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1781目五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45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咣”白溟一刀破开厢房窗户,身影一闪就到了院中,萨丹化身的黑狼也同时跃了出来,双方诧异的对视一眼之后,只听西厢房里惨叫连连,还有女人焦急的呼喊声。

  “咚”白溟隔空一刀劈开了房门,只看小魔王正披头散发的乱蹿,吕大头则蜷缩在床上捂着下^体,整张脸都涨的通红通红,同时痛苦的嘶喊道:“水!快给我水,我不行啦!”

  “来了、来了……”

  小魔王慌慌张张的端了盆水跑回去,跪在床上帮吕大头擦拭起来,赵官仁这时也拎着把黑刀跑了出来,诧异道:“大头!你什么情况啊,不会是太激动折断了吧?”

  “唉”白溟黯然的叹气道:“这就是冥婚的代价,我们看着跟活人差不多,实际上体内尸气很重,尸气一旦侵入活人体内,轻则大病一场,重则当场殒命,你也到此为止吧,我不想害了你!”

  “不是的!他抹了辣椒油……”

  小魔王尴尬万分的转过了头来,吕大头这时也停止了惨嚎,泪流满面的哭丧道:“我他妈拿错罐子了,麻油变成了辣椒油,秀秀她对辣油没感觉,还以为我是故意找刺^激,可辣死我啦!”

  “你个倒霉孩子,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着腿差点笑破了肚皮,但白溟却满脸懵懂的问道:“可他为什么要抹麻油呢,秀秀你怎么还流血了,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呀?”

  “洞房呀!我已经不是姑娘家了……”

  秀秀同样莫名其妙的眨着眼,白溟只好对她招了招手,秀秀便披上吕大头的外套走了出来,跟着白溟走到角落里,趴在她耳边小声解释了一番。

  “啊?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亲嘴就行了……”

  白溟惊讶万分的看着她,秀秀“噗嗤”一笑道:“主子!我之前也不懂,后来随你去赤山堡,我在客栈看了光盘才明白,回头我把光盘拿给你,叫什么我善良的小姨子!”

  “我问你!他没有尸气入体吗……”

  白溟悄悄朝后方看了眼,秀秀摇头道:“一点都没有!尸气一进他嘴里就没了,而且他嘴里有股好香的味道,我一闻就激动的打哆嗦,口水都出来了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!”

  “果然不是我有问题,其实赵官仁在外面亲过我,当时他嘴里就一股臭臭的烟味,尸气也进入了他的体内……”

  白溟皱眉道:“可他找到白玉书院之后就变了,他在山上亲我的时候,我感觉魂火都要飞出去了,真想把他一口吞进肚子里,尸气也对他无效了,估计他们在书院有什么奇遇!”

  “我找了也问了……”

  秀秀耳语道:“我把他衣服翻了个遍,什么特别的东西都没有,他也说只从书院里带出一个玉如意,炸死永夜后就粉碎了,永夜也是太狡猾了,它要是本尊前来的话,一定能让它魂飞魄散!”

  “你……喜欢吕大头吗……”

  白溟目光炯炯的看着她,秀秀愣了一下便说道:“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,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但我……倒是挺开心的,他那人特别逗,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人!”

  “如果我让你去杀了他呢……”

  白溟的眼神忽然冷冽了起来,秀秀立即挺起胸膛道:“秀秀是主人的奴仆,魂都是您给的,您让我杀我一定不留情,什么夫妻,什么男女之情,对我们亡族来说不重要!”

  “真的不重要吗?”

  白溟低下头来喃喃自语,可突然就听“砰”的一声爆响,黑狼居然从厅堂里倒飞了进来,一下摔在院子里嗷嗷惨叫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赵官仁震惊的从屋里跳了出来,只看厅堂里出现了五个戴斗笠的和尚,压着帽檐看不清长相,但是穿着同款的黑色袈裟,拄着一模一样的黑色禅杖,呈箭头形缓缓往院里走来。

  “不要看它们的脸,那是黑般若的一目五……”

  白溟猛地从裤腰上抽出一把软剑,扔给秀秀后立即射向了“一目五”,赵官仁的灭魂刀已经成了她的主战武器,强大的气势让厅堂大门都轰然爆开。

  “密罗密罗!繁多繁多……”

  五个斗笠和尚稳稳的拄杖念经,在白溟爆开大门的一刹那,五个和尚才猛地抬起头来,终于知道它们为什么叫一目五了。

  领头者拥有一只巨大的独眼,剩下四个和尚脸上都是光板,通通没有眼睛和鼻子,只有一张不停翕动的嘴,五人的动作也是整齐划一,重重一顿禅杖,顿时爆出了一团黑光。

  “唰”黑光瞬间化作一面大黑网,极速朝着白溟身上罩去,同时天上地下也都出现了黑网,直接将白溟包围在中间,像个黑光大囚笼一般挤向白溟。

  “咣”白溟一刀劈在了黑网上,一道灭魂刀影顺势透网而过,狠狠砍向了一目五的首领。

  谁知一个无脸和尚却猛然上前,结结实实的扛下了这一刀,顿时倒在地上化为一股黑气。

  “破!!!”

