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80绝户大阵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224 2020-11-17 17:22

  “殿下!究竟发生何事了……”

  皇宫外的一条繁华街道上,各种大官们挤在一座茶馆里,端亲王坐在二楼厢房里遥望着皇宫,端着茶碗纳闷道:“本王也不知道啊,突然四门落锁,禁军增加了两倍!”

  “不会是赵云轩行刺吧,宫里可就他一个外人啊……”

  一名官员紧张的看着他,端亲王把刚喝进嘴的茶给喷了出去,震惊道:“不能够吧,他好端端的行什么刺啊,再说有大统领护驾,他也得有那本事才行啊,难不成……”

  “有人造反,嫁祸于他……”

  对方用力的一跺脚,满屋文武尽数色变,端亲王扔了茶碗蹦了起来,满脸煞白的说道:“糟了!太子不会造反了吧,皇宫戒|严定是出了大事,赵云轩就是最好的借口啊!”

  “殿下莫急!太子也出来了,一个人……”

  “一个人?”

  端亲王急忙趴在窗户上眺望,太子居然披头散发的独自走了出来,身边连个侍卫和太监都没有,甚至一边走还一边回头骂骂咧咧,像是从宫里被撵出来的一样。

  “完了!赵云轩真的行刺了……”

  端亲王急吼吼的往楼下跑去,来到街口时太子刚坐到茶摊旁,见他们来了举起双手喊道:“莫要问我,本宫什么也不知道,大统领奉皇上手谕,让本宫去拱卫司坐堂!”

  “大哥!你别卖关子啊……”

  端亲王坐过去递上根香烟,问道:“这大白天的突然戒|严,是不是有人行刺皇上啊?”

  “我他娘的能卖什么关子,头发都不让老子梳一下……”

  太子气呼呼的点上了香烟,说道:“肯定是出大事了,宫里的内臣全被叫出去点卯了,连我东宫上下都被一并带走,大统领的脸色非常难看,什么都不肯跟我说,要不是看到你坐在这,本宫还以为你造反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端亲王气的怒声道:“我怎么可能造反,这种话你不能乱说啊,赵云轩你看到没有?”

  “看到个屁,我是被御前侍卫架出来的……”

  太子猛吸了几口闷烟,皱眉道:“肯定不是行刺,御前侍卫也是一脸懵,只知道所有人都被集中在了中殿外,看到赵云轩坐在台阶上抽烟,你闺女跟十七站在他身后!”

  “十七站他身后?我知道了……”

  端亲王猛地一拍大腿,凝重道:“定是尸毒泄露或被盗了,皇上留他下来追查尸毒,集中所有人就是为了点卯,看宫里有没有少人!”

  “可是把我赶出来干什么……”

  太子满脸愕然的看着他,端亲王眯眼说道:“太子爷!你老婆孩子可都在里面,你说把你赶出来干什么,老九劝你今日哪都不要去,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喝茶吧!”

  ……

  “我了个去!比赶集人还多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在中殿外的白石台阶上,太监和宫女加起来足有八九千人,再加上皇帝和太子的妃嫔,以及大大小小的皇室子孙,不算两三万大内侍卫,人数已经破万了。

  “喂!你起来呀,除了皇上就你一人坐着……”

  小郡主偷偷踢了他一脚,赵官仁回头一看,顺尧帝让人搬了把椅子坐在殿门外,有地位的妃嫔们在他身后站了一大排,皇后也同样站着不敢乱动,只是眉头紧紧的锁着。

  “我不起来,这还不知道要忙到何时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靠在护栏上不肯起,此时他终于见到除了金无命之外,宫里的第二位大宗师,也是太|子|党的坚定支持者之一,御厨——千叶玄!

  没错!

  十大宗师之一的千叶玄就是个厨子,据说从顺尧帝的爷爷辈他就开始当御厨了,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年龄有多大,反正看着就像五十多岁的人,一身干干净净的红色官袍,体型削瘦,白净的没有一根胡须。

  “快给大宗师赐座……”

  顺尧帝直起身抬了抬手,看得出他对千叶玄非常尊敬,千叶玄也规规矩矩的鞠躬谢恩,坐到一堆御厨中也不说话,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
  “皇上!不用数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走到了顺尧帝身边,弯腰说道:“这吃空饷的人可真不少,太监少了一百八十九人,宫女少了两百三十六,您的妃嫔咱还没数,但微臣估计……怕是也不够数!”

  “混账东西!吃空饷吃到老子头上来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一掌拍断了座椅扶手,猛地暴怒而起,妃嫔们吓的连忙跪倒在地,乌泱泱的奴婢们也轰然跪下,而老太监的脸色比死了亲娘还难看,显然是知道吃空饷的事。

  “等一下!”

  皇后娘娘抬起头震惊道:“侍卫都没数完,你怎知少了多少人?”

  “回禀皇后!微臣让他们前后对齐,横竖两排相乘就得出人数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拱手说道:“只是后宫人数微臣不方便清点,烦请皇后娘娘派人拿出花名册清点,御花园中的尸首极有可能属于某位妃嫔,若情况属实,麻烦可就大了!”

  “全都滚下去点,要是连老子的妃嫔也少了,你这皇后也别当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气的再次爆了粗口,皇后娘娘连屁都不敢放上一个,慌忙带着妃嫔们往台阶下跑去,而顺尧帝就如同笼中的野兽一般,赤红着双眼部队在高台上来回踱步。

  “皇上!”

