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75金秋10月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308 2020-11-17 17:22

  金秋十月!

  大顺朝的气温降了不少,顺天府虽不位于北方,可城中百姓们多已穿起了夹袄,清冷的大内深宫更是烧起了地龙,想驱走那终年不散的阴冷之气。

  “众爱卿平身!”

  一身红色龙袍的顺尧帝按着双腿,缓缓坐在大殿的龙椅上,虽是花甲之年精神但矍铄,腰杆也挺的笔直梆硬,只是下巴上的胡子早已变黄,龙冠也盖不住花白的头发。

  “谢陛下!”

  文武百官纷纷从大殿两侧起身,一身金龙袍的太子站在左侧第一位,鼓鼓囊囊的龙袍下明显穿了一套铠甲,加上他身材高大以及满脸的络腮胡,看上去倒像个威猛的武将。

  端亲王则要儒雅许多,站在诸位大臣当中非常低调,他斜对面的夏首辅则是双眼微眯,一副老子满肚子都是底牌,谁也不要打扰老子装逼的高深模样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顺尧帝非常不爽的指着下方,好几名大臣都戴着防疫口罩,他怒道:“为何还有人戴着口罩,流感不是已经控制住了吗,你们几个是怕死,还是把朕这里当毒窝了?”

  “皇上!臣等并非贪生怕死,而是严格遵循防疫条例啊……”

  一位大臣出列说道:“条例规定,传染病患者出门必须远离人群,佩戴防疫口罩,微臣府中有下人患病,臣虽无恙,然流感有潜伏期,臣担忧传染给皇上与诸位同僚,不得已才戴上了口罩!”

  “你们这些人啊……”

  太子没好气的说道:“皇上时常提醒尔等,文武兼备,读圣贤书也不要懈怠了武功嘛,一个个都跟病秧子似的,你们看看众武将,有谁患了病?”

  “太子殿下!虎威将军隔离了,烧的下不了床……”

  有文官当场就挤兑了他一句,太子爷连忙回头一看,发现武官中足足少了三个人,这才满脸窘迫的咳嗽了一声。

  “哼”顺尧帝惊怒的一拍龙椅,喝问道:“赵云轩死哪去了,朕下旨让那小子十月进京,这眼看着就要月中了,他为何还不进京就职?”

  “皇上!各州府都缠着不让他走啊……”

  一位大臣上前说道:“十七个州府皆派人赶赴宁州,研习防疫之策,据说他办了一个医护学院,专门培训女医和战场急救员,边关将领们皆派人在门口蹲守,花重金招揽他的学员!”

  “哦?”

  顺尧帝好奇道:“这医学院的人与军医有何不同,值得边关派人千里迢迢的去招揽?”

  “回禀皇上!赵云轩的学员自然是精通防疫之术……”

  大臣直起身答道:“不过急救员只针对战场的伤兵,仅能治疗普通的常见病痛,但培养一名合格的军医,少说也得七八年才行,可他的三个月便能出师,堪称神速啊!”

  “三个月?”

  顺尧帝惊讶的昂起了头,招手道:“宣太医院提点进殿,问问他这急救员是否真的合格!”

  “宣太医院提点进殿……”

  一位老太监上前长喝了一声,一位蓝袍太医急忙飞奔进殿,跪下后一听皇上的问话,嗤之以鼻道:“不过是皮毛而已,跌打医生都不如,太医院学徒都比他们医术高明!”

  “那你告诉朕……”

  顺尧帝指着他问道:“边关将领为何派人去蹲守,莫非他们有眼无珠么,还有你们一年能培养出多少合格的军医?”

  “回皇上!一年二三十人不成问题,许多活学徒就能干……”

  太医跪着说道:“边关抢人是为防敌军投毒,散播尸瘟之类的瘟疫,微臣不敢欺瞒圣上,赵云轩的医术虽粗浅,但防疫手段确实高明,我太医院遵循防疫条例施为,已将流感有效控制!”

