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13叫爸爸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70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非凡悬浮在空中狂妄的大笑,失去右眼的赵官仁满脸血浆,仅剩的独眼也被血色给笼罩了,他努力了几次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,反而趴在地上又大吐了一口鲜血。

  “你没希望了,我也没有了……”

  黑魔带着一脸兔死狐悲的表情,摇头说道:“解开禁制吧,我尽量带你逃离魂界,苟活着也比身首异处强,说不定将来还有翻盘的机会!”

  “滚你.妈的,你就是想要我的力量……”

  赵官仁抓起不断震动的青白长刀,拼尽全力从地上跪了起来,仰头望着赵非凡惨笑道:“你也配唯我独尊,不男不女的死人妖,老子就算死也要咬你一口肉下来,成为你永远的心头恨!”

  “嗡嗡”两道金色光晕突然从天而降,极快的朝着赵非凡压来,可赵非凡嘴角却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狞笑,只看他不慌不忙的握紧拳头,猛地朝空中连轰了两拳。

  “咣咣”两层禁制光晕轰然破碎,化作了满天光点四处飘散,高空的十九座镇魂塔齐齐颤动,连中间的白玉塔髓也变得黯淡无光,仿佛一下失去了所有灵力。

  “哼哼”赵非凡低下头讥讽道:“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,你自作聪明拿走了它的镇魂珠,现在镇魂塔也奈何不了我了,但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痛快,我要让你感受我当年的痛苦,在煎熬中死去!”

  “咚”赵非凡忽然双拳轰向天空,一击命中了白玉塔髓,巨大的宝塔竟然被轰的上下颠倒,转了几圈后发出了一声“哀鸣”,迅速缩小成矿泉水瓶大小,倒头从空中掉落而来。

  “嗡”十九座镇魂塔也彻底失去了动力,在禁制破灭的一瞬间,它们也是一个倒栽葱往下摔来,但壁垒裂缝也恢复了强大吸力,一下就把赵官仁吸的凌空飞起,连长刀都被拔出了地面。

  “滚回来!”

  赵非凡忽然冷喝了一声,右掌突然挥出一道百丈红光,“轰隆”一下横劈在了地上,刚刚“起飞”的黑魔立即惨叫一声,仰头重重的摔回了大坑之中,身体直接被削成了两半。

  “死吧!赵官仁,下地狱去吧……”

  赵非凡望着快速飞起的赵官仁,狞笑道:“好好尝尝我的痛苦吧,只要你被吸进裂缝之中,你就会坠入魂界的最深处,哪怕你有本事可以活下来,没有千百年的修炼你也休想再出现!”

  “唰”忽然!

  一道白影竟然突破了云雾,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射来,居然一把抱住高高飞起的赵官仁,双脚用力在空中一蹬,完全不在乎裂缝的恐怖吸力,极速朝着远方射去。

  “血姬!快救我……”

  黑魔下意识大喊了一声,来者竟然是他亲手送出去的血姬,可换了身白衣的血姬似乎洗心革面了,居然理都没理他一下,抱着赵官仁用最快的速度逃离。

  “想跑!没那么容易……”

  赵非凡猛地掷出了两道红光,如同回旋镖一般射向血姬,可地上又突然蹦起个黑色的大家伙,用力扔出巨斧大吼道:“为了部落,兽人冲啊!”

  “哼小杂鱼也敢出来捣乱……”

  赵非凡轻蔑的一挥小手,卡蛋掷出的巨斧一下就被打碎了,可后面还跟着一颗黑不溜秋的东西,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当空爆开了。

  “咣”一大股屎黄色的污秽四散飞溅,尽管没有一滴落在赵非凡身上,可它却被一股浓烈的恶臭给包围了,甚至连护体的魂光都被污染了,黄的和黑的之中还夹杂着几根金针菇。

  “屎!”

  赵非凡惊怒的瞪圆了双眼,可卡蛋已经拽根绳子轰然落地,一把抓起个猥琐男飞速逃离,但猥琐男却举着拳头大笑道:“死人妖!这是你家爸爸的屎,好好享用吧!哈哈”“啊!!!”

  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,赵非凡的“回旋镖”竟然命中了血姬,将他俩轰翻在地的同时,直接化为了一根红色的光索,死死缠绕在他俩身上。

  “狗|杂|种!去死吧……”

  赵非凡愤怒的往回一招手,血姬和赵官仁立即凌空倒飞了回来,狂奔中的卡蛋见势不妙,赶紧抓着吕大头一跃而起,不顾一切的扑向了他们俩。

  “快走!不要管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凄厉的大喊了起来,可卡蛋没有丝毫的犹豫,射上天空一把抱住了他们俩,血姬也拼命般撑开了一面魂盾。

  “咣”赵非凡一击轰破了魂盾,卡蛋猛地在空中一转身,未尽的攻击一下轰在他背上,卡蛋仰头发出了一声惨叫,抱着三人轰然砸落在地上,激起好大一片焦黑的泥土。

  “走啊!快走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独眼中流下了血泪,拼尽全力推着身上的卡蛋,可卡蛋一点反应都没有了,压在他们身上动也不动,血姬身上也布满了黑色尸血,非常吃力的在下面蠕动。

  “不走了!”

