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74尼姑庵的失踪人口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495 2020-11-17 17:22

   双湖县地处京畿要道附近,十几万人口虽然不算多,可富庶程度却是毋庸置疑,太子妃出生的张家更是书香门第、士林大族,光状元就出过三个,太子想废了她都得斟酌斟酌。

  “太子妃!你回家送灵,长帝姬跟我走……”

  赵官仁骑在马上大喊了一声,长帝姬立即蹿出马车,跳上匹白色骏马跟他并行,此时他们已经进入了双湖县城,不但城门被大批官兵封闭,连周围的村镇也是一样。

  “大头!带路去城东……”

  赵官仁只率领了五十名龙骑兵,其余人马都驻扎在城外,虽然此时太阳尚未落山,但主干道上却见不到几个人,老百姓都怕惹上麻烦,躲在家里偷看他们纵马驰骋。

  “我圈出了几个可疑地点,秋部长他们应该还在搜查……”

  吕大头熟门熟路的打马前行,十几万人城池并不算太大,顶多小城市的一个区而已,跑上十几分钟就能看到另一头的城门,但秋宁却非常细心,特意安排了龙骑兵在路边接应。

  “殿下!秋部长她们在西面,请随我来……”

  两名骑兵领着他们往西前进,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庙宇外,大批的官兵正在地毯式搜查,远远就看到秋宁站在庙门外,袁老三凑在她身边一个劲的说笑,秋宁很不耐烦的皱着眉。

  “老爷!您来啦……”

  秋宁忽然喜笑颜开的跳下台阶,冲到路边牵住了赵官仁的马,赵官仁跳下来笑道:“秋美人好像很受欢迎啊!”

  “恶心死我了,袁老三像只苍蝇一样跟着我……”

  秋宁不屑的说道:“一开始重金利诱,见我不为所动又开始要挟,说要拿十个美妾换我一夜,六皇子和尔楠都在办正事,只有他一人在无所事事,好像跟他家无关一样!”

  “难道这不是好事嘛,跟蠢货一起做事多开心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走向了袁老三,说道:“老三!你不要抄着手傻笑啊,耽误了你爹的大事,当心他扒了你的皮,但事成之后你可得做东请客,这么大的功劳你爹肯定会犒赏你!”

  “啊?什么功劳啊……”

  袁老三满脸懵逼的看着他,赵官仁连忙左右看了看,高声惊讶道:“你不会是个摆设吧,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知道啊,赶紧让主事人过来见我!”

  “赵王爷!有何事可与下官说……”

  一名中年文官走过来行礼,可袁老三却一脚将他踢开,怒道:“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,什么事都来插嘴,这地方是三爷我做主,不要让我再看见你,不然军法处置!”

  “哟小三爷好威风哦,真是长进了呢……”

  叶姬儿笑呵呵的走了过去,不屑一顾的态度更让袁老三恼火,他赶紧把赵官仁拉到了一边,急声道:“赵贤弟!我出来的急,没跟我爹说上话,你再跟我说一遍吧!”

  “你可别办砸了啊,此事非同小可……”

  赵官仁故作犹豫的斟酌了一下,跟着便附耳密语了一阵,只看袁老三满脸震惊的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你放心好了,正经事我从不敢马虎,事成之后回京我做东,好妹夫!”

  “大舅哥!一定要低调,外人面前叫驸马爷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拍他的肩膀就往庙里走,袁老三立即叫上侍卫们跑了,赵官仁冲着秋宁轻笑道:“你看,跟傻子一起玩多开心啊,只可惜这里就一个大傻子,不然我可就翻云覆雨喽!”

  “呵呵宁儿又受教了……”

  秋宁笑呵呵的跟着他走进庙宇,谁知这里居然是一座尼姑庵,足足二十多位尼姑聚集在佛堂内,闭着眼潜心打坐念经,官兵们正在刮地三尺的搜查,连青石板都给撬开了。

  “庙前穷,庙后富,庙左庙右出寡妇,咱们去后面瞧瞧……”

  赵官仁前后左右都转了一圈,结果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,不过刚想进佛堂瞧瞧,忽然问道:“秋宁!基小受跑哪去了?”

  “驸马爷!”

  基小受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,愠怒道:“贫僧怎么就是基佬了,您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男人了?”

  “哦哟原来大和尚喜欢女人啊,真是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夸张的立起单掌,气的基小受脸都红了,摆手道:“罢了!贫僧跟你理论就是自讨苦吃,但贫僧不同意秋部长的观点,此乃佛门清净之地,怎会暗藏死气害人!”

  “大/师刚来有所不知,此处可不是什么清净之地……”

  叶姬儿也带着六皇子走了过来,六皇子说道:“多位百姓报官称,有美艳女尼假借开光之名,偷偷做着皮肉买卖,据称太子妃的侄儿张书桂,与周姓好友也多次出没于此!”

