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29卞府淫贼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476 2020-11-17 17:22

   .. ,差一步苟到最后!

  “怎么不是去见你家老爷,卞员外不会还不知道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诧异的望着前方的小别院,五婶低声说道:“老爷身子弱,大小姐特意嘱咐不要惊动他,我现在领你去见三姨娘,小少爷的生母,卞家将来都是他们母子的!”

  “我看卞家是你们娘家人的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脸讥诮,但五婶却急道:“你不要听外人嚼舌头,我们娘家人都恪守本分,更何况卞家本身就有我们一份,我们何须去动歪脑筋,三姨娘听到要不高兴的!”

  五婶赶紧加快脚步走向后门,这园中院并不算大,后门故意把路灯都给熄灭了,赵官仁趁机在她屁#股上捏了一把。

  “别胡来!这里不行……”

  五婶嗔怪的拍了他一下,态度已经跟之前大相径庭,虽然他俩什么都没有发生,可两条肚兜都在赵官仁手里,腰里又揣着人家的五百两银票,这裤带子自然就松了。

  “吱”五婶推开后门快步而入,径直带着赵官仁进入了后堂,只看两位老妇垂首站在两侧,中间太师椅上坐着一位美#少#妇,看上去还没有五婶大,不过可比五婶漂亮多了。

  “跪下!!!”

  美妇忽然拍案怒喝,五婶吓的一个激灵跪在了地上,那死白的脸色如同被捉奸在床了一眼。

  “三夫人好大的威仪啊,你是想让本官跪下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笑的抱起了双臂,谁知偏厅冲出一半大小子,惊恐的跪伏在地,哀声说道:“母亲大人饶命,孩儿知错了!”

  “大人误会了……”

  美妇起身掐腰盈盈一礼,颔首说道:“妾身岂敢让您下跪,妾身是让这逆子跪下,妾身卞刘氏,见过张大人!”

  “谅你也不敢!”

  赵官仁拉起衣摆蹲在小少爷面前,这小子看上去比同龄人要大一些,长期练武身子骨也很粗壮。

  “你小子挺会玩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狞笑道:“那么多姑娘都让你玩死了,人家已经诈尸来找你索命了,马上就要灭你家满门了,不想死就赶紧交代,尸毒究竟从何而来?”

  “成儿!你照实说,不要怕……”

  卞刘氏缓缓上前了两步,小少爷已经吓的汗如浆涌,哆嗦道:“谢、谢家的婆娘柳氏,她将两名歌妓廉价卖于我,让她们在我外宅中投毒,她们说柳氏的床下还有毒粉,不信大人可以去搜!”

  “靠!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是让你说真相,不是让你重复你姐姐的话,我现在仅代表我个人,不是来查案的,懂吗?”

  “我真不知道啊……”

  小少爷居然吓的哭了出来,哽咽道:“我要是知道她们、她们会诈尸,如何会把她们投入自家井中啊,这岂不是自寻死路嘛,我用我爹对天发誓,真不是我#干#的呀!”

  “大人!请入内一叙……”

  卞刘氏忽然往偏厅里走去,赵官仁用力拍了拍小变态的脑袋,跟着卞刘氏来到了深处的茶室,谁知卞刘氏关上门就笑道:“好多年没碰到家乡人了,你好啊地球人!”

  “你也好!老前辈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坐到了椅子上,说道:“你是看到我的手表了吧?”

  “不止!”

  卞刘氏大大方方的坐到了他身边,从大袖子里掏出根细雪茄点上,熟练的吐了个烟圈后,笑道:“你刚刚说了一句靠,大顺朝可没有人会说这句话,而且你的口音明显是地球人!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穿来的,怎么来的?”

  “十八年了,来的时候是这岁数,现在还是这岁数……”

  卞刘氏仰头唏嘘道:“我是科考队的成员,在勘探一个地下溶洞时,我不小心掉入了深洞,睁开眼就来到了这里,并且返老还童变小了,后来为了生计嫁入卞府为妾,还生了一儿一女!”

  “你看到我就不奇怪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目光炯炯的看着她,卞刘氏转头风情一笑,说道:“激动!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我隐藏了整整十八年,孤独的等待了十八年,终于盼到了一位老乡,你能带我回去吗?”

  “不能!咱俩不一样,你是肉穿,我是魂穿……”

  赵官仁晃了晃腕上的手表,说道:“我是死后来到了这里,进入了濒死的张天生体内,怎么来的我都不知道,不过总算有个老乡说话了,不然独自在异界就太寂寞了!”

  “简直是空虚寂寞冷,这些古人根本不懂我的世界……”

  卞刘氏抓住他的手激动道:“我是从95年来的,原名刘小梅,弟弟你是从哪年来的,小虎队还存在吗,他们都是我的偶像,我做梦都在听他们唱歌!”

