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030小小吉普1拖四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926 2020-11-17 17:22

  “盈盈!”

  李诗诗急吼吼的冲向两栋楼房之间,她的小伙伴正躺在地上挣扎,心急之下她非但没听到赵官仁的阻止声,甚至连横扫而来的光柱都没有发现,注意力全在濒死的女孩身上。

  “嗖”一道人影突然从后方斜冲过来,一下将她扑倒在小路边的花坛上,跟着捂住她的嘴用力一滚,将将从横扫而来的光柱边滚了出去,从另一侧摔落在地。

  “唔”李诗诗被赵官仁压的闷哼了一声,瞪着大眼睛惊恐又不解的望着他,可赵官仁却怒声说道:“叫你也不听,没看到有光柱扫过来吗,那些巨人会透视.眼,再不听话就别跟着我了!”

  赵官仁爬起来就往后面跑去,李诗诗也惊慌失措的跟了上去,谁知没跑多远他就蹲到了一辆面包车后,两个小空姐也飞速跑了过来,母女俩虽然不解也只能一起蹲下。

  “闭气!”

  赵官仁蹲在车头边捂住了口罩,面包车几乎紧贴着一堵院墙,五个人蹲在后面倒是不容易被发现,但半分钟没到母女俩就听到了声音,哗哗直响明显是尸兵正在靠近。

  果不其然!

  一小队尸兵快步跑了过来,一刀结果了李诗诗的小伙伴不说,还在其它尸体上又补了几下,可其中一只尸兵似乎忍不住了,竟然扑到一具大男孩的尸体上就咬。

  “砰”尸兵被一脚踹翻了出去,带队的大尸兵恶狠狠地咆哮了几声,其它蠢蠢欲动的尸兵们立刻安稳了,有些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开,根本没注意到不远处还有五个大活人。

  过了没一会!

  周围重新恢复了安静,张柔悄悄的惊叹道:“老板!你真的好厉害啊,没听到声音就知道尸兵会来!”

  “废话……”

  周淼没好气的说道:“那丫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叫,尸兵不来就出鬼了,这就是我们不愿带着你们的原因,屁都不懂还不听话,你们俩要是再自作主张,全都给我滚远点!”

  “人家不知道嘛,下次不敢了啦……”

  李诗诗偷偷攥住赵官仁的人,小可怜似的朝他撅了撅嘴,手指还不断在他手心里抠啊抠的。

  “走!先带你们去拿口罩……”

  赵官仁有些无语的抽回了手,迅速跑到了几具尸体边,扒下了两只防雾霾口罩,母女俩此时也不敢挑三拣四,戴上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他,很快便到了一条高架桥旁。

  高架桥早已断裂成了无数段,坍塌的桥面跟压扁的汽车混杂在一起,火光冲天的马路上也同样血流成河,血淋淋的尸体数都数不过来。

  “太好了!没有尸兵,咱们去旱冰场吧……”

  周淼颇为激动的左右张望,尸兵们可能都在搜寻漏网之鱼,宽敞的马路上反而看不到人影,寂静的连心跳声都能听得到。

  赵官仁摇头道:“不行!现在去旱冰场得绕过整个城中村,咱们还是先去鬼楼上看看,站得高看得远,没什么问题再去旱冰场!”

  赵官仁说完便朝路上跑去,直接从摇摇欲坠的立交桥下跑过,在横七竖八的车辆一路穿行,发现异常情况就钻到车下躲一躲,终于有惊无险的来到了一座建筑工地外。

  “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吧,闹鬼哎……”

  李诗诗蹲在垃圾桶后贼头贼脑,倒像得了周淼的真传,而荒废许久的工地里有一栋十多层的烂尾楼,正是有东江市最著名的鬼楼,不过跟腐尸比起来,女鬼明显要可爱一些。

  “走!”

  一台越野车正好撞烂了院墙,五人直接从墙洞里钻了进去,发现鬼楼里不见尸体也没有血迹,但他们还是谨慎的猫了一小会,确定没问题才蹑手蹑脚的往楼上摸去。

  “歇一会!我撒泡尿……”

  赵官仁刚爬上二楼就憋不住了,水果吃太多也没什么好处,他直接走到没有围墙的楼边,一边张望着四周的情况,一边肆无忌惮的拉链了裤链,四个女人见状也躲到内墙后去方便了。

  “唉这么多!怎么活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愁眉苦脸的叹着气,灯塔巨人竟然出现了几十头,散布在全城各处搜捕幸存者,想要不被发现只能不停的移动,但这样一来非活活累死不可。

  “哥哥!你秘书居然是我姐哎……”

  李诗诗突然一阵风似的冲过来,从身后猛地抱住了赵官仁,赵官仁吓的慌忙拉上裤子拉链,甩着满手的液体郁闷道:“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啊,什么我秘书是你姐啊?”

