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660好大1盘棋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68 2020-11-17 17:22

  这世上原本没有路,人走的多了才有了路,荣马县的难民们也是一样,硬生生用石块垫出一条宽阔的石桥,将近三百万人疯狂的奔向河对岸,连马匹和牲口都带了过去,壮观两字都无法形容如此盛大的规模。

  “天快亮了,咱们怎么办……”

  大伙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江边,后方自有人把石桥拆除,防止下游的尸人再追击过来,但河流毕竟挡不住尸人,若是明天还无法过江的话,他们全都得被困死在这江心洲上,游过去也得尸变。

  “砰”赵官仁忽然发射了一颗绿色信号弹,照亮了漆黑的通天江面,没多会对面居然也射出了一颗,众人突然振奋的发现,竟然有一支庞大的船队,正从通天江下游逆流而来。

  “哗”一道粗长的白龙蹿出了江面,它脖子上居然套着绳索,如同纤夫一般牵引着船队,这下众人全都发出了惊天的欢呼声,玉娇龙可是每个吉国人都知道的小神龙,更明白它和赵官仁的关系。

  “哈哈”顺尧帝岔着腰杆大笑道:“云轩!你可太能卖关子了,来了这么大个帮手也不早说,我就说玉娇龙怎么不见踪影了,原来是被你派去拉船了!”

  “我不是卖关子,我是不能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从罗檀手中接过纸笔,迅速在纸上写下一大串杂乱的数字,递给一名将领说道:“张魁!二级的,你们拿远一点去看,看完了告诉大家,我跟栗子男去江边等船!”

  “是!”

  张魁接过纸笔快步走到无人处,顺尧帝等人也好奇的跟了过去,只看几名将领纷纷拿出了书籍,举着油灯一边对照一边记录,很快就翻译出了一份书信,不明白的人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“亲兵!戒备……”

  张魁很谨慎的低声念道:“有邪祟在监视我和厉,它们会将详情告知上游的魔将,但魔将不会距离我们太远,否则它无法指挥尸群,让金无命带秋宁把它找出来,它可能已上岛!”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端亲王恍然大悟道:“怪不得咱们的一举一动对方都知晓,居然有邪祟在监视他俩,但这个魔将一定非常狡猾,不然它早就主动露头了,躲起来恐怕还是想偷袭咱们!”

  “可是这么多人如何找……”

  金无命抓着头皮犯愁道:“这江心洲本就不小,眼下将近三百万人挤在这,黑灯瞎火的随便找群人混进去,咱们找到明天也找不到,而且前面还有一大片树林跟庄稼地!”

  “我知道怎么抓,老爷教过我……”

  秋宁立刻站出来说道:“除了官兵之外,百姓们四个熟人为一组手拉手,百姓们都是亲人或者同乡,即使有外乡人也能说出来历,如果有人被孤立,那人一定是魔将!”

  “好办法!怪不得赵王点你的名……”

  金无命的双眼一亮,秋宁又说道:“金统领!你赶紧召集缉捕的高手,分成几组互相策应,我让将士们把命令传达下去,然后严阵以待,如果魔将不在人群中就一定在林子里!”

  “不用去林子了,老板已经过去找了……”

  吕大头抬手指向了树林,赵官仁已经带着栗子男走了过去,金无命等人立即行动了起来,命令传递的非常快,百姓们纷纷点起了油灯和蜡烛,疑惑的手拉手分开站立。

  “有没有落单的外乡人啊,咱们在查找钦犯,不许戴口罩啊……”

  将士们目光炯炯的穿梭在人群中,此时天色已经放亮,玉娇龙拉来的船队也靠岸了,但是想等船还得搭建码头,没有嫌疑的工兵们早就开始干活,只有百姓们面面相觑。

  “军爷!这里有个外乡人,谁都不认得……”

 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了起来,高手们立即拔刀冲了过去,谁知一个中年人却举手慌张道:“军爷!我不是钦犯,我是白银镇的屠户,人太多了,我跟乡亲们跑散了!”

  “你他娘是猪嘛,这么多人就你跑散……”

  将士们没好气的咒骂起来,不过难民确实太多太多,偌大一个江心洲都快站不下了,不断出现这种走丢的外乡人,看来秋宁的办法只适合少量人,这么多人就不太奏效了。

  “魔将!我发现魔将啦,快来人啊……”

  不知是谁突然大叫了起来,跟着一大群人都在齐声喊叫,叫声瞬间响彻了整座岛屿,但是只听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喊叫声的反方向忽然黑烟冲天,一大片难民被震翻在地。

  “快抓住它!”

  金无命极快的朝对面射了过去,外人不知道秋宁还留了一手,赵官仁最擅长的瞎咋呼,心虚的魔将自己暴露了目标,震翻了一大群人之后,竟然跃上半空朝着江边射去。

  “快拦住它,不要让它上船……”

  秋宁急声大喊了起来,魔将明显是想把江船给毁掉,可江边的全都是普通士卒,玉娇龙潜在水里都没有反应,只看对方凌空打出两股黑气,狠狠的朝着两艘大船射去。

  “砰砰”两艘船里突然反射出上百道剑气,居然硬生生接下了魔将的攻击,上百名高手迅速从船舱里射了出来,魔将见势不妙立即凌空转向,但它身边却忽然出现了几十道黑影。

  “唰”魔将震惊的挥爪攻击,谁知几十道黑影全是幻象,它这才惊觉玉娇龙也浮出了水面,一口气旋猛地朝它射来,无处借力的魔将硬接了一招,一下就被狠狠地打翻在地。

  “中!”