  “存在!现在蔡国庆是他们队长,刘欢是颜值担当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:“我从千禧年来的,真名叫易烊千禧,我来的时候岁数比你大,你叫我千禧哥就行了!”

  “蔡、蔡国庆?唱365个祝福的那个吗,他还队长……”

  卞刘氏嘴巴张的老大老大,赵官仁又说道:“人家整容了,可帅气了,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你究竟知不知道尸毒从何而来,这东西可是能要你们全家的命,必须慎重!”

  “绝不是犬子所为……”

  卞刘氏正色道:“其实他玩#女#人我知道,只是我怕传出去太难听,特意让他去了老宅,一直都有人在秘密监视他,他的一举一动我都很清楚,肯定是谢家在栽赃陷害!”

  “你怎么当妈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用力拍了桌子,怒道:“你儿子玩的那么变态,人都活活打死了,你都不管管吗?”

  “唉我以为年轻人火气旺,让他发泄出来就好了……”

  卞刘氏叹气道:“谁知道他越玩越过分,甚至偷入观月阁那种地方,但他是卞家的独苗,我最多打几巴掌,要是打骂狠了,他爹就会跑出来教训我,纵子如害子啊,我算是领教到了!”

  “你这儿子要是放在地球上,早枪毙十回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站了起来,卞刘氏噘嘴说道:“你当我想生他呀,我为卞家做了这么大的贡献,老东西却对我一点也不好,当年还是他霸占的我,但你可不能不管我呀,好哥哥!”

  “哈”卞刘氏直接抱住了赵官仁,赵官仁一看她头上两人次的经历值,估计她这些年也空虚的很,笑问道:“你想让我如何帮你,把你大女儿嫁给我可好,你做我丈母娘!”

  “死鬼!美死你了……”

  卞刘氏嗔怪的捶了他一拳,说道:“这事我可做不了主,卞香兰最疼爱她这六妹了,蕾蕾也是她母亲从小带大,跟我都不亲,但她刚刚也急的不行,我领你去她那聊聊,你们俩先熟悉一下!”

  “你咋这么激动啊,多久没碰男人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发现她正在发抖,卞刘氏则猛地抱住了他的脖子,气喘道:“十来年了,老东西自己没鸟用,还成天派人盯着我,你可是我唯一的老乡,一定要帮我解解馋!”

  卞刘氏不由分说的吻住了他,猴急的就像只小野猫似的,不过没几下她突然哀怨道:“唉呀忘了我来月事了,好哥哥!过几日咱们老宅里见,你先去见我闺女吧,我去换条裤子!”

  “不急!咱们来日方长,丈母娘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呵呵的开门出去,实际上五婶早对他说了,卞家六小姐的生母过世了,之前卞刘氏膝下无子,她才把六小姐抱过去养,小娘们根本就没说实话,身上也没有血腥味。

  “老沈!送大人去二小姐那……”

  卞刘氏在后方喊了一声,五婶不动声色的把赵官仁领了出去,赵官仁已经看明白了,卞刘氏早把卞府当成了自己家,下血本勾引他只是为了度过难关,甚至不惜把养女给奉上。

  “你进去吧,里面没有下人……”

  五婶将他领到了一座精致的小院外,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去,赵官仁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和式风格的小屋,一位盛装打扮的美人正站在侧屋门前,居然让赵官仁眼前一亮。

  “您、您是张公子吗……”

  年轻的女孩芳龄二八,满脸紧张的打着哆嗦,华美的袍服露出了白嫩的双肩,同时也衬托出了卞家美人特有的高挑,但她明显是个混血,眉眼之间有少数民族的美人风情。

  “正是本公子,你叫什么,你生母是胡姬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眯眯的走了过去,女孩下意识往卧房里退了一步,结巴道:“我、我叫卞玉蕾,排行老六,大家都叫我六六,我母亲是个胡人,不不!我母亲是三姨娘卞刘氏!”

  “不要怕!我又不会吃了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真被这丫头吸引了,像只大灰狼似的走了过去,吓的卞玉蕾连连往后倒退,最后贴在墙上惊恐的闭上了双眼,哀求道:“不要!求求你不要过来,我怕!”

  “六六!你这台词不对啊,卞小四不是教你这么说的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直接把她壁咚在了墙上,贴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,卞玉蕾猛地睁开了双眼,惊慌道:“你、你为何知晓?”

  “因为全都写在你脸上啦,我一看就……”

  赵官仁戏谑的挑起了她的下巴,谁知卞玉蕾忽然一咬牙,身上的袍服竟然“哗啦”一下坠落在地,捂住不着片缕的身体大叫道:“救命啊,有淫贼啊!”

  “尼玛!你们卞家的女人可真豁得出去啊,老子话没说完你就叫……”

  赵官仁郁闷万分的竖起了大拇指,结果门外“唰唰唰”的冲进来了十多位女剑侠,齐齐举剑娇喝道:“淫贼!好大的胆子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