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711独狼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335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嘿嘿嘿……”

  江尘子发出一阵恶心又得意的奸笑,吞了绿水晶之后的它,黑烟缭绕的身体正在急剧膨胀,连叶云辰在它手中都变成了孩童,让一根黑气长鞭锁住脖子,全身抖的跟筛糠一样。

  “吼”叶云辰憋屈的大吼了一声,突然颤巍巍的抬起了右拳,一股血色光芒猛地轰向了江尘子,可江尘子连动都没有动上一下,力量尽数被它给反吸走了,顿时让叶云辰傻了眼。

  “江尘子!你、你冷静一点,你需要我的帮助,我们是盟友……”

  赵官仁也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束缚住了,像根火腿肠一样全身紧绷,无法控制的悬浮到了江尘子面前,他现在没有任何一项技能,体内的大魔王们不是去投胎了,就是已经重生为人了。

  “你别天真了,谁他妈是你盟友……”

  江尘子让他飘到面前讥讽道:“你我的心里都很清楚,实力不够才会选择结盟,如今我已经拿到了堕落石,灭灵重生我也能一拳捶爆它的头,以后我就是这天,我就是这地,万界之中我为王!”

  “嗷”忽然!

  两只红色的庞然大物极速飞来,像极了传说中的西方恶龙,身后还追随着大批飞尸,但江尘子却蔑笑道:“叶云辰!我还以为你是个没脑子的东西,没想到你也会搬救兵啊,但这些杂碎又有何用?”

  “嗡”江尘子猛的扬手一甩,一大股黑气顺势蹿上天空,一眨眼就化为了万箭齐发般的黑刺,密密麻麻的射向了所有飞尸,跟着就是一连串的爆响,所有飞尸都当空炸的粉碎。

  “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骇欲绝的瞪大了眼,叶云辰也像条被打服的野狗,软绵绵的挂在空中不反抗了,只有漫天的尸血暴雨般落下,如此多的飞尸竟一招被灭,连块稍大的尸块都没留下。

  “看到了没有,这就是力量,这就是宿命,哈哈哈……”

  江尘子嚣张的仰天狂笑,可突然间就像中风了一样,笑声戛然而止的同时浑身抽搐,并且身体还在不断的胀大,肚皮更是像个大气球般鼓了起来,让它慌乱的喊了起来。

  “不!快停下,我吃不下了,我已经够了,不要再给我力量了……”

  江尘子惊恐的大喊大叫,赵官仁立马感觉束缚力正在减轻,叶云辰也开始有力气挣扎了,两颗血红的眼珠子又出现了杀气。

  “不!不要……”

  江尘子的肚皮还是越来越大,已经变得像条超大的充气河豚,只听它带着哭腔哀求道:“赵官仁!快帮帮我,堕落石要把我撑死了,我快受不了了,我重新跟你结盟,再也不害你了!”

  “快把我松开,我来救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急忙大喊了一声,整个人立即往下坠去,可刚落地他就单脚一蹬,像只猎豹似的往山上蹿去,同时头也不回的大喊道:“叶云辰!快打它肚子,干死它个大沙雕!”

  “混#蛋!我宰了你……”

  江尘子气急败坏的大吼了一声,可赵官仁是出了名的苟货,没有技能也一样溜的比兔子还快,等他轰然一招打出去的时候,赵官仁已经跳过山腰,顺着草沟往山下滑去。

  “咣”山头突然被整个炸飞了,半座山都在一瞬间土崩瓦解,大量的碎石和泥沙冲天而起,但赵官仁没想到这货如此强悍,心脏狂跳的同时一下就被掀飞了,四脚朝天的摔在一片稻田中。

  “我去!”

  赵官仁惊骇欲绝的抱着脑袋,他可是翻过了一座小山,可现在抬头就能看到山后的江尘子,冲击波正风暴一般到处肆虐,吹的山石都远远飞开,但如此强大的力量却没能帮江尘子泄气。

  “吼”叶云辰突然挣脱了束缚,双拳疯狂的轰向江尘子肚皮,已经无力防御的江尘子只能束手待毙,结结实实的挨了它一下,但肚皮炸开时没有巨响,只是赵官仁仿佛看见了一颗核弹。

  “轰”一团耀眼的白光彻底照亮了黑夜,大地疯狂的颤抖起来,轰轰作响的声音如同万马奔腾、大坝崩溃,赵官仁拼命抱着脑袋,像只田鼠一样往地里钻,可还是呼的一下被吹飞了起来。

  “啊!!!”

  赵官仁在空中惊声大叫了起来,整个人如同皮球似的旋转,他一下失去了所有触觉,不知道是疼还是麻木,耳旁只有轰轰声,但模糊间看到叶云辰从身边飞过,同样悲催的在空中乱转,一双拳头都不见了踪影。

  “砰”赵官仁突然感觉眼前一黑,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上,只听到耳鸣一般的咀咀声,跟着整个世界又开始旋转起来,他也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当中……

  “啊!”

