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59附骨阴魂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45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尸人来啦!尸人来啦……”

   凄厉的叫喊声响彻了河岸两侧,正在吃完饭的将士们急忙丢下饭碗,抄起兵刃就往河边冲去,只看上游河面已经布满了人头,还有大批尸人在水下扑腾,已将河水搅的一片浑浊。

   “他妈的!咱俩真被盯梢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气急败坏的咒骂着,无数的尸人就好像一大片漆黑的垃圾,顺着河水迅速朝他们这边漂来,具体有多少他也看不到头,反正尸人的命不值钱,这一股脑最少十多万。

   “炸桥吧!不然咱们挡不住……”

   栗子男罕见的露出了凝重之色,刚刚搭建起来的石桥,正好拦截在荣马河中央,顺流直下的尸人会全部被挡在桥边,但石桥只有三米的宽度,将士们站成一排也杀不过来。

   “不能炸!炸了我们就真没活路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怒不可遏的说道:“狗杂碎是在拖延咱们的时间,尸人主力军一定正朝咱们过来,很可能已经加快了速度,我们必须在两天内过江,否则这三百万人全都得死光!”

   “你是东家,你说了算……”

   栗子男拔出宝刀严阵以待,幸好两岸已经堆起了一定的工事,赵官仁赶紧下令增强防御,沙包和石块全部堆到岸边,同时命令风林军/转移过来,河对岸的民夫也全部撤回来。

   “吼吼吼……”

   尸人源源不断的冲上岸来,战士们全都躲在矮墙后捅刺,可大批的尸人都被石桥挡住了,淤积在一起就像堵塞的下水道,有的直接爬上了桥,有的爬到了河对岸,很快就把整条河道都给堵住了。

   “顶住!全部给我顶住……”

   民兵们全都杀的红了眼珠子,他们也明白无路可退了,若是让尸人冲破了河岸封锁线,直奔后方的荣马县城,几百万老百姓一下炸窝的话,那将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灾难。

   “快!构筑二道防线,所有民夫都给我上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举着钢刀大喊大叫,矮墙一眨眼就被尸体堆平了,后方的尸人踩着尸体就能跳过来,要不是尸人都得扑腾着上岸,冲锋的势头没那么猛烈,两波攻击就能突破他们的防线。

   “呜” 送饭的女人们全都给吓哭了,她们总算亲眼看到了恐怖的尸人,各个都屁滚尿流的往城里逃去。

   尸人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样,一旦有人被它们抓伤,很快就会在战友们的身边尸变,再严密的阵型都会混乱,而战士们的心中也压力山大,接战不过二十来分钟,防线就开始不断往后退缩。

   “王爷!这样挡不住,你快看上面……”

   一名将领焦急的拽住了赵官仁,上游河岸已经被火箭点燃了,居然还有无数尸人在河中浮沉,规模之大远胜刚刚来的第一批,没有三十万人恐怕也有二十多万,超过了赵官仁的预期。

   “王爷!炸桥吧,让它们滚去下游……”

   将领们全都火急火燎的围了过来,可赵官仁却怒声说道:“不能炸!下游是个湖,它们进了湖照样能爬上来,两个时辰就能跑到荣马县,到时候咱们死的比现在还快!”

   “难道咱们真要被困死在这了吗……”

   将领们绝望的看着他,他们现在是想逃都逃不掉,西面的山谷已经被尸体填满,北方和东方被河水和湖泊阻拦,只剩南方的群山是唯一屏障,可出去之后就是尸人的天下。

   “王爷!一道防线守 不住了,尸体已经把工事填平了……”

   一名将领火速冲了过来,河岸边已经堆积了无数尸体,将士们已经从平刺变成了佯攻,连短矛手都全部上阵了,从缝隙中捅杀跳墙过来的尸人,而简易的石桥也有崩溃的危险。

   “弓箭手掩护,撤到二道防线……”

   赵官仁只能不甘心的下令,其实战士们已经厮杀了一整天,体力早已经到达了极限,要不是百姓们都自告奋勇的协防,第一道防线会被攻破的更快,但第二道防线估计也守不了多久。

   怎么办?

   赵官仁现在一个头两个大,打死他也没有想到,居然让尸人给算计了,哪怕他们能挡住眼前这波水尸,尸人大军过不了两天也会赶到,他们根本没时间去搭建过江的索桥。

   “啊!!!”

   一阵混乱的惨叫惊动了所有人,竟然有十多条大尸鱼上岸了,它们不同于尸人张牙舞爪,每条尸鱼都发生了变异,肚里的肠子都变成了触手,一旦甩开足以攻击一大片。

   “栗子!快干掉尸鱼……”

   赵官仁赶紧挥刀冲了上去,这样的东西只有高手才能对付,但是几个呼吸间的工夫,尸鱼就把防线冲出了一个大口子,大批尸人嗷嗷的冲进了阵地中,马上就发生了你推我挤的混乱。

   “稳住!后面的人退开,前面的人攻击……”