  “真的!我妈刚跟她一聊才知道,我们居然是远房亲戚呢……”

  李诗诗欢天喜地的抱着他,笑道:“淼姐跟我还是同一辈的哦,我是她的小表妹呢,这下我对你的称呼有三个选项啦,老公!姐夫!还有爸爸,你想让我叫你什么呀,嘻嘻”赵官仁靠在柱子上讥诮道:“难怪你小小年纪就这么老油条,原来是水多多家的亲戚啊,你们家的女人是不是天生早熟啊?”

  “哪有啊!人家也不想这样的……”

  李诗诗忽然垂下头委屈道:“我爸也不知道在哪,我妈都快让人欺负死了,冷库里还有好多人在打我的主意,我第一次被男人乱摸,我哭都不敢哭,我不找你还能怎么办呀!呜”大颗的泪珠从李诗诗眼眶中滑落而下,不良少女终于变回了清纯软妹儿,伤心欲绝的小模样更是我见犹怜。

  “好啦!不哭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说道:“你好好的当个正常姑娘,不要学的那么低俗,以后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一定不让你们母女被人欺负,行了吧?”

  “我妈说男人都喜欢那样,我以为你也喜欢……”

  李诗诗抹着眼泪说道:“我真的不是个坏女孩,我都没有谈过男朋友,但我……但我真的是自己喜欢你,你欺负李大狗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,当时就觉得你特别特别MAN,嫁人一定要嫁你这样的!”

  “那是!哥哥我二十厘米,呃……”

  赵官仁刚想吹嘘一下又觉得不太合适,毕竟人家还是个未成年少女,好在小丫头也没听懂他的意思,眨着眼问道:“你为什么喜欢新月姐姐呀,我觉得我表姐比她漂亮哎!”

  “我没说周淼不漂亮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贼兮兮的说道:“可你表姐那是一张情妇脸,情妇脸懂吧,容易出轨还容易被人惦记,到我这说不定已经是七八手了,但张新月一看就是干干净净的良家妇女,矜持、骄傲,有挑战性!”

  “哦!我懂了,你是个绅士……”

  小丫头老气横秋的拍着他肩膀笑道:“所谓的绅士就是有耐心的色狼,反正我表姐也是唾手可得,煮熟的鸭子飞不了,还不如先把难搞的给搞定,转头再双管齐下,左拥右抱,对吧?”

  “人有时候笨点好,不然我做你继父……”

  赵官仁佯怒的在她额头上顶了一下,正好张柔她们也方便完出来了,周淼跟张柔已经手挽着手了,开心的对他说道:“官人!没想到我跟张柔还是亲戚呢,按辈分我得叫她一声小姨妈!”

  “那你们这一家子的关系有点乱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恬不知耻的坏笑道:“我既是你小姨夫又是你妹夫,还是张柔的侄女婿加女婿,李诗诗最吃亏,叫完了姐夫还得叫爸爸,关键是你们三个,应该怎么称呼对方?”

  “什么意思啊,我怎么没听懂……”

  周淼满脸懵逼的眨着眼,李诗诗在后面“噗嗤”一声笑喷了,张柔的俏脸也一下火红火红,只有张新月恼火的捶了他一拳头,骂道:“你能不能别把无耻当有趣啊,恶心死了!”

  赵官仁嘿嘿的笑道:“调节一下气氛嘛,反正下雨天造孩子——闲着也是闲着!走吧,咱们到楼顶上去看看,不行就去最近的金利商场!”

  赵官仁说完便往楼上大步走去,谁知刚走上三楼就猛然撞见个熟人,躲在柱子后冲他着急的招手道:“你快过来呀,这里不安全!”

  赵官仁下意识走过去惊讶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,李大狗呢?”

  “爷爷在此!”

  一声大喝猛地从侧面响起,赵官仁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,一根钢管猛地抽在他头上,一下就将他抽趴在地,双眼一翻便晕了过去。

  “李大狗!你干什么……”

  两个小姐惊怒的冲了上来,万万没想到李大狗也在这,而躲在柱子后面的则是文艺委员胡婕,看来他俩一直阴在楼上,就等着赵官仁送上门来了。

  “老子要干什么?老子要宰了他……”

  李大狗满目狰狞踩住了赵官仁的背,用双手高高举起了钢管,不由分说的就往他脑袋上狠狠砸去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