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77精忠报国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012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呼”赵官仁坐在前院的堂屋内抽着烟,疫病署的人仍在四处忙碌,王府中的厉鬼已经被他清理干净了,女眷们正在内宅里整理打扫,刚刚发现的密道也让他恢复了原样,谁都没有说。

  ‘女官六尚!尚寝局在皇上的后宫,专门伺候嫔妃们睡觉的地方……’

  赵官仁想起了齐贵人的话,齐贵人在他府中待了整整五天,通过齐贵人他知道了不少禁宫里的事,而且太子的东宫就在禁宫内,伺候齐贵人睡觉的宫女就出自尚寝局。

  “密道荒废很久了,厉鬼应该是用来吓唬人的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自言自语着,密道已经很久没开启了,要说当年的老王爷想造反,挖条密道去刺杀皇上,可能性非常大,但他没道理把自己变成厉鬼来看门,这明显是阴阳师的手段。

  “莫非是合作失败后杀人灭口,或者时机尚未成熟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着便站起了身来,只看一位红袍官员大步走了进来,身后带着两名持刀的随从,四十来岁的年纪,魁梧的身姿一看就是武官出身,他一瞬间就猜到对方是谁了。

  “您是秦监察吧,在下赵云轩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迎了上去,这货肯定是拱卫司左监察秦月明,太子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之一,只有他才会不得不来疫病署,可这家伙虽然跟他职位相等,但人家却是个三品大员。

  “哈哈赵监察果然好眼力……”

  秦监察进门拱手笑道:“不过赵大人是不是忘了,您还是咱们拱卫司的右监察,我在属衙空等了您半日,结果您却在这里忙活,快随我一同去吧,太子爷已经为您摆好接风宴啦!”

  “赵大人!多日不见,别来无恙啊……”

  门外忽然又走进来几名官员,全是端亲王手下的人,领头者进门就无视了秦监察,拱手笑道:“殿下在飞鹤楼摆好了宴席,亲自为您接风洗尘,轿子已经在门外等着您啦!”

  “我说熊大人,你们胆子可真不小啊……”

  秦监察冷笑道:“赵大人乃我拱卫司右监察,太子爷是他顶头上司,我等为他接风纯属公务,但你们端亲王私下结交朝臣,可是有谋逆之嫌的大罪!”

  “秦大人!你可别乱扣帽子……”

  熊大人蔑笑道:“昨日皇上已钦定端亲王,全权负责与吉国谈判一事,使团人选正在挑选,赵大人便是候选者之一,端亲王请他过去当面磋商,何来的谋逆之嫌啊?”

  “两位大人别争了,我又不是香饽饽……”

  赵官仁苦笑道:“盐运司的宋大人与我是同乡,一早便在城门口守候,叫了好几位同乡为我接风,刚进城我就答应了,只能麻烦两位大人告诉两位殿下,明天我做东邀请几位,只当是赔罪了!”

  “言重啦!你明早可得来拱卫司履新啊,今日就不打扰了……”

  秦监察很爽快的拍了他一下,熊大人也没什么废话,两人都知道他现在是骑墙难下,倒向哪一边他都没有好日子过,说接风不过是试探一下,说完便痛痛快快的离开了。

  “这晚上怕是还得来密请吧……”

  宋吃猪抓着把花生壳走了过来,赵官仁抓过几个说道:“现在一堆眼珠子盯着我,皇上也在看他们的反应,聪明的这几天就不会请我,走吧!我跟你去吃接风宴!”

  “什么接风宴?”

  宋吃猪愣了一下才恍悟道:“哦对!你拿我做挡箭牌了,但你得换身便装,不然人家一见你这身白官服,铺子都不会让咱们进!”

  “罗檀!去把夫人们都叫上,咱们今天吃大户,宋大人请客……”

  赵官仁嚎了一嗓子往外走去,他跟大顺的男人自然不一样,家有美妻恨不得藏进被窝里,他是直接带着妻妾们招摇过市,熟悉风土人情,将城中心给逛了一遍再去吃饭。

  三日一晃而过……

  “马蹄南去人北望,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,我愿守土复开疆,堂堂大顺要让四方,来贺……”

  一阵阵高亢的歌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,歌声甚至传进了大内深宫之中,让站岗的大内侍卫们都摇头晃脑,不自觉的跟着一起哼唱,小太监跟小宫女们更是一路走一路唱。

  “这是谁在唱曲,为何声音如此洪亮……”

  顺尧帝背着手跨出了寝宫,披头散发的皇妃急忙跑过来,为他披上了一件九龙大氅,抱怨道:“前天就在唱了,早晚各唱一回,比鸡叫还准时,妾身这边听的最是清楚!”

  “回皇上的话……”

  首领老太监走出来笑道:“这是赵首席的医护学院在唱曲,上千人一块唱自然洪亮,许多内臣都学会了!”

  “这是什么曲,为何又是守土又是开疆……”

  顺尧帝上前几步仔细倾听,老太监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张纸,笑道:“这是奴婢从小郡主那抄来的词,曲名叫做《精忠报国》,奴婢特意派人去问了,赵首席说是要让学员们有使命感,早晚各唱一次,每次两遍!”

  “不错!好一个精忠报国……”

  顺尧帝点头夸赞道:“这词写的虽通俗直白,却朗朗上口,大气磅礴,有振奋精神,提升士气之效,最适合字都不识的底层士卒,派人去把曲谱也给要来,以后让各营将士们也早晚唱上两遍!”

