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33魅魃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427 2020-11-17 17:22

  墓室密道早已被回填,小皇上不想让知道皇陵被盗的丑闻,只能让龙禁卫们轮番挖土,一百多人愣是挖到了半夜,在吃过宵夜之后,终于把密道的石门给挖了出来。

  “咚”石门轰然倒在了地上,两名陵官举着油灯,哆哆嗦嗦的走了进去,赵官仁和欧阳锦举着手电紧随其后,只感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,还有一股赵官仁最熟悉的气味——尸臭!

  “当心点!可能会有尸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唤出魂刀拎在手上,地宫也是非常高大,一条甬道分别通往主墓室和八间耳室,为两位皇帝自缢而死的妃子们,全都葬在耳室之中,叶子梅就葬在左侧最后一间。

  “咦?这些瓷器和铜器你们为何不拿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了地宫的“堂屋”,中间就放着一口青铜大鼎,还有诸多士兵的陶俑分立两侧,但地上摆放着许多精美瓷器,一样都没有缺少。

  “没人敢买!”

  陵官哀嚎了一声,欧阳锦则解释道:“陪葬瓷器由官窑专门烧制,一旦拿出去就会让人知道,他们把皇陵给盗了,铜器也是一个道理,所以他们只敢拿金银玉器,容易改头换面,在黑市上也方便出手!”

  “你们如何把门打开的,这石门可不轻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主墓室前用力推门,结果两扇沉重的石门纹丝不动,还是陵官拿着一根特殊的扁勾,在石门下捣鼓了几下,然后用力一推就把门给打开了。

  “哦!原来门后有两个大石球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进去才恍然大悟,原来门后有两道倾斜的沟槽,只要把门关上石球就会滚落,不知门道的人根本打不开墓门,这一扇石门恐怕就有几千斤,炸药都不一定好使。

  “哟这不是皇上的寝宫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起手电四处照了照,主墓室装修的跟皇宫里一样,三口石棺一大两小,分别安葬着吉武帝和他两名妃子,但吉武帝的棺材板都歪在一旁,石棺盖板更是碎了一地。

  “老岳父啊!你看看你争个什么,最后还不是死的这么悲催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防疫口罩戴上,吉武帝的棺材也放在镶金的石棺当中,可上面的金箔都被人给抠掉了。

  等他走到石棺边探头看去,吉武帝烂的只剩一副骨头架子,锦被和龙袍都被人掀开了,陪葬品被拿的一样不剩,甚至连下巴都被敲碎了,应该是为了拿走他嘴里的夜明珠。

  “老岳父!我再送你一次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抬起棺材盖又盖了回去,可他走到妃子的棺椁边一看,一具女尸居然被人扒的光溜溜,屁~股朝天趴在棺材里,经过药物处理后腐烂的不严重,明显能看出被人侵犯过。

  “你们这帮畜生,居然连尸体都侵犯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下就恼火了,但陵官却摆手说道:“王爷您误会了,这些脏活我们从来不干,但娘娘们入殓之后,上下都会被玉石塞住,他们把娘娘翻过来是为了……取出塞肛的玉石!”

  “滚出去!看到你们就冒火……”

  赵官仁怒不可遏的骂了一声,掏出手套戴上以后,亲手把两具女尸都给翻了过来,然后替她们盖上锦被和棺材盖,跟着在三口棺材前挨个点上三根烟,分别鞠躬后才退了出去。

  “老爷!前面透水了……”

  欧阳锦举着油灯站在甬道口,通往耳室的甬道是个斜坡,黑漆漆的地下水估计有一脚深,有木质的陪葬品正在水面飘荡。

  “去把碎石弄过来垫路,注意不要碰到水,可能会有尸毒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欧阳锦拉到了后面,两名陵官唉声叹气的去搬石头,勉强把路给垫出来之后,赵官仁又用刀逼着他俩开路。

  尸人全是没有灵魂的东西,躲在门后他的追魂眼都看不见,而且这地方晒不到太阳,水里有尸毒也不会消散,很有可能会让陪葬的妃子们诈尸。

  “他娘的!我就知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停在了最深处的耳室前,只看一口粗糙的大石棺内,放着一口布满神秘花纹的铜棺,铜棺倒是一副原封未动的样子,但透水点正好在其上方,石棺内早已泡满了黑色的尸水。

  “奇怪!这水并不深,如何污染到其它棺椁的……”

  欧阳锦举起油灯左右看了看,共有四间墓室在此处围成了半圆,可棺椁全都架在半人高的石台上,除非尸水将其全部淹没,才可能让其中的妃子诈尸。

  “你们上回来的时候,透水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起手电照向其它墓室,一名陵官摇头道:“透水就得挖开重修,咋可能让墓室漏成这样,定是上回挖洞挖错了地方,把墓顶给挖漏了,我们来时还是好好的!”

  “我再问你们一遍,此处有没有遭遇过雷劈……”

  赵官仁恶狠狠地瞪着他俩,其中一人犹豫道:“有!自从咱们盗过墓之后,陆续有三道旱天雷劈在了冥殿上,但咱们担心被人发现盗挖的新土,一直没敢对外声张!

