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76永夜王上王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190 2020-11-17 17:22

  “小王永夜,拜见主人……”

   永夜的一句话如同旱天惊雷,死树抽芽,枯井冒水,以及老光棍娶了白富美一样不可思议,几乎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。

   永夜只是个王,上面还有大佬?或者他只是个傀儡,摆在台面上的样子货不成……

   每个人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,亡族都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,赵官仁聪明的小脑袋瓜子,同样转不过来弯了。

   自己无意中碰上的耿直人杨华勇,怎么就变成永夜之王的老大了?这里面的水究竟得有多深才行啊。

   “不不不!”

   赵官仁吊在浊九阴的手里,用见了鬼一般的神色说道:“你在扯蛋,你就是永夜,你们在演戏骗人,不要以为自己多高明,小僵尸都发现你不是人了,你要是永夜的主子还用跟我混吗?”

   “他没有骗你……”

   浊九阴放下赵官仁眯起了眼,说道:“我记得他的气息,只不过当年他已年近古稀,还有个叫永夜的人跟他在一起,不过他再强也无法破开秘境,他跟着你就是为了秘境至宝!”

   “赵官仁!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……”

   杨耿直笑道:“我的真名就叫杨华勇,确实拜入了刘太白的门下,这个局也不是我布下的,永夜刚刚才知道我是谁,而且我并不是为了什么至宝,我只是很好奇你这个人,想一睹你的风采罢了!”

   赵官仁愕然道:“你不会是个基佬吧,好奇我|干什么?”

   “放心!我没有这种特殊癖好……”

   杨华勇说道:“你从一个很普通的小商贩,突然变成让永夜都忌惮的人物,修为弱到惨不忍睹的境地,难道我不应该好奇吗,当我第一次听说你的时候,我甚至认为永夜在跟我编瞎话!”

   “哈杨老弟真是抬举我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拱拱手苦笑道:“我让你失望了吧,风采变成了狼狈,其实我就是个很普通的混混,只不过运气好点而已!”

   “你可不要谦虚,你非但没让我失望,还震撼到我了……”

   杨华勇笑道:“这里每个人都比你强,可他们不但臣服于你,甚至有人甘愿为你去死,如此手段靠的可不是嘴皮子,而是你洞彻人心的本事,这方面你是我见过最高明的人!”

   说完他又冲永夜问道:“现在知道自己败在哪了吧,你连对手的本事都没弄清楚,哪怕你本体进来了,一样会输的一败涂地!”

   “主人!属下无能……”

   永夜趴在地上惨兮兮的问道:“可小王有一事不明,他……他为何能开启天宫,还能在这里召唤古战魂,他肯定不是个普通人类啊!”

   “那不是他的力量,那股力量来自镇魂塔……”

   杨华勇说道:“其实镇魂塔并没有被炸毁,而是附在了赵官仁体内,但他还不能控制镇魂塔,因为他没有完成赵子强的考验,解开十八条锁魂链之后,他才能成为镇魂塔的主人!”

   赵官仁猛地抱住了身体,惊恐道: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
   “因为你不是第一个开塔人,不过你是第一个解开锁魂链的人,而且是一口气解开了六条……”

   杨华勇笑道:“在你之前的开塔人,解开一条锁魂链的都没有,我一度认为赵子强就是在故意刁难人,没人能通过这种变态的考验,但你居然把刁难变成了优势,运用的如鱼得水,所以我亲自来了!”

   “那你怎么个意思……”

   赵官仁指着永夜问道:“你是想替你小弟出头,以大 欺小吗,还是想把镇魂塔拿回家研究研究,但我跟你说实话,我一点都不想要这鬼东西,太烦躁了,你赶紧拿走最好!”

   “这么说吧……”

   杨华勇背起手说道:“如果你养了一群牧羊犬,让一只老虎给咬死了不少,你是会上山打老虎,还是把羊圈里的羊给揍一顿?”

   “这还用问吗……”

   赵官仁立即说道:“我肯定上山打老虎啊,关咱们小绵羊什么事啊,羊也是自己的财产,心疼狗也不能让自己出血啊!”

   “没错!就是这个道理,我欺负你们这群羊干什么……”

   杨华勇笑着说道:“老虎虽然很危险,不过他咬我的狗,再危险我也得上山除掉他,但这只赵老虎太狡猾,我找了他很多年都没找到,还到处给我下绊子,等我找到了一定扒了他的皮!”

   “那杨大哥你慢走,小羊我就不送了……”

   赵官仁连忙拱手笑了笑,谁知杨华勇又笑道:“不要担心!我不会插手羊圈里的事,但浊九阴可不会放过你,所以我打算留下来看好戏,一睹你赵大官人的神乎其技!”

   “我跟……”

   赵官仁刚想开口说话,浊九阴又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,瞪着眼说道:“姓杨的!既然你不准备插手这件事,那就给我滚远一点,等我料理了小胖子再跟你算总账!”

   “欢迎找我麻烦,但在此之前你尽管动手……”

   杨华勇笑着往后退了几步,永夜也连忙躲到了他身后,但突然就听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浊九阴脸上居然挨了个大嘴巴子。

   “小杂种!你竟然敢打我……”

   浊九阴惊怒万分的瞪着赵官仁,赵官仁挤出肚子里所有的气,嗓音沙哑又吃力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我老朱家的女人,掐着朕不放是想造反吗,不怕祖宗找你算账吗?”