  “没曲!只有词……”

  老太监苦笑道:“小郡主说赵首席不会谱曲,大家都是跟着他唱,小郡主倒是能用瑶琴弹奏出来,但她说瑶琴不够奥利给,奏不出大气磅礴的感觉,正在挑选合适的乐器!”

  “奥、奥什么?”

  顺尧帝满头雾水的看着他。

  “皇上!奥利给,就是给力嗷反着念……”

  老太监笑道:“比如狗带就是滚出去的意思,还有什么OUT了,牛叉叉,老铁666,全是小郡主创造的新词,已经变成了内臣们的口头禅了,奴婢特地去请教了小郡主,不然还真听不懂!”

  “哈哈小机灵鬼就会胡闹……”

  顺尧帝爽朗的笑道:“现在的少年人啊,比咱那时候的花样多多了,不过这几日为何没见着永宁,以前她成日在我面前蹦来跳去,是不是出宫一趟,开始嫌弃我这老头子了?”

  “皇上!小郡主哪敢嫌弃您呀,她是嫌咱们宫里人没见过世面……”

  老太监掩嘴笑道:“小郡主在外面弄了一堆新奇玩意,成日在花园里领着人玩闹,宫女们歇了班就往她院里钻,好几位娘娘每日准时去她宫里,天不黑都舍不得回宫呢!”

  “佟妃!”

  顺尧帝转身看向了妃子,好奇道:“你去过永宁那玩过吗,当真咱宫里人都成了土豹子?”

  “不去了!妾身都没肉吃了……”

  佟妃娇嗔道:“永宁的东西确实新奇,龟兔赛跑呀,保龄球呀,康乐棋和跳跳棋等等,但赌注是糕点和肉食,妾身就去玩了半日,结果一个月的肉都让她给骗去了,只能吃斋喽!”

  “你过来……”

  顺尧帝在她耳边说道:“朕与她玩跳跳棋,一次都没赢过,她嫌我笨不跟我玩了,朕得把这面子找回来,你派人偷偷去做一副,晚上朕与你对练,练好了再去找回颜面!”

  “妾身领旨!”

  佟妃掩嘴咯咯的娇笑,扶着他进宫换了衣服又用了早膳,顺尧帝便龙行虎步的来到了御书房中,而一位金甲武将也随即进来磕头问安。

  “起来吧!”

  顺尧帝坐到了案桌后,抬了抬手说道:“无命!赵云轩进京已有三日,听说一直住在疫病署内院,可有怪事发生啊?”

  “并无!陛下说的没错,疫病署的人确实煞气重……”

  无命起身说道:“赵云轩府中女眷皆住在内院,夜夜笙歌开心的很,连附近的百姓们都说,再也听不见王府的女鬼哭惨了,女鬼都让他们吓跑了,真真是百毒不侵,万邪勿近啊!”

  “十来年了,总算太平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笑道:“这就叫以毒攻毒,他们那帮子人专治尸人尸瘟,自然压得住那些脏东西,对了!太子他们近来如何啊?”

  “回皇上的话……”

  无命答道:“太子这几日皆在拱卫司当值,端亲王去了县城未归,赵云轩在忙着防疫,每日上午去拱卫司点个卯,至多半个时辰便带人满城乱蹿,未见他处理拱卫司事务!”

  “哼这三人配合的倒是默契,演给谁看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端起茶碗不屑道:“老九去了一趟兰台,突然像开了窍一样,功劳一把一把的往回抓,却故意犯些低级错误让我责罚,小十七还夜赴兰台,回来后太子就谨慎了许多,说话滴水不漏!”

  “皇上!”

  无命凝重道:“微臣实在不敢相信,这竟是一个少年人的手笔,他何来如此强大的手段?”

  “你可知杨澈是如何评价他的……”

  顺尧帝昂头说道:“精于谋划!力能通天!不为我用!必要除之!杨澈如今是宁州知府,但他的政令还不如赵云轩一句话管用,李明德那个蠢货都被排挤到革了职,从兰台县滚蛋了!”

  “哦?”

  无命惊疑道:“杨状元可不是妒贤嫉能之人,竟会如此评价于他,看来他是真的很忌惮赵云轩了!”

  “杨澈说他为官十七载,此子的手段生平仅见……”

  顺尧帝沉声道:“世人皆以为朕废了京督卫场,实际上朕是集中了他们的力量,将兰台之变查了一个通透,他们也给了朕一个精简的评价,贪财好色!胆大妄为!正义凛然!尽职尽责!”

  “皇上!”

  无命诧异道:“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啊?”

  “并不矛盾,人无完人,几个男儿不好色,几个官吏不贪财……”

  顺尧帝笑道:“赵云轩一手挖出了泰贼,让多年的无头案水落石出,为了灭毒他胆敢冲撞钦差,不惜代价当众毁毒,所以瑕不掩瑜,治毒他是认真的,那小子有一身正气啊!”

  “嗯!”

  无命点头道:“此子若能忠于皇上,倒也不失一位奇才!”

  “朕一直在听旁人说,可终究是雾里看花……”

  顺尧帝轻轻敲了敲桌子,说道:“你派人去叫他来上朝,不要给他任何准备的时间,朕要亲自敲打敲打,敲打的好可堪大用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