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160龙阳之好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26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赵官仁趴在石磨上一阵猛咳,一位窈窕的古装少妇急忙走了过来,吓的赵官仁急忙后退喊道:“不要过来!我有肺炎……不!肺痨!花柳!伤寒!全都是要命的传染病!”

  “呵呵”少妇捂嘴一声娇笑,娇躯在青纱裙里若隐若现,长的更是柳叶眉、瓜子脸和丹凤眼,狐媚子一般的笑道:“公子可真会说笑,您身体如此硬朗,哪像染了病的样子,还怕奴家吃了你不成?”

  “我真有病!况且男女授受不亲,大庭广众说不清楚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转到磨盘后指着外面,说道:“小娘子!你要喝水就去西边找,那里有许多精壮的汉子,水要多少有多少,豆浆都管够!”

  少妇娇嗔道:“公子怎生这般愚笨,正所谓露水姻缘,您一碗水都不给,何来姻缘二字啊,莫非奴家这般长相,还入不了公子法眼?”

  “咦?这是谁啊,怎么穿成这样……”

  朴记者忽然惊讶的走了过来,赵官仁急忙在身后对她挥手,同时说道:“小娘子!本公子有龙阳之好,只喜欢男人,还喜欢让他们走我的旱道,只能辜负你的美意啦!”

  少妇噘嘴道:“那问个路总成了吧?”

  “不是本地人!不识路,小娘子请慢走……”

  赵官仁慢慢退到了朴记者身边,朴记者也明白遇上邪门东西了,面色惊恐的躲到了他身后,而小少妇则冷哼了一声,居然径直朝着焚尸的人们去了。

  “乡亲们!回家收衣服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爬上石磨用力的挥手喊叫,高洁等人诧异的回头一看,顿时发现来了个古装小娘们,再看赵官仁急的一脸快要上吊的样子,马上就明白这娘们来路不正了。

  “快走!快回去……”

  高洁等人赶紧往侧面跑去,日韩两国的人还明白怎么回事,穿古装的肯定是邪门东西,但几个傻老外却没反应过来,愕然的望着小少妇走到自己面前。

  “昆仑奴呀!讨口水喝……”

  小少妇娇媚的望着一名黑人,做了个讨水喝的动作,黑人下意识摘下水壶递给了她。

  “嘻嘻滴水之恩,定当涌泉相报……”

  小少妇在黑人的下巴上轻轻一挑,跟着又在四个老外胸前一溜摸过,直接拿着黑人的水壶就走了,弄得四个老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可转头才惊觉大伙都跑光了。

  “老大!什么路数啊,怎么拿壶水就跑了……”

  余小鱼躲在石屋后,身旁的赵官仁说道:“没听她说涌泉相报嘛,一定会回来找黑鬼索命,说不定跟他在床上一顿啪,爽完把他给吃掉,小娘们刚刚还要跟我露水姻缘来着!”

  “赵桑!有人死了……”

  小鸟酱突然惊恐的跑出来大喊,众人全都震惊的跟她跑进了大石屋,迅速来到了后院的卧房外。

  只看两女一男倒在了血泊中,三颗脑袋还不翼而飞了,看样子像是被人从身后一刀三颗头。

  “妈呀!肯定是那个女人干的……”

  高洁惊惧的捂住了小嘴,赵官仁则皱着眉头走了进去,左右看了看之后怪异道:“这地上没有脑袋滴血的痕迹,脑袋怕是让她当场给吃了,这鬼地方不能再呆了,烧完沈婷咱们就走!”

  “等一下!豹雾山南图怎么不见了……”

  邱意寒走进来爬到了土炕上,翻开石箱也没发现画轴,她转头对门外的小鸟酱喊道:“小鸟酱!你问一下谁把这里的画拿走了,一副水墨画,不应该有人拿走才对啊!”

  小鸟酱很快就回答道:“没有人看到什么画,后院也没有几个人来过,再说这时候谁还有空欣赏画作啊!”

  赵官仁起身困惑道:“难道那娘们是来找画的不成,可是没看到她身上有画啊,不会塞进肚子里了吧?”

  “哪来的山水画啊?”

  高洁等人也满脸纳闷,邱意寒跳下来说道:“我在箱子里发现的,没看出什么名堂就扔在了床上,但现在看来那画肯定有古怪,恐怕就是画把那个女人给引过来的!”

  陈冉问道:“白玉寺院的位置,会不会就藏在那副画里啊,你们有没有记住画里的地貌啊?”

  “陈校花!那可是山水画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摊手说道:“我觉得山水画都是抽象画,反正就是几座山一条河,山上都是黑乎乎的一片,山上还有一栋小房子,但绝对不是白玉寺院,更何况那又不是地图,写出了地点咱也找不到!”

  “快走吧!这地方待的瘆得慌……”

  高洁赶紧招着手往外走,这下大伙都不敢随意分开了,一个个用力的攥着武器,全都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,能跟邪门东西沟通的人不多,赵官仁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大^师。

  “大黑鬼!下次别看到姑娘就发^愣,那娘们是个僵尸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出去训斥了黑鬼一声,没发现古装少妇的踪迹之后,他们便重新回到村中央继续焚尸,最后找了两个军用水壶,把沈婷的骨灰给装了起来。

  “九日!”