   “别听他胡扯,快杀了他……”

   永夜急吼吼的大喊了起来,杨华勇则轻轻踢了他一脚,笑道:“我就喜欢听这小子瞎掰,真是太能扯了,说什么都像真的一样!”

   “你说什么……”

   浊九阴猛地揪住赵官仁的衣领,怒声道:“谁是你朱家的女人,你老子始乱终弃,利用完我就弃如敝履,我恨不得挖他的心,掏他的肺,将你们朱家子孙赶尽杀绝!”

   “呼” 赵官仁猛吸了一大口气,质问道:“小龙儿!我就问你,你有没有让我老子临幸,是不是让他破了你的身子?”

   浊九阴咬牙切齿的叫嚷道:“可他抛弃了我,嫌我是恶毒的妖女,他有把我当成他的女人吗?”

   “你跟我爹一样没脑子,听风就是雨……”

   赵官仁大声说道:“谁没有听信谗言的时候,当时建文帝四处搞事,我爹差点连我都杀了,你死后他才追悔莫及,亲手宰了害你的贱|人,还追封你为贵妃,你是我母妃,我是你儿子!”

   “你、你说什么……”

   浊九阴的脸色猛然僵硬了起来,但永夜又急道:“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,他根本不记得上辈子的事,他就是在骗你!”

   “不信是吧!那朕现在金口御批,吕公公过来做记录……”

   赵官仁猛地推开了浊九阴的手,吕大头连忙跑过来指着老太监,喝斥道:“猪啊你!皇上要颁布圣旨了,还不拿纸笔过来,你要是我手下的小太监,洒家就一刀劈了你!”

   “好好!我这就去拿……”

   老太监一溜烟的往屋里跑去,很快就端着一盘纸笔跑了回来。

   “嗯哼” 赵官仁清了清嗓子,高傲的说道:“朕!明成祖朱棣长子,明仁宗朱高炽,代表我大明宣布,追封民女龙儿为贵妃,赏其亲族黄金万两,丝绸千匹,免死金牌一面,尚方宝剑一柄,钦此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浊九阴满面呆滞的看着他,如同中了定身法一般僵硬,并且大股的尸气又开始往外冒了。

   “干什么?”

   赵官仁瞪着她呵斥道:“封个贵妃你还不满意啊,整个大明王朝才几个贵妃啊,你已经光宗耀祖了,况且你什么出身自己心里最清楚,这么大个脚丫子露在外面,还想当皇后啊你?”

   “不不!我我……”

   浊九阴的尸气猛然一收,更是慌乱的往回缩着脚,没缠足的女人在古代可都是穷苦出身,一出脚人家就知道她什么身份。

   “娘娘!”

   吕大头急忙跪在了地上,拽着浊九阴的裤腿说道:“我的好娘娘哎,快点跪下来磕头谢恩啊,可不能失了礼数,文武百官都看着呢!”

   “哦哦……”

   浊九阴居然手忙脚乱的跪了下来,激动到变形的脸色相当精彩,深深的趴伏在地上大喊道:“龙儿谢皇上隆恩,谢皇上恩赏!”

   “哼哼” 赵官仁阴笑着看向了永夜,气急败坏的永夜差点咬碎了满嘴牙,没想到怨气极深的浊九阴,让他几句话就给说的跪下了,趴在地上激动的不住发抖,似乎连眼泪都出来了。

   “贵妃平身!”

   赵官仁亲手扶起了浊九阴,浊九阴果然是泪流满面,他温柔的帮浊九阴擦去了黑泪,笑道:“母妃!朕方才打你是重了些,但也是气你糊涂,以后可不能这么不懂分寸了!”

   “不不不!”

   浊九阴慌忙摆手,哀声说道:“陛下打的好,龙儿不懂规矩,以下犯上,龙儿知错了!”

   “知错能改!善莫大焉……”

   赵官仁揽住她的肩膀笑道:“母妃!如果你想去陪我父皇,我就送你去咱家皇陵,你要想再看看花花世界,那就留在朕的身边,好好辅佐朕,如何?”

   “谢陛下!”

   浊九阴激动的跪在了地上,流着血泪说道:“母妃心愿已了,不贪恋红尘,只想尽快去陪夫君,顺祝陛下长命百岁,永固我大明江山!”

   “祝陛下万福金安!”

   宫女太监和护卫们齐齐跪下,忽然间全体七孔冒烟,竟然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地上,连浊九阴都冒着黑烟笑道:“陛下!母妃先走一步了,若有来世还愿与你母子相称!”

   “母妃!你先别走啊……”

   赵官仁震惊的大喊了起来,谁知浊九阴身体一歪也摔倒了,喷出大股尸气之后再无半点动静,好似了却心愿赶去投胎似的 “哈哈” 杨华勇忽然拍手大笑道:“赵官仁!你真是个奇才,堂堂一个九,搬山填海的存在,竟然让你几句话就给摆平了,实在太让我惊喜了!”

   “哼哼” 永夜也阴笑着站了起来,上前跟杨华勇并肩傲视着赵官仁,说道:“我就知道带他进来一定能破阵,否则这秘境咱俩一辈子都破不了!”

   “你|他|妈是永夜的同伙,祭魂塔里穿白衣服的那个……”

   赵官仁一下就反应了过来,而杨华勇则得意的笑道:“我以为那天你看清了我的长相,结果你什么都没有看到,可惜啊!你刚认的老娘已经死了,现在没人可以救你了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