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19潦倒少爷俏丫鬟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15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也不知道几点了,估摸着是晚上七八点钟,大破院里只有他卧房亮着一盏灯,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院里的情形,两个蒙着脸的家伙手提钢刀,已经摸到了后院的茅房外。

  ‘妈蛋!万一打不过怎么办……’

  赵官仁蹲在后门口心里直打鼓,他现在可是一点本事没有,连个小娘们都打不过,而卞倪妮派来的两个杀手,百分百是经验丰富的老鸟。

  ‘白白!青青!出来帮帮忙啊……’

  赵官仁捂着小腹暗中呼唤,赵子强说他没有修炼的话,无法召唤体内的九个小伙伴,更无法得到他赋予的特殊能力,“唰”谁知他眼前突然光芒一闪,青白两道光束瞬间交汇在一起,一把长刀竟然凭空出现在他面前,激动的他一把握住,在刀上猛亲了一口,道:“小宝贝!你们俩真出来啦!”

  “夫君!”

  白溟的声音从刀上传入他脑中,急声说道:“这是我们自身残余的力量,并不能给你太大帮助,你要尽快给我们补充力量,否则我们的魂火会消散,再也不能召唤我们了!”

  “知道了!一定不会让你们离开我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在刀上猛亲了一口,猫着腰从后门摸了出去,后院的杂草足有半人多高,一名杀手正在望风,另一名已经制住了刚出茅厕的玉娘,将她掳到茅厕后逼问着什么。

  “啪”一颗小石子忽然落在了地上,望风的杀手极为敏锐,猛地转身横起刀来,结果一记刀芒猛然从草丛里刺出,无声无息的刺穿他的头颅,让他“噗通”一声歪倒在地上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杀手的同伴闻声跑了出来,手里紧紧捂着玉娘的小嘴,谁知刀光又猛然一闪而过,他拎着钢刀的右手齐肘而断,然后被人一把揪住头发,狠狠地扔在了草地上。

  “啊!”

  玉娘吓的一屁^股摔坐在地,杀手也发出了一声惨叫,赵官仁立即上前踩住对方的胸膛,用刀指着他呵斥道:“别动!不然一刀捅死你,说!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

  “没、没谁!我们就是想掳个姑娘玩玩……”

  杀手痛苦不堪的捂着断臂,赵官仁又猛地踢了他一脚,说道:“玉娘!你过来不要怕,刚刚他问你什么了?”

  “少爷!”

  玉娘哭着扑到了他背后,惊恐的说道:“他、他问我你是谁,跟卞府的五婶是什么关系,我说我不知道!”

  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不然老子用屎淹死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用力踩住对方的胸膛,对方哀声说道:“大爷饶命!白天有人看到你从卞府后门出来,五婶还给了你一个荷包,所以谢员外派我们来打探消息,看你是否跟卞府的贼人有关!”

  “谢员外?哪个谢员外……”

  赵官仁拉过了玉娘的小手,玉娘颤声说道:“应该是兰台首富谢怀春,卞家是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,卞家里有他们的耳目,以前还被抓到过两个,他们总是给卞大小姐使绊子!”

  “你可以走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松开脚说道:“我知道谢家最近想干什么,你要是能给我提供点内幕消息,我赏你五百两黄金,如何?”

  “赏钱小人不敢要……”

  杀手苦歪歪的站了起来,说道:“小人只知道一点皮毛,谢家会赶在宁州督造回来前动手,大概是在他们的货上动手脚,谢二公子说只要事情办成了,卞家就再无出头之日!”

  “我的荷包是不是你们偷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瞪了他一眼,对方满脸忐忑的点了点头,谁知就听“噗嗤”一声,一柄长刀刺穿了杀手的胸膛。

  “啊”玉娘吓的猛地捂住了眼睛,杀手则一下跪在了地上,吐着血痛苦道:“你、你说了不杀我的!”

  “我没说!我只说让你走,谁让你不走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抽出刀一脚把他踹翻在地,谁知屋里忽然亮起了灯光,只看老太太披着衣服出来了,拿着个木盒说道:“田生啊!扔到枯井里化了吧,可不要留下首尾啊!”

  “啊?”

  赵官仁一脸懵逼的看着她,谁知老太却走过来把盒子塞给了他,说道:“这是你大哥的化尸粉,三分药兑七分水,血衣拿到灶膛里烧掉,你第一次杀人,不懂的就去问你二哥!”

  ‘我去!这一家子狠人啊……’

  赵官仁下意识接过了木盒,老太波澜不惊的看了看两具尸体,往回边走边说道:“刀法有长进,以后跟你二哥好好的学,你们大哥不在了,张家以后可就靠你们啦!”

