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37优伶之祸上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00 2020-11-17 17:22

  梅花山上没有梅花,就像胸罩里没有胸一样正常,不过此处是出了名的二奶村,住着大批从青楼中被赎身的女子,亦或被达官贵人包*养的奇优名伶,每到晚间便声色犬马、酒池肉林。

   “哗哗哗……”

   大批龙禁卫和锦衣卫从四面八方涌来,明火执仗的包围了整座梅花村,连打仗用的塔盾都被抬出来了,经验丰富的锦衣卫更是四处打下洛阳铲,探查有无地道通向村外。

   “方金生!本王只信你带来的锦衣卫……”

   赵官仁率领人马往村里大步走去,指着大胡子千户说道:“锦衣卫现在派系林立,什么乱七八糟的鸟人都有,这一次你若是干的好,我保你当上锦衣卫指挥使,但你挑的人要是出了问题,你就去边关挑大粪吧!”

   “多谢王爷赏识,卑职定当鞠躬尽瘁……”

   方金生相当激动的抱拳鞠躬,牛指挥在旁看的满脸幽怨,不过几人很快就来到了一栋精致的宅院外,早有锦衣密探将宅院包围。

   “启禀王爷!”

   有人抱拳喊道:“十二名戏子尽数捉拿,下人也全部带来,无一人逃脱,但尚未发现几个月大的婴孩,只有几名早过周岁幼儿!”

   “很好!再去她们的院子里仔细翻查,看看有没有密室或暗道……”

   赵官仁大步跨进了宅院之中,十几个女人被看押在院中,下人们蹲在后方的空地上,但还有两个赤膊的小伙跪在旁边,让锦衣卫用刀架在后颈上,已经双双尿湿了裤裆。

   “这两个男的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 赵官仁纳闷的打量两人,一名百户拽出个衣衫凌乱的戏子,女人还戴着唱戏的发饰等物,脸上的戏妆也未卸去,但她却光着两条大白腿,单薄的衣衫下只有一条小肚兜。

   “王爷!这两个是嫖客……”

   百户将女人按跪在地上,说道:“我等翻进来的时候,此女正光着身子在给这两人唱戏,她两个丫鬟也脱的差不多了,她们说只接老客的生意,但这样的老客还有二十多人!”

   “先帝养着你们,你们居然偷偷接客,不想要命了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拔出了一把钢刀,上前挑起了戏子的下巴,对方惊恐的哭道:“皇上早就不管我们了,我们连下人的例钱都发不出,若是不做些皮肉买卖,只能活活饿死,求王爷开恩呐!”

   “唱青衣的全都站出来,会唱秦香莲的也出来……”

   赵官仁缓缓扫视着戏子们,他拢共也没听过两场戏,根本分不清花旦和青衣的区别,只知道背着旗帜的是刀马旦,有时候看着挺漂亮一花旦,卸了妆之后居然是个大老爷们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戏子们对视了一眼之后,只有三个女人惶恐的站了出来,赵官仁让她们把手伸出来,全都是细皮嫩肉的小娘们,没有练过武的痕迹。

   “去年年底,十二月二十四日,谁扮过秦香莲……”

   赵官仁拄着钢刀说道:“你们全都给我好好想想,不仅是你们这些曾经的名伶,有没有下人为了逗个乐,或者学徒什么的扮过,说实话重重有赏,胆敢隐瞒就地处斩!”

   “去年?”

   一群女人全都开始苦思冥想,但跪地的女人忽然说道:“奴家知道!沈琴娘排了一 出《新铡美案》,想赶在年节前献给皇上,可二十六日宣告先帝驾崩,还有人说她们白幸苦了一场!”

   “沈琴娘是谁,站出来……”

   赵官仁立即呵斥了一声,谁知女人又说道:“先帝驾崩后她就走了,走的时候都没跟咱们说一声,雇了辆驴车匆匆离开了,还是她下人跟咱们说,她回老家嫁人去了!”

   “她老家在哪,原来在哪唱戏……”

   赵官仁瞪视着对方,可女人摇头道:“只听说是楚山人氏,具体是哪奴家不知,她也不是什么名伶,在香梨园都不入流,只因生的好看才被先帝瞧上,养了不少年也无所出!”

   “有人清楚她的下落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扫视着院里所有的人,有个女人弱声道:“王爷!沈琴娘唱的不是秦香莲,她是反串须生陈世美,唱秦香莲的是她义妹董童,董童也随着她走了,但有人说看见她抱着一个娃娃!”

   “多大的娃娃?何时看见的……”

   赵官仁急忙上前追问,对方想了想说道:“年节的时候吧,董童在托人找奶妈子,说是她亲戚家的孩子,肯定是个奶娃子,上个月还有人说,她在梅开戏园临时救场,唱了一出刀马旦!”

   “王爷!发现了一间密室……”

   一名锦衣卫跑进来说道:“密室所在的宅院已经无人,之前住着一个叫沈琴娘的戏子,密室中发现了带血的包被,以及喂婴孩用的奶糕,还有一个装着死虫的罐子,像是乌族人所用的蛊虫!”

