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05人不浪站不稳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43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啊”青冥的尖叫声险些刺破了苍穹,惊得湖里的鱼儿都上下乱蹿,瞎子都能分辨出是个无助少女,遇上了不要脸的大色狼。

  “嘿嘿叫吧!姐夫就喜欢听你叫……”

  赵官仁肆无忌惮的压着青冥,可脸上却透着一股心虚之色,他禁欲十五天的期限还没过,摆十个小姨子给他都办不了事,他不过是想吓唬吓唬青冥,给她个教训就开溜。

  “咚”船头突然往下一沉,赵官仁惊讶的抬头一看,一个黑衣男人竟然悄无声息的上了船,一记摆拳就把他给砸晕了过去,直接将他从青冥身上掀开。

  “主人!您没事吧……”

  英俊的男人急忙扶起了青冥,谁知青冥一张嘴就吐出了黑血,好一会才有力气骂道:“杀了这个狗/杂/种,剁碎了喂鱼!”

  “主人!”

  黑衣男指着赵官仁敞开的已经,说道:“您看他身上有好多根锁魂链,没见过这样的黑魔人,而且他不是跟血姬敌对吗?”

  “脱了他的衣服!”

  青冥轻轻挥了挥手,对方立即撕开了赵官仁的上衣,惊疑道:“主人!你看他背上的宝塔印记,像不像光明塔没有被污浊前的样子,还有他的锁魂链也没有闭合,太奇怪了!”

  “这应该就是他能开塔的秘密……”

  青冥从赵官仁手中抢回了肚兜,捂在胸口说道:“先把他带回去关起来,单独关押在地下室,你们把这里都围起来,我要闭关疗伤,呕”“主人!您小心身体啊……”

  黑衣男急忙脱了身上的外衣,小心谨慎的披在了青冥身上,但青冥是想起了赵官仁的口水,连忙趴在船边喝水漱口,这才将满嘴的臭味给清除。

  “王八蛋!”

  青冥恶狠狠地剐了赵官仁一眼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这里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,外人要是知道半个字,我就让你神魂俱灭!哼”……

  “手里捧着窝窝头,菜里没有一滴油,监狱里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呀……”

  赵官仁唉声叹气的唱着歌,苦窑他不是没蹲过,可被大铁链子拴着双手跟脖子,身上只穿着一条破裤衩,还关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,这种滋味他是真没尝过。

  “怎么也不来审问我呢,难道小贱/人闭关了不成……”

  赵官仁坐在破床垫上垂着脑袋,他这一关就是半个多月天,每天都有个哑巴定时给他送餐倒马桶,连交流都没法交流。

  无聊之下硬是让他突破了修为,终于跨入了专业绿三等境界,听上去好像蛮牛掰的,实际上也就跟烂屁/股一个级别,甚至还比不上烂屁/股,人家怎么也是绿三等巅峰。

  “咔”厚重的铁门忽然被打开了,强烈的灯光让赵官仁眯起了双眼。

  只看一道窈窕的身影走了进来,笑道:“受苦了吧!我们也没办法,主人亲自下的命令,我只能让人给你加餐,再偷偷塞两包烟给你!”

  赵官仁抬头看着美/少/妇,问道:“青冥怎么回事,为什么把我关在这不管不问?”

  “你把她打伤了,伤的很重,刚出关没两天,现在让我带你出去呢……”

  美/少/妇独自拎着水桶走了进来,将一包衣服放在了边上,然后从水桶里拧出了一条毛巾,跪在床垫上帮他擦脸擦身。

  赵官仁直接抬起了双手,问道:“我记得你叫周欣,张帅的媳妇对吧?”

  “什么媳妇啊……”

  周欣毫不嫌弃的帮他擦着腋窝,苦笑道:“当上代理人之前我们都不认识,后来做了搭档就宣称是夫妻,在外人面前秀恩爱,实际上我们都是分房睡的,我跟他不是一路人!”

