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34全面驳火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75 2020-11-17 17:22

   营盘扎在一座盆地当中,山不高且四通八达,这种地方也就图个宽敞,本不适合大军驻扎,但谁也没有想到,在吉顺两国的眼皮子底下,居然会有骑兵发动突袭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十几门没良心炮疯狂发射,巨大的爆炸声撼天动地,赵官仁猛地一刀劈开了帐篷,跳上大车喝道:“不要乱!保护中军大旗,吉国人通通抓起来,押到阵前准备祭旗!”

  “王爷!冤枉啊,不是我们……”

  一帮吉国官吏全跑出来叫冤,几名武将也大喊道:“王爷!真不是我们,我们正副统领尽在此处,哪有冲营杀自己的道理,况且我们的兵在南边,炮声是从北边传过来的!”

  “北边就是你们吉国边关,你们不过是陪葬品……”

  赵官仁凶狠地一挥手,侍卫们立即将吉国文武按倒在地,这时候吉国人也反应过来了,有人面色惨白的说道:“完了、完了!这是有人要造反,背着皇上来杀赵王啊!”

  “山纹军上山,龙骑兵压阵,逆鳞军阵前迎战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过一只扩音筒,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,自有传令兵爬上高处,将他的命令用旗语传达出去,而敌军已经到达山外,几十门“没良心炮”通通被抬上了北山,轮番朝着山外狂轰滥炸。

  “贾奶亮!快去吉国骑兵营,谁下令就砍谁……”

  赵官仁亲率侍卫冲向军营,贾不假二话不说就飞身去了,商队的护卫们也纷纷冲向了军营,自有后勤队给他们发放弓箭,上千人冲到营盘两侧,站在大车后搭箭拉弓。

  “火神营!断路!山纹军!开山……”

  赵官仁冲到阵前放声大喊,此时大车全都被拉了出来,将整个营盘都给包围了起来,只留下朝北的一条大路,上千名逆鳞军扛着塔盾和长枪,层层叠叠的压在最前方。

  “来了!重骑兵……”

  战士们纷纷握紧长枪抬头仰望,正北方是两座大山,中间的隘口足够八辆马车并行,只见大批铠甲重骑冲杀而来,各个都扛着半身盾,手提精钢龙枪,连地面都为之颤动。

  “老外?”

  赵官仁猛地一怔,对方竟然一水中世纪板甲,马匹也披着方格重甲,后方更是有身穿锁子甲的轻骑,手里拿的也是十字长剑,完全不是“顺吉昌泰”四国的路数,更不是草原骑兵。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十几门没良心炮又是一轮骑射,可重甲的防御力实在太变态,钢砂根本打不/穿他们的乌龟壳,马匹也只有眼睛露在外面,哪怕有倒霉蛋不幸落/马,翻个跟头又能起来再战。

  “咣”一连串的爆炸忽然覆盖了整条道路,上百名重骑兵被炸的人仰马翻,这是山纹军的火神营出手了,几十颗地雷炸的路面大坑套小坑,甚至出现了一条上百米长的壕沟,几百名工兵全部躲在其中。

  “虎蹲!”

  “虎蹲!!!”

  火神营的工兵们齐声大喊,只看一座座钢架被抬到了壕沟前,每座钢架上中下各有三杆抬枪,不过跟人腰差不多高,钢架底座皆是虎爪造型,好似一大排小老虎蹲在地上。

  “嗷嗷嗷……”

  敌军疯狂的喊叫着冲杀下来,落/马的重骑兵仅有少数死亡,纷纷滚到两边给轻骑兵让路,轻骑兵人人都拎着一把木弩,趴在马上双目赤红,一帮子老外在进攻前明显喝了断头酒。

  “一排枪准备!射……”

  火神营长站在壕沟上猛地一挥红旗,虎蹲架上第一排枪/立即齐射,大口径抬枪/发射的弹丸,足有一颗眼珠子那么大,射的不远却威力惊人,而且联动机构只需两人操作。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一排九十杆抬枪/尽数齐射,顿时射的敌军倒下一大片,轻骑兵再也扛不住弹丸的攻击,当场就有人被打的手断头裂,连马铠都挡不住这样的威力,许多战马纷纷惨叫着倒地。

  “二排枪准备!射……”

  队长再次挥下了红旗,钢架上的第二排枪再次齐射,此时已有装填手拆下第一排抬枪,从牛皮包里掏出定量的纸包弹,塞进枪/膛里压实上火药,跟着装上去又将第二排抬枪/拆下。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三排抬枪/几乎不间断的连射,如此大口径的抬枪只能装在架子上,若是用人来挨排发射的话,速度自然能再提升一截,但人数得扩增好几倍之多,大大增加了后勤负担和机动性。

  “龙炮!轰他娘的……”

  逆鳞军千户一声大喝,营盘中的四十门钢炮轮番轰炸,龙炮说白了就是小型野战炮,没良心炮全是当空爆炸,但龙炮是传统的开花炮弹,砸进敌军之中再落地爆炸。

  “咣咣咣……”

  一时间天摇地动、震耳欲聋,两侧的大山全被山纹军点燃照明,第一次接战的龙骑兵团卯足了力气,生怕敌军不耐打一样,炸的隘口之间处处开花,连山川都为之崩塌。

  “当当当……”

  许多轻骑兵拼死抛射弩箭,沉重的穿甲箭顶多射出百步远,可逆鳞军压根连动都不动一下,半人高的塔盾足够抵挡箭雨,而工兵门全都戴着铁笠,躲在钢架后低头就能躲避。

  “射!!!”

