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70欧阳锦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39 2020-11-17 17:22

  一大早赵府便来了许多女眷,全是达官贵人们的夫人和太太,不过让赵官仁意外的是,太子妃居然也准时到达了,虽然略带几分憔悴,但她手臂的抓伤显然没有感染。

  “去后院找太子妃,黄瓜别吃了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端坐在一张书桌后,俨然一副妇科圣手的架势,罗檀坐在他身边做记录,等阔太握着黄瓜快步离开后,几位夫人又接二连三的走了进来,一连十几个人出去了才算结束。

  “其实我觉得玉米更实用,黄瓜太脆了……”

  罗檀起身将房门给关上了,赵官仁拿起她记录的数据,皱眉道:“今天比昨天少多了,总共只有十三人,看来蛊毒只针对要员家属,并且……国师门下一个都没有,太可疑了!”

  “如果不是长帝姬也中了毒,她才是最可疑的……”

  罗檀坐到书桌上指着册子,说道:“轻舒小馆和女医馆这两个下毒点,长帝姬全都去过,并且几个中毒最早的女人,全是听了她的推荐才去的,这样才在夫人圈中传播开的!”

  “我也注意到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放下册子说道:“可叶家中毒的人最多,不可能是她搞的鬼,我觉得是她身边的人出了问题,而且国师的嫌疑非常大,虽说他们都是男人,但他们的同党都有家眷!”

  “可我觉得他们说的很对啊……”

  罗檀困惑道:“国师一门就是平衡两房的砝码,如果他们想谋朝篡位的话,昨天就不会阻止两房自相残杀了,他们打起来才好趁虚而入啊!”

  “基小受不阻止也不会真打起来,一帮小辈根本做不了主……”

  赵官仁靠回椅子上说道:“有一点不要忽略了,如果没有内应的话,泰贼根本接触不到朝堂,一定有个大人物在暗中支持,或许此人就是基小受,只不过偷偷背着他师父在干!”

  “那就只能是他了……”

  罗檀点头说道:“袁家有红鸾压着,他们不敢随便乱来,更何况他们都盼着灭毒,而长帝姬又跟咱们一起遇险,她绝不可能支持泰贼,所以只剩下尔楠,这个黑和尚怕是想当皇帝喽!”

  “云轩!我能进来吗……”

  叶姬儿的声音忽然从院中传来,等罗檀跑过去开门之后,只看叶姬儿领了一对白裙双胞胎进来,非常有仙气的一对姐妹花,但后面还有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剑客。

  “哟姑姑这是给我送美人来啦,品味果然很尤物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有多看双生姐妹,只盯着一身红色劲装的女剑客,这娘们有一种东方不败的霸道感,剑眉星目、人高腿长,扎着一根爽利又傲娇的高马尾,很从容的望着他轻笑。

  “哈我就知道你喜欢兔子,你个死基佬……”

  叶姬儿得意的坐到他对面,潇洒的点上了一根女士烟,可赵官仁却吓的往后一靠,震惊道:“不能吧?她胸口这么大两团,难道是塞了馒头不成,你可别跟我开玩笑啊!”

  “哈哈瞧你吓的,生怕同性倾向被人发现了是吧……”

  叶姬儿玩味的朝他吐了口烟气,招手说道:“这位六扇门的总捕头,经过老祖宗红鸾的亲手调教,从一品的女高手,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,人称弘阳剑——欧阳锦!”

  “欧阳锦见过驸马爷!”

  女剑客握着把红色宝剑上前行礼,赵官仁见她二十七八岁的模样,至今仍是个处子身,便拳笑道:“本王吹仙门赵云轩,江湖人称一条金舌探深渊,两根弯指断香魂,金舌小郎君是也!”

  “噗哈哈哈……”

  叶姬儿拍着桌子笑喷了出来,嗔怪道:“我看你应该叫没脸小郎君才是,看到美人就口若悬河的调戏,这是我媳妇啦,拜过堂、成过亲的那种,你调戏她就是调戏我,我可不答应啦!”

  “你是真同性恋,还是她逼你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奇的望着欧阳锦,欧阳锦傲娇道:“当然是真心喜欢才嫁,我若是贪图名利之辈,又岂止是个六扇门的捕头,我也不是在乎世俗眼光的人,你爱怎么想都行!”

  “千万不要误会,本王可不是世俗之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摆手说道:“本王非但不歧视女同,反而想加入你们,了解你们,关爱你们,本王还可以帮你们生孩子,人工受孕,免费播种,一次不成再来一次,全天候,全方位!”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哦……”

  叶姬儿笑道:“这两位双生子是玲珑和玲玉,我们夫妻共同的爱妾,眼看着她们岁数也大了,今日带她们三个前来,便是想借你赵王爷的仙种一用,此事仁福帝姬也答应了!”

  “叶如秋!你带三十个来也没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冷下了脸说道:“你哥干的缺德事我不想说了,他早晚会作茧自缚,但玉娇龙我肯定不会再给你,跟你侄女儿成亲也只是为了两国百姓,否则我拍拍屁&股就走了,管你们死活!”

  “你以为我带着她们来是卖身的吗,这是我的私事,无关朝政……”

  叶姬儿掐灭烟头正色道:“两家基本已经谈妥了,玉娇龙归袁老二,赤羽军归我们,袁老二和袁老三留在朝中为官,袁士初带着剩下的亲眷,以及烈虎军撤到江北,两家和平共存!”

