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90欲望之海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209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不要赌了!听见没有……”

  赵官仁冲过去抽了吕大头一嘴巴,高洁和历翎他也没有放过,三人全都被他抽的趴在了课桌上,可沉迷赌博的三人非但没有清醒过来,反而歇斯底里的齐声大吼。

  “滚开!我们不需要你管……”

  吕大头竟然拔出了尖刀,目眦欲裂的指着他吼道:“我赌的是自己的性命,不是你大少爷的命,你~他~妈凭什么管我,还以为这里是公司吗,老子不想玩你挑剩下的妞,我的命我做主!”

  “清醒一点!你们着魔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焦急的冲他们大喊,可历翎却捂着脸哭道:“我们没有着魔,我们已经走不掉了,不赌就会死在这,只有赢家才可以出去,你快地上啊,看了地上你就明白了!”

  “地上?”

  赵官仁本能的低头一看,赫然发现他们的双脚陷进了血泊之中,并且长出了很多黑色的粗筋,如同树根一样扎进他们的腿中,其他人也都一样,通通长在了地上一般。

  “糟了!”

  赵官仁的脸色猛然一变,只感到双脚一阵刺痛,大量粗长的黑筋从血泊中蹿出,狠狠刺进了他的双腿之中,他的下半身瞬间就麻痹了,竟然无法控制的坐到了桌边。

  “我们不应该来这,这里不是人间啊……”

  高洁的面色狰狞又痛苦,流着眼泪说道:“只有赌赢的人才能走,你跟对手必须得死一个,死者的灵魂得永远留在这受煎熬,但我还不想死啊,我还年轻没有结婚!”

  “不要赌!”

  赵官仁用力拍打着课桌,大喊道:“听我的,这些都是幻术,天正老鬼在蛊惑你们,不论输赢最后都得死在这,快停下来!”

  “赌场有赌场的规矩,我们一向诚信为本……”

  喇叭里的女人笑道:“没有人蛊惑他们,他们自己想赌啊,赢的人不但可以出去,还能拿走对方的赌注,赢了一条命你就有两条命,轻轻松松多活几十年,对方的身家也全都归你,多划算啊!”

 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有种就出来跟我赌,不要当缩头乌龟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脸色阴沉的吓人,其实他一进来就看见了,每个人体内都出现了心魔,多则七八个,少则三五个,这些都是他们内心的各种欲望,只不过在这里被无限放大了。

  “哈你见过赌场老板亲自上场的吗……”

  女人得意道:“我只喜欢看客人赌,你们想赌什么都可以,赌钱、赌命、赌运气,甚至老婆孩子都可以拿出来赌,走出去我就能帮你们兑现,加油哦,我特别看好你!”

  “呜”一道熟悉的倩影缓缓走了过来,只看白明珠哭哭啼啼的坐了下来,望着对面的赵官仁哽咽道:“老公!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啊,我不想跟你赌啊,求你们帮我换个人吧!”

  “为什么要换人,夫妻对赌才有意思啊……”

  女人在喇叭里阴笑道:“如果你老公爱你,他一定会故意输给你,不爱你的话就会弄死你喽,这里可是真爱试炼场,想知道你老公究竟爱不爱你,那就赶紧跟他对赌吧!”

  “老公!对不起,你提出跟我离婚之后,我真的是万念俱灰……”

  白明珠泣声道:“潘启瑞找到了我,让我做他的情人,他出的价格让我心动了,他摸我的时候我都没有反抗,但最后关头我想到了你,我爱你啊,不能背叛你,所以我拒绝了他,没有让他得逞!”

  “明珠!我相信你说的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着她背后的心魔,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正在教她撒谎,而白明珠又哭着说道:“老公!我又怀上你的宝宝了,家里还有一个在等我,为了孩子我不能输啊!”

  “你想跟我赌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波澜不惊的看着她,白明珠捂住小腹哀声说道:“老公!我一定会把孩子们好好养大的,但培养孩子需要精力和健康,我们就赌一次,你把剩下的寿命都给我吧,我们赌……命!”

  “啊!”

  隔壁桌突然响起了一声惨叫,高洁竟然一刀剁下了吕大头的左手,还凶戾的叫嚣道:“胆小鬼!我赌你的头,你居然只敢出一只手,这回我要你的命,你的命归我了!”

  “赌命!我跟你赌命……”

  吕大头状若疯狂般的嘶吼了起来,可赵官仁却慢条斯理的点了根烟,轻轻摇头道:“既然我是客人,那我就有权不赌,如果你们强迫我赌的话,那就说明你们赌场不讲信用!”

