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69毒粉泄露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46 2020-11-17 17:22

  “桂儿!你这是怎么了呀,快醒醒啊……”

  太子妃跪趴在地上急的又哭又喊,两家的女眷们全都被她惊动了,着急忙慌的跑进了院子,只看小伙躺在门板上直挺尸,气若游丝般的张着嘴,只剩一线生机在吊着命。

  “不要碰他!他体内有死气,全都退开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掏出口罩戴上,从腰里拔出匕首挑开小伙的衣服,谁知小伙身上并未出现伤痕,双眼虽然浑浊却并未尸化,体内也没有什么蛊毒的存在,但嘴里却喷吐着淡淡的死气。

  “怪了!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解的挑开小伙裤腰带,干脆将他扒了个精光,有些大姑娘臊的连忙跑了出去,可小伙也就十七八岁,妇人们都缩在院角里观望,太子妃泪眼婆娑的蹲在边上。

  “带我走,我们一起走……”

  小伙发出了很微弱的呻吟声,可赵官仁也看不出什么名堂,小伙嘴里喷的百分百是死气,只不过淡到肉眼观察不到,但按了按他的肚皮之后,忽然发现他的内脏很硬,好似肚子里塞了块大石头一般。

  “完了!内脏全部硬化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凝重的摇了摇头,冲着几个陌生人问道:“你们是他家人吧,他这几天去过什么地方,吃过什么特殊的东西,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?”

  “我是他大哥,这些天他哪也没去,一直卧病在床……”

  一位书生跪下来哀声说道:“半个多月前他与好友上山游玩,回来之后气色就非常差,但是整个人特别亢奋,每每都玩到三更半夜才回来,直到五天前一病不起,有人说他是被狐仙给迷住了!”

  “什么狗屁狐仙,他跟尸人一类的东西接触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认真的问道:“你们家住在哪,他爬的是什么山,一起出游的朋友,还有没有跟他一样的情况?”

  “我们家不在金陵城,我们住在双湖县,爬的应该是牛犊山……”

  书生说道:“同行者一共有四人,有一个在五天前就死了,据说情况跟我六弟差不多,但另外两人说爬山时一切正常,下了山便两两分开了,后来他们俩就整天在一起,都不跟旁人玩了!”

  “我看你也不了解,说的都是废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起来问道:“谁是伺候他的丫鬟或家丁,知不知道他这些天都在玩些什么,他有没有相好的姑娘?”

  “回驸马爷的话,小人是桂六爷的书童,六爷年方十七,尚未娶妻……”

  一位家丁上前拱手道:“咱府家教严苛,六爷不懂男女之事,但爬山那日六爷回来的很晚,回来后一直问我姑娘家的事,之后便开始昼伏夜出,书也不读了,只跟张公子厮混,小人问他在玩什么,他只说我不懂!”

  “我就说有姑娘,只有女人才能把毛头小子给迷倒……”

  赵官仁低头看向青涩的小伙,太子妃连忙走过来央求道:“好妹夫!你救救我家侄儿吧,他最是聪明伶俐,家里没他不行啊!”

  “救不活了!这是尸毒粉泄露,他间接接触到了尸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眼神凌厉的说道:“如果只是场意外还有可能挽救,可要是有人故意为之,整个双湖县都会变成死城,你们赶紧给准备后事吧,触碰他的身体一定要戴皮手套,而且尸体必须烧掉!”

  “呜”太子妃蹲在地上嚎啕大哭,赵官仁立即指向她的太监,说道:“你立即带侍卫进宫,告诉皇上双湖县出尸人了,让太子用最快的速度来见我,袁家人也快把袁家兄弟叫来!”

  “好好好!奴才知道了……”

  太监着急忙慌的跑了出去,袁夫人也连忙离开了,赵官仁又让人把吕大头给叫了过来,将大致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。

  “为何会在那种地方泄露,不应该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凝重道:“双湖县我去过,距离金陵不过两天的路程而已,尸毒要是在双湖县爆了,尸人转头就能杀到这里,叶皇上不会这么蠢吧,这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啊!”

  “他当然不会在家门口放毒,怕就怕他瞎操作,让尸毒意外泄漏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一枚虎符给他,说道:“你立即带秋宁去城外,集&合五百龙骑兵和防疫大队,等太子来了我就让他派人去封城,你率队过去查找毒源,城里城外一个人都不能放走,我尽量明天赶过去!”

  “知道了!”

  吕大头立即跑去叫上了秋宁,急匆匆的往府外跑去,赵官仁就坐在院门口等着,但是去皇宫的路途可不近,他硬是等到了日落西山,太子等人才和袁家兄弟同时赶到。

  “云轩!不可能是毒粉泄露……”

  太子气喘吁吁的跑来说道:“毒粉从未到达过双湖县,父皇前两日还亲自去检查过,一粒毒粉都没有泄露,况且双湖知县我刚刚才见过,县中根本没有尸人出现,是不是你弄错了?”

