根!”

  老太监突然闪电般蹿到了门口,一把抓住吕大头的双臂举了起来,竟然疼的吕大头惨叫了一声,双手无法控制的摊开了。

  “哈哈十根!你输了……”

  老太监猛地把吕大头拽进了屋里,狞笑道:“前两天也有个小子,让咱们猜他有几根手指头,我猜十根他就咬断一根吞了,所以我不会再上当了,你乖乖的受死吧!”

  “救命啊!!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