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84来了老弟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237 2020-11-17 17:22

  咣”一双利爪轰然插碎了窗户玻璃,纵身一跃的赵官仁只差一点,脑袋就要被利爪给插穿了,但他却连头都不回上一下,无数次战斗给他留下了许多东西,其中一样就是满身的战斗细胞。

  “唰”赵官仁在地上单手一撑,回转身体的同时甩棍就劈了出去,而对方也跟他料想的一样,既然能悄无声息的从楼外跳进来,肯定是个身手矫捷的高手,他几乎一回头对方就扑了过来。

  “砰”赵官仁一棍子敲在对方头上,坚硬的触感让他顿觉不妙,这家伙的脑壳实在太硬了,于是在对方被他一2砸趴的时候,他赶紧翻身滚了出去,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走廊尽头。

  “杀了他!”

  天正大&师在屋内爆喝了一声,狂奔的赵官仁回头瞄了一眼,终于发现袭击他的是个黑衣僵尸,浑身湿淋淋的还带着大量泥土,好似刚从坟里爬出来的一样。

  ‘三蹦子!’

  赵官仁心里一拎,黑衣僵尸的双腿竟然不会打弯,伸着双臂像蚂蚱似的朝他蹦了过来,跟他当初在骷髅祭坛外,看到的国产僵尸一模一样,只是少了一身官袍而已。

  “楼上有人!快堵住他……”

  楼下也传来了大喊大叫的声音,保镖和子弟们都被惊动了,可赵官仁心中早就有了计较,他屏住呼吸迅速蹿上了五楼,追杀他的老僵尸也没有灵魂,肯定是靠呼吸来追踪他。

  “咔”赵官仁猛地推开了顶楼的防盗门,迅速冲进了楼顶大平台,天空中任然在下着雨,他在楼顶找了两根粗木方,直接把防盗门从外面顶住,这才急吼吼的往前方跑去。

  ‘妈的!彻底黄了……’

  赵官仁在心中愤怒的咒骂,本来一切都安排的很妥当,只等万猷过来自投罗网了,谁知道半路却杀出个见鬼的天正大&师,一屁&股的邪门歪道,他一个人肯定是对付不了了。

  古堡的楼顶很宽阔,四角各有一座瞭望塔,可以通往楼内四个区域,赵官仁直接打开了正门前的一座瞭望塔,跑下楼就听到了嘈杂的人声,还有婚礼乐队的伴奏声。

  “万猷!可就看表演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顺着楼梯道往下走去,掏出手机拨打刘子宁的电话,现在只有让万猷跟天正大&师狗咬狗,他才有渔翁得利的机会,可手机通了却始终没人接听。

  “糟了!不会是针对我的陷阱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心里突然打起了鼓,赶紧又拨打高洁的电话,谁知道高洁的电话居然关机了。

  “铃铃铃……”

  吕大头正好打了进来,开口就说道:“老板!惹事了吧,潘次郎正在派人到处找,快把衬衣脱了换身衣服,这地方待不下去了!”

  “大头!看见高洁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赶忙询问,吕大头答道:“看见了!她在大厅边上的接待室,潘次郎手下的小娘们坐在她身边,就是那个大咪子的历翎,高洁好像是哭了,历翎正在安慰她!”

  “大头!赶紧撤……”

  赵官仁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鬼地方有僵尸,还有会扒人皮的怪物,不管谁叫都不要停下来,不要相信任何人,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,罗子萱的事情也不用管了!”

  “好好!那我到公路上接应啊,等电话……”

  吕大头满是惶恐的挂上了电话,赵官仁赶紧开门来到了一楼,钻进更衣室换上了一件服务生的衣服,但他刚想溜到大厅去找高洁,一阵熟悉的电话铃&声却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“嗯?”

  赵官仁纳闷的倒退了几步,一楼是个横向的“目”字形结构,他退后几步就看到了漆黑的雪茄室,铃&声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,一首有些冷门的英文歌,好像是刘子宁的电话。

  “手机丢啦?”

  赵官仁狐疑的朝着雪茄室走去,刚走进去就看见了刘子宁,正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,不停响铃的手机就在茶几上震动,但刘子宁就像个木头人一样,动也不动的坐着。

  “刘子宁!在搞什么鬼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过去拍了下刘子宁,谁知刘子宁却“噗通”一声倒在了沙发上,面容扭曲的张着小嘴,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。

  “卧&槽!”

  赵官仁吓的往后一蹦,只看刘子宁满身都是鲜红的血液,不仅心脏被人活生生的掏了出来,还被开膛破肚吃光了内脏,仅剩几根烂肠子挂在腿上,连黑魂都被人给灭了。

  “哼我就知道会来……”

  忽然!

