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728窝里斗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04 2020-11-17 17:22

  装逼技术哪家强?赵家官仁最流氓……

  尽管满心都是哎妈!好大啊!可表面上却是一副云淡风轻,老爷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,还双手按着鳄皮玉石腰带,脑袋四十五度朝上,傲然的眼神中带着几丝不屑。

  不过北极星邮轮真的很大,整整十六层客用甲板,他走入三层甲板就是个超大的中庭,抬起头就能看到六层的甲板。

  这一层四部观光电梯,米其林餐厅、免税店、酒吧、影院以及赌场都应有尽有,并且大部分店铺都在经营,许多衣冠楚楚的乘客聊天漫步,完全就是一座海上的购物广场加酒店。

  “您好!您是新来的赵先生吧……”

  一位娇小的马尾辫姑娘跑了过来,脖子上挂着有照片的A9吊牌,她很客气的鞠躬笑道:“我叫马蓓蓓,C社区的服务人员,有任何问题您都可以找我,您当我是居委会的就行了!”

  “赵云轩!叫我赵哥就好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跟她握了握手,正好花臂妹等人都走了进来,他们挂了一水的C5吊牌,吊牌上都有照片及个人条码,倒是金记者被一名军官带走了,进入电梯直接上楼。

  “怎么只有C5啊,你不是美籍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奇怪的走了过去,花臂妹拿过翻译机郁闷道:“船上爆舱了,什么国籍都没有用,除非是特殊的专家或职业才能得到优待,我们几乎上交了所有东西才获得了6人间,你是怎么拿到C3的?”

  “小窍门而已,金美熙怎么样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向了观光电梯,花臂妹低声说道:“她似乎发现了美军的隐秘,可他们好像并不太在乎,一样给了她C5级吊牌,然后就带她去见上级了,此外什么都没说!”

  “OK!我们各自熟悉一下环境,十二点自助餐厅见……”

  赵官仁点点头拿回了翻译机,可他们并没有“小导游”接待,还是问了马蓓蓓才知道该去找谁。

  “走!领我去参观一下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递了两条巧克力给马蓓蓓,马蓓蓓欣喜的走上了楼梯,说道:“C级乘客不能使用应急电梯,晚间才会供应两小时电力,船内不准吸烟和使用明火,您的四人间在十层,有阳台的!”

  “C3才四人间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置可否的问道:“船上一共有多少咱国家的人,最高是什么级别,我这个C3算贵宾吗?”

  “船上没有贵宾一说,C1、2、3代表着军方雇员,比如医生、工程师和科研人员等等,你们有免费的工作餐可以吃,C3以下就只能靠自己了……”

  马蓓蓓说道:“你们国家在船上有五百多人,最高级别是一位A4的社区副主管,剩下大部分都是C5以下的普通乘客,你们有自己的社团,今天中午正好开团会!”

  “我们国家?你是哪国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让他说的愣了一下,马蓓蓓停下来说道:“我十六岁就移~民了,入了南韩国籍,当然不能算你们国家的人啦,我说的五百多人也不包括拆哪移~民,船上共有58个国家的人!”

  “说得对!移~民了就是外国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皮笑肉不笑的问道:“这两天有没有来新人,我有个女性朋友跟我走散了,她是我们剧组的演员,带了一把跟我差不多的刀!”

  “没有!好几个月没见到新人了……”

  马蓓蓓摇摇头继续往上走,路过购物店时介绍道:“您每个月有100点信用分,只要扫描你吊牌上的个人码,可以在除了A级区之外的地方消费,但每顿工作餐也需要4个信用点,您得合理安排使用!”

  “哈看来我每天只吃一顿,还有五天得饿肚子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起手参观购物街,店铺中的物价高到吓人,随便一包烟都得40点积分,不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,还有好多泡过海水的东西,明显是从海上捡来的漂浮物资。

  “为什么白人都他妈是A级或C2级,他们哪来这么多信用分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快就发现了猫腻,酒吧和购物店里的几乎都是白人,黑人也占据了一小部分,但他就没见到一个C2级以下的人,全都喝着小酒开心的畅聊,还有搂着姑娘卿卿我我的。

  “有能力消费的都是管理层,级别当然高了……”

  马蓓蓓耸肩说道:“这片主要是白人的活动区,转过去就是我们韩裔的范围了,其他族裔基本没有消费能力,他们都在船顶和活动室聚会,你想去你国的社团看看吗?”

  “看看吧!”

  赵官仁来到了韩裔的活动范围,不过大部分都是普通百姓,小日子远没有白人过的潇洒,许多人见到他一身古装,纷纷举着手机给他拍照,竟然都以为他穿的是南韩古装。

  “哟咱社团的环境不错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好奇的走进了一间观景餐厅,一排玻璃窗直面大海,扭头就看到几百号男女聚集在小舞台前,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,只看舞台上拉了一条横幅——美华社冬季团建大会!

  “张团长!你们来了一位新老乡……”

  马蓓蓓走过去喊了一声,五百多号人惊讶的集体回头,讲台上正站着一位满身传销味的浓妆富婆,同样惊讶道:“哎呀!这是来了一位锦衣卫啊,同胞们赶紧鼓掌欢迎啊!”