  “你们这两个该死的东西……”

  赵官仁愤怒的大骂了一声,一脚把两人同时踹进了污水当中,两人惊叫着在水里连滚带爬,下意识爬到一块棺材上,哭求道:“王爷!不要杀我们,饶了我们一条狗命吧!”

  “你们等死吧,自作孽不可活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势汹汹的举起了刀,果然没出半分钟,两人忽然倒在棺材板上抽搐了起来,嘴里发出杀鸡般的咯咯声。

  “天呐!水里真的有毒……”

  欧阳锦难以置信的拔出了宝剑,赵官仁则猛地跳到棺材盖上,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,将两人的头颅砍成了两半,说道:“小紧!魅魃可能就在这里,它会用幻象迷惑人,你站在那不要乱走!”

  “老爷!你也当心点……”

  欧阳锦连忙横剑守在了门口,赵官仁又猛地跳上了一口石棺,不过里面的女尸早已烂成了骨架,他只能跳回去说道:“一定是有人翻尸的时候,把尸体翻到了地上,毒水渗过来让她尸变了!”

  “那一定就在这三间耳室中……”

  欧阳锦转身跨出了一步,赵官仁也从墓室中跳了出来,可他马上就发现了不对劲。

  斜对面的一间墓室中,木头棺盖都已经落在了地上,可石棺的盖板却盖在棺椁上,只留下一条指头宽的缝隙,但盗墓贼们可不会这么好心。

  “嘿小宝贝!你在里面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捡起几块碎石扔进水中,用手电照着石棺等了一会,不过什么动静都没听见,他便举着魂刀跳到了石头上,用刀插~进缝隙里缓缓用力,把棺盖撬开了一条掌宽的口子。

  “你不出来我可就进去了,我可是出了名的捡尸小能手……”{clewx-.首发}

  赵官仁又丢了一块小石头进去,可惜棺口到他下巴的位置,他必须踮脚才能看到里面,不过等了一会还是没啥反应,他只能硬着头皮靠了过去,缓缓把脸凑到缝隙上。

  “空棺?”

  赵官仁猛地一怔,急忙将棺盖用力推开了,谁知棺椁中竟是空空如也,只剩锦被和一些不值钱的随身用品,尸首居然不见了。

  “小紧!这棺椁为何没有刻字,难道葬了个宫女不成……”

  赵官仁疑惑的打量着石棺,但欧阳锦却在门外说道:“不可能!宫女没资格葬在这里,最低也得是个淑妃,没刻字只有一种可能性,皇后娘娘讨厌她,故意用这种方式羞辱她!”

  “可尸体去哪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四处照了照,一脚深的水藏不住什么东西,他只好跳出去继续寻找,谁知道将西面的耳室都给搜完了,居然还没有发现失踪的女尸,而其它的尸首也没有尸变。

  “老爷!

  欧阳锦困惑道:“这帮人应该不会盗尸吧,万一被人发现可是灭族之祸,再说其它女尸都没少,会不会原本就是口空棺?”

  “不可能!总有一个变成了魅魃……”

  赵官仁皱眉说道:“既然两道旱雷劈在了上面,说明无名女尸就在此处尸变了,不过怪就怪在,魅魃在五雷轰顶之前,应该不会冒险离开墓穴,况且她也出不去!”

  “咱们还是上去问问吧……”

  欧阳锦举着油灯往回走去,小皇帝等人都在地面等候,一看他们出来连忙围了上去,但赵官仁开口就问道:“叶冠海!耳室里有一口无名棺椁,究竟葬的是什么人?”

  “呃柳飘飘……”

  小皇帝满脸尴尬的看着他,赵官仁立马震惊道:“柳飘飘不是被处死在天牢了吗,怎会葬在皇陵之中?”

  柳飘飘正是在兰台县开青楼的柳老板,以锦衣密探的身份回吉国之后,一路就跟叶子梅好上了,怀孕之后甚至被封为了太子侧妃,但最后还是被处死在了天牢之中。

  “老爷!叶子梅在行刑前反悔了,没杀柳飘飘,皇后都让他骗了……”

  罗檀上前耳语道:“柳飘飘被养在宫外安胎,一直由秦王秘密照料,先帝驾崩后秦王就想为她要个名分,可太后一听柳飘飘没死,气的当场破口大骂,第二天柳飘飘就死了,肚里还有个快出世的孩子!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太后杀的吗,可为何又把她葬在了皇陵?”

  “人家是国母嘛,自然得显得宽容大度呀……”

  罗檀低声道:“太后确实狠了点,毕竟还有个未出世的孩子啊,可也怪柳飘飘作死,当初差点害了她全家,人家得势了自然要让她好看,对了!不会是柳飘飘诈尸了吧?”

  “柳飘飘不仅诈尸了,她还不见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大声说道:“叶冠海!柳飘飘只剩下一口空棺,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出去的,但是等五道闪电劈过她以后,她一定会去皇宫找你娘报仇,柳飘飘现在一身都是尸毒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