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64原来如此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859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唉如今也没什么好掖着藏着的了……”

  夏首辅靠在太师椅上说道:“四年前尸毒初现之时便走漏了风声,运送毒粉之人被半路截杀,你可知那人是谁?”

  “我已经查到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到两人身边说道:“应该是张天宝吧,但为何是他运送毒粉,当时的钦差为何不带走?”

  “当时钦差去禹州府颁旨,离开的第三日才查到毒粉……”

  夏首辅凝重道:“张天宝发了飞鸽去京里,兵部回了他一只信鸽,命他带上毒粉火速送往京城,张天宝便率领护卫而去,结果半路让人截杀,朝堂为了查案便说他在边关战死!”

  “我去!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道:“那兵部有没有收到信鸽,信鸽是不是兵部发的?”

  “收了也发了,却是命他上官领军送往钦差手中……”

  夏首辅说道:“飞鸽传书用的皆是密文,外人拾获也不知何意,各军之间的密文都不相同,收鸽的宁州卫也有详尽记录,这就是说兵部出了岔子,有人截杀了真鸽子,发了一只假鸽子!”

  赵官仁摊手道:“那这一查不就查出来了么?”

  “兵部跑了两个人,皆是六品的小官吏,当年的兵部尚书都进了天牢,抓了一批人也没审出个所以然来……”

  夏首辅喝了口茶才说道:“张天宝有个侍卫没死透,救过来后他说敌人尽数蒙面,武功奇高,张天宝也是条硬汉,临死前将整瓶毒粉吞进腹中,当场化为了脓水,敌人这才没有得手!”

  赵官仁纳闷道:“那你们就没找卞家算账吗?”

  “当时并不知齐账房此人,以为是密探放火烧了毒粉……”

  夏首辅摆手道:“张天宝被截杀之后,钦差便命他家继续研制毒粉,并让暗桩监视,但卞家一直都做不出,宁州督造便下了最后通牒,再交不出毒粉他们这买卖也别做了!”

  “啧啧”赵官仁摇头道:“咱们大顺这朝堂里满身虱子,满身漏洞啊,兵部都能让奸细混进去,恐怕还有其它不少奸细案件吧?”

  “确实不少!但你刚刚一说泰平天国,咱们就豁然开朗了……”

  端亲王敲着桌子说道:“咱们打一开始就查错了,不是吉贼干的好事,咱们自然什么都查不出,咱们根本没把小泰国当回事,谁想到他们竟有如此狗胆,老子这回非让他们灭国不可!”

  “两位大人!让我来告诉你们真正的情况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竖起四根手指,说道:“其实张天宝找到了四瓶毒粉,有三瓶让他藏了起来,什么目的已经没人知道了,但张天宝连家里人也瞒了,只说是毁尸灭迹用的化尸粉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位大人吃惊的对视了一眼,道:“原来毒粉一直在张家人手中啊!”

  “没错!张家有个赌鬼张天生,一个多月前杀了上门要债的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那小子杀完人便拿出了化尸粉,扔到枯井里把尸首给化了,结果当晚就下大雨了,原本的枯井涨了水,一直淹到卞家的外宅之中,尸毒就这样散播出去了!”

  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……”

  端亲王急忙问道:“你如何得知的,刚刚查出的吗,张天生可缉捕了,不管他有心还是无心,这可都不是小罪啊!”

  “我去找了张家老太,全都问清楚了,但是……”

  赵官仁无奈道:“张天生四天前就跑了,估计也是发现不对了,而且他手上可能还有一瓶尸毒粉,剩下的两瓶已经被我搜出来了,海捕公文我也发了,悬赏二百两!”

  “悬赏两千!”

  端亲王急不可耐的拍了桌子,说道:“若是自己回来不杀他的头,打二十棍还给他五百两,尸毒漏出去可不得了!”

  “王爷出手就是大气,下官佩服……”

  赵官仁拱手说道:“阁老!属下作为首席疫病提举,消灭尸毒责无旁贷,尸毒不是战争武器,它能让海里的大鱼都尸变,一旦泄露人类得死绝,所以下官恳求毁灭尸毒,一粒不留!”

  “嗯!你这番胸襟与眼界,实在令老夫钦佩……”

  夏首辅微微点头笑道:“皇上为何当庭摔碗,皇上并不是气恼投毒失败,而是恼火那些人利欲熏心、目光短浅,咱们能投毒他们也能,到时候生灵涂炭,谁都讨不了好!”

  “哦?我居然跟皇上想到一块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发现自己真小看皇上了,没想到一个皇上也能有如此远见。

  “我知你是真心治毒,殿下说你先前都跟他急眼了,真心不错……”

  夏首辅又笑道:“不过皇上的意思并不是灭毒,而是将尸毒封存起来,当做对其它各国的一种威慑,挑明了去跟他们说,若敢犯我大顺疆土,咱们就让你国尸人遍野!”

  “不不不!这可不是核武器,真会死绝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摆手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朝堂满身都是漏洞,毒粉一日不灭,便一日有人惦记,万一被内奸给偷出去,不知死活的到处传播,到时候几千万尸人四处横行,谁能挡得住啊?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端亲王笃定道:“毒粉藏在禁宫之中,有大宗师看守,谁有本事偷出去,况且这不是还有个张天生嘛,万一他那瓶落到小泰国手上,咱们没有岂不是被动,你就不用多虑啦!”