  “砰砰”赵官仁敲了敲桌子,说道:“说重点,尸毒粉什么时候交出来?”

  “等你从双湖县回来,查明真相之后……”

  叶姬儿说道:“张天生会被押往双湖县,交给你好好审问,只要确定不是我们家漏的毒,袁士初会立即带人撤走,皇上也会双手奉上毒粉,让你当众销毁,若是留存一粒,不得好死!”

  “人带走吧,我没兴趣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叶姬儿无奈道:“我知道这次让你失望了,可我们家在生死关头,岂敢掉以轻心呢,但锦儿她们真是我个人请求,我不想她们老了也没人送终!”

  “云轩!我能进来一下吗……”

  太子妃忽然走进了院中,等赵官仁答应了一声之后,她走进来惊讶道:“姑母也在呀,我就是想问一下,云轩何时启程去我老家,我也想回去看看,突然封城我父母肯定吓坏了!”

  “没问题!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等太子他们都过来之后,没什么大问题的话,咱们中午吃完饭就出发,你侄儿的骨灰也收集好了,正好跟你大侄子一块走!”

  “我也得去……”

  叶姬儿说道:“朝堂已经成立了防疫监察司,尔楠是司长,我和袁老三是副司长,此事关系着我朝命脉,我们必须查个水落石出,太子妃跟我一车吧!”

  “麻烦姑母了!”

  太子妃很规矩的曲腿行礼,指了指门外又说道:“云轩!我家冠儿来了,他想再见永宁郡主一面,不是想纠缠她,只是想当面跟她赔礼道歉,算是……好聚好散吧,你看行吗?”

  “皇太孙!你进来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朝门外大喊了一声,皇太孙很快就被人给搀扶了起来,脸上的淤青仍未消散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。

  “皇太孙!永宁你就不必见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头说道:“永宁已经知道你中了蛊毒,虽然她不怪你了,但她心理上还是过不去,一提到你的名字她就发抖,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,将噩梦留在这个地方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“姑父!”

  皇太孙泣声说道:“请你帮我跟永宁说声对不起,只要能让她忘记噩梦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!”

  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点了点头,皇太孙只好依依不舍的走了,太子妃也抹着眼泪跟了出去。

  “你们都出去吧,长帝姬留下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挥了挥手,等女人们出去关上门之后,他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我问了所有中蛊毒的人,确定是你这边出了问题,因为她们都是通过你的推荐,去了两个下毒的地方!”

  “我也意识到了,可我真的不知道是谁……”

  叶姬儿愧疚的说道:“有一次我跟狐朋狗&友们玩乐,当时我喝了不少,不知是带来了两个推拿师,按的我非常舒服,然后我就成了轻舒小馆的常客,通过她们的介绍,我又去了女医馆!”

  “查查你自己的媳妇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一品高手,还是个混迹江湖的女捕头,这样的女人你怎么都该查一查,不管她跟你有多深的感情!”

  “好!我听你的……”

  叶姬儿失魂落魄的垂下了头,赵官仁起身走到了旁边,按住她肩膀说道:“这次不要怪我,只能怪你哥不知好歹,欺骗了他不该骗的人,我跟你们家的合作到此结束了!”

  “多谢你没有怪罪我,我欠你的……”

  叶姬儿的泪珠滚滚而下,赵官仁拍拍她的肩膀便走了出去,谁知又看到太子妃在鬼鬼祟祟的招手,走到假山后就听她说道:“你不要相信柳飘飘,她会陷害你的!”

  “你是吃她醋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笑的看着她,太子妃的双颊猛然一红,嗫喏道:“昨晚太子把她召进了东宫,问她尸毒传染的事,我听她跟太子说,双湖县说不定是你搞的鬼,你想逼皇上交出毒粉!”

  “这个白眼狼……”

  赵官仁鄙夷道:“柳飘飘估计想做太子的侧妃了,彻底去跟太子穿一条裤子了!”

  “你会不会看风水啊,肯定是我家祖坟出了问题……”

  太子妃泣声说道:“太子昨晚太过分了,赶我去小屋里睡,他就在我们的床上临幸柳飘飘,侧妃也没资格睡我的床呀,早上起来我都气炸了,骚狐狸戴我的首饰,还穿我的衣裳,怎么办呀?”

  “你有皇太孙怕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柳飘飘还是我穿过的破鞋,太子总不可能让她顶替你吧,等新鲜劲过去就好了!”

  “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……”

  太子妃抹泪说道:“柳飘飘建议太子留下一点毒粉,以备不时之需,说少一点你看不出来,我要是说假话,天打五雷轰!”

  “留就留呗!等你儿子登基了我就走,反正又不是我家的江山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一顾的走了,一名宫女很快就跑了进来,低声道:“主子!您不该找驸马爷,他岂能看不出您的心思,您得想办法让柳飘飘去双湖县,让娘家人找个机会把她做了,等她有喜可就完啦!”

  “杀了她呀?太狠了吧……”

  太子妃满脸惧怕的摇着头,但宫女又说道:“人家都准备弄死你了,散毒用黄瓜的事,柳飘飘不知怎么知道了,若是让她捅给太子爷,知道您用了茄子,您哪还有活路啊!”

  “呜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,我不活了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