  “切到这来还穿着古装,可怜的民族自尊心……”

  一道不和谐的嘲讽声响了起来,在掌声中显得尤为刺耳,赵官仁寻声看向了一位西装小伙,他身边坐着个很时髦的短裙美女,同样面带不屑的冷笑一声,还翻了个大白眼。

  “你说啥?麻烦声音大一点,我耳背……”

  赵官仁径直走向了西装小伙,小伙也蹦起来桀骜道:“我说你装逼,穿成这样你想反清复明啊,成天抱着封建糟粕不放,可怜的自尊心就跟玻璃一样,承认人家优秀就这么难吗?”

  “王子勋!”

  一位大爷站起来怒道:“你愿意当汉奸走狗,那是你的自由,但你不能污蔑我们的文化,这小伙虽然穿的不妥,但他这身代表着你的祖宗,你骂他就是在骂你祖宗!”

  “我呸”王子勋举起自己C2级的吊牌,大声说道:“我做到C2是靠自己的能力,不是靠当汉奸换来的,你说话前也过过脑子,谁还在乎你们的民族啊,你们想当汉奸人家也不要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大爷气的满脸怒红,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。

  “我赞同王少的话,收起你们可怜的民族自尊心吧……”

  一个纹身男起身讥讽道:“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们,你们除了自吹自擂、自我陶醉还能干点啥,老子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们,老子退团了,加入韩团了,不跟你们这些蠢货玩了!”

  “哎哟喂了不起啊,人家是假洋鬼子,你是假棒子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阴阳怪气的笑道:“你们俩给我睁大狗眼瞧好了,大爷我穿的是亲王龙袍,可不是什么飞鱼服,更何况我穿什么衣服,跟你们有半毛钱关系吗,莫非看到祖宗就激动了?”

  “你~他~妈骂谁是假棒子,有种你再说一遍……”

  纹身男怒不可遏的冲了过来,还有几个社会人也站了起来,可赵官仁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,直接把他抽的摔趴在地,冷笑道:“谁搭腔我骂谁,没骂你是条狗就算我有素质了!”

  “老子弄死你……”

  纹身男像疯狗一样蹦了起来,他十多个同伴也冲了上来,其他人纷纷惊呼着躲到一边,王子勋还大声叫嚷道:“把门一关!往死里打,打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!”

  “别打呀!大家都是同胞嘛,不要在外国人面前丢脸啊……”

  张富婆在台上急的连连跺脚,可话没落音就听一连串的惨叫,十多个壮汉竟然接连倒地了,纹身男更是倒在地上鼻血狂喷,一下就让所有人傻了眼,王子勋也呆滞到不敢相信。

  “谁跟他是同胞,人家可是棒子爷……”

  赵官仁揪住纹身男的头发拖上过道,纹身男倒是有点血性,红着眼珠子大吼了一声,猛地掏出把匕首刺向他,但是却被赵官仁一把拧住胳膊,直接架在了旁边的椅子上。

  “咔”赵官仁突然一脚跺在他胳膊上,众人的汗毛齐齐一竖,纹身男的胳膊就像干柴一样,“咔拉”一下从小臂骨中间断开了,然后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嚎,胳膊就像软棍一般甩来甩去。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

  王子勋惊恐万状的连连倒退,在场的众人无不是傻了眼,不是恐惧赵官仁的战斗力,而是他的心狠手辣,纹身男肯定是残废了,说不定还得截肢。

  “谁说把门一关,往死里打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脚把纹身男踢晕了过去,狞笑着看向了王子勋,王子勋的女人嗖一下躲到了桌子下,他也吓的连忙朝侧门跑去,但赵官仁却抄起一张椅子,猛地朝他砸了过去。

  “砰”“啊……”

  王子勋惨叫着摔趴在地,椅子在他背上直接散了架,可他还是惊恐的往前爬去,嘴里一边吐着血,一边哭喊着饶了我。

  “咦?好奇怪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急不慢的走了过去,踩住他的脸笑道:“你的自尊心不是铁一般强大吗,怎么突然开始求饶了,不是当爹的说你,承认爸爸优秀就这么难吗,不要学人家玻璃心嘛!”

  “警察!他打~人还要杀人,快把他抓起来……”

  王子勋的女人突然蹦起来大叫,只看两名韩裔警察跑了进来,赵官仁立刻让到一边掏出翻译器,笑道:“警官!他们几个打架,我正想为他们治疗,我是一名医生!”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两名警察按着手枪~走了过来,忽见地上躺了十几个哀嚎的人,他们同样给吓了一跳。

  “我没看见……”

  马蓓蓓退到一边两不相帮,可富婆团长却指向了赵官仁,用韩语说道:“这个人撒谎,这些人都是他打伤的,他一进来就挑衅我的团员,地上那把刀就是他的凶器!”

  “对!就是他找麻烦,打伤了我们的副团长……”

  不少人也跟着纷纷附和,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的模样,只有少部分人捏着鼻子不说话。

  “OK!”

  赵官仁突然拍了拍吊牌,说道:“我要求面见文森特上校,他会还我一个清白的,我可是他聘请的专家!”

  “你跟我们走,其他人赶紧叫医生……”

  两名警察有些不耐烦的转身就走,谁知赵官仁突然一脚踢在王子勋脸上,一下就把他踢晕了过去,在五百多号人惊骇欲绝的注视下,嚣张的点上一根烟扬长而去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