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85皇干爹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400 2020-11-17 17:22

  “谭千户!宫里究竟发生何事了,我们夫君为何还不回来……”

  卞香兰等女纷纷走出了内宅堂屋,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时分了,只看谭青凝穿着白衣卫的官服跑了进来,气喘吁吁的样子十分着急。

  “出大事了!九门全部戒^严,只许进不许出……”

  谭青凝握住了卞香兰的手,凝重道:“太子和端亲王被禁军带回了宫中,与他们有瓜葛的武将也被夺了兵权,我们京督卫场都打听不到消息,你要是知道什么一定得告诉我!”

  “唉呀我们也不知道呀……”

  卞香兰着急道:“老爷一早被叫去上朝,跟着就不断有人跑来打听,说老爷进宫没多久就落锁了,连太子和端亲王都来过了,外面还谣传老爷行刺皇上,这不胡扯么!”

  “喂喂喂!圣旨到,快准备接旨……”

  宋吃猪忽然急吼吼的跑了进来,弄得一群女人全都目瞪口呆,但宋吃猪又招手说道:“快准备香炉啊,来的都是太监和宫女,后面还跟了一辆马车,要是抄家就该出动拱卫司啦!”

  “天呐!太好了,可担心死我了……”

  卞香兰差点没喜极而泣,赶紧让妹妹们进屋拿钱拿香炉,不过尚未准备好传旨的人马就到了,居然捧了很多盒子,疫病署的人也全都聚集了过来,将内院给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“请问哪位是郡王妃卞氏呀……”

  一位首领太监谄媚的走了进来,卞香兰愣了一下后慌忙摆手道:“妾身就是卞氏,可我早就不是郡王妃了,我已经嫁人了,我夫君是防疫提举赵云轩,你们弄错了!”

  “没错!娘娘,您就是郡王妃,您跪下接旨吧……”

  首领太监笑眯眯的展开了圣旨,挺起胸膛后大声念道:“奉天承运皇帝,赦曰!擢朕义子赵云轩为永史郡王,加封其侧室卞氏、谢氏为正四品贵妇,赏红锦瑞狮朝服两套,黄金千两,珍珠十箱,锦缎百匹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府上下全员懵逼了,不但卞香兰嘴张的能吞拳头了,谭青凝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,院外乌泱泱的人群更是差点升天,齐刷刷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“我的天!”

  宋吃猪难以置信的侧过头去,低声结巴道:“本、本官没听错吧,为何赵大人去宫里待了半天,突然就变成王爷了,这、这没听说过这种规矩啊,外姓还能当王爷吗?”

  “钦此!”

  首领太监笑眯眯的收起圣旨,亲手扶起了目瞪狗呆的卞香兰,笑道:“娘娘啊!赵大人已经是皇上干儿子了,您自然就是郡王妃,当然!正式称谓只能叫您二夫人,但私人场合您就是王妃!”

  “干儿子?皇上成我们家老爷的干爹啦……”

  卞香兰简直是懵逼加震撼,但太监居然递上了一大叠银票,笑道:“这是我们司礼监上下的一点心意,娘娘务必得收下,麻烦您跟郡王爷知会一声,我们是司礼监的太监,司礼监!”

  “这是我们尚宝监凑的喜钱,尚宝监……”

  “我们是内务府的,大伙都出了……”

  “神宫监,我们是神宫监……”

  太监跟宫女们居然轮番上来送礼,宋吃猪蹲在地上张着大嘴,如同一只快窒息的大蛤蟆,他今天真是活久见了,不但见到了外姓的王爷,居然还看到太监宫女排队送钱。

  “娘娘!我们是宗人府的,这是您二位的免罪金牌……”

  一位太监谄媚的递上两块金牌,下面是厚厚的一叠银票,笑道:“以后您二位就是皇亲国戚啦,待会等两位进了宫,随我们去登记入册便完事了,我们宗人府远离后宫,清白着呢!”

  “我们也要进宫吗?”

  卞香兰跟谢盈盈全都吓傻了,首领太监点头道:“对呢!请两位娘娘换上朝服,再带两位妾室陪同入宫,穿身压箱底的华丽衣裳便行了,郡王爷正在宫里吃火锅,等着两位娘娘呢!”

  “皇宫里面吃火锅?鸳鸯的吗……”

  宋吃猪感觉自己快死了,听到的居然全都是幻觉,但谭青凝急忙问道:“几位公公,我是白衣卫的谭青凝,与赵大人在兰台共事过,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何事了?”

  “哎呀您就是谭大人啊,正好有您的手令……”

  首领太监掏出一份文书递给她,并耳语道:“请立即挑选二十名可靠忠诚,没有劣迹的女场卫,黑衣、白衣皆可,武阳门内有人在等候,记住!不要跟任何人提及此事,速去!”

  “女场卫?这是要查后……”

  谭青凝意识到了什么,但对方急忙说道:“嘘您可是白衣卫,知道该如何保密,在外面千万不要多问,咱家也不敢多嘴,反正咱们司礼监是清白的,万望大人秉公办理!”

