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83有病你就说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52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嘶哦用力点!再用力一点……”

  赵官仁靠在大浴池中爽的直哼哼,王幺幺姐妹俩穿着比基尼,坐在水里给他足底按摩,吕大头跟刘太白也泡在水里对饮,池边摆满了装着酒菜的托盘。

  “大哥!手机买来了……”

  刘太白的女徒弟跑了过来,穿了身大红色的分体泳衣,跳进浴池里递给赵官仁一部手机,同时也荡起了一片白腻腻的光芒。

  “嘿嘿”吕大头淫笑道:“太白兄!余静这小身材很有料嘛,你收人家做徒弟,怕是想吃窝边草吧!”

  “没有没有!徒弟就是徒弟,这可不能乱来……”

  刘太白慌忙摆手解释,赵官仁已经拨通了电话,笑道:“哈哈大悲咒!没想到我会给你打电话吧,你他娘的才尸化了,我大活人一个,找你打听点事!”

  赵官仁顺手将王幺幺抱在怀里,一边打电话一边眯着小酒,打完两通电话后他才挂断又拔卡。

  “血姬很鸡贼,两路人马都只是佯攻……”

  赵官仁放下手机说道:“谁都没有想到,血姬在海外居然也有人马,国内两路人都只是样子货,她今早偷袭了司命的地盘,一帮老美在帮她丢核弹,他们已经杀进黑暗区了!”

  “不会吧?”

  吕大头吃惊道:“司命虽然在秘境没出来,可他的兵力摆在那,正儿八经的十八魔王之首,而且老美那边三座骷髅塔,随时可以互相调度,血姬怎么会挑这种硬骨头啃?”

  “血姬这是要让人类看到她的决心,要杀就杀最狠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头说道:“亡族大军集中在国内戒备,结果海外让人给偷袭了,这时候要是再蹦出个猪头,把国内的兵往海外派,张新月会立即发动总攻,打的亡族顾头不顾腚!”

  “这么说!亡族不是输定了吗……”

  刘太白惊讶的看着他,但赵官仁却说道:“你当永夜是摆设吗,最多三天他就能再弄出个分身来,我估计明天就差不多了,不过丢掉几座骷髅塔是肯定的,永夜这次要吃大亏喽!”

  “打到两败俱伤最好,反正死的又不是人类……”

  吕大头站起来说道:“我们到楼上去开几间房,看看有没有烧烤什么的,咱们上去再喝几杯,你们洗完了报手牌号就行!”

  吕大头说完就带着刘太白走了,两人进了更衣室换上浴衣之后,吕大头便淫笑道:“太白兄!你是跟你女徒弟睡一间呢,还是跟哥哥我一起走,找几个小技师松松销魂骨啊?”

  “我不找!我一个人睡就……”

  刘太白的话突然卡了壳,门外居然走进了几个窈窕大方的美女,一位少妇笑眯眯的说道:“两位老板洗好了呀,要不要美女聊聊天呀,这几个可都是刚来的新人哦!”

  “新人?我看都是一批旧机器吧……”

  吕大头轻蔑的点上了一根烟,但少妇却拉过一位姑娘笑道:“这位美女可真的是新人,下个月底结婚,人家花二十多万彩礼娶的老婆,两位今晚只要花上几百块,就可以入洞房了喽!”

  “这个跟我走……”

  刘太白迫不及待的拉起姑娘走,吕大头让他给惊呆了,好一会才骂了声假正经,然后嬉皮笑脸的问道:“各位姿色平平的姑娘们,我长这么帅,你们就没有倒贴的冲动吗?”

  “呵呵老板真幽默,两个可以打九折……”

  少妇摆出了很职业的笑容,三个姑娘也懒洋洋的打着哈欠,吕大头羞愤的咒骂了一声,直接拽着少妇上了楼……

  “老板!有病你就说呀,说出来早治早好啊……”

  烂屁/股坐在包间的床上一脸焦急,赵官仁正盘腿坐在床上,一脸佛系要修炼的模样。

  “主人!”

  王幺幺坐在旁边急声道:“你是不是受伤了呀,以前你不是这样的,怎么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啊?”

  “你以为我怎么打死杨华勇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生无可恋的说道:“我练了一种禁欲神功,威力奇大,可每使用一次都得当十五天和尚,否则我在池子里就压不住枪/了,不过半个月后你就给我等着吧,一定让你姑娘变大嫂!”

  “哎哟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出什么问题了呢……”

  王幺幺拍着胸松了口气,喜滋滋的盘腿坐在了他身边,烂屁/股见状也满脸失望的说道:“我准备了一身性感套装,以为今晚能捞点残羹剩饭呢,结果是空欢喜一场!”

  “有件事我得交给你办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着她说道:“吴赤炎是你妹夫,他掌控的蓝家为什么会被郑家给吞掉,等他来了你帮我弄清楚,如果他心向着人类,我就留他一命,反之这人就不能留,哪怕他想要投靠我!”

  “行!包在我身上吧,蓝家的事我最清楚……”

  烂屁/股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胸脯,同样盘起腿来开始修炼,赵官仁看了看姐妹俩性感的吊带睡裙,只能心如止水般的暗叹一声,闭上双眼开始专心修炼。

  “赵大哥!不好啦……”

  余静忽然惊慌失措的推开了房门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我师父他们在下面让警察抓了,说是扫……扫黄,吕大哥反抗还被打了,正被人按在下面揍呢!”