  一声冷喝突然从侧面响起,魔将甚至没有反应过来,一记寒光直接从它脖子上滑过,它的脑袋“咕噜”一声滚了下来,等它惊骇欲绝的抬眼望去,竟是一头硕大的卡蛋。

  “别杀它,抓活口……”

  赵官仁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高手们先是愣了一下,不明白头都掉了还怎么留活口,但是等卡蛋一口把头颅给吊起来时,他们才发现这货居然还没死。

  “哦哟哟原来是只小母鸡啊,长的挺漂亮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嘻嘻的走到了魔将面前,对面是个有点姿色的村姑,一身绿色布衣十分朴素,要不是她的双眼墨黑一片,只剩颗脑袋还在咬牙切齿的话,真的很难相信它是个魔将。

  “赵官仁!你果然阴险毒辣,居然陷害我……”

  小娘们怒不可遏的瞪着他,赵官仁一把拧住它的鼻子,嘲讽道:“你自己没脑子还怪我,你光杆司令一条,不毁船还能干什么,不过我是万万没想到啊,你居然是个小黑魂,咋上来的?”

  “哼要你管!有本事就杀了我……”

  女黑魂冷哼一声闭上了眼,可顺尧帝却躲在金无命身后,踮脚问道:“云轩啊!这黑魂又是什么鬼东西啊,好像比魔将聪明一些嘛!”

  “其实就是一种东西,魔、魂不分家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这娘们来自魂界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阴间,不过它是个老鬼了,少说也有几百岁了吧,夺舍了人身就成了魔将,不像人界魔将都是新鬼,脑瓜子不好用!”

  “妈耶!原来抓了个厉鬼啊……”

  将士们全都惊的连连吐舌,但赵官仁又说道:“小姐姐!既然你知道我的本名,你们肯定是谋划许久了,干脆咱们做笔交易吧,你把来龙去脉告诉我,我不但放你离开,我还给你设个聚魂阵,让你一次吸个饱!”

  “你当我傻吗……”

  女黑魂睁开眼说道:“你出了名的鬼话连篇,巧舌如簧,连黑魔之主都让你打的魂飞魄散,我岂能信你?”

  “可你根本没的选,你在大魔王的嘴里,魂魄都飞不出去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头可惜道:“几百年的修为啊,你从一个担惊受怕的小灰魂,一路厮杀到了今天,甚至闯进人界享福了,你就甘心如此灰飞烟灭吗,灭灵法王可不会领你的情,况且它也不知道你做了什么!”

  “谁说它不知道……”

  女黑魂大声说道:“法王的魂将一直盯着你,你在魂界有投影,你的一举一动它都了如指掌,否则我怎会把你困在此处,我要是敢出卖法王,我……”

  “魂飞魄散嘛!你在我手里也是一样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把香烟塞进了她嘴里,笑道:“你吸两口好好考虑一下,要么让卡蛋把你吸干,要么你就赌一把,等血姬回来了之后,她帮你切断跟法王的联系,以后你给我#干,不!跟我#干,生魂管够!”

  “好!我就信你一回……”

  女黑魂吐掉烟头说道:“尸毒让你在魂界出现了投影,法王在金陵城就盯上你了,耗费了很大法力把我们几个送出来,血姬被一名魂将打伤了,身在何处我不知道,但法王在下一盘很大的棋,它……”

  “砰”女黑魂突然脑壳炸裂,像颗烂柿子似的爆开了,但早有准备的赵官仁一闪而过,看着前方不屑道:“灭灵!你这么大个老板怕什么,话都不让你手下说完,还怕我宰了你不成?”

  “呼”黑魂的尸首里忽然冒出了一股烟气,迅速在半空中形成一颗骷髅头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赵官仁!你果然名不虚传,一个人类竟把魂界搅的天翻地覆,但我不是黑魔之主,本座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!”

  “真是好大一盘棋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抬头笑道:“这样吧!你告诉我最近的魂界裂缝在哪,我亲自下去让你踢我屁#股,包你一次就满意,如何?”

  “哼我会亲自来找你的,很快就会……”

  黑魂说完就烟消云散了,乌泱泱的人类全都瞠目结舌,全都跟活见鬼一样盯着赵官仁,而顺尧帝又傻乎乎的问道:“云、云轩!那又是个啥啊,不会是阎罗王吧?”

  “阴间的藩王,雄霸一方的存在……”

  “那阴间的皇帝呢,它就不管管吗……”

  “让我宰了,管不着它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一阵无言以对,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了,但赵官仁又拍手喊道:“你们都傻愣着干什么,等抓赌啊,快把船只都连接起来,咱们雄赳赳气昂昂,跨过通天江啦!”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