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046空姐广播体操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363 2020-11-17 17:22

  “仁哥!!!”

   张新月惊呼着冲了过来,居然一把抄起了地上的啤酒瓶,直接挡在了赵官仁面前,指着金衙内哆嗦道:“你……你别过来啊,我死了也会变僵尸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 “当” 啤酒瓶忽然被一刀挑飞了,一柄血刀瞬间挑住了她的下巴,逼着她颤巍巍的抬起了脑袋,不但跟金衙内来了个四目相对,对方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。

   “呜” 周淼跪缩在旁边哭的梨花带雨,想站起来做些什么却双腿发软。

   “唰” 血刀忽然往下猛地一划,张新月顿感胸前一空,她立马暗叫一声完了,心脏被对方挖出来了。

   可心脏被挖居然毫无痛感,等她疑惑的低头一看,竟然是她的衬衣被对方划开了,露出了诱人的事业线以及粉色胸衣。

   “啊!”

   张新月惊慌的捂住了胸口,金衙内立马发出了一阵很难听的大笑,她又惊又怒瞪住对方,没想到这家伙变成了僵尸还是个色鬼。

   “月月!大哥是想看你表演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急忙坐起来说道:“水多多!你们俩一起来给大哥跳个舞,说不定大哥心情一好就放了咱们,大哥!黑丝空姐给你跳舞,有颜色的那种哟!”

   “来…来了……”

   周淼哆哆嗦嗦的爬了过来,起身颤巍巍的脱掉了外套,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:“大哥,妹妹给你跳舞了,很……很刺#激的哟!”

   “邦” “啊……”

   金衙内居然一刀拍开了周淼,仍旧笑盈盈的看着张新月,周淼则惨叫着摔趴了回去,苦歪歪的说道:“我这样的都不行啊,你只要处女是吧?”

   “咕莫” 金衙内忽然开口说话了,虽然不知道这货在说什么,但它却笑眯眯的退后了两步,抱起双臂一副准备看表演的架势。

   “水多多!你怕是答对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一下就反应过来了,正常男人都会对周淼更有欲望,王瑞峰刚刚就选择了周淼,可金衙内偏偏只对张新月感兴趣,肯定因为她是个黄花大闺女。

   “月月!快跳个你最拿手的舞蹈,越风骚越好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一看有戏,赶紧拄着断刀单腿跪地,低眉顺眼像极了狗腿子,可张新月却苦歪歪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没学过跳舞啊,我只会跳广播体操!”

   “不会跳你总会脱吧……”

   赵官仁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男人根本在乎你跳的好不好,我们只关心你脱的多不多,你一边脱一边跳,我给你伴奏……来呀!快活啊,反正有大把时光,来呀!爱情啊……”

   张新月想死的心都有了,亏这家伙还有心情唱骚歌,她只能欲哭无泪的解开了外套,转了两圈才把外套给脱掉,跟着又磨磨蹭蹭的掀起了衬衣,露出雪白的肚皮扭来扭去。

   “大姐!你倒是脱啊,多脱两件会死吗……”

   周淼趴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,张新月翻来覆去就是没营养的肚皮舞,多一寸福利都不肯露出来,人家可是把卫生纸都准备好了,她居然只让人家看这个。

   “哼” 金衙内果然很不耐烦的冷哼了一声,显然快要失去耐心了,戏谑的表情更是变得冰冷一片。

   “脱啊!快脱#光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急的狂捶地面,谁知张新月的倔脾气居然上来了,猛地放下衣服怒声叫道:“我不脱!它根本就没想放过我们,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吧,我死都不会便宜你这个色鬼的!”

   “唰” 金衙内的面色一寒,一下子就翻了脸,血色血刀顿时抬了起来,猛地上前直刺张新月的心脏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张新月的怒喝声戛然而止,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惊慌之色,可是却傻乎乎的愣在原地忘了逃跑。

   “跑啊!!!”

   赵官仁猛地将她推了出去,张新月酿跄几步一屁#股摔坐在地,双腿高高的翘了起来。

   “唰” 金衙内立即上前继续追刺,不吃到黄花大闺女的心脏怕是不罢休了,可是突然就听“咣当”一声响,地上的窨井盖居然被人一把抽走了。

   “噗通” 一脚踏空的金衙内猛然摔趴在地,结结实实的摔成狗吃屎,不但手里的血刀摔在了一旁,下半身更是全部掉进了洞里。

   “死吧!”