  高洁偷偷问道:“这下可怎么办啊,要是开溜让他们发现,他们搞不好会当场翻脸,认为是你把他们害成这样的!”

  “找个村子休息吃东西,等人睡下了再走……”

  赵官仁穿戴好装备带队出了山谷,忽然惊觉女人的数量都快一比一了,不怪都说战争是最可怕的寡妇制造者,遇上危险只能男人挡在前面,但这么多累赘可就要人命了。

  “大头!”

  余小鱼走在后面笑道:“你怎么不跟妹子聊骚了呀,现在只要你勾勾手,不管黑毛金毛都随便上哦!”

  吕大头哀声道:“哪还有心情撩妹啊,脱^光^光我也没兴致啊,总感觉后脖子上直发凉,有东西跟着咱们!”

  “你少乌鸦嘴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空旷处四处张望了一下,说道:“我告诉你,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放纵,只有把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活,你才有活下去的可能,不然越害怕就越容易出事!”

  “就是!”

  余小鱼挽住了一位金发洋帅哥,笑道:“谁知道还能活多久啊,不如赶紧把想做的事情给做了,免得死了还一肚子遗憾!”

  “我先适应适应,我目前还是个菜鸟……”

  吕大头苦歪歪的摇着脑袋,可姑娘们的眼神却不一样了,好几束目光都盯住了赵官仁,高洁的眼珠子都在滴溜溜的转。

  邱意寒更是走到他身边,直视着前方轻声问道:“爷!有了坐骑怎么也不见你骑啊,想留着力气骑洋马啊?”

  “放心!肯定先紧着自家的宝马喂……”

  赵官仁重新走上乡间小路,低着头研究地上的足迹,此时八国领队已经挂了五个,剩下几个也不敢多什么嘴,反正他让怎么办就怎么办。

  “这是横扫千军,一点活路不留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奈的朝前眺望,黑魔族几乎是一条横线扫过来的,不论怎么走都能碰上它们,只不过西边多东边少而已,于是他一咬牙,干脆继续顺着骑兵的铁蹄印一直走。

  “哇!路变宽了,不会要到县城了吧……”

  余小鱼忽然震惊的指着前方,前方的道路不但变成了三车宽,中间部分甚至铺了大石块,远远就看到路边有一头驮碑的霸下。

  赵官仁笑道:“我家宝马儿,上去看看写的啥!”

  “这跟咱们古代的石碑差不多嘛……”

  邱意寒走过去怪异的说道:“天地交而万物通也,上下交而其志同也,这句话是摘自《易经》中的一句,上面两个小篆是镇远,一般边陲小镇才会用上这两个字!”

  “怕是真要到镇子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加快了前进的步伐,在绕过几座小山包之后,前方的视线豁然开朗,一座漆黑的城池“趴伏”在荒野之中,城墙陈旧却没有破损,城门楼上甚至立着一根旗杆,一面黑旗至今还能迎风飘扬。

  “不要进去吧,这肯定是座鬼城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忐忑不安的缩着脑袋,后方的女人们更是缩成了一团,赵官仁转头就往山包上走去,拿出夜视望远镜朝城池里望去。

  “奇了!屋子居然没有烧毁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的调教了一下焦距,发现城池里有很多屋子都烂塌了,可是并没有大火烧毁的痕迹,空荡荡的街道上也看不到半条人影。

  高洁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会,说道:“城门被打破了,骑兵队应该是从这座城池穿过去了,咱们进还是不进?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这就是一座关隘,不进也得进,两侧的大山很难翻过去,而且进城之后有助于寻找寺院,不然咱们这样乱跑不是办法!”

  “你问问几个领队吧,他们要是不想进去,咱们正好在这分道扬镳……”

  高洁转身往下走去,谁知下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叫,等两人慌忙跑下山坡之后,只看唐小兵急声喊道:“老板!那娘们在跟着咱们,有两个人死在后面了,脑袋都没了!”

  “怎么可能?我刚刚还朝后看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震惊的往原路跑去,一群男人站在路中间脸都绿了,只看两具无头男尸正倒在不远处的路边。

  韩国领队慌声说道:“泰国队发现少了两个人,回来找才发现人死了,一定是那个女人跟上来了,偷袭了走在最后的两个人!”

  “他妈的!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怒的跑到了尸体边,同样是干脆利落的被摘了脑袋,血液喷出了很远,但这回却出现了两行飞溅的血液,像是有人拎着两颗脑袋,极速奔跑时甩下来的。

  “全都不要动,在原地呆着……”

  赵官仁急忙掏出了一根荧光棒甩亮,顺着血液走过了马路,血液到了黑草地上就消失了,前方就是他们刚刚下来的小山,于是他抬起头缓缓朝山上望去……

  “糟了!”

  赵官仁的脸色狠狠一变,心跳骤然加快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