  “父皇!儿臣对此事有所了解……”

  太子拱手举起朝板,说道:“急救员胜就胜在量大,一年培养上千人不成问题,军中也多是跌打损伤之症,还可为军医打下手,还有便是韩记的续命丸、断续膏,只有他们会用!”

  “为何?韩记不是献出古方了吗,为何还不会用……”

  顺尧帝疑惑的看向太医,太医悲愤道:“皇上!他们老乡帮老乡,使用之法都藏着掖着,臣派人去问,反被他们当猴耍,医护学院也尽是宁州人,外乡人根本进不去啊!”

  “太医!你这话说的有失偏颇……”

  端亲王侧身说道:“尔等教授学徒时不也藏着掖着,生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,人家已经把古方贡献给皇上了,你们还想抢人家的饭碗,让你把祖传秘方贡献出来,你乐意么?”

  “殿下此话言之有理……”

  马上就有宁州官蹦出来说道:“咱们宁州人也是大顺子民,为养家糊口留一手有何不妥,所有本事都交给你们太医院,让他们去喝西北风,你们就开心了是吧?”

  “好啦!别嚷嚷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挥手道:“既然医学院如此抢手,那就把医学院搬到京城来,继续由赵云轩统管,这样他既不会误了朕的差事,二来也不用都往宁州跑了,礼部拟个文发下去吧!”

  “臣遵旨!”

  礼部尚书弯腰行礼,太医悻悻的退到了末尾。

  “陛下!臣有奏……”

  一位大臣出列说道:“宁州同知上奏,宁州大小六十八家商行及作坊,一夜间悉数搬离宁州,前往禹州设立总行,现兰台县谢记兵器坊也申请,要将工坊迁至禹州潭化县!”

  “禹州?”

  顺尧帝直起身体惊讶道:“禹州眼下旱情严重,水运又不发达,他们为何要悉数搬去禹州,舍近求远?”

  “回禀皇上!宁州商贾的原话是,他们受不了了……”

  大臣尴尬道:“新任的兰台知县一天三查,查完铺子查作坊,查完作坊查宅院,附近几个县都被闹的鸡飞狗跳,他们担心再查下去买卖都黄了,干脆搬离了是非之地,宁州的税入怕是要锐减啦!”

  “混账东西!一个县官他都当不好吗……”

  顺尧帝惊怒道:“人家生意做的红红火火,贴着钱为我朝打造军械,他一去人都跑光了,谢记的兵器坊这一搬,军械本钱还不跟着水涨船高啊,让他给我把人请回来,少一个我拿他是问!”

  “启奏陛下,禹州年年大旱,您总得为我禹州百姓考虑考虑啊……”

  一位老臣上前苦歪歪的说道:“我禹州上下使出了吃奶的劲,请宁州商贾去扶贫赈灾,百姓们把路和码头都修好了,不要工钱为他们修建工坊,只盼着他们能来禹州救苦救难,陛下可不能让他们回去啊!”

  “你把话说说清楚……”

  顺尧帝惊讶道:“商贾逐利,要搬也该搬去更富庶的淮扬两岸,禹州土地贫瘠,十年倒有九年荒,禹州开出了何种条件,竟能引的他们集体搬迁?”

  “这是托了端亲王的福,一直是殿下在从中斡旋……”

  老头子朝端亲王拱了拱手,端亲王立即出列说道:“父皇!孩儿忧心禹州灾民,尚在宁州时便鼓励商贾为我朝分忧,赈灾扶贫的同时还能提高税收,何乐而不为?”

  “哦?”

  顺尧帝认真道:“你倒是仔细说说,如何赈灾扶贫,如何提高税收啊?”