   “原来是乌族人在搞鬼,怪不得会搞到柳飘飘头上……”

   赵官仁指着答话的戏子说道:“你跟我去梅开戏园认人,剩下的全部分开关押起来,挨个审问他们跟董童的关系,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他们离开,谁敢逃跑就打断他的腿!”

   “是!”

   锦衣卫们气势汹汹的跑了进来,赵官仁带上戏子就走,吕大头和方金生也急忙跟了上去,大队人马迅速奔向了戏园,不过花了快一个小时才到达,梅开戏园也刚好散场。

   “围起来!戏园的人一个不准放跑……”

   赵官仁跳下马来就往戏园里跑去,东家仍被他们关在马府之中,没办法给这里通风报信,而伙计们见大批人马冲了进来,全都吓的不知所措。

   “董童和沈琴娘在哪……”

   赵官仁猛地揪住了一名跑堂,对方惊慌的指着戏台说道:“后、后场!董童正在卸行头,但沈琴娘许久都没见过了!”

   “全部戴上口罩,当心乌族用毒……”

   赵官仁戴上口罩就蹿上了戏台,吕大头和方金生紧随其后,等他们猛地冲进后场时,一大群戏子正在卸妆说笑,但有个刀马旦明显认得赵官仁,忽然跳起来就往门外跑去。

   “抓住她!”

   赵官仁大喊着撞开了几个人,戏子们吓的哇哇大叫,谁知就听“砰”的一声响,一团红色烟雾忽然在空中炸开,赵官仁瞬间低头一个前滚翻,闭上双眼从烟雾下滚了过去。

   “唰” 赵官仁猛地劈出一股刀气,隔空削断了一个小伙的腿,对方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,一颗弹丸直接在他手里爆开,他居然抽搐了几下就晕了过去,周围的戏子们也接二连三的倒地。

   “去 他奶奶的!幸好做了准备……”

   吕大头和方金生慌忙从侧面蹿了过来,可等他们追出去之后,后面只是一座不算大的院落,两排屋子一眼就能扫过,但赵官仁用追魂眼都没发现人,不过整个戏园都让兵马给包围了。

   “方金生!快让人扩大封锁,下面可能有地道……”

   赵官仁领着吕大头往屋里跑去,方金生立即从院墙上跳了出去,大量的官兵也通通跳上了墙头,手持弓弩严阵以待,然而两人把屋子都看了个遍,居然也没发现任何端倪。

   “怪了!小娘们能去哪呢,总不会隐形了吧……”

   吕大头趴到井口上疑惑的看了看,可满满的一井水不会有暗道,院子里也没有假山或花园,简单的几乎一目了然。

   “一定躲在这里,外面那么多人她跑不掉……”

   赵官仁转了两圈也摸不着头脑,可吕大头忽然耸着鼻子说道:“老板!这井里有一股子脂粉味,小娘们该不会跳井潜水了吧?”

   “哪有在井里潜水的……”

   赵官仁拔出手电走到了井边,仔细照了照之后忽然一愣,连忙跑到花坛中搬了块大石头,居然“噗通”一声扔进了井中,可等两人伸头一看,井水的水位竟然开始迅速下降了。

   “我去!这下面有机关……”

   吕大头吃惊的趴在了井口上,水位下降后不仅露出了一截铜梯,越来越宽的下方甚至露出了一扇铜门,但他俩可不会傻乎乎的下去,赶紧叫来一帮锦衣卫下井,小盾和弓弩全都带了下去。

   “小心毒粉,开门就扔雷……”

   赵官仁扔了颗土雷给他们,两名锦衣卫站在铜梯上,小心的推开了门闩,打开一条缝就把土雷甩了进去,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一团烟雾从门缝蹿出,两人连忙闭上眼捂住口鼻。

   “砰” “啊……”

   爆炸声和惨叫声同时响起,两名锦衣卫一把拽开门,唰唰的射了两根弩箭之后,立即举着短刀猛扑了进去,马上就听到了打斗的声音,剩余的十来个锦衣卫也赶紧跳了下去。

   “乌族人为啥要躲在地下?难道是为了制毒不成……”

   吕大头趴在井口举着手电,但赵官仁却凝重道:“怕就怕乌族人在利用柳飘飘,柳飘飘应该还要挨上一道天雷,才能成为最凶的魅魃,所以不能长时间在外逗留,只有躲在地下最安全!”

   “王爷!下面是座墓……”

   “我靠!让我说中了,新墓还是古墓……”

   赵官仁急忙推开了吕大头,一名百户在铜门前大声说道:“古墓!看上去有不少年头了,咱们宰了四个乌族人,戏子带着几个人逃进了墓室,石门太厚咱们打不*穿!”

   “真*他*妈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这鸟地方居然会有墓穴……”

   赵官仁跳下去来到了铜门内,里面居然是条比较宽敞的甬道,几具尸体横躺在地上,尽头处是一扇刻有花纹的石门, “大头!”

   赵官仁立即抬头喊道:“你让火山军把炸药拿过来,同时顺着井道打钎子下去,防止他们从另一头逃跑,万一碰上邪门事不要冲动,很可能是幻觉,反正当心柳飘飘!”

   “明白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