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95守塔人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20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姐夫!”

  李诗诗乳燕投怀般扑进了赵官仁怀中,激动的泪珠大颗流淌,小狐狸尾巴左右摇摆,邱意寒也眼眶湿红的扑了过来,再也把持不住御姐的气场,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赵官仁。

  “老板!”

  唐小兵跑过来抓着头皮憨笑,他们全都两个来月没见赵官仁了,最后一面还是在牢狱之中,离开的时候甚至做好了永别的打算,此时再见自然激动的无法自持。

  “唉阴沟里翻船啊,周淼那娘们太狡猾了……”

  司命以及白溟等人全都走了进来,这里是江东大堡附近的聚集地,屠戮一空后再也没有活人,而赵官仁用信号弹叫来白溟后,便叫她把人都叫了过来,清空僵尸霸占了一座小酒店。

  “安啦!他们不抓刘太白就得来抓我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着李诗诗坐在了大厅沙发上,说道:“这骷髅塔既然没有动静,说明任然掌控在血姬或者鳄血旗手中,而我是破局之人,不是设局之人,能让刘太白帮我分摊火力,我感谢都来不及呢!”

  “我有一事不明……”

  司命困惑道:“他们为何敢断定刘太白是开塔人,既然断定他是开塔人,又为何让他去秘境赴死呢,难不成是在秘境中判断出来的不成?”

  “我估计啊,黑魔让刘太白进入秘境,本就是为了鉴别他的身份……”

  赵官仁拆开了一包香烟,挨个甩给抽烟的人,结果一包甩完了也不够,连南宫和双蛋兄弟都学会了抽烟,而且卡蛋的块头大烟瘾更大,一次得冒两根他才能解馋。

  司命又说道:“可你不是说,开塔条件是博爱正义和勇敢吗,怎么现在又变成一个俗人了?”

  “做个俗人!贪财好色!一身正气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根大中华点上,摸着李诗诗的大白腿傲娇道:“这本就是我的做人准则,至于是不是开塔人的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肯定不是开塔人,我跟他们不一样!”

  “怎么不一样了?”

  大伙全都愕然的看着他,赵官仁又嘚瑟道:“永夜也是开塔人,大国师也是开塔人,可他们不是魂斗罗,打不开祭魂塔中的十九扇门,所以我是守塔人,他们就是个门童,开大门的!”

  “哦!”

  司命恍悟道:“难怪黑魔说只有你解开了六条锁魂链,还获得了镇魂塔的印记,但说到底你不就是个保安吗,大门也不是你想开就能开的!”

  “黑魔不识数,你也不会聊天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都解开七条锁魂链了,我能是一般人吗,我告诉你们,朕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,只待他们自投罗网!”

  “赵官仁!你吹牛的时候有个不好的习惯,喜欢把脑袋往后仰……”

  郑十八靠在沙发上说道:“你要是觉得我不宜旁听,直接让我出去就行了,没必要在这里吹牛装逼,我就这么跟你说吧,血姬要是没有王炸在手,绝对不敢孤注一掷!”

  赵官仁腻歪道:“那你有何高见呢,用核弹跟他们同归于尽吗?”

  “如果炸不到他们本体,再多核弹也没用……”

  郑十八摇头道:“而且我习惯提前计划,见招拆招是你的强项,所以我现在只能提供点参考意见,譬如血姬会不会把刘太白带走,去开另外一座骷髅塔,让我们和永夜都在这空等一场!”

  “对啊!”

  南宫点头道:“这倒是个大问题,可别中了她的声东击西之计了!”

  “切只要我在这,血姬就不敢挪窝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只要血姬到时间不出现,我就去打开第十九座塔门,让永夜分身冲进去揍黑魔,有咱们一起帮忙,非把他揍成孙子不可,所以我在哪血姬就必须在哪!”

  “有你这句话……我就更担心了……”

  郑十八深沉的说道:“现在不怕血姬耍花样,只怕他们硬碰硬,永夜肯定有没亮出来的底牌,血姬自然也能想到,但她既然敢对你和永夜同时出手,说明血姬的王炸很恐怖啊!”

  “这么费脑子的事就交给你了,我不擅长计划这么远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抻了个懒腰,说道:“距离开塔还有二十几个小时,司命和南宫负责侦查敌情,双蛋负责巡逻警戒,白白和青青坐镇中宫,张新月和郑十八负责想计划,等我睡醒了再做批示!”

  郑十八皱眉道:“死到临头了你还睡的着,你不会想跟女人快活吧?”

  “嘁”赵官仁不屑道:“最后的疯狂不懂啊,现在不快活还等下辈子啊,我看你就是个天生劳碌命,根本不懂得享受,爱妃们!快跟皇上回宫啦,朕今晚挨个翻你们的牌子,哈哈”“遵命陛下!哈哈哈……”

  姑娘们嘻嘻哈哈的跟着他上楼去了,莺莺燕燕的足有四五十号人之多,而郑十八则皱眉瞪眼的说道:“这心态也太好了吧,我真的是完全无法理解!”

  “哈”张新月笑道:“一个敢在血海里调戏血姬的男人,绝对是色狼中的疯子,所以你无法理解也很正常,因为你既不是疯子也不是色狼!”