  “进了赌场就必须赌,这是规矩……”

  女人在喇叭里说道:“你要是再不下注的话,永远别想离开这,而且你可以找其他赢家继续赌,赢十个人你就有十条命,你就可以长生不老了,要钱有钱,要女人有女人,多棒啊!”

  “你特么傻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吹出了一口白烟,不屑道:“我单位的女人排着队等我睡,睡完了还得给我送红包,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小命冒险,况且人活一世就够了,花花世界待久了也会腻,能活到八十岁我就满足了!”

  “虚伪!你是这里最虚伪的人……”

  女人大声说道:“谁不想长生不老,神仙妖怪都不例外,这里可以满足你一切的欲望,金钱、爱情、健康,甚至是才华和智慧,这些都可以拿来赌,总有一款适合你!”

  “你的口才可真烂啊,还不如电视购物喊的有激情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要不你出来跟我赌吧,我有一样别人都没有的东西,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告诉你,绝对是你们都感兴趣的东西,但我一个前提条件,不论输赢你都得让我走!”

  “少骗我!你的口才也不怎么样……”

  女人突然厉声说道:“我就不信你无欲无求,和尚到了我这也得破色戒,等我把你心底的阴暗欲望都勾出来,我一定让你原形毕露!”

  “你这样的赌场只能中午开,因为早晚得倒闭,要想吸引客人下注,你总得让人看到你的信誉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抬起头说道:“这样!我跟你贷个款,我用四肢和脑袋做抵押,换我五个朋友到门外透口气,只要你不是忽悠我,我就告诉你我的欲望是什么,然后一把定生死!

  ”

  “贷款可以,但你的妻女得留在这,剩下的人你随便挑……”

  女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赵官仁立刻抽了吕大头一巴掌,按住他正要翻开的扑克,让他跟历翎和女演员赶紧滚蛋,然后又点了两个女孩的名,包括断了左手的小新娘。

  “怎么了?我们刚刚怎么了……”

  吕大头等人的腿部黑筋消退了,跑出去之后马上就清醒了,同时也感觉到伤口的痛了,吕大头捂着断臂疼的满脸煞白,但还是焦急的来回踱步,生怕赵官仁出不来。

  “看吧!”

  赵官仁摊手笑道:“我就说你的口才不行吧,说不赌还是跟我赌了,现在是我欠你的钱,欠钱的是大爷,不过我可以免费告诉你,我的欲望是……天下太平,妖魔鬼怪死光光!”

  “哈哈我真是看走眼了,难怪勾不出你的欲望……”

  女人忽然在喇叭里大笑道:“原来你是个追魂法师,真是发了一个好大的宏愿啊,但你们人类才是真正的邪魔,邪魔因你们而生,只要人类一天不灭亡,邪魔就永远不会消失!”

  “那就打到你叫爸爸……”

  赵官仁突然猛地一拍桌子,可刚想出手就听一声惊呼,门外的几个人竟然连滚带爬的躲开了,赵官仁下意识转过头去,忽然苦笑道:“中场暂停下,我的小情人来找我了!”

  “嘻嘻”无脸女举着红伞缓缓站在了门外,手里还拎着一颗滴着黑血的脑袋,正是跟她大战的老僵尸,但老僵尸还没有死透,一脸憋屈的瞪着他,好像在骂……你特么吃软饭,不要脸!

  “过来啊!这么多人别客气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笑着点上了一根香烟,但女人却在喇叭里惊讶道:“难怪会晴天霹雳,突降暴雨,原来是出了一只犼哇!”

  “犼?”

  赵官仁微微一怔,终于明白这娘们是个什么了,他曾听黑般若说过,尸初为旱魃,再变即为犼,犼分九等,九犼能通天。

  无脸女手中的老僵尸应该是旱魃,前几天就干旱的一塌糊涂,但它碰上了比它更厉害的犼,还是犼中最难对付的母犼,哪怕无脸女只有一犼的实力,也足够斩杀它了。

  “追魂法师!你的运气可真是差呀……”

  女人又狞笑道:“这只母旱魃不知在地下埋藏了多少年,吸收了最近凝聚的尸气,竟然晋升为犼,重见天日了,你们追魂者是犼最喜欢的食物,不用我出手她就会撕了你!”

  “我看未必吧,我觉得她挺喜欢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自信满满的吐了口白烟,无脸女径直朝他走了过来,嘴巴竟然越张越大,越张越大,吓的赵官仁惊叫道:“你矜持一点,凡事都得有个过程才行,我可不是随便的人!”

  “哈人家爱死你了,要把心掏给你看呢……”

  “咔”无脸女的胸口突然打开了,连旗袍都一起撕开了,一股浓烈的腥臭差点熏死赵官仁,无脸女竟然毫无保留的打开了胸膛,露出空荡荡的腐烂胸腔,猛地朝他扑了过来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