  “玉娘!扶我娘回去睡觉……”

  赵官仁打开木盒子看了看,里面果然是两大瓶药粉,看来老太对这种事司空见惯了,以致糊涂了都没忘记。

  “让你们偷我钱……”

  赵官仁蹲下去在尸体上一顿摸,谁知道总共就摸出了十来颗银豆子,加起来也没有一斤重,但他打死他也没想到,他竟然摸出了两个打火机,而且是跟zippo差不多的煤油打火机。

  “我靠!真有其他的穿越者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点燃了打火机,火机的外壳做工非常精良,上面还有好看的花纹,只不过内部做的有些原始,但要不是底部上刻着“卞记油火”四个繁体字,他肯定以为这是现代工艺。

  “难道是赵子强带来的知识,可他怎么没提过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万个想不通,只好扒了两具尸体的衣服,将尸体扔进后院的一口枯井中,然后打来半桶水倒入化尸粉,按照比例搅拌均匀。

  “如果真能化尸于无形,这可就是杀人灭口的神器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望着已经变成深绿色的水,一股刺鼻气味扑面而来,他赶紧屏住呼吸来到了枯井旁,谁知就听一阵“呼哧呼哧”的声音,好似一只大老鼠在井里啃食东西。

  “什么鬼东西?怎么看不见魂……”

  赵官仁疑惑的放下了水桶,用打火机点燃了一团枯草,等他把枯草丢进井里一看,居然是两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在啃尸,并且连追魂眼都看不见灵魂,只能看到两团黑乎乎的东西。

  “卧^槽!丧尸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骇欲绝的趴在了井口,两只母丧尸也正好被火光吸引,满脸狰狞的抬起了头来,居然抓挠着井壁想往上爬,正是祸害他老家的丧尸,亡族官方学名――尸魔。

  “靠!原来赵子强老家也闹丧尸,居然不跟老子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抓起两把草点燃,两只母丧尸身前显然受过重伤,双腿就跟麻花一样扭曲,不论怎么抓挠都上不来,干脆又趴在尸体上啃了起来。

  “奇怪!尸毒为什么没在城里爆发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估计这两个小娘们,应该是被扔进去之后才发生的尸变,跳井也不可能把两条腿都摔断,并且她俩的衣服早已烂成了破布条,似乎还是价值不菲的丝绸,至少被困在这一两个月了。

  “哗”赵官仁拎起化尸水倒了进去,两只母丧尸忽然发出了沙哑的嘶吼声,身上居然冒出了大股的白烟,血肉就像碰到热锅的黄油,开始迅速的融化掉落,两具尸体也是同样的情况。

  “他妈的!这鬼地方不能住了,什么都往老子家里钻……”

  赵官仁确定两只丧尸死亡之后,便将血衣点燃扔进了井里,可他刚想把钢刀处理掉,忽然发现杀手用的并不是普通刀,刀身上竟然密布暗纹,让两把刀都呈现出古怪的青绿色。

  “不会有毒吧?”

  赵官仁拿起刀砍向了一棵小树,谁知小腿粗的树木应声而断,锋利的就好似沧澜刀一般,等他再吃惊的仔细一看,刀身底部刻了几个字――百炉堂!地乙二八造!

  “这个世界的秘密,比我想象的还多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着两把刀回了屋,正好玉娘也端着木盆跟了进来,熟练的伺候他擦脸洗手,看她乖巧又谨慎的小模样,着实让人有些心疼。

  “玉娘!刚刚吓坏了没有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,玉娘很腼腆的笑道:“无碍了!只是初时被歹人惊着了,但奴家觉得少爷好厉害,不声不响就杀了两个歹人,比卞家那些剑客还厉害呢!”

  “放心!只要有少爷在,以后没人敢欺负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扔下粗糙的麻布洗脸巾,拿上一盏油灯钻进了古床,古床是个“里外间”的构造,像个四四方方的小亭子,外面月亮门有层纱帘,里面的双人大床还有一层,但进来之后还有两张小塌。

  “玉娘!你多大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放下油灯坐到了大床上,玉娘也放下纱帘蹲了过来,非常体贴的帮他脱鞋脱衣,甜甜的笑道:“成年了,十五了呢!”

  “十五啦!在卞家吃的恐怕不好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着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脯,这身板实在太削瘦了一点,可等他穿着裤子躺在床上后,玉娘则坐到了外层的小塌上,抖开了一张小薄毯,居然和衣而睡了。

  “你睡这?”

  赵官仁惊奇的看着她,他一直以为软塌是脱鞋用的凳子,还夸赞古人想的周到,谁知竟然是玉娘睡觉的地方,而且曲着腿才可以睡。

  “哎呀奴婢该死!忘了问少爷是否要侍寝了……”

  玉娘手忙脚乱的脱去了外面的罩衫,露出了一件已经褪色的红布肚兜,还愧疚道:“少爷!容奴家稍作准备可好,奴家尚未破身,得准备白绢证明自身的清白!”

  玉娘说完便急匆匆的钻了出去,很快就拿着条白丝手绢钻了进来,按住赵官仁的双肩让他躺下,然后跪到床上羞涩的笑道:“少爷躺着就好,玉娘伺候您,少爷喜欢从哪先开始?”

  “你怎么懂这些……”

 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看着她,小丫头确确实实是处子,老司机看错了,追魂眼都不会看错。

  “嘻嘻”玉娘熟练的将长发盘起,弯下腰轻轻按揉着他的胸口,甜美的笑道:“卞家有专门教授床笫之私的婶娘,玉娘是通房丫头,侍寝是奴家的本分呀,可不敢偷懒的,一直等着伺候少爷呢!”

  丫鬟!

  通房侍寝的丫鬟!

  可是只有十五岁,搁这里是成年了,可搁地球上得判刑,但赵官仁现在也成了十七八的大小伙子,这身子也是一撩就着火,让他瞬间陷入了上与不上的纠结中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