  “你去看看你家大侄子吧,他一肚子尸气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小院中说道:“黑死尸气只会出现在尸人身上,任何人都模仿不了,而你侄子只是跟尸人有过间接接触,所以才没有尸变,趁着尸毒尚未传播开来,得赶紧封城查找毒源!”

  “谁说毒粉没有到达过双湖县的……”

  袁老二厉声说道:“太子!这时候你就不要打马虎眼了,张天生进京前就途径了双湖县,出逃时走的也是那条道,若是不小心把尸毒漏出去一点,尸毒可不就传开了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太子迟疑了。

  “你不要这个那个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说道:“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,双湖县百分百有尸毒,一旦传播开的话,不出三个月金陵城就会沦陷,我已经派防疫大队在城外等着了,你赶紧派军队去封城,周围的村镇都封起来!”

  “老二!你带五千人过去协助……”

  袁老大冲他弟使了个眼色,太子进院看了下侄儿后,同样派了自己二弟去双湖县封城,结果这边刚吩咐完,太子妃突然在院里尖叫了起来。

  “不好!尸变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火速冲进去一个大飞踹,猛地桂六爷从太子妃身上踹开,桂六爷倒在院角嘶吼了一声,突然像只蚂蚱般一跃而起,张牙舞爪的扑向赵官仁,双眼已经变得一片墨黑。

  “噌”一把直刀忽然横空射来,猛地刺穿对方的脑门,将他狠狠钉在了树上,可对方连一点屁事都没有,脑袋一甩就把直刀给拔了出来。

  “卧&槽!这都不死……”

  袁老大惊骇欲绝的倒退了两步,小伙头上插着他的佩刀,再次悍不畏死的扑向了赵官仁,但赵官仁却夺过一名侍卫的钢刀,上前一刀砍了对方脑袋,极为灵活的躲开了黑血喷溅。

  “他、他还在动……”

  袁老三惊恐万状的指着头颅,桂六爷仍然面目狰狞的吼叫着,直到赵官仁是上前一脚踩住他的头,将直刀猛然拔&出&来之后,桂六爷这才翻着白眼,彻底的嗝屁了。

  “直刀太窄,创口不够大,破坏脑组织才能弄死尸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用直刀剖开了小伙的肚皮,一股恶臭瞬间弥漫了整个院落,只看小伙的内脏全都变的又硬又黑,直刀敲上去竟像石头一样当当作响,完全可以抵挡普通刀剑的攻击。

  “叶子梅!你还敢说尸毒没泄露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冷眼看着太子说道:“这小子还有个同伴,在几日前就已经死了,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,但你们大可以继续把毒粉留着,反正你们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

  “毒粉不是在我们手上泄露的……”

  太子的双眼里布满了血丝,怒声道:“我也不怕告诉你们,尸毒粉就在皇宫大内,如果泄露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我们,这件事得好好查问张天生,他们两兄弟绝对脱不了干系!”

  “叶子梅!你先好好拷问张天养吧……”

  袁老大抱起膀子说道:“张天生两日后便能押解回京云轩,我定会亲自去招呼他一番,对了云轩!不是说沾了尸毒很快就会尸变吗,这小子为何等了这么久才变?”

  “他没有接触到尸毒,只是吸了太多死气,从而减缓了尸变过程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吸入死气会使人产生幻觉,以及愉悦的快&感,我怀疑这小子把死气当作快乐水了,觉得过瘾就天天跑去吸,否则没道理吸入这么多,正常吸几口也没多大事!”

  “那死气从何而来,尸人见了他肯定会咬的吧……”

  一群人全都纳闷了,赵官仁则皱眉道:“我也想不明白,尸人又臭又恶心,哪怕碰上个残废尸人,他不跑也就算了,总不能趴人家嘴上吸气吧,再二百五的人也不会这么干!”

  “云轩!”

  太子连忙说道:“咱们甭管这么多了,我们两房说到底只是意气之争,谁也不会真让大吉灭亡,赶紧封城找出毒源才是真格的!”

  “你们赶紧去封城,找到这小子的朋友……”

  赵官仁大声说道:“如果下葬了就赶紧封起来,等我去了之后再处理,没下葬就一把火烧掉,明早你们两家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办,我希望在我出城前能看到毒粉,让我当众销毁!”

  “好!”

  两家人全都用力的点着头,赵官仁便走出去叫人处理尸首,太子妃哭哭啼啼的过来感谢他,央求他把侄儿的尸体处理好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脸色忽然一变,只看她左臂的袖子被抓破了,胳膊上有两道破了皮的血痕,不过他硬把后半截话给咽了回去。

  “你放心吧,赶紧回宫好好休息……”

  赵官仁捏了捏鼻子走进了院子,只听太子在后面骂道:“哭什么哭?一会中蛊毒,一会闹尸毒,回去好好看看你们家祖坟,是不是让人给刨了,什么倒霉事都让你给碰上了!”

  ‘能不能挺过今晚,就看你的造化了……’

  赵官仁靠在院墙上点了根烟,如果太子妃今晚尸变了,不把太子咬死也能把他吓个半死,叶皇上定会乖乖交出尸毒粉,一粒都不敢再留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