  吕大头奄奄一息般的侧躺着,很虚弱的笑道:“你说过嘛,咱们三个是最好的兄弟,好兄弟就得讲义气,自从认识了你,我的人生就到达了巅峰,我已经死而无、无……呜”吕大头吐出了一口鲜血,在赵官仁的嘶喊声中断了气,可沉重的卡蛋忽然被人一脚踢开了,一双手猛地掐住赵官仁和血姬的脖子,直接把他俩从泥坑中拎了出来。

  “血姬!”

  赵非凡愤怒的骂道:“你这个贱|货居然也跑来救他,他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这么奋不顾身,你|他|妈吃错药了吗?”

  “你懂什么……”

  血姬很狼狈的笑道:“我已经不是血姬了,我叫雪凝儿,赵官仁给了我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,自由和梦想,你有过梦想吗,全都丢了吧,哈哈”“你也配有梦想……”

  赵非凡捏紧她的脖子不屑道:“你不过是黑魔手下的一条狗,摇尾乞怜的丧家犬,赵官仁说两句好听的你就信了,你这种没有脑子的蠢货,生来就是做狗的命!”

  “你真可怜……”

  血姬满是同情的说道:“你整天活在仇恨之中,仇恨就是你的动力,如果真让你杀了赵子强,你就彻底失去目标了吧,没有梦想的人最可悲,但活在别人的阴影中更可怜!”

  “对!你就是只没有脚的鸟……”

  赵官仁非常虚弱的笑道:“你一生努力在飞,翱翔在大海和蓝天之上,可不管你怎么飞都找不到终点,因为你没有脚,无脚鸟此生只有两次落地的机会,一次出生,一次死亡,飞的再高也没用!”

  “燕雀焉知鸿鹄之志……”

  赵非凡恼怒的把他俩举了起来,怒声说道:“赵官仁!你就是只嘴硬的可怜虫,死到临头了你爹也不出来救你,你就是个注定被抛弃的野种,比没有脚的鸟还惨!”

  “你也觉得自己是无脚鸟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颤巍巍的抬起一只手,拍着血姬的肩膀说道:“雪凝儿她都明白这个道理了,你没有梦想,唯我独尊不过是个借口,杀赵子强也是个借口,你只是想掩饰自己的失败而已!”

  “放屁!我要什么借口,我从没有失败过……”

  “那你的小伙伴呢,你的朋友呢,你的师父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讥诮道:“你已经是个孤家寡人了,你不但失去了梦想,朋友也通通离你而去了,死了都没有会记住你,知道为什么吗,因为你总是喜欢找借口,总是把错误归咎在别人身上!”

  “那不是我的错,我没有犯错,没有……”

  赵非凡忽然状若疯魔般的吼叫,整张脸彻底扭曲了起来。

  “赵非凡!沧海桑田,一千年过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轻轻搭住了他的手腕,同情的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,问问你的伙伴们,有没有怪你把他们害死了,如果他们没有怪你,你为什么要痛苦,难道说声对不起就这么难吗?”

  “在、在哪?他们在哪……”

  赵非凡哆哆嗦嗦的转过了头去,赵官仁轻声说道:“他们一直都在你身后,只是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,让你看不见他们,但他们从来都没有怪过你,是你一直不放过自己!”

  “噗通”赵非凡突然松开了他们俩,竟然跪在地上哭嚎道:“师父!高高!小冬!我错了,是我连累了你们,我对不起你们,求你们出来让我再看一眼吧,我真的想你们啊!”

  “叫爸爸?为什么让我叫爸爸……”

  赵官仁瘫在地上自言自语,其实他刚刚还能动用一次大招,至少能吸取赵非凡一半的力量,但就在紧要关头,他忽然发现最后一条锁魂链解开了,上面只有三个字——叫爸爸!

  “凡儿!你终于知错了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片金光从黑色裂缝射出,好似雨后的阳光般照耀在大地上,只看几道人影缓缓从金光中降落。

  “师父!”

  赵非凡惊喜万状的大叫了一声,血泪如同决堤一般流淌,它连滚带爬的冲过去跪伏在地,大声哭喊道:“师父!徒儿知错了,真的知错了,求你们原谅我一次吧,不要再离开我了!”

  “哈哈”一位白胡子老者爽朗的大笑,悬浮在半空中笑道:“为师从来没有怪过你,小孩子哪有不犯错的,知错能改就好啊,你还是为师的好徒儿,为师的骄傲,快快起来吧!”

  “大眼凡!你怎么哭的跟个花猫似的,要不要师兄们帮你擦鼻涕啊……”

  几位年轻的弟|子嬉笑着招手,可赵非凡已经哭的无法自拔了,脑袋在地上磕的砰砰作响,但这些人却突然在天空中消失了,好似肥皂泡一般幻灭了。

  “赵非凡!”

  一道浑厚的声音忽然响彻了天际:“我熬了你一千年,你才知道错在哪,从来都没有什么堕落池,那只是你心中过不去的坎,不看破你永远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!”

  “天呐!佛祖显灵了吗……”

  吕大头一骨碌爬了起来,吓的赵官仁惊呼道:“我靠!你不是断气了吗,怎么又突然活了?”

  “嘿嘿”吕大头尴尬的擦了擦鼻子,笑道:“我泼了赵非凡一身屎,我怕他把我拉出去单打,我就憋了一口气装死,对了!这天上说话的是不是如来佛祖啊,声音真是老霸气了!”

  “不是!我爸爸来了,呸呸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