  “你们连六部尚书都怀疑了,大宗师要是叛徒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着手背说道:“我听说禁宫有三位大宗师把守,只要有一个出了问题,偷样东西简直轻而易举,干脆把尸毒给毁了吧,对外宣称咱们有毒粉不就行了,哪怕说没有人家也不会信啊!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两位大人迟疑的对视着,正好一位太监跑来敲门说谭青凝到了,赵官仁赶紧跑过去打开了门,只看谭青凝一身的血迹,软甲都挨了两刀,脸色蜡黄的好似草纸一样难看。

  “怎么了?尸毒被抢了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跑过去扶住她,谭青凝疲倦的跨入了书房当中,摘下皮挎包惨笑道:“卑职幸、幸不辱命,四瓶毒粉尽数拿到,但途中遭遇贼人拦截,我等血战突围才侥幸逃脱!”

  “回来就好!幸苦了……”

  端亲王上来就想拿过挎包,赵官仁一把夺过去说道:“青凝!你可听说了,欧阳仁杰已经叛逃了,先前带了一帮泰国人妖来暗杀我,你们黑衣卫中也有他们的奸细!”

  “殿下!阁老……”

  谭青凝猛地跪在了地上,泣声说道:“我等确有失察之罪,可我师兄他万不会谋反,我黑衣卫也皆是好汉,卑职领了二十多人出城,尽皆负伤,请殿下和阁老相信我等啊!”

  “谭副千户!快快请起……”

  夏首辅亲手扶起了她,说道:“本官知道你是忠心耿耿,可京督卫场出了如此大的纰漏,定然要一查到底,但本官可以向你保证,定会秉公办理,绝不放过一个坏人,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!”

  “谢大人!谢殿下……”

  谭青凝泪流满面的站了起来,赵官仁便打开包看了看毒粉,笑道:“这下没错了,九.瓶毒粉尽在我手,还有一瓶存不存在,暂时得打个问号,下官这就当众去毁掉!”

  “你急什么,好歹让咱们请个旨啊……”

  端亲王一把拽过了挎包,赵官仁只好说道:“这样吧!毒粉不用多,一瓶就能毁灭全世界,殿下和我各自保管一瓶,其余的咱们当面毁掉,否则毒粉越多目标越大,越容易被盗啊!”

  “两瓶!你拿一瓶好好藏着……”

  端亲王说着就要掏出毒粉,赵官仁故意咋呼道:“哎哎!不能拿出来,万一漏粉您就可卒啦,专业的活得专业人士干,毒粉可以通过呼吸传播,吸一口咱四个都得完蛋!”

  “你不早说,速速拿走,快打水给本王洗手……”

  端亲王吓的连忙把包递给他,举着双手一溜烟的跑了出去,夏首辅也本能的跨了出去,说道:“速速处理一下,留下两瓶毒粉即可,剩下的毒粉明早拿去当众销毁!”

  “那您得给我派几百禁军,不然我可打不过那些小泰……”

  赵官仁举着包一脸无奈,夏首辅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你自去找吴统领,毒粉也交于他,说我的意思即可,谭千户若是无碍的话,也随他去贴身保护吧,多少有个照应!”

  “卑职遵命!”

  谭青凝立即跟着赵官仁走了,小郡主屁颠颠的拉着赵官仁吃宵夜,赵官仁用尸毒把她给吓跑了,最后找了个木匣子装上两瓶尸毒,贴上封条后才带着谭青凝和禁军离开。

  “嘿嘿姐姐!演技不错啊,香田县那边有收获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带着谭青凝钻进了马车,抠开皮甲的刀口一看,里面白花花的肉一点都没事,伤势和血迹全都是演出来的。

  “如果是一般人,肯定会去香田县的陷阱,但欧阳仁杰绝不会上你当……”

  谭青凝靠在他身边笑道:“欧阳仁杰一旦发现我出城,他便知有诈,更不会舍近求远,袭击你才是最好的选择,但我真没想到他会是内奸,你居然还能将他击败,简直不可思议!”

  “嘿嘿任何人被土雷近距离炸到,他都得晕头转向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会是他,以为顶天就是个百户,看来大顺被渗透的情况非常严重,他们一直盯着强大的吉国,居然能把一群阴险的海贼,给忘的干干净净!”

  “唉这回可惨了……”

  谭青凝叹气道:“我特意弄了一身血回来,本想带着兄弟们捡一份功劳呢,结果进了城就是噩耗,卫场居然出了这么多内奸,这下别说什么功劳了,能保住脑袋就算不错了!”

  “你师兄是前途未卜啦,可你不但没事还会升官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将她按在了身下,淫笑道:“小娘子!钦差大人命你贴身保护,睡觉你都得贴着哦,今晚就从了弟弟吧,你这身子快让弟弟馋死了!”

  “不行!我有守宫砂,没法跟师父交代的……”

  “守宫砂又守不了嘴,你这不还有嘴么……”

  “嗯!亲亲倒是可以的,但是不能得寸进尺啊……”

  “得了!咱俩不在一个频道上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