  “可有证据?殿下可不能听风就是雨……”

  基小受有些愤怒的张开了手,六皇子说道:“这种事不捉个现行,自然抵死不认,不过既然有多人报官,说明并不是造谣毁谤,并且两名死者的书童皆称,两人进庙后便会直奔后堂!”

  “我看看!”

  赵官仁大步走到了佛堂前,用桃花眼来回打量二十多名女尼,有的女尼虽然已经不是处子,但也不算奇怪,半路出家的尼姑多的很,并且最多也就是个三人次的阅历。

  “哪位是主持师太,请出来一叙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客气的站在门外拱手,一位老尼姑从蒲团上站起,满是悲哀的走出来行礼。

  “师太!所有女尼尽在此处了吗,还有没有居士之类的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仔细盯着她,老尼姑则摇头道:“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,我们庵设在城中也是一样,为了避免闲言碎语,从不留外人在此夜宿,居士们也皆是一起礼佛,绝不会有人做那肮脏之事!”

  “看得出!各位师太都是真正的佛门弟/子,不必在意闲言碎语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尊敬的鞠了一躬,问道:“近期有没有私逃的女尼,或者有居士在此密会外人,有人说张书桂和周公子经常来此处,并且一来就会直奔后堂,可有此事?”

  “确有此事!不过不是直奔后堂,而是菜园……”

  老尼姑说道:“张府有一名外侄女,因父亲病重便在此代发修行,我观她相貌美艳,六根不净,可又不好回绝张夫人,便让她在菜园独居,两位小公子也经常来探望她,流言蜚语可能就是因她而起!”

  “此女何在?叫什么名字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上前半步,老尼姑答道:“周晓琳!两个多月前便已结束修行,听说患了女痨不治而亡!”

  “张家的,周晓琳何在……”

  赵官仁大步走到了庙门口,一位管事跑过来说道:“回大人的话,周晓琳乃我家老爷外侄孙女,在此修行时患上了女痨,已与上月中旬下葬!”

  “快带我去周晓琳的坟,防疫大队全体上马……”

  赵官仁拉起他就往外跑去,叶姬儿等人惊讶的对视了一眼,赶忙追出去一起上马。

  谁知道周晓琳的坟居然在城外,跑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一座山下,一整座山都是张家的墓园,墓园外还有专门的人看守。

  “老板!不可能是这里……”

  吕大头跳下马来说道:“咱们骑马都跑了半个多小时,走路至少得一个多小时才行,但两个小死鬼皆是步行,而且夜间城门会落锁,他俩就算能出去也得有人开城门!”

  “先看看在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跟着管事往山上走去,张家人都埋在风水最好的位置,几百年的大家族已经葬了无数人,而外戚之类只能埋在两侧,周晓琳的墓就在一片不起眼的竹林旁。

  “不是这!进林子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带着吕大头走进了竹林,结果天都快黑了也一无所获,可等他走出来之后却发现,周晓琳的墓很久没人祭拜了,坟头上都已经长草了。

  “周晓琳不是跟你们公子关系很好吗,怎么死了也不来祭拜一下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向了张府管事,管事摇摇头表示不知,于是赵官仁又围着坟堆转了一圈,忽然发现坟后有个兔子洞,他掏出手电筒往里一照,直接就看到了破损的棺材板。

  “防疫大队上来,给我把坟挖开……”

  赵官仁灭掉手电大喊了一声,结果这话惊呆了所有人,管事更是惊呼道:“大人!万万不可啊,没有周家族长的同意,岂能擅自开棺,周家若是得知非闹出大事啊!”

  “我又不是挖他们家祖坟,出了事我担着……”

  赵官仁大大咧咧的将他推开了,防疫大队自然是毫不含糊,拿着铁锹等工具就上山来挖坟。

  叶姬儿狐疑道:“难道周晓琳在墓中诈尸了,散发出来的死气正好让两个小子嗅到了不成?”

  “我让你们看个惊奇,不要走开哦……”

  赵官仁推开几步拿过盏油灯,十几个人很快就把坟包挖开了,露出了一口漆黑的新棺材,可侧面已经被什么东西掏了个洞,众人突然惊呼了一声,一窝竹鼠居然从棺材里钻了出来。

  “快抓啊!这可是野味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踩住一只大肥鼠,其他人就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,连吕大头都恶心道:“吃尸体的老鼠多恶心啊,你赶紧放了吧!”

  “开棺!让他们瞧瞧尸体……”

  赵官仁抓起竹鼠挥了挥手,管事连忙跑来插上几根檀香,基小受更是上前亲自念咒超度,而防疫队员们经常跟尸体打交道,纷纷戴上口罩跟手套之后,几下就把棺材盖给撬开了。

  “咚”棺材盖猛然滑落在一旁,众人眼珠子齐齐一突,空荡荡的棺材里非但没有尸骨,甚至连一件陪葬的物品或衣服都没有,叶姬儿直接上前震惊道:“怎么是口空棺,尸首呢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