   赵官仁一把扔掉井盖抄起了血刀,狠狠往金衙内头上砍去,他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,窨井盖正是他用断刀给撬开的,让张新月一直跳舞,不过是为了分散对方的注意力。

   “嗷” 金衙内惊怒的大吼了一声,连忙抬起左臂去格挡,龙鳞瞬间放出了一片圆形的龙头金光,仿佛盾牌一般挡在它面前。

   “死!”

   赵官仁虽然不是什么用刀高手,可反应速度也是极快,看它一抬手便猛地变换姿势,血刀直接转向横砍了过去。

   突然!

   赵官仁的手心一阵刺痛,好似被一把小钢针给扎了一般,但血刀上却猛然爆出了一片血色刀芒,一刀就将金衙内的左小臂给砍了下来,还顺势劈向了它枯槁的鬼脸。

   “当” 金衙内忽然一缩脑袋往井里落去,一刀削在了它的金龙冠上,没想到金龙冠纯粹就是个装饰物,一下断裂开来宝石飞溅,披头散发的金衙内也猛地掉进了窨井里。

   “噗通” 窨井里溅起了好大一团污水,赵官仁急忙趴到井口一看,金衙内居然手忙脚乱的爬进了横井里,连断臂都不要了,看来衙内就是衙内,一身顶级装备也还是胆小如鼠。

   “跑啊!”

   赵官仁一把抄起地上的断臂就跑,几道蓝影也猛然冲出了奶茶店,女兵们终于发现自己的主子出事了,立刻拔出直刀冲了过来。

   “嗷” 金衙内在井里悲愤的吼叫,连大活人都能听出它快失去理智了,十多个小女兵竟然也不追击赵官仁了,全都争先恐后的往井里跳去。

   “快拿着往前跑……”

   赵官仁忽然恶向胆边生,直接把断臂抛给了张新月,竟然又转头跑回了窨井边蹲着,马上就听到金衙内在井里骂娘了。

   “吼吼吼……”

   一阵阵怒吼还夹杂着古怪的语言,赵官仁虽听不懂也能猜到,肯定是金衙内正拿女兵们撒气,撒完气还要让女兵来追杀他,直接把他剁个稀巴烂。

   “嗖” 一道蓝影果然从井下跃了上来,可小女兵陡然看见井边的赵官仁,脸上瞬间蹦出了一抹震惊,完全没料到这货还敢回来蹲坑。

   “叫爸爸!”

   赵官仁忽然露出了一脸的狞笑,猛地一刀砍了过去,但手心里又传来了一阵刺痛,而且比刚刚那下更加的疼,好像有针刺中了他的手骨一般。

   “唰” 血刀竟然荡出一道长长的刀芒,一下就暴涨到五六米的长度,不但轻易从小女兵脖子上一斩而过,甚至连围墙都给劈出了一条大口子,轰隆一下倒塌了一大截。

   “我去!”

   赵官仁惊的差点连舌头都给咬掉,这顶级装备果然牛叉的不要不要,他一个普通人都能发挥如此巨大的威力,但这玩意好像有副作用,一股虚弱的眩晕感让他眼前一花。

   “噗通” 女尸兵的头颅高高飞上了天空,下半身重重摔在了窨井边,赵官仁再次一刀往井口上砍去,但他觉得刚刚手掌疼的邪乎,下意识留了几分力之后,刀芒果然是一闪即没。

   “当” 血刀猛然劈中了一顶蓝盔,好似打地鼠一样把对方砸了回去,下面的女兵们立刻摔的哇哇大叫,无数的红色刀芒好似箭雨一般射了出来,连井边的混凝土都给射爆了。

   赵官仁急忙躲到旁边拾起块板砖,猛地砸到井里大骂道:“来啊!有种就出来啊,爸爸用二十厘米的大棒子,杵死你们这些小婊子,让你们……”

   “阿米呀嘿呀……”

   忽然!

   井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念诵声,好似一堆尼姑在同时念经,赵官仁顿觉大事不妙,这群小贱#人肯定是要放大招了,他想也不想赶紧拔腿就跑。

   “咣” 一声巨响猛然从后方响起,一股烟尘瞬间冲天而起,窨井竟然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,井盖框架更是高高飞上了天空,同时还有腾空转体三百六十度的赵大官人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