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39妖姬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84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桃叶那尖上尖,柳叶儿就遮满了天,在其位的这个明啊公,细听我来言呐……”

  赵官仁悠闲的坐在池塘边钓鱼,顺尧帝和贾不假也都在旁垂钓,秋宁以及郡主等女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,悠哉悠哉的喝着下午茶,大批的禁军侍卫把守在山谷周围。

  “皇上!赵王!吉国来人了……”

  金无命急匆匆的从后方跑了进来,拱手说道:“吉国礼部尚书亲来赔罪,带了很多金银抚恤阵亡将士,同时还来了一位长帝姬,说是要帮她侄女儿看看未来的夫婿!”

  “长地鸡是什么鬼,长在地里的鸡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唱着歌没听清说啥,顺尧帝站起来笑道:“长帝姬就是长公主,吉国小皇帝唯一的亲妹子,据说这小娘们风流成性,成日里男女厮混,派这么个东西过来,怕是要跟你讨饶了!”

  “不能吧?”

  赵官仁扔下鱼竿诧异道:“我跟她一个老娘们有啥好谈的,她名义上可是我未来姑姑,按规矩她都不该来见我,难道想用亲戚关系堵我嘴不成,想的也太简单了吧?”

  “这么大的事皇家必须得派个人出来,但哪个王爷愿到你这来受气,寻常妇道人家又不可能露脸……”

  顺尧帝笑道:“正是这么个没羞没臊的玩意,派来见你恰到好处,她的身份足够尊贵,常年厮混也见过些世面,到时候哭着求你退让几分,你能不给她这个姑妈面子吗?”

  “靠!吉武帝倒是狡猾的很,派个娘们来攀亲戚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往山外走去,顺尧帝等人也跟着一同往外走,很快就来到了山谷外的营盘中,只见一辆豪华大马车停在营帐外,吉国礼部的一干人等都候在账外。

  “见过顺帝大人,永史亲王……”

  吉国官吏纷纷上前鞠躬行礼,以两国交战多年的关系,他们自然不能跪下磕头,甚至叫陛下都不可以,不然回去就得被人告一个谋反,顺尧帝也不会为这点事刁难他们。

  “既然是来赔罪的就不用客气了,你们就在这日头下面赔吧……”

  顺尧帝坐到了太监抬来的龙椅上,顺朝官吏规规矩矩立于两旁,金无命霸气的持刀护卫在左右,贾不假则坐在了旁边的太师椅上,赵官仁只能抱着手站在他身旁。

  “他们为啥都扎个麻花辫,这是什么习俗……”

  赵官仁戳了戳身边的贾不假,吉国的官服完全复刻了明朝,只不过他们的长发都扎成了麻花大辫,只是前额的头发没有剃光而已,不然乍一看还以为“反清复明”成功了。

  “前朝的金国皇室来自草原……”

  贾不假侧头说道:“男儿扎麻花辫,剃光前额是他们的习俗,赵子强看不惯那样的发型,七公主建国后便换了明朝官服,跟咱们一样不剃头,但扎辫子的习惯还是留下了!”

  “且慢!亲家大老爷,容小妹插句嘴可好……”

  豪华马车忽然被推开了一条门缝,娇滴滴的声音从其中传出,叫的众人齐齐一怔,茫然四顾后才明白是在叫皇上,只不过走的是姻亲路线。

  “何事?你且说……”

  顺尧帝看向赵官仁微微一笑,一副老子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。

  “呵呵谢亲家大老爷……”

  长帝姬娇声说道:“小妹乃深宫女眷,不便接见外人,但我与若卿丫头情同姊妹,故替她来见一见未来夫婿,望请我侄女婿上车一叙,并转交我皇兄的一封家书!”

  “皇上!你们聊着吧,我上车喝杯茶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走了过去,老娘们果然是攀亲戚来了,不过等他走到马车前的时候,长帝姬又娇笑道:“脱鞋!人家车里可干净着呢,而且人家车里只有好酒,没有茶!”

  “嘶”顺国官吏忽然齐吸了一口凉气,说话间就看车门被推开了,一位粉裙宫女跪在车门内,可里面居然横着一双光溜溜的美%腿,懒散的架在小几上,惊的顺尧帝都瞪直了眼珠子。

  “呃贵国民风竟如此开放吗,腿都可以露在外面吗……”

  顺国礼部的人通通都傻了眼,但吉国礼部尚书却正色道:“这有何奇怪,短裙不露膝即可,况且贵国民风才叫开放吧,半拉胸脯都露在外面,两个喂奶的私物岂能让外人瞧见?”

  “非也非也!”

  顺国一位大臣摆手道:“胸部乃是养育人的饭碗,不是男人家的玩物,露一小片就是提醒世人不要忘本,要母慈子孝,藏着掖着反倒龌龊,双腿才是男人家的玩物,岂容外人觊觎!”

  “歪理、歪理!圣人常说勤劳致富,四肢才是人之根本……”

  “胡扯!你没吃过奶吗,谁不是吃奶长大的……”

  “你们才是胡扯,满嘴歪理邪说……”

  两国礼部忽然吵的面红耳赤,吐沫星子在空中互相乱喷,但赵官仁却坐在车边笑道:“人家露啥管你们什么事,又没逼着你们媳妇露胸、露大腿,千金难买我愿意嘛!”