  “老司机也翻车,真是丢人现眼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下床穿衣服,跟王幺幺交代了几句之后,将手机扔给了她们俩,只带着余静一个人下到了二楼。

  二楼大厅里闹哄哄的,十几个警察把吕大头和刘太白按在了地上,铐起来劈头盖脸的打,两人全都光溜溜的没穿衣服,但没有女人也没有客人,除他俩之外没有一人被抓。

  “哟我当是仙人跳呢,感情是奉旨办差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过去摊手笑道:“既然是冲着咱们来的,不妨开门见山吧,你们长官想要什么效果,抓人、杀人还是要口供,咱们一定会奉陪到底!”

  “哈哈这里没你们的事了,交给我们吧……”

  楼下又涌上来一大群刀手,领头者居然是老冤家赵壁虎,一帮警察二话不说就离开了,吕大头跟刘太白连忙爬了起来,抓起沙发上的靠枕遮羞。

  “你们也太不地道了,事情没办完就扫黄,好歹等我结束啊……”

  吕大头忿忿不平的嚷嚷着,但赵官仁却笑道:“傻子!人家派姑娘引你们上床,当然是为了摁你们的光屁/股啦,幸好老子一直把装备带在身边,不然今晚也得让他们给阴了!”

  “不错嘛!”

  赵壁虎背起双手笑道:“赵官仁的手下,果然各个都是人精,你应该也知道我是谁吧,快点让王幺幺她们下来吧,进城的时候我就看见她们了!”

  “知道!你是赵壁虎嘛……”

  赵官仁蔑笑道:“你这是要自取其辱吗,你已经不是修协会长了,还给赵官仁的小秘当马仔,我要是你的话,早就用鞋带勒死自己了!”

  “你他妈再说一遍……”

  赵壁虎猛地拔出了手枪,赵官仁又冷笑道:“你玩了赵官仁不要的破鞋,现在又跪舔许雅蓉,让她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,你丢不丢人啊,祖宗的脸都让你丢光啦!”

  “我他妈杀了你……”

  赵壁虎怒吼着扣动了扳机,可子弹却被魂盾给尽数挡了下来,他还被赵官仁给一脚踹翻了出去,气的他“嗷”了一声吼叫,挥手就要带人玩命。

  “行了!不要在这丢人了……”

  许雅蓉忽然从楼上走了下来,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斯文男子,背着手并肩跟她走在一起,而贾奶莎则带着大批刀手,押着王幺幺姐妹俩。

  “不愧是赵官仁的手下,不但装备好,还嘴贱不饶人……”

  许雅蓉倨傲的坐在了一张沙发上,一抬手贾奶莎就给她递上了香烟,她点燃后轻吸了一口,吐着白烟厉声道:“你有种再说一遍,谁是破鞋,谁被赵壁虎给玩过了?”

  “许会长!何必跟这种人置气呢……”

  斯文男也坐到了她身边,翘起二郎腿笑道:“赵官仁如今已经灰飞烟灭,尸体都让核弹炸没了,剩下几个残党又有何惧,问清赵官仁的秘密就一刀宰了吧,凭他们几个还能飞了不成!”

  “你算老几?”

  赵官仁指着许雅蓉说道:“人家问我谁是破鞋,我得说清楚才行啊,你一个乡巴佬在这叽叽歪歪,不怕我大哥杀过来,劈了你的脑袋当球踢啊!”

  “混账东西!你不想活了吧……”

  斯文男怒不可遏的说道:“我是这里的堡长,这里老子最大,赵官仁来了我也让他有去无回,王幺幺你给我滚过来,说清楚赵壁虎当初玩的是谁,是不是你们这对下/贱的母女?”

  “你特么才下/贱呢,你全家都下/贱……”

  蓝淑跑过来就指着许雅蓉,嘲讽道:“小贱/人!你也想洗白啊,老娘当初可是亲眼看着,你让赵胖子揪着头发压在沙发上,疼的直叫亲爹饶命呢,还有贾奶莎这条贱狗,真是贱的没治了!”

  “蓝淑!你/他/妈疯啦,胡说什么呢你……”

  赵壁虎惊骇欲绝的大叫了起来,贾奶莎也给烂屁/股气疯了,尖叫着抄起一把长刀,但烂屁/股却叫嚣道:“来啊贱狗!明天老娘就让卡蛋跟你配种,让你生一窝小贱狗!”

  “唰”许雅蓉突然从沙发上猛站了起来,面容扭曲的结巴道:“不对!你……你是赵官仁,我认得你的声音,旁边这个人是吕洋,我记得他身上的刀疤,你们瞒不过我的!”

  “怎么可能?他怎么可能是赵官仁……”

  吴堡长同样震惊的站了起来,可赵官仁却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,点上一根烟翘起了二郎腿,蔑笑道:“许秘书!你给本会长跪下来磕个响头,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真面目!”

  “会、会长!”

  许雅蓉面色惨白的打着哆嗦,双腿一软就要往下瘫去。

  可吴堡长却猛地将她拦腰抱住,怒声道:“你就算真是赵官仁又怎么样,老子还怕了你不成,快给我把六七神王请进来!”

  “什么王?”

  赵官仁抠着耳朵厌恶道:“你们能不能搞点正常人的称呼,成天宣传封建迷信,是不是没接受过义务教育啊?”

  “咣”一面玻璃幕墙忽然爆碎了,两个白衣鸟人猛冲了进来,全都顶着一双明亮的白火眼,大喝道:“赵官仁在哪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