  逆鳞军长一声大喝,上千根弓箭瞬间射上天空,他们同样使的破甲箭,不同之处在于灌注了玄气,每一根破甲箭都价值三两银子,纵使财大气粗的龙骑兵也舍不得滥用,一轮齐射几千两银子就没了。

  “咻咻咻……”

  山顶上忽然射出了信号弹,两红一绿朝着东北方向,这是在说有大股敌军从东边绕过来了,但逆鳞军仍旧纹丝不动,弓箭手配合枪/手不停射击,至少将上千名骑兵拦在了山口。

  “报!吉国骑兵请求出战……”

  一名传令兵火速跑了过来,赵官仁头也不回的喊道:“让他们给老子别动,谁动我砍谁,让商队护卫全部过去盯着他们,龙骑兵给我上,逆鳞军和火神营转移阵地!”

  “兄弟们!升官发财啦,给老子把他们打穿……”

  一千名黑甲龙骑早已磨刀霍霍,新型皮甲不逊于铁甲防御力,但重量仅为四分之一,他们人手一杆精钢马槊,腰里挎着天级长刀,在千户的大喝之下,齐刷刷戴上了红色的鬼面。

  “兄弟们!三点钟方向……”

  火神营的工兵迅速抬着枪/炮转移了,后勤部队则抬来长长的板子,搭在壕沟上给龙骑兵通过,龙骑兵们立即呼啸而去,板子马上就被撤走了,还有壮工在玩命的扩大壕沟。

  此时商队的人才明白,怪不得山纹军到哪都挖沟,一是为了阻断敌人,二是为了躲藏,同时也方便自己人进出,打不过拍拍屁/股就能跑,敌人想跃过壕沟也不容易。

  “火雷手!抛……”

  龙骑千户枪/指两山隘口,敌骑正在重新集结,仍有五六百人马之多,听动静后方还有更多的步兵在冲来。

  “嗖嗖嗖……”

  上百名龙骑加速冲上山坡,一大片土雷被臂力最强者扔上了隘口,威力不大却足够惊吓战马,刚集结起来的敌骑被炸的人仰马翻,好不容易组起的阵型立马乱了套。

  “杀他娘的!”

  龙骑兵们纷纷压低身体,两米多长的马槊直面正前方,战马身前也同样穿了软甲,上千人马冲杀起来不可谓不恐怖,几乎一个照面就击溃了敌军,气势汹汹的冲上了高坡。

  “哈!一群野种也敢犯我龙骑天威,全部杀光,一个不留……”

  龙骑千户拔出战刀傲立在山坡上,骑兵们纷纷策马追杀溃兵,前方的山谷中果然有几千步兵,不是金毛蓝眼的老外,便是身穿兽皮的野蛮人,还有大批番邦胡人参杂在其中。

  “龙骑的!稳住别浪,让咱们先干一波……”

  山林间忽然冒出几个弩手,各个都套着茅草吉利服,可龙骑千户却骂道:“滚开!这么大的便宜岂能让你们占了,慢慢苟着吧,兄弟们跟老子去砍甘蔗,这回要发财喽!”

  “你大爷!赶紧开炮,龙骑的来抢功劳啦……”

  山纹军急眼般的叫喊了起来,只听“通通通”一阵闷响,几十门没良心炮又是三轮轰炸,药包在空中一团团的爆开,几乎覆盖了小半个山谷,几千名步兵被炸的哭爹喊娘。

  “杀!!!”

  龙骑兵们从山坡上倾泻而下,好似一股洪流般冲向敌军,他们是龙骑军团最硬的骨头,但也不是傻乎乎的硬碰硬。

  “轰轰轰……”

  一股直面冲锋,两股左右包抄,射击的射击,扔雷的扔雷,超高的机动性让骑兵毫无还手之力,关键还有支猥琐的山纹军,苟到他们身边还不知道,趴在地上射的不亦乐乎。

  “咣咣咣……”

  突然!

  一阵恐怖的巨响照亮了半边天,东边的隘口轰然崩塌了,不但填平了整个隘口,还将大批的轻骑兵压在了下方,跟着又是火油火筒滚滚而下,烧的东面敌军哭喊声震天。

  “有多少兵力?西边有动静没有……”

  赵官仁沉稳的站在阵前,一名探马在身边喊道:“殿下!北山已经溃了,东山兵力不少,各种蛮人和胡人混编的部队不下上万,西山外还埋伏着不少骑兵,具体兵力不详!”

  “哈原来是三缺一,想逼咱们往西边跑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了起来,这块盆地就像个靶心,四面皆有山口通向大路,如今他们就是被人围在铁桶里打,想逃都没地方逃。

  “跑个啥嘛!”

  逆鳞军的千户笑道:“搁平原上咱们肯定得跑,可此处山峦起伏,山纹军钻的连咱们都找不见了,简直就是量身订做的战场嘛,等打穿了北山,咱们绕到他们屁/股后面去揍!”

  “你们去给山纹军帮个忙吧,西边交给我来处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拉马往营盘中跑去,吉国一干文武皆被绑了起来,各个都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,见他来了急忙喊道:“王爷!真的跟咱们无关啊,咱们也被坑了,一点不知情啊!”

  “你们知道外面有多少兵力吗,至少三万……”

  赵官仁跳下马来说道:“人家一水蛮族山地兵,专门来打丘陵战的,咱们要是出了差池,你们通通都得被砍头,要想活命就赶紧调动部队,去西边冲破他们的伏兵!”

  “啊?往南撤不好吗,出了南山口就是咱们的营盘……”

  一名武将惊讶的看着他,但赵官仁却冷笑道:“你们要是一伙的,老子去了南边岂不是找死,副官赶紧拿虎符去调兵,绕到西面去打击伏兵,若有异动老子先拿你们开刀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