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47血祭大阵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15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啊……”

  混乱的尖叫声响彻了地下室,可转眼间又变成了惊恐的呜咽声,只看大批人类从地下二层被驱赶了上来,十多个强壮又丑陋的红眼僵尸,领着几头硕大的黄眼巨狼,足够让这些人类肝胆俱裂。

  “咣”一柄巨斧被拄在了地上,将近三米高的兽人就是个金刚,光站在那就非常有压迫感,但他身边还有一位长发黑甲武士,同样是个壮硕的黑汉,将昏迷的张新月随手扔在了地上。

  “属下参见萨丹大魔王……”

  “拜见吞拿天大魔王……”

  十几个代理人激动的冲上去跪拜,黑道大哥王汉龙也是一样,紧张又忐忑的跪在了吞拿天面前,但邓火火却傻眼了,左顾右盼似乎寻不到自己的主人,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。

  “呵呵”忽然!

  一道紫色倩影猛然闪现在半空,轻飘飘的落在了萨丹肩膀上,居然是个身穿紫色纱衣的美人,只看她赤着一双白小脚丫,脸上遮着紫色面纱,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。

  “属下邓彬!拜见天竺大魔王……”

  邓火火神色一喜,连忙带人冲上前跪拜,天竺懒洋洋的坐在了萨丹肩头,晃着两条美#腿笑道:“你们干得不错,这么些人差不多够了,只可惜让追魂法师给跑了!”

  “主人!我们抓到了黑魂的傀儡……”

  邓火火急忙指着后方说道:“那家伙叫做万国权,他供认说他的主人叫做无法无天,他奉命在这里充当眼线,但具体有什么任务还没说,不过咱们肯定是暴露了!”

  “提上来审问!”

  吞拿天缓缓上前了半步,鼻青脸肿的万国权很快就被抬了过来,让人猛地扔在地上,捂着中枪#的小腿哀嚎道:“不要杀我,无法无天正在埋伏你们,这里是它们设的陷阱啊!”

  “哈你是指这些东西吗……”

  天竺魔女蔑笑着打了个响指,几头巨狼忽然从外面蹿了进来,竟然叼着几颗黑色无脸怪的头颅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万国权的脸色猛然一变,僵着脸说不出话来了,而吞拿天则冷笑道:“无法无天早让我们干掉了,已经没人能给你撑腰了,你要是不想死就乖乖交代,罗珈和其它魂帅躲在哪?”

  “我、我不知道啊……”

  万国权哀声说道:“我原本是罗魂帅的人,来这之前无法无天突然接管了,什么都没跟我说,只让我们在这里当眼线,而且我不是主要负责人,林蕊才是我的上级,你们可以问她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曲妖精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妻子,可林蕊却惊怒的大骂道:“放屁!你少给我血口喷人,我没有参与你那些勾当,我也不知道什么无法无天,是你一直在威胁我,利用我!”

  “魔王大人!她撒谎……”

  万国权指着她大声说道:“林蕊一直混在追魂法师的身边,无法无天给了她一个什么灵骨钉,让她放在追魂法师的身上,是她把法师给弄走了,她身边的周淼就是法师的女人!”

  “唰”天竺忽然甩出一道红光,猛地锁住林蕊的脖子,将她提到了半空中,玩味的笑道:“好堕落的女人啊,我用鼻子就能嗅出你身上的死气,还敢说你跟黑魂没有瓜葛,趁早老实交代!”

  “大……大人!您相信我……”

  林蕊痛苦的吊在半空,用力抓着脖子上的红色光绳,颤声道:“我有把柄在万国权手上,一直受他要挟,灵骨钉也是他给我的,他刚刚还杀了你们的下属,所有人都可以作证!”

  “人是你让我杀的,我敢不杀吗……”

  万国权立马大喊了起来,谁知萨丹却不耐烦的说道:“吵死了!天竺,不要跟他们废话了,直接吊起来严刑拷问!”

  “听你的!大块头……”

  天竺轻笑着一挥手,三道红光又猛然射了出去,竟然将万国权和周淼一块吊了起来,连昏迷中的张新月都没有放过,张新月马上就惨哼了一声,挂在半空中苏醒了过来。

  “上面还有一个……”

  吞拿天突然拔刀一挥,上方的通风管道瞬间爆开了,一个小丫头惊呼着掉了出来,曲妖精立马箭步上前将她抱住,急声道:“跟她没有关系,她未成年,被吓坏了!”

  “呸”王汉龙指着小丫头说道:“这丫头叫李诗诗,她是追魂法师的小姨子,难怪我们找不到她,原来她躲在了上面!”

  “不错!告诉我你姐夫躲在哪了……”

  天竺阴笑着勾了勾手指头,李诗诗缩在曲妖精的怀中,惊恐的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姐夫说最晚今天就来找我们,但他们砸了我们的对讲机,我们跟姐夫联系不上了!”

  “什么是对讲机?”

  天竺疑惑的看向了邓火火,邓火火连忙说道:“一种联系工具,抓他们的时候被打坏了,不过那个张新月也会使用罗盘,她应该也是一个追魂法师,审问她就清楚了!”