  “呵呵两帮子道貌岸然的腐儒,成天就惦记娘们身上的皮肉了……”

  长帝姬在车里嘲笑了一声,两国官吏纷纷不吭气了,但赵官仁脱了靴子后又笑道:“以后想看腿的就去吉国,想看胸的就去顺国,游山玩水看美人,大饱眼福有什么不好?”

  “王爷言之有理!”

  两国官吏纷纷鞠躬行礼,赵官仁也顺势钻进了马车内,粉裙宫女便走出来关上了车门,但赵官仁坐下后却是一愣,上下惊疑道:“你这怕是……两国混血的吧?”

  “呵呵你不是要大饱眼福么,遂了你的愿岂不更好……”

  长帝姬歪靠在一堆软垫上,她居然只穿了一件黑色纱衣,上身是件白色的抹胸,腰间只盖了一条窄毯,三十来岁的成熟年纪,长了一张比较中性的脸,大方中带着几分英气。

  “我倒是无所谓,反正我又不吃亏……”

  赵官仁往后面的软垫上一靠,大大方方的点烟看美%腿,这长帝姬绝对是一等一的奔放,青楼女子都没她这么穿的,不过她头上只有2人次的浏览量,与风流成性的名声不符。

  “呵呵你们顺国男人都喜欢看腿,姑姑这腿不错吧……”

  长帝姬将双脚架在了他腿上,单手托起腮笑道:“我家好侄女这回有福了,寻了个如此俊俏的夫君,打了一手好仗,作了一手好诗,如不是让她抢了先,姑姑都想嫁给你了!”

  “啧啧看你这脚丫子脏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捏起她一根大脚趾,满脸嫌弃的扔到了一边,说道:“人人都说你风流成性,可我看你也未必真风流吧,咱聊点素的吧,别尽搞荤的,聊荤的你可聊不过我!”

  “哈哈你真的好有意思啊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……”

  长帝姬拽起毯子盖住了身体,玩味道:“试试你的人品而已,我再风流也不会抢侄女婿啊,而且人人都在说你,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,姑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很狂,切莫害了我家小侄女!”

  “呼”赵官仁朝她吹了口烟气,笑道:“大家都是场面人,少来这一套,直接说正题吧!”

  “不是我哥逼着我来,鬼才跑你这来丢人现眼,但你不就是想给属下一个交代么,人头我给你带来了,兵部侍郎、飞虎将军等等……”

  长帝姬拿起一根长长的玉烟嘴,插上香烟点燃之后吸了两口,淡然道:“我哥怀疑是刹帝罗搞的鬼,奈何人家没留下首尾啊,你要是觉得这几颗人头还不够份量,去挑一个出来,我让我哥把他砍了!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我要基佬三的人头,你哥敢砍他吗,说半天都是废话!”

  “你知道不就行了,皇上有什么了不起啊,他就是个摆设……”

  长帝姬翻了个白眼,摆手道:“女儿都赔给你了,他能给的也就这些,我看你还是要钱吧,我去帮你多要一点,我拿三成,如何?”

  “你差钱吗?”

  赵官仁打量着她,长帝姬坐起来说道:“怎么不差呀,你真当我装装样子,故作风流给人看啊,不是为了银子我才不来,你去问礼部要五千万两,我全力促成此事!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赵官仁被呛的一阵咳嗽,好笑道:“你靠点谱行不行,吉国去年岁入才八千多万两而已,我敢要你哥也没钱给啊!”

  “唉呀见天开价,坐地还钱嘛……”

  长帝姬趴在小几上说道:“你要五千,他还一千,我帮你再要一千,朝廷一看便宜了这么多,两千万不就到手了嘛,而且除了钱你还能要个啥,你总不会想要疆土吧!”

  “小姑奶奶!现在是你们家臭大街了,不是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你们家的臣子造反,人家都认为是你哥干的好事,你们自己人都在骂娘了,想堵住人家的嘴只有一件事可行,两国结盟,让霸山成为中立贸易区,造福百姓,福延子孙!”

  “这不行!大吉疆域,寸土不让……”

  长帝姬挥袖说道:“我实话告诉你,我哥愿意结盟,但最多赔五百万两,他能杀动的人让你随便挑,这事倘若谈不成,我就得去穷乡僻壤过下半生,今天你不答应也得答应!”

  “哈你还想挟持我不成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笑的回头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任何埋伏的高手,可长帝姬忽然扯破了身上的纱衣,猛地把长发揉成了鸡窝。

  “慢着!有话好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顿觉不妙,急忙扑过去想要拽她,谁知小娘们反而一把抱住了他,猛地往后一仰撞开了车门。

  “……”

  两国文武双眼暴突,连顺尧帝都猛地站了起来,只见长帝姬半个身子仰躺在车外,赵官仁一手按着车门,一手勾着她的脖子,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,看上去就像要把她往车里拖。

  “啪”赵官仁突然挨了一记耳光,长帝姬猛地将他推开,一头摔下了马车,直接趴在地上嚎啕大哭,宫女们赶紧把她抱进了营帐。

  “无耻!无耻之尤……”

  吉国官吏全都惊怒的骂了起来,顺尧帝更是连忙冲到了马车边,急声道:“你疯啦?她可是你名义上的姑姑,你将她给欺了,人家定会把你编进史书,让你遗臭万年!”

  “我特么大意了,阴沟里翻船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悲愤又懊恼的说道:“我当她是皇室子孙,怎么也要点脸面吧,居然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,真%他%妈丧尽天良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