  “下官明白了,会下封口令……”

  谭青凝认真的点了点头,朝卞香兰使了个眼色后立即离开,而首领太监故意提高嗓门说道:“娘娘!宫里没出事,不过是些不开眼的狗杂碎吃空饷,郡王爷正在查办呢!”

  “多谢公公!那我们先进屋更衣了……”

  卞香兰不好说我信你个鬼,只能头晕目眩的往屋里走去,几名宫女捧着锦盒跟了进去,太监们也将御赐物品搬进了堂屋,一个个比见到亲娘还客气,嘴里不停说着自己有多清白。

  “罗姨娘!六六!你们换身衣裳随我们入宫吧……”

  卞香兰站在卧室敞开了双臂,宫女贴心的帮她们把朝服换上了,玉娘则带着下人们出去发糖、发喜钱,还派人去卞谢两家在京城的铺子里报喜,要让整个兰台县都知道,赵官仁当上王爷了。

  “宋大人!您怎么还坐地上呀……”

  玉娘纳闷的看向了宋吃猪,只看宋吃猪忧愁满面的坐在地上,哀声道:“玉娘!你说我是不是魔怔啦,我居然听到你家老爷当王爷了,你快抽我一巴掌,让我醒过来吧!”

  “啪”玉娘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,抽的宋吃猪惨叫道:“啊!你真抽哇,那你快告诉我,你家老爷是怎么做到的,我快疯啦!”

  ……

  “哇噻皇宫好大哦,罗姨娘!你进过皇宫么……”

  赵家四女忐忑的走在瓮城之内,太监和宫女都低着头小步行走,两侧皆是高达几十米的红色内墙,加了双岗的大内侍卫站在上方俯瞰她们,让人止不住的心生敬畏。

  “六六!不要东张西望的,进了宫得有规矩……”

  罗檀紧张的像只小鹌鹑一般,她也是头一回进入深宫大内,可接连穿过两扇宫门之后,卞玉蕾忽然指着一扇大门叫道:“快看!这是咱家老爷的字,赵大官人到此一游!”

  “什嘛?”

  罗檀等女眼珠子一突,果然看到赵官仁的旅游纪念了,但卞玉蕾又开心的问道:“宫女姐姐!宫门上可以留字的吗,皇上不会骂呀?”

  “娘娘!您可千万别叫我姐姐,妾身是奴婢……”

  宫女惶恐的回头说道:“没人在宫门上刻过字,永史郡王是第一个,怕也是最后一个了吧,郡王爷的胆量可不是一般人!”

  “那是!他可是我夫君……”

  卞玉蕾趾高气昂的笑了起来,走了好一会才来到中殿附近,正好谭青凝也带着二十名女卫走了进来,十个白衣卫,十个黑衣卫,不过随身的武器全都被搜走了。

  “前方不能高声说话了,让人听到是要掌嘴的……”

  一名宫女作了提醒之后,两帮人迅速汇合到一起,只留下四人在前方继续领路,但谭青凝等人也紧张的很,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万一办错了差事可是要杀头的。

  “后宫?”

  一名女场卫低呼了起来,谭青凝急忙踢了她一下,只看两批男女侍卫守在后宫门前,由女侍卫挨个搜过身之后才放行,此时卞玉蕾也不敢调皮了,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  “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,好冷清哦……”

  谢二小姐忍不住东张西望,大内后宫本就是窄路高墙,看不见人影又极其安静,压抑感以及阴森感都齐了,众女都学着宫女们垂头行走,两只眼睛小心的左右查看。

  “砰”卞玉蕾突然撞在一名宫女背后,宫女竟猛地停下跪地,等她们抬头一看才发现,前方别院门口出现了一位宫装美妇,有位首领太监在身后陪伴,肯定是个高级别的妃嫔。

  “快跪下!吴贤妃……”

  小宫女低声提醒了一句,众女这才慌忙跪地,后宫的规矩是行礼也不准说话,但吴贤妃却上前惊疑道:“咦?怎的连京督卫场也来人了,你们办的是何种差事啊?”

  “回贵妃娘娘的话……”

  谭青凝趴在地上拘谨的说道:“微臣不知!我等刚入宫尚未见到上官,圣上只让我等入宫听候调遣!”

  “嗯!那尔等可要尽心尽责,秉公办理,切莫姑息包庇,听到没有……”

  吴贤妃气场十足的走过来,端庄大气的俯瞰着她们,跟着又挥手让人过来打赏,一群女人全都诚惶诚恐的跪地接礼,许多人连她长啥样都没看清,抬头看脸是极为不礼貌的事。

  “惊雷!这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,紫电!这玄真火焰九天悬剑惊天变,快使用双截棍,哼哼哈嘿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阵粗犷的喊麦声忽然响起,好似收破烂的突然闯进了高考考场,赵府女眷们的脸色瞬间巨变,后面这声音简直太熟悉了。

  “糟了!”

  谭青凝满脸惊恐的说道:“他怎么跑后宫里来了,这胆子也太大了吧,擅闯后宫可是死罪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