  “其实我对你挺感兴趣的,我感觉我们俩是一类人……”

  郑十八忽然很认真的盯着她,但张新月又笑道:“这话你最好别让疯色狼听到,否则他会让你变成独臂铁拐李,而且我脑子也不太正常,因为我爱上了一个疯子!哈哈”“各位美女!时间有限,老衲就不客气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站在客房部的走廊上,大声说道:“意寒和幺幺进房洗澡,贾奶莎和许秘书进去伺候,杜莎和天竺一间房,各自婢女洗香香,小六、小九领两位娘娘入洞房,七煞、红娘且留下,我有话跟你们讲!”

  “我呢?怎么不翻我牌子呀……”

  烂屁*股急吼吼的举着手,赵官仁翻了个白眼说道:“这年头地主家也没余粮啊,你个绿林女汉还来劫道,要不你跟南明做预备吧,到时候有余粮就给你们分一点,没有就不能怪我了!”

  “姐夫!我满十八啦,你必须翻我牌子……”

  李诗诗气呼呼的掐着他,赵官仁立即把她拽进了房间,将面无表情的七煞也给拉了进去,但七煞却甩手娇喝道:“滚开!不要碰本女王,你慢慢快活吧,本女王不稀罕!”

  “不要误会嘛!”

  赵官仁招招手对红娘说道:“我小姨子虽说是个半兽人,但怎么也有你们小兽人的血统,我希望你们教她一些基本常识,不要人家问起来,她连自己是什么狐狸都不知道!”

  “谁说她是狐狸了……”

  红娘一把拽起李诗诗的尾巴,将自己的红尾跟她放在一块,说道:“你看看我们的尾巴一样吗,她根本不是狐族,她是个貂,貂族的白貂,看这毛色应该还是个貂族小公主呢!”

  “啊?原来我不是小狐狸呀,我好喜欢当狐狸精的……”

  李诗诗满脸委屈的撅起了小嘴,但赵官仁却说道:“不管她是什么品种,当年是血姬把她变成这样的,决战在即,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,红娘你仔细给诗诗做个体检!”

  “好的!包在我身上了,小妹妹跟姐姐来吧……”

  红娘立即挽着李诗诗出去了,李诗诗听到这话也不敢作妖了,有些紧张的跟着她离开了,但赵官仁却猛地一关门,一把将七煞拦腰抱起,直接扛在肩膀上往里间走去。

  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,混*蛋……”

  七煞羞愤的在他背上锤砸,可一个堂堂白火大魔王,居然连一个小绿火都伤害不了,让人一下扔在了大床上,按住手腕坏笑道:“我的小猫咪,今晚的头彩肯定是你的呀!”

  “滚!爱谁谁,老娘不稀罕……”

  七煞气鼓鼓的偏过了头去,可赵官仁却在她猫耳朵里吹了口气,顺手拽起猫尾巴一顿揉。

  “啊!”

  七煞惊呼着浑身一哆嗦,羞愤的叫嚷道:“滚开!我咬你了,不行!不要碰我尾巴,真的不行嘛,唔你讨厌死了,一嘴的烟味,这是最后一次了……慢点!你有猫薄荷吗?”

  “有也不能给你,你嗨起来太疯了,我遭不住啊……”

  “给我!不然你今晚谁的牌子也别想翻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尼玛!这野猫子,真要了亲命喽……”

  赵官仁光着个大膀子,龇牙咧嘴的从七煞房里走了出来,身上全是横七竖八的抓痕。

  “哈哈”张新月正好从楼下走了上来,捂嘴笑道:“你这是让七煞给挠的吧,一身的猫毛,玩的也太激烈了吧!”

  “你上来有事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歪歪扭扭的走进了空房间,张新月跟进来说道:“我是上来找小诗诗叙旧的,但我知道你已经有了计划,只是不方便告诉我们而已,并且我们的计划一定没你的巧妙,对吧?”

  “你太看得起我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窗户边点了根烟,说道:“郑十八分析的没有错,血姬手上一定有致命的王炸,能将我和永夜一块干掉,这不是靠计划就能解决的事,今晚可能真是我最后的疯狂了!”

  “没关系!尽人事,知天命……”

  张新月关上门走到了他身旁,望着窗外唏嘘道:“还是黑暗区,还是跟你在一起,感觉一年前的事仿佛就在昨天一样,我、周淼还有你,我们三个就像小老鼠一样钻来钻去!”

  “可这一次,我可能没办法带你们出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凝视着窗外轻轻摇着头,但张新月却拦腰抱住了他,紧紧靠在他胸口闭上了双眼,柔声说道:“我早就不在乎了,只要能跟你靠在一起,我就特别有安全感,哪怕是跟你一起下地狱!”

  “月月!我想取回我自己的东西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,张新月抬起头来睁开双眼,苦笑道:“你的东西随时可以拿走,但现在才来找我拿一血,你不觉得太迟了吗,我已经给不了你红色的一血了!”

  “我不在乎什么颜色,只要是一血就好……”

  “嗯!一血,只属于你的第一次,希望还能给你带来好运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