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78土豹子进宫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142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你啊!半天都讲不到重点,我看你还是狗带吧……”

  顺尧帝意兴阑珊的歪靠在龙椅上,跪在下方奏报的官员一愣,满脸懵逼的看向了上朝的同僚们,一位三品大员斜眼冷笑道:“啰里八嗦,皇上让你滚出去,狗带!”

  “臣告退!”

  官员满脸苦逼的退了出去,跨出殿外便指着幸灾乐祸的同僚,骂道:“有何可笑,马上就轮到你狗带了,哼”“嗡”“啪啪啪……”

  突然!

  一阵沉闷号角声响起的同时,一连串的爆响也惊动了整座皇宫,御前侍卫们的脸色瞬间巨变,纷纷拔出了腰里的武器,太子更是箭步冲到皇上面前,大声叫嚷道:“护驾!快护驾!”

  “护什么驾!”

  顺尧帝推开他从容的笑道:“前殿龙角号声,狙杀壕的响鞭,哪个蠢货刺客会从正大门冲进来,这是土豹子进宫啦!”

  “土豹子?”

  文武百官们惊疑不定的对视着,端亲王把侍卫的腰刀都抽出来了,闻言也是满脸懵逼的朝殿外看去,很快就看一堆大内侍卫冲到了殿前,恶狠狠地抬着一个白袍官员。

  “百毒不侵!赵云轩……”

  大臣们惊呼一声纷纷退开,许多人连忙戴上了口罩,端亲王也急忙将刀还给侍卫,震惊道:“赵首席!你搞什么鬼?”

  “启禀陛下!”

  侍卫统领跪下抱拳喊道:“并非刺客袭扰,而是此人吹了咱们的龙角,点了咱们的响鞭,还在玉门前刻下了一行字,实在是罪无可恕!”

  “哦?刻了何字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兴致盎然的打量着赵官仁,赵官仁被四名魁梧的侍卫拎在手里,四仰八叉的冲着他僵笑,而侍卫统领则怒声答道:“赵大官人到此一游!”

  “噗哈哈哈……”

  满朝文武都捂嘴笑喷了,太子和端亲王也笑的直抽抽,而顺尧帝同样忍俊不禁的问道:“赵云轩!你真是一点规矩没有,大内侍卫的东西也敢乱动,你当朕的皇宫是风景名胜吗?”

  “皇上!您这不就是名胜古迹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头下脚上,仰头说道:“我乡下人没见过皇宫,刻字是为了回去跟乡亲们吹嘘一番,我也不知道柱子里的是号角,我见每隔一段就插一个,好奇便吹了一下,还把响鞭炉当成了垃圾桶!”

  “放他下来,你们退出去吧……”

  顺尧帝轻轻挥了挥手,文武百官忍着笑重新排好了队,赵官仁则灰头土脸的整理衣服,见了皇上也不下跪,垂着手嘿嘿的傻笑。

  “哼朕看你不是好奇,你是胆大妄为……”

  顺尧帝忽然冷喝道:“赵云轩!你的妾室皆是兰台商贾之女,用巨额陪嫁变相给你行贿,你为官数月便收受白银十多万两,为各大商行大开方便之门,沆瀣一气,你可知罪?”

  “喔”大殿里瞬间一片哗然,十多万两可是非常庞大的数字,许多大臣都没见过这么多钱,而端亲王和太子则低着头不说话,这时候他们谁也不敢吭声,为赵官仁说话就有勾结之嫌。

  “皇上!”

  赵官仁满脸无辜的说道:“场卫呈送的密报好像不太准确啊,我何时收了十多万两?”

  “你还敢狡辩?来人啊……”

  顺尧帝惊怒的瞪起了眼珠子,但赵官仁却连忙摆手道:“微臣没狡辩,我是说我收了不止十多万两,前前后后共有二十七万多两,这可是差了两倍多,微臣可不敢欺瞒皇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满朝文武一片鸦雀无声,都用“你是沙雕吗”的表情看着他,顺尧帝也让他说的一愣,皱眉道:“你收了这么多银子,还敢堂而皇之的说出来,你不怕朕将你活剐了吗?”

  “皇上为何要活剐我,我一没渎职,二没敲诈,但凡有一点违规,微臣愿意自摘人头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微臣不过是个防疫提举,根本管不到商家,他们给的钱是顾问费,我把小商家介绍给大商家,为他们融资入伙,指点生财之道,从未占过朝堂半点便宜,皆是你情我愿的交易!”

  “赵大人!”

  一位御史出列冷声说道:“为官者不得经商,不得利用官位受贿,如有违者革职查办,轻则流放千里,重则人头落地,这你都不知道吗?”

  “我没经商啊,我又没入伙分钱……”

  赵官仁摊着手说道:“你给人题字都有润笔费吧,我让宁州各大商家互通有无,他们给我点感谢费不过分吧,再说这钱我又没花,部用在百善堂和防疫基金上了!”

  “嗯?”

  顺尧帝蹙眉道:“什么是防疫鸡?”

  “回皇上的话!防疫基金,专为防疫而设立……”

  赵官仁拱手答道:“比如一个村子买不起防疫用品,咱们可以先把钱借给他们,一分利息不要,等有了钱再还回来,没钱治病的穷人也是如此,这些钱皆来自各大善人的捐赠,有专门的账房记录和公示!”

  “百善堂呢?”