   赵官仁亲自冲进阵中拼命砍杀,栗子男和金无命也当仁不让,如同两头猛虎般冲进了尸群,其余的高手们哪还有退缩的道理,纷纷冲过去全力搏杀,硬生生挡住了被冲破的缺口。

   “快换人!预备队不要傻站着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不停砍杀涌来的尸人,尸血跟喷泉一般在他眼前翻飞,尸鱼通通被他们砍成了生鱼片,好在尸人都是零零散散冲上来,要是一鼓作气冲锋的话,两个大宗师也挡不住。

   “栗子!你站住别动……”

   赵官仁突然大喝了一声,栗子男猛地荡剑震飞了几头尸人,扭头困惑的看向了赵官仁,只看赵官仁在地上挑起一蓬尸血,猛然洒落在他身后,但一团虚影却在他背后一闪即没。

   “栗子!你背后真有东西……”

   赵官仁震惊的一刀劈了过去,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,等他再挑起一蓬尸血的时候,栗子男背后的虚影又不见了,他只好皱眉道:“栗子!你快用尸血洒向我背后,看看能不能干掉它们!”

   “砰” 栗子男干脆利落的一跺脚,黑刀几乎在同一时间刺了过去,一眨眼就连出了三招之多,可他很快就收刀皱眉道:“透过黑血可以看见一道人影,我刺过去它就消失了,不知道死了没有!”

   “他妈的!究竟是什么邪门东西……”

   赵官仁困惑不解的左右看了看,追魂眼都发现不了任何端倪,但战士们已经重新巩固了防线,他身先士卒也起到了鼓舞士气的作用,只是大量的尸体不断将防线给填平。

   “轰” 突然!

   简易的石桥一下被击垮了,拥塞的尸人被高涨的河水轰然冲向下游,好似便秘多年的老粪突然喷射而出,那份畅快/感简直无以伦比,战士们的压力也顿时一轻,甚至有人发出了欢呼声。

   “唉这下彻底歇菜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气喘吁吁的垂下了刀,尸人虽然被一股脑冲向了下游,剩下的尸人他们足以应付,可用不了多久尸人就会绕回来 ,从荣马县的屁/股后面爆菊,他们照样是死路一条。

   “他妈的!老子跟你们拼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忽然用力一咬牙,跑到阵后大声喊道:“快!让全体百姓出城,只带上干粮和绳索,剩下的什么都不要了,咱们直接游过江去,民夫准备材料,把决堤的石桥补上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众人满脸懵逼的看着他,全都认为赵官仁急到发疯了,可赵官仁不容置疑的态度,让他们只能按照命令办事。

   “兄弟们加把劲,咱们到了河对岸就安全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抄起扩音筒鼓舞士气,虽然所有人都匪夷所思,可民兵们还是加大了攻势,开始逐步往河边推进,虽然还有大量尸人在河里扑腾,但只要不上岸威胁就不大。

   “王爷疯了吗,怎么可能游过去啊……”

   大批百姓从荣马县涌了出来,他们光过桥就是场浩大的工程,但出于对赵官仁的信任和权势,百姓们只能背着绳索来到战场,亲眼目睹将士们拼杀,有的人还自告奋勇上前替换。

   “王爷!桥补好了……”

   有人在前方大喊了起来,大批盾牌手立即冲上石桥,站成一排捅杀被石桥挡住的尸人,但此时尸人已经看不到多少了,还有大批沉在水底,一时半会也扑腾不上来。

   “风林军过桥保护民夫,百姓把城墙拆了,每人抱一块大石头……”

   赵官仁继续发号施令,反正他们人多力量大,而风林军很快就开始有秩序的过桥,他们小跑起来的速度一点不慢,并且每个人都携带一名民夫,半个来小时就跑过去好几万人。

   “女人孩子先过桥,用石头再铺两座桥出来,不许空手过桥……”

   赵官仁的命令被不断传递下去,大石头就是过河的过路费,城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拆除,连孩子们都抱起了大石块,石块被源源不断的扔进河中,还有大批包工头在河边指挥。

   “排好队,不许挤,扔完石头就跑过河……”

   赵官仁站在桥头大喊大叫,人多力量大也在这时体现的淋漓尽致,百姓们硬生生扔出了两条石头堤坝,倒上泥土填平后就算简易石桥了,大大增加了百姓们过河的速度。

   “王爷!湖里的尸人应该快赶到了吧……”

   将领们焦急的聚集了过来,时间可是过的飞快,眨眼间就过去了两个多时辰,但赵官仁却点上了一根烟,轻笑道:“你们竖起耳朵听好了,天亮之前它们都过不来!”

   “咣咣咣……”

   忽然!

   一阵地动山摇的炸响从远方响起,竟然烧红了半边天,很快又听到一阵决堤般的洪流声。

   “决堤了?您不会把堤坝给炸了吧……”

   将领们又惊又喜的看着他,赵官仁又笑道:“最后一批土雷啦,炸了洪家镇的围坝,正好能把上岸的尸人冲回去,顺便再把道路淹成烂泥,运气好明天中午它们都过不来!”

   “您为何不早说啊,害咱们白担心半天……”

   一位将领还是满脸古怪,但赵官仁却瞥了眼自己身后,说道:“我让邪门东西盯上了,不给它下套的话,咱们做的事都会被尸人知道,但咱们能不能过江还是得看运气!”

   “是啊!咱们如何过江啊……”

   将领们又担忧了起来,可赵官仁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扔下烟头大步朝着石桥上走去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