  酒柜后出现了两道人影,一个是冷笑连连的剥皮小伴娘,另一个则是精瘦的老干尸,正贪婪的舔着手指上的血液,体内毫无魂魄的踪迹,而小伴娘头颅里的魂影也是为不可查。

  “们到底是什么鬼东西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冷汗都出来了,没想到黑魂都被对方干掉了,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意料,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意外还是陷阱,反正他现在挺着个将军肚,对方又人多势众,他打不过也跑不快。

  “哼鸠占鹊巢的黑魂,受死吧……”

  剥皮女杀气腾腾的一挥手,赵官仁几乎同时往前一扑,一把抢过了刘子宁的手机,跟着把茶几用力一掀,正好挡住凌空扑来的老干尸。

  “咣”厚重的茶几顺便被一分为二,赵官仁猛地砸出甩棍扭头就跑,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蹿出了雪茄室,望着大厅里谈笑风生的宾客,他忽然计上心头。

  “救命啊!杀人啦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滚带爬的大喊大叫,今晚至少来了上千名宾客,潘次郎再狠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,将现在弄的一团糟他才好浑水摸鱼。

  “砰”赵官仁猛地撞倒了婚礼花墙,吓的宾客们都连连惊呼,潘次郎立刻带着保镖们冲了出来,指着他怒声骂道:“姓高的!给脸不要脸是吧,快给我把他扔出去!”

  “杀人啦!老婆死在酒窖啦,是血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就像抽筋一样又蹦又跳,精湛的演技逼真又爆表,让宾客们都震惊的看向了潘次郎,毕竟赵官仁现在是医院的副院长,不说德高望重也不可能开这种玩笑。

  “放娘的屁!打死这个狗&杂&种……”

  潘次郎失态的大吼了起来,一群保镖立马冲了下来,已经顾不上什么脸面了。

  “潘总!我是开玩笑的人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赶紧逃到了大厅门外,急声叫喊道:“老婆方雅真死啦,凶手是天正大&师和他的弟&子,目击者已经被他灭口了,尸体在雪茄室的沙发下,们快去看看啊!”

  “爸!干什么呀……”

  高洁忽然急匆匆的跑了出来,可赵官仁刚想上前把他拉走,谁知道剥皮女却突然出现了,阴恻恻的站在了高洁身后,竖起根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紧盯着他不住的狞笑。

  “高洁!爸疯了,看他穿的是什么衣服……”

  历翎上前拉住了高洁的手,指着赵官仁怒声道:“他跟同学偷情,气跑了继母,现在又来造谣生事,我看他是破罐子破摔,不想让所有人好过,简直就是个臭无赖!”

  “滚!给我滚……”

  高洁也指着赵官仁哭喊了起来,赵官仁知道现在不能再硬来了,否则剥皮女动动手指就能杀了高洁,而且新娘子的父母也不见了,天正大&师肯定在酝酿一场大阴谋。

  “哼们不信我拉倒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呼呼的退到了台阶边,为了让天正大&师他们有所忌惮,他赶紧拨通了报警电话,大声叫嚷道:“喂!妖妖灵!们快来翡翠红酒庄园,这里有僵尸杀人啦!”

  “几个菜啊,怎么喝成这样啊……”

  警察居然在电话里调侃了起来,谁知新郎官的父亲突然冲了出来,一脚将他从台阶上给踹了下去,指着他怒骂道:“这个不要脸的畜生,搞我老婆还敢在这妖言惑众,信不信我打死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官仁震惊的从雨水中爬了起来,赫然发现新郎官的父亲田玉平,体内的生魂已经不见了,只有一团雾状的人影蜷缩在颅内,显然也被人扒了皮,这人根本就不是田玉平。

  “好!算们狠……”

  赵官仁故作气愤的往大门外跑去,谁知路过停车场的时候,忽然发现自己的车还在,吕大头开来的破面包也没走,显然他跟周云娜都没能离开。

  “糟了!出事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加快脚步往外冲去,同时拿出刘子宁的电话准备回拨,刚刚打来的电话很可能是万猷,现在他唯一的办法就是驱虎吞狼了,不过谁是虎谁是狼,还真不好说。

  “轰”一道惊雷轰然划过夜空,让赵官仁猛地僵在了庄园门口,只见一位窈窕的旗袍妹正站在小路中央,撑着油纸伞嘴角上翘,伞是红的,旗袍也是红的,站在阴沉沉的雨幕中尤为渗人。

  “呵呵”旗袍妹发出了一声悦耳的娇笑,好似很满意他之前的流氓行为一样,还有一张挂着诡笑的血红小口,仿佛在说……来了老弟!

  可等她慢慢抬起红纸伞时,赵官仁的脑袋却轰隆一声响,惊呼道:“妈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