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02小白龙的姘头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19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咣”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千叶玄百年功力化为乌有,竟生生炸出了一朵没有焰火的小型蘑菇云,一时间飞沙走石,风云变幻,霸气的金銮宝殿瞬间坍塌,强横的气浪横扫整个广场。

  “啊!!!”

  妃嫔们趴在地上放声尖叫,顺尧帝父子也惊恐的抱住了脑袋,只有金无命玩命的放出玄气去抵挡,纵使距离爆炸中心足有几十米远,他也被冲击波撞的连连后退。

  “皇上!”

  “陛下!!!”

  一连串的惊叫声从四周响起,爆炸竟直接摧毁了幻阵,乌泱泱的禁军好似凭空出现一般,看来他们早就发现不对了,只是一直在周围徘徊打转,怎么都摸不进来而已。

  “云轩!快看看云轩如何……”

  顺尧帝父子这回真的是有良心了,纷纷急吼吼的爬了起来,谁知前方竟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,摧毁了广场的地基不算,连土石都被炸翻了出来,但有两瓣屁%股却在其中白的亮眼。

  “我去你大爷!你个老阴比,好险、好险……”

  赵官仁趴在坑中“单眼”望天,最后要不是魂甲出来帮他挡了一下,他非被活活炸死不可,但代价是魂甲消耗完了能量,他裤子被撕了个稀碎,白净的就像只刚脱毛的猪猡。

  “王爷!”

  侍卫们慌忙跳到了坑中,赵官仁抖了抖脑袋上的泥土,双腿一蹬就跳出了大坑,正好后宫佳丽们涌了过来,突见他白净的落在地上,上百张小口一下张成了鸡蛋状,眼珠子瞪的滚圆滚圆。

  “云轩!你没事吧……”

  顺尧帝激动的脱下了龙袍,直接罩在了赵官仁身上,可其他人却突然惊呼了起来,只看为广场取暖的地龙炕道中,居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骷髅头,并且炕道中都画满了神秘的符文。

  “天呐!他究竟谋划了多少年,难怪鬼魅会如此凶悍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难以置信的冲到了大坑边,大殿广场的地下整个都是邪阵,文武百官就成天站在邪阵上奏事,但如此大的手笔至少延续了十几年,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。

  “段指挥!”

  太子急声喊道:“你带人去封禁千叶玄的府邸,缉拿与他有关的所有人,夜鸣沙和御厨房的人都抓起来,胆敢反抗者就地诛杀,宁杀错不放过,切莫放跑了一个!”

  “千、千宗师?”

  段指挥以为耳朵出了毛病,张着嘴巴都不敢相信,直到金无命亲自率禁军离去他才确认,他也赶忙带着手下人追了出去,侍卫们也不敢多嘴询问,只能分散到四周傻站着。

  “邪阵竟然埋在炕道里,怪不得找不到……”

  顺尧帝蹲在陷坑边眉头紧蹙,炕道只是为了通暖气而用,最多只能容纳一个瘦小者钻入,正常情况下谁也不会挖开来看,自然没人会发现其中的猫腻。

  “繁华背后不是沧桑就是肮脏,这就是歌舞升平下的白骨……”

  赵官仁望向女人们说道:“这都是你们自掘坟墓,若不是你们成日里宫斗害人,哪有这么多尸骨和冤魂让他利用,今天要不是我出手,你们都有可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高贵的娘娘们以及纨绔的皇子和皇孙们,包括九五之尊的顺尧帝都不敢吭声了,一位护国大宗师竟然处心积虑几十年,成天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谋反,只想想就令人胆寒。

  “爹!祖母死了……”

  小郡主忽然跪在地上哭了起来,她从一堆碎石下刨出了刘皇贵妃,可皇贵妃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,回过神来的端亲王立即扑过去大哭,家里的大大小小都哭成了一团。

  “陛下!秦贵妃自缢了……”

  一名侍卫统领忽然跑来汇报,顺尧帝无力的点了点头,而妖月公主则大声哭喊道:“你们争什么皇位啊,斗什么斗啊,一家人都快斗死光了,最后全都便宜了外贼!”

  “唉窃国之贼!废了我大顺江山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仰天长叹道:“短短几天光景,我等丑态毕露,云轩说的没错,这皇宫就他娘是一座大囚笼,以后你们谁爱住谁住吧,老子退位去乡里养老,皇位也给你们了!”

  “我也不住这了,太吓人了……”

  “外面挺好的,皇宫太冷清、太阴森了……”

  娘娘们居然纷纷点起了头,太子也坐在坑边沮丧道:“千叶玄也没说错,咱们这些废物只会窝里斗,老祖宗打下的江山都快丢光了,连霸山都给人抢了去,谁当皇帝都没脸下去见祖宗!”

  “云轩!真的都是废物吗……”

  顺尧帝眼巴巴的抬起了头,赵官仁点了根香烟坐在大石头上,说道:“各位皇子皇孙,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,知道宁州商贾为何要搬去禹州吗,回答正确的就能当皇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帮皇室子女全部瞠目结舌,端亲王也牵着小郡主走了过来,抹泪道:“不是禹州人工便宜,顺便救济禹州灾民,好问朝堂要减免税收的政策吗?”