  “你叫张新月是吧……”

  天竺望着吊在半空中的张新月,拿出她的罗盘举在手中,笑道:“你们追魂一脉断绝了几百年,没想到如今又在这节骨眼上出现了,说说吧!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”

  “我不是追魂法师……”

  张新月虚弱的说道:“罗盘是我老板的东西,离开前才教会我如何使用,让我们找到裂缝就赶紧回去,所以罗盘才会出现在我身上,我跟他就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!”

  “嗯!”

  萨丹耸着鼻子说道:“这是个处女,应该没撒谎,估计味道不错,问问旁边那个大屁#股,她身上一股血腥味!”

  “我也是无辜的呀……”

  周淼哀声说道:“我老板看我不顺眼,总是用各种方式折磨我,我想陪他睡觉他都不乐意,不信你们问这里的人,老板对我非打即骂,拿我当奴隶使唤,我都恨死他了!”

  “大人!她们在撒谎……”

  吕楠忽然跪上前来,露出自己的魔纹说道:“我是白溟魔王的人,赵官仁亲口跟我说过,他跟白溟在合作,而且她俩之前提到过罗珈,说罗珈把赵官仁的魂给打出来了,她们隐瞒了好多事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张新月又惊又怒的瞪着她,结果萨丹却嘲讽道:“我从没见过你这么愚蠢的人类,连自己的主人是谁都分不清,你这魔纹属于青冥,不是白溟,她们是两个不同的魔王,蠢货!”

  “啊?”

  吕楠摸着后颈傻眼了,但天竺又不耐烦的说道:“乱七八糟!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再不说实话就弄死你们!”

  “啊!!!”

  张新月突然凄厉的惨叫了起来,周淼、林蕊和万国权也是一样,四人都跟触电一般猛烈抽搐,眨眼间四人就一起失禁了,液体顺着裤管一路往下滴。

  “不要再浪费光阴了……”

  吞拿天忽然摆手说道:“天竺!你继续审问他们几个,我和萨丹去开启血祭大阵,咱们先把人马都调过来再说,不然碰上魂帅可就被动了!”

  “开呗!让这四个好好的看看,看他们还敢不敢嘴硬……”

  天竺魔女懒洋洋的挥了挥手,空中的四人总算停止了惨叫,吞拿天立即拔出刀喊道:“一半男人站左,一半女人站右,手拉手在中间围成三个圈,谁敢反抗格杀勿论!”

  “不能站!他们要杀人……”

  张新月突然哭喊道:“血祭大阵会吸光你们的血,用来打穿空间的薄弱点,大家快跑啊,不然会死的!”

  “跑啊!我看你们跑哪去……”

  天竺魔女轻蔑的冷笑了起来,人群立马发出了无助的哭泣声,出口全都让尸将跟巨狼堵住了,还有一群拿枪#的代理人,他们就算插上翅膀也飞不了。

  “你们这群蠢货,现在知道厉害了吧……”

  周淼痛恨的大骂道:“代理人把你们带到这里来,就是要你们的命,但你们却把唯一能救你们的人给逼走了,你们这些蠢蛋都是自作自受,下辈子全都投胎做畜生吧!”

  “没有下辈子了,他们会魂飞魄散……”

  吞拿天阴笑着挥了挥刀,尸将们立刻把人群往中间驱赶,强迫他们围成三个圆圈,但吕楠也被人揪住头发往里拖,她立马惊叫道:“大人!我跟你们是一伙的呀,我是你们的人!”

  “哈青冥跟我们才不是一伙的,我最讨厌那个小贱#人……”

  天竺魔女不屑一顾的看着她,吕楠马上又哭喊道:“龙哥!我可是你的女人啊,求你帮我说句话,救救我!”

  王汉龙连忙叫道:“你别胡说八道啊,老子可没碰过你!”

  “饶了我!求求你们了……”

  吕楠让人扇了两个大嘴巴,毫不留情的扔进了人群之中,可天竺魔女又看向了唐秋,打量着她问道:“那个谁,这是你的女人吗?”

  “呃这是我情人唐秋,她之前帮了我的忙……”

  邓火火很谨慎的望着天竺,唐秋也忙不迭的猛点头,谁知道天竺魔女却大笑道:“哈哈你连男人都搞啊,这是个鸠占鹊巢的家伙,他外表是女人,实际上是个大老爷们,太有意思了!”

  “什么?你……”

  邓火火猛地从杨建荣身边跳开,可杨建荣刚想开口解释,邓火火又惊怒的大骂道:“他妈的!你这个恶心的死变态,快给我把他丢进去,不要让我看到他还活着!”

  “老公!你听我说,我是女人,我真是女人啊……”

  杨建荣急吼吼的扑向他,可马上就被邓火火一脚踹翻在地,亲手揪住她的头发扔进了人群中,还在他身上狠踹了几脚,让杨建荣哭的撕心裂肺。

  “当心!”

  吞拿天突然一声大喝,猛地回身把刀挡在了沈琼,只看一把光剑极速从后方射来,一口气洞穿两名尸将的头颅,径直朝着萨丹的背后射来。

  “吼”萨丹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,大斧一挥立即转身格挡,谁知光剑却忽悠一下转了弯,一下刺在他的脚下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爆响,直接把他给炸的仰头翻了出去。

  “司命!你干什么……”

  天竺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,吊在空中的四人瞬间摔落,她望着漆黑的楼梯道一脸惊怒,只听人在其中坏笑道:“小天竺!我不是你司命哥哥,我是你的官人爸爸!哈哈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