  白溟娇喝了一声,全身紫光爆闪,几面大网轰然合并在一起,马上就被紫光撑的鼓胀了起来,圆的就像个快要爆炸的大气球一般。

  “破啊!”

  白溟吃力的大喝了一声,连额头的青筋都鼓了出来,可撑到极限的黑网始终不破,等四个黑和尚再次一顿禅杖,黑网居然开始缓缓往回压缩,明显是胜了白溟一筹。

  “去死!”

  秀秀带着一道白光射进了厅堂,谁知刚进去就被兜了个正着,两张黑网居然同时上下闪现,一下把秀秀网翻在地上,噼里啪啦的发出了爆响,电火花不断在秀秀身上闪烁。

  “啊”秀秀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,黑网就像个超大的电蚊拍一样,电的秀秀浑身青烟直冒。

  “秀秀!”

  吕大头光着个大屁^股跑了出来,手忙脚乱的拎着剑想要上前,但秀秀却尖叫了一声快跑,跟着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。

  “赵官仁!你们快跑,我撑不住啦……”

  白溟同样厉声大喊了起来,萨丹也被打的皮开肉绽,刚撑起来又“噗通”一声摔趴下了。

  吕大头只好慌乱的叫道:“快跑吧,再不跑就来不及了!”

  “唰”赵官仁突然一刀砍向了他的脑袋,他手中的黑刀是古侍的随身武器,一出手顿时爆出了凶猛的黑芒。

  “砰”刀芒一下劈了个空,将西厢房的墙壁给劈了个破烂,而吕大头已经闪现到了另一侧,慌乱的表情也凝固了,冷声问道:“我何处露了破绽?”

  “你特么逗我呢,吕大头肿的跟腊肠一样,但也没有驴子这么长……”

  赵官仁横起刀挡在了身前,只看吕大头的身影一阵晃动,忽然变成了一个光头大和尚,手里的剑也变成了一把暗金色的禅杖,正是黑般若本尊。

  “哼哼你这脑子果然好用,永夜败的不冤……”

  黑般若缓缓上前两步,轻笑道:“你不用担心,目前我还不想杀你,但你得跟我说说白玉书院的故事,玉如意是真的灰飞烟灭了,还是被你藏起来了?”

  “玉如意要是在我手中,我已经敲碎你的秃瓢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瞪眼说道:“我劝你最好不要逼我,今晚是我的洞房花烛夜,不想杀人见血,但你要是不识抬举,我只能用白玉书院的仙术——丢雷老母,把你给轰成^人渣!”

  “好啊!小僧正想试试仙术的威力……”

  黑般若轻轻一抬禅杖,厅堂里的一目五突然停了手,白溟立马虚弱的跪在了地上,困在网中颤巍巍的拄着刀,说道:“老……老黑!杀了赵官仁对你没有任何好处!”

  “看!你的新娘子也不信你会仙术……”

  黑般若很玩味的笑了起来,但赵官仁却不屑道:“她女人家懂个屁,你问问萨丹我是怎么揍它的,还有古侍和玄夜又是怎么死的?”

  “哈你可真会故弄玄虚啊……”

  黑般若笑道:“玄夜被你用灭魂刀偷袭而死,古侍是你和白溟联手杀死的,至于萨丹这个蠢货,我亲眼看见你用火凤翎雨,对着它屁^股轰了两次,从头到尾都没见到什么仙术!”

  赵官仁震惊道:“你跟踪我,为什么没有现身?”

  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我们出家人也惜命啊……”

  黑般若指着昏迷在屋中的吕大头,说道:“你这个手下不行,什么话都跟白溟的女人说,不过这次我真的很佩服白溟,她为了套出白玉寺院的秘密,居然甘愿陪你洞房,这对她来说可是莫大的牺牲啊!”

  “靠!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:“原来你不但是个假和尚,居然还是个花和尚,洞房的事你也懂,祸害过不少大姑娘吧!”

  “施主误会了!”

  黑般若笑道:“和尚是真和尚,不假也不花,只是苟活几百年,男女之事略有耳闻罢了,施主也不必浪费唇舌,小僧只想知道白玉书院的秘密,你究竟在其中获得了什么?”

  赵官仁昂起头说道:“你说你一个出家人,这么贪心干什么,东西给了你,你拿的起吗?”

  黑般若伸出手说道:“你不给我,怎知我拿不起?”

  “白玉书院只给了我一句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竖起一根手指说道:“拾起如意迎难上,放下如意顺天命,逆天改命艰又险,顺从天意可偷生!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吗,我要扛起责任,拯救苍生的责任,你配拿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黑般若眯着眼没说话,可白溟却使着眼色大喊道:“赵官仁!你跪下,求他饶你一命,活着出去才能扛起责任!”

  “老子为什么要跪下,真当老子的脸随便踩,不要面子的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知道她想让自己发动“无中生友”,可他却恶狠狠地说道:“白溟!你给老子听好了,我宠着你,你才是女王,我不宠你,你连屁都不是,这就是真正的男人,懂了吗?”

  “轰”突然!

  天空中传来一声闷响,乌云之中雷光闪动,赵官仁又指着黑般若叫嚷道:“死秃驴!你不是要见识什么叫仙术吗,有种你就站稳了不要跑,老子让你知道打我女人的代价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