  “九爷!你跟他们谈了那么久,居然都没弄清%真相……”

  赵官仁鄙夷道:“禹州没他娘的皇亲国戚吃拿卡要,贪官污吏也不敢敲诈财神爷,商贾从禹州运商品出去,路程远了一半,但本钱也少了一半,大顺的税收每年有一半都被那帮蛀虫给吞了!”

  “一半?这么多……”

  顺尧帝惊愕万分的看着他,皇室子女们也通通惊呆了。

  “一半算少的,你知道霸山怎么丢的吗,他们在军粮里面掺沙子,一个营有三分之一是空饷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将士们的口粮都敢克扣,谁他妈还肯为你们卖命,军营里都流传着一句话,宁做吉国狗,不当大顺兵,你们真应该感谢老天爷,这些年要不是吉国连发灾害,早把你们边关打破啦!”

  “可朕没有一日懈怠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抱着头哀声道:“自从朕登基以来,一直励精图治,日以继夜,做梦都想将霸山给抢回来,但为何会弄成这样啊?”

  “你以为你什么都懂,总是外行人指挥内行人,不出问题就怪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指向了田公公,说道:“田千岁!他是后宫之乱的始作俑者,你的圣旨不经过他都发不出去,发出去也得是他想要的版本,你只是宫里的皇上,人家才是大顺的无冕之王!”

  “王爷!您怎能这样冤枉咱家,咱家可没得罪你啊……”

  田公公跳脚大叫了起来,赵官仁起身说道:“大顺朝!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宦官干政,外戚称霸,内宫倾轧,谁坐上了大顺皇位,谁就是接了一个烂摊子,不下猛药,不是大才,救不活啊!”

  “砰”赵官仁用力砸了手中的烟头,裹着龙袍径直朝宫外走去,头也不回的大声说道:“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!能毁灭大顺的只有三样东西,皇亲国戚,宫斗尸毒,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忠告!”

  “皇上!奴婢冤枉啊,奴婢,啊……”

 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后方传来,彻底终结了田千岁的小命,可皇宫里却是一片沉默,没有人抱怨,没有人哭喊,更没有人诉苦,阴沉的就好似一座硕大的活死人墓。

  “王爷!您最好不要出宫,外面全是人……”

  宫门洞里挤的全都是守卫,如临大敌般顶着盾牌,赵官仁诧异的从门缝里挤出去一看,外面果然已经是人山人海,举着火把打着灯笼,齐刷刷的跪在地上望着天空。

  “吼吼看来玩的有点大喽……”

  赵官仁拢起大袖笑着走了出去,他本以为“小装逼术”是局部幻象,可既然来了这么多老百姓,证明整座京城都能看到他释放的“金龙”,估计二郎神也没落下。

  “马给我!天亮后来赵王府取……”

  赵官仁从戒%严的骑兵手中牵过一匹马,骑到路边大声喊道:“大家不要跪着啦,皇上请了神龙来降妖除魔,现在妖魔已除,神龙已经回天庭啦,皇上正在焚香感谢玉皇大帝!”

  “哦!!!”

  单纯的百姓们激动欢呼了起来,可有人却大喊道:“王爷!已经两个月没下大雨了,您让皇上跟龙神说一声,赶紧下点雨浇灌庄稼吧,反正来都来了,不差咱这一点水了嘛!”

  百姓们全涌过来喊道“王爷!让皇上替咱们求个雨吧,前天只滴了几滴就没了,太小气了!”

  “这事找皇上没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过一只灯笼笑道:“皇上跟龙王不属于一个衙门,人家龙王属于伺雨监,求雨得让十七公主出面才行,龙王三太子跟她有私情,只要她出来跳个求雨舞,三太子打个喷嚏就狂风暴雨啦!”

  “哦!难怪十七公主二十八了都没嫁人,原来跟龙王儿子有私情啊……”

  百姓们纷纷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连戒%严的禁军们都信了,全都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魂,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。

  “你们赶紧一起喊她出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缺德的喊道:“十七公主脸皮薄,不想让人知道她找了一条龙,但三太子在她背上画了一道通天符,随时都可以发飞信到龙宫,你们一起叫十七公主出来跳求雨舞,她是公主,有义务为老百姓请%愿!”

  “十七公主!您快出来求雨啊……”

  百姓们立即跪在地上齐声呐喊,恐怖的呼声好似一股巨浪,源源不断的传进了皇宫中,其实大部分人都不是为了求雨,只是想趁机再看看神龙,或者妖月公主的小龙姘头。

  “哈哈”赵官仁坏笑着跳下了马去,牵着马儿顺着路边一溜小跑,肚皮都差点给笑破了,完全可以想象妖月待会出来,窘迫的模样会有多尴尬。

  “哼哼大吹仙的传人,果然不同凡响,千叶玄死的不冤……”

  一声冷笑忽然传进了赵官仁耳中,他震惊的转头看去,可如潮似海般的人群一眼望不到头,根本分不清究竟是谁在说话,但对方绝对是资深大宗师,大吹仙说的也正是赵子强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