  顺尧帝明显来了点兴趣。

  “百善堂也是慈善机构,免费招待四种人用餐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乞丐、贫困户、灾民和差役,此外所有菜品均是微利销售,微臣在宁州捐建了二十六座百善堂,每个县都有一座,防疫基金也可在百善堂中申请或捐献!”

  顺尧帝不解道:“为何要免费招待差役,他们吃的可是朝堂俸禄!”

  “拿人手短,吃人嘴软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差役是容易滋扰百姓的一个群体,让他们吃着百家饭,受着百姓的尊敬,心中便能生出荣辱感,百姓也就能少受一点罪,遇上麻烦他们也能秉公办理!”

  “此话有理!说的真好……”

  满朝文武纷纷点头夸赞,而赵官仁又说道:“皇上可派人去查,微臣收的银子都用在这两处了,总计二十一万三千八百五十二两,账目皆在百善堂,剩下的真是妾室嫁妆,再捐她们就得跟我急了!”

  “赵云轩!”

  顺尧帝狐疑道:“你当真大公无私,问心无愧,伪善之人朕见过不少,你这么大手笔的倒也有几个!”

  “皇上!您这就是在骂人了,我不是要做给谁看,只求问心无愧,百善堂的捐建人写的可是无名氏……”

  赵官仁傲然道:“人生不过匆匆数十年,出将入相也罢,平平淡淡也好,到最后皆是一把黄土埋葬,如果非得留下点什么,最好就是留在老百姓的心中,人死了在他们心中还活着,不枉此生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赵官仁这番话让整个大殿都沉默了,顺尧帝都难以置信的盯着他,似乎不相信这话能从他口中说出来。

  “各位大人!能力越强,责任越大……”

  赵官仁朝着左右接连行礼,说道:“送一首古诗给诸位共勉,这首诗应当叫做劝你善良……谁道群生性命微,一般骨肉一般皮,劝君莫打三春鸟,子在巢中望母归!”

  “赵云轩!”顺尧帝忽然挺直腰杆说道:“朕现在就给你一个出将入相的机会,上至一品文武,亲王公候,下至九品小吏,内臣太监,朕让你随意挑选一个官位,朕金口玉言,绝不食言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满朝文武纷纷眯起了眼,知道这是皇上故意在试探他,但赵官仁居然搔着后脑勺说道:“我要是选了亲王,岂不是得叫您爹了,那我就能叫太子一声大哥哥了吧?”

  “莫要胡说!”

  太子不悦的瞪了他一眼,但顺尧帝却很认真的说道:“可以!只要你跪下来叫朕一声爹,你这个干儿子我就认了,如何?”

  “微臣不敢!微臣大好年华,还想多活几年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拱手说道:“其实微臣最想悬壶济世,沽名钓誉,奈何太医院同僚总给我使绊子,让京城百姓忌我如鬼神,所以微臣只想接管太医院,让他们听我差遣,这样就皆大欢喜了!”

  “你可懂排兵布阵,可会领兵……”

  顺尧帝目光炯炯的看着他,赵官仁点头道:“略懂!领兵三百不在话下,过了三百就顾头不顾腚了!”

  “噗”几名武官都笑喷了出来,一名将军也笑道:“赵首席是个实诚人,知道领兵打仗的难处,不像某些文人只会纸上谈兵,连如何安营扎寨都不懂!”

  “你在何处领过兵,怎知能力所及……”

  顺尧帝的目光突然凌厉了起来,众官的脸色也是齐齐一变,赵官仁绝不可能在大顺领过兵,更不可能从军参加过什么战斗,所以他既然没领过兵,如何知道自己只能领三百?

  “回皇上的话,我爹曾是山贼……”

  赵官仁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我爹做到最大时曾有五百多弟兄,后被宁州知府招安,当年他曾让我尝试领兵,结果乱糟糟跑丢了一堆人,他一窝蜂的名号就是这么来的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文武百官们哄堂大笑,顺尧帝也笑的乐不可支。

  “诸位大人莫笑……”

  赵官仁正色道:“匪患多寡皆取自于官府,如果人人得以温饱,谁又愿冒着杀头之罪去当山贼呢,下官正是看多了穷苦人之间的残杀,自小便立下悬壶济世的宏愿!”

  “嗯!此话甚合朕意……”

  顺尧帝微微点了点头,官员慌忙收敛的笑容,而顺尧帝又说道:“无事启奏就退朝吧,赵云轩留下!”

  “退朝!”

  老太监吊起嗓门喊了一声,文武百官叩谢皇恩后,纷纷倒退着往外走去,但端亲王却偷偷冲着赵官仁竖起了大拇指,潜台词分明是……你真他娘会装逼,装的好!

  “赵大人请随我入内……”

  老太监笑着招了招手,赵官仁屁颠颠的跟上了顺尧帝,谁知顺尧帝走入殿后便淡淡的说道:“以后冠冕堂皇之话少说,当心聪明反被聪明误!”

  “皇上!您知道咱大顺缺个什么吗,缺个楷模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冠冕堂皇与道貌岸然一样,足可以让大部分人信付,哪怕十个贪官只能被我感动一个,那微臣也算功德无量了,所以微臣不才,愿做我大顺年轻有为的标杆!”

  “好一个标杆!”

  顺尧帝猛地转过身来,目光深邃的盯着他说道:“朕明明觉得你很无耻,却偏偏揪不出你的毛病来,你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……真小人!”

  赵官仁拱手笑道:“皇上身边太多伪君子,缺的就是一个真小人,微臣就是您的照妖镜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