  “父皇!禹州百姓种地不如做工,兰水河商行要开发几项新产业,需要大量的人工,工钱比他们种地还丰厚,还可带动整个禹州的发展……”

  端亲王大声说道:“不做工的也可以种地,兰水河培育出了一种耐寒且耐旱的土豆,不需精心照料,往地里一扔撒点水,亩产可达四千斤左右,每年可收获两回!”

  “如此高?一年岂不是亩产八千斤上下了……”

  满堂一片哗然,顺尧帝都被震惊了,说道:“你可别糊弄朕不懂耕作,你说的土豆何在,带入京中了没有?”

  “父皇请稍等,儿臣这就命人送进殿来……”

  端亲王笑眯眯的走到大殿前喊了一声,很快便有几名宫女托着银盘走了进来,打开后尽是香气扑鼻的美食,并且每个托盘上都放着一颗土豆。

  “父皇请看!这便是兰水河商行培育的土豆……”

  端亲王拿起一颗土豆介绍道:“儿臣已经将其做成了土豆炒肉丝,土豆炖五花肉,土豆泥和土豆片,父皇可以品尝一下!”

  “呈上来!”

  顺尧帝急不可耐的招了招手,毕竟大顺朝也是民以食为天,等宫女们托着银盘跪到龙椅前时,皇帝毫不犹豫的拿起筷子挨个品尝,能送到大殿的食物自然捅过了验毒测试。

  “咦?这不是永宁那丫头做的薯片么,朕昨日刚吃过……”

  顺尧帝吃了一块薯片不停点头,端亲王笑道:“父皇!此种吃法便是永宁发明的,没想到她急着献宝,让儿臣献丑了!”

  “哈哈”顺尧帝爽朗的笑道:“朕可不知是土豆啊,那丫头跟我卖关子,让我猜是何物制作,不过这土豆炖肉的味道更好,端下去让众爱卿都尝尝!”

  “皇上赐膳!”

  老太监吊着嗓门喊了一声,大臣们各个都吃的赞不绝口,第一次吃土豆的新奇感不说,御厨做出来的菜哪有不好吃的道理。

  “陛下!”

  一位大臣急忙跪拜道:“若是此物真能亩产四千斤,以后遭遇旱灾又有何惧啊,臣恳请皇上颁布旨意,将土豆在全国广为耕种,充盈我大顺粮仓,造福我大顺子民!”

  “不可!万万不可……”

  端亲王拱手说道:“土豆是充饥果腹的宝贝,在鱼米之乡种植自然能提高产量,然而天天吃土豆谁也受不了,再者儿臣选择在禹州种植,一是贫苦百姓不嫌弃,二是防止敌国密探窃取!”

  “嗯!说得好……”

  顺尧帝点头赞道:“端亲王考虑的非常周全,但其他地方的百姓也想尝尝又如何是好,一旦运出去就会外泄,而且朕认为这土豆属实不错,每个月吃上几次都不会腻!”

  “可以加工好往外卖啊,风干,水煮,油炸,只要不发芽就能往外卖……”

  端亲王笑道:“物以稀为贵,咱们用不值钱的土豆去糊弄外国人,换他们的银子,换他们的战马,等他们吃腻了再来一个倾销,半价换他们的铁矿和铜钱,让他们想打仗都造不出刀剑!”

  “好!殿下说的实在是好……”

  满朝文武尽数交口称赞,皇帝更是龙颜大悦,说了一堆夸奖端亲王的话,接连交给他几样重要差事,等退朝之后端亲王已经是志得意满,尾巴都快翘上天去了。

  “老九!你可以啊……”

  太子走到端亲王身边冷笑道:“你一向眼高于顶,没想到如今也变成鹦鹉学舌了,赵云轩那套说辞你改都不改,不过真是舍不得闺女套不着郎,你闺女为你套了个好女婿啊!”

  “大哥!”

  端亲王得意的笑道:“你不要阴阳怪气的,让你家十七妹收敛着点,一个老姑娘半夜往人家府里钻,让人赶出来像什么样子啊,哈哈哈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