  金无命终于将人数清点完毕,果然跟赵官仁点出的人数一样,但他还递上了一份名单,哪里少了人都写的清清楚楚。

  “吃空饷的人,全部拖出去砍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猛地把名单往后一扔,赵官仁顺手抄了过来,上前道:“皇上!人砍了可就死无对证了,肯定有不少像田公公一样,被属下蒙蔽的人,咱不能放过一个罪人,但也不能错杀无辜啊!”

  “你们点清楚了没有……”

  顺尧帝怒不可遏的指向了皇后,皇后急匆匆的跑上来跪下,说道:“妾身每日都有巡查后宫,后宫妃嫔一人不缺,后宫奴婢也一个不少,就是、就是东宫那边少五人!”

  “太子妃!”

  顺尧帝已经完全不顾体面了,大吼道:“你们自己不要脸面,今日就不要怪朕不给你们体面,你给朕滚过来,说不清楚我就砍了你的脑袋!”

  “皇上!”

  一位滚圆的太子妃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,跪在下方颤声道:“太、太子爷他手重,失手打死了几个惹事的奴婢,媳妇便让人拖出去埋了,但东宫奴婢进不了御花园,死者不是东宫之人!”

  “你们这群孽障……”

  顺尧帝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朕今日若是不查,怕是你们要一直瞒到老子进皇陵,你这太子妃也别当了,来人啊!将她打入冷宫,听候发落!”

  “皇上!不关媳妇的事啊,不关媳妇的事啊……”

  太子妃把地砖磕的砰砰响,可四名女侍卫却直接将她抬走了,而妖月公主站在下面连头都不敢抬一下,倒是小郡主一脸的幸灾乐祸,趁皇上不注意,还给赵官仁抛了个媚眼。

  “气死老子了,真是气死老子了……”

  顺尧帝来回走了好几圈,指住赵官仁说道:“赵云轩!你放手去查,朕今日一定要弄清楚,死在御花园中的女人究竟是谁,后宫的魑魅魍魉都找出来,你们几个都陪他去!”

  “幸苦诸位了!念到名单的衙门可以走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起张禁宫地图,大喊道:“司礼监、御马监、司设监、尚宝监、神宫监、印绶监、都知监、御厨房、惜薪司、太医院、钟鼓司、混堂司,整个外八局可走,女官六尚全部留下!”

  “奴婢告退!”

  大批人如蒙大赦般仓皇退走,可留下来的人脸都白了,还有上千个妃嫔以及皇室子女,各个都惶恐不安的跪着,估计每个人的屁|股都不干净。

  “下官头一回进宫,若是称谓有错,还望诸位见谅……”

  赵官仁朝下方拱了拱手,说道:“请各位娘娘、皇子皇孙们回到各自寝宫,点齐自己的奴婢暂时不要出门,如遇紧急事务可派太监通传,东宫诸位请移步藏书阁歇息!”

  “妾身告退!”

  妃嫔们又乌泱泱走了一大片,基本只剩后宫伺候的人了,几十名花匠和花奴全被绑了起来,本就是无根之人难以控制,一半多人都吓尿了裤子。

  “皇上!微臣这就开始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回身行了一礼,顺尧帝有些疲倦的挥手道:“去吧!不管涉及到谁,一定给朕查个水落石出,胆敢包庇,定斩不饶!”

  “臣遵旨!”

  赵官仁拿着个册子走下了台阶,来到花匠们面前问话,结果他们都没想到御花园里会有尸体,而且他们也没有吃空饷,没有人员失踪。

  赵官仁皱眉道:“刨坑肯定会弄死花草,地让人翻过怎可能不知?”

  “大人!娘娘们都爱在御花园里玩,花花草草经常被踩死……”

  花匠哭丧道:“尤其是假山周围,躲|猫|猫会被踩死一大片,还有宫女太监偷懒,裤子一脱就在那撒尿,况且咱们都是轮值,有人翻土移栽,谁也不会起疑心啊!”

  “押下去吧,有事再找你们……”

  赵官仁起身又走向了宫女们,几十名女官皆是不卑不亢,一本正经也非常有仪态,但口风却比裤腰带更紧,一句不该说的都不说,普通宫女也没问出什么收获。

  “大统领!”

  赵官仁快速跑进了中殿,顺尧帝已经坐在殿里喝茶了,金无命站在他身旁面沉似水,问道:“如何?”

  “女官六尚集体串供,供词一字不差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奈道:“这些宫女全是老油条,供词找不出一丝的破绽,我待会把她们放回去,请您找几个身手好的女侍卫,偷偷过去盯着她们,看看有没有人毁灭证据!”

  “你先别忙……”

  顺尧帝沉声问道:“朕方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正常人绝不应该把尸首埋在御花园,很容易就会让人发现,但发现尸首的假山有讲究,你可能看出什么玄机?”

  “玄机?”

  赵官仁连忙掏出了皇宫的平面图,其实他啥也没看出来,但是能蒙出一个大概,故作震惊的叫道:“阵眼!风水大阵的阵眼,有人在故意破坏后宫风水,这阵一破可就是……”

  “是什么?但说无妨……”

  顺尧帝垂下茶碗凝视着,赵官仁惶恐的弯腰说道:“皇上切莫怪罪,难怪御花园的阴气凝而不散,原来有人用歹毒招数败了后宫风水,这风水一败便是……绝户!断子绝孙!”

  “嘶”金无命倒吸了一口凉气,顺尧帝“咔嚓”一下捏碎了茶碗,惊怒道:“老子就知道,尸首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阵眼上,还是男女交混这种歹毒招数,快去查个明白,查不出谁也别想吃饭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