  赵官仁忽然被一阵剧痛给惊醒了,他猛地从一堆泥土中坐了起来,睁眼就发现天已经大亮,一头尸人正趴在他身边,竟在他左大腿上狠狠咬了一口,兴奋的吞吃着他的血肉。

  “操!”

  赵官仁猛地从腰里抽出灭灵刀,一刀将尸人的头颅剁掉,怎知血腥味又引来了大量尸吼声,等他吃惊的爬起来一看,周围竟然全是零零散散的尸人,他则是旷野中唯一的活人。

  “嘶”赵官仁痛苦的倒退了两步,发现全身上下都疼的厉害,原来皮甲都烂成了乞丐装,满身都是大小不一的伤口,连手表都被炸的稀烂,根本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。

  “他妈的!这被炸到哪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赶紧跌跌撞撞的往东边逃窜,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沙土,整个地面都像被犁了一遍,大山被犁成了小山,小山被犁成了平地,折断的树木全都埋进了地下,一颗野草都看不见。

  “吼吼吼……”

  尸人兴奋的朝他冲了过来,赵官仁拖着鲜血淋漓的左腿也没法包扎,只能举刀冲向最少的一窝尸人,可他的玄气也只剩下四分之一,之前全部用来保住了小命。

  “噗噗噗……”

  赵官仁拼命劈砍冲来的尸人,几乎是纯粹的物理攻击,仅存的玄气通通灌注在双腿上,一方面为伤口止血,另一方面加快速度,硬忍着强烈的眩晕感和饥饿感,朝着东边唯一有树的山上冲去。

  “呼呼呼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喘如牛的冲进了山林,他知道自己肯定昏迷了很久,尸人已经全面过江了,好在这一片全都是平民尸人,他很快就摆脱了追击,来到了大山的另一侧。

  “嘶”赵官仁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终于看到江尘子爆炸的地方,已经沦为了一个超大的凹坑,周围的群山全部被荡平,叶云辰死没死他不知道,但江尘子百分百是死透了。

  “吼吼吼……”

  尸人的吼叫声又从山后响了起来,赵官仁撕开破烂的软甲一看,身上居然有好几道伤口发炎了,难怪他一脑袋发烧的感觉,而且他必须尽快包扎伤口,否则他就是一台人肉吸尸器。

  “他娘的!太草率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,撕掉破烂的软甲和衣裤,用小匕首割掉身上的烂肉,然后从腰包里掏出止血粉和纱布来包扎,但他不知道疗伤丹药有没有消炎的作用,不过此时已经别无选择了。

  “吼”几头尸人终于从后方冲了上来,赵官仁起身将它一块踹下去,往嘴里丢了一颗糖果后,光着个膀子就往山下跑去。

  好在五月份的天气已经回暖,他只穿条大裤衩也不觉得冷,不过他全身上下只剩双军靴,以及一只牛皮小腰包,他懊悔没在包里放两块肉干,没跑多远就被饿的头昏眼花。

  “萝卜!让我咬你一口,不要跑……”

  赵官仁脚步虚浮的跑进了一片农田,农民们撤离时早把庄稼拔光了,他扑进田里一阵乱翻才发现,原来这是一片西瓜地,他劈开两个幸存的生瓜就啃,哪还顾得上好吃不好吃。

  “希津津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阵马匹的嘶鸣声从前方响起,赵官仁下意识抓起了灭灵刀,顺着声音从庄稼地里穿过,忽见一匹战马被几头尸人扑倒,躺在地上无力的蹬蹄,全身上下早已是伤痕累累。

  “噗”赵官仁立即冲过去横劈竖砍,将四头尸人砍翻在地,可战马的肠子都被掏了出来,侧躺在地上无助的望着他,但这一看就是前线的战马,只有最强健的战马才会被注射疫苗,免疫尸毒。

  “好姑娘!你是好样的,下辈子一定会大富大贵……”

  赵官仁爱怜的摸着马头,战马很有灵性的伸舌舔了舔.他,最后在赵官仁的爱抚中缓缓咽了气,而赵官仁也叹了一口气,从它的马袋中掏出两块烧饼,直接靠在马尸上啃了起来。

  “唉怕是昏迷两三天了吧,不知道天通关如何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力的望着天空,可是他一分钟都不敢多休息,马尸冲天的血腥气会引来大批尸人,他只能顺着乡下的一条小路,朝着无人的田野中走去,一路上杀杀停停,跟个乞丐似的独自流浪。

  “大旗!”

  赵官仁忽然双目一突,远远就看到一座很小的土城上,竖着一面破破烂烂的红色大旗,大旗上绣着一个金色的赵字,下方还有一行较小的黑字——大汉风林军!

  “谁在城上?我是赵云轩……”

  赵官仁困惑的跑向土城,不明白风林军为何会出现在这,可回答他的不是将士们的声音,而是一连串的尸吼声,他也猛地冲上了一座土坡,目眦欲裂的停了下来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