  周欣说着就拿出了一串,钥匙将赵官仁身上的铁链都给解开了,让他站起来后仍然跪着,清洗了一下毛巾继续帮他擦腿,连脚趾缝都给他擦的干干净净,比女佣还要细心。

  “不是媳妇也总要一起睡的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起香烟点了一根,周欣抬起头说道:“乱世中的女人如浮萍,漂到谁身上就算谁的,只是我讨厌逢场作戏,对一个没感觉的男人演不出激情来,几次之后他也就没兴趣了!”

  “好了!剩下的话就不用说了,说多了可就伤感情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从纸袋里拿起了一条内裤,转过身去说道:“我是从黑暗区杀出来的人,见过形形色色的代理人,但不管他们是蠢还是聪明,魔王选择代理人的条件只有一个,首选负能量最大的人!”

  “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……”

  周欣起身困惑道:“我只是觉得你是个很有本事的男人,或许我今天帮了你一次,改天你就会放我一马,我不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,只是为了自保而已,难道这也有错吗?”

  “美女!不要忽悠哥哥,你才是总代理……”

  赵官仁穿上裤衩转过身来,笑道:“一个能从黑暗区出来的总代理,绝对是个心机高手,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无辜了,更不要想套我的话,好好做我的朋友才是你的最佳选择!”

  “我很乐意多个朋友,但这回我真帮不了你……”

  周欣拿起件衬衣帮他穿上,说道:“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青冥是被调回来的,据说魔王之首都回国了,而且青冥调了勾魂使过来,铁了心要榨出你所有的秘密了!”

  赵官仁愕然道:“勾魂使是什么鬼?”

  “他们说已经到了,可我没见到……”

  周欣摇头道:“勾魂使可能是灵体,所以我才看不见,但据说他们可以抽出人的灵魂来探查,任何秘密都无所遁形,但抽完之后你也就死了,或者是变成一只僵尸!”

  “你这鬼故事编的,不太吓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穿上了一双皮鞋,整了整身上笔挺的黑色西装。

  “唉”周欣帮他整理好蓬乱的头发,无奈道:“信不信随便你吧,反正我对你问心无愧,如果你能活着出去的话,记我一个人情就行了!”

  “我现在就还你一个人情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将她搂进怀里,在她耳边说道:“血姬即将全面开战,她会同时攻打两座骷髅塔,玄夜的地盘就是其中之一,月底之前赶紧跑吧,否则你连炮灰都算不上!”

  “谢谢!我明白了……”

  周欣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赵官仁便松开她大步往门外走去,一开门就看到了四个帅男,每人都顶着一双炫亮的紫火眼。

  “小娘们可真浪啊,手下一水的猛/男……”

  赵官仁吊儿郎当的往楼上走去,可马上就被人一把拎住了后腰,像小鸡似的拎进了酒店大堂,一路走进了最大的婚宴厅,直接“噗通”一声把他扔在了地毯上。

  “我靠!”

  赵官仁吃惊的望着前方,宴会厅的桌椅全都被搬走了,几十个猛/男穿着黑色丁字裤,正伴随着动感的音乐扭腰摆臀,一起风骚的劲歌热舞。

  “呜救命啊……”

  一声哀嚎从前方响起,只看中间架了一个硕大的烧烤架,狗蛋被穿在了一根钢管上,几个厨师一边摇着它转圈,一边往它身上撒着孜然,狗蛋的毛都被烤焦了,好似一只大型的烤乳猪。

  “哟打扮一下还挺帅的嘛……”

  青冥如同女王一般坐在看台上,一袭黑色的吊带连衣裙,黑色高跟鞋中是一双黑丝袜,长发高高的盘在脑后,头上还戴了一顶钻石小皇冠,整个人美的简直冒泡,连王幺幺都被甩了一条街。

  不过她屁/股下坐的不是龙椅,而是穿着丁字裤的双刀多魔雄。

  多魔雄跪伏在地上跟哭丧一般苦着脸,但青冥身侧还有四位猛/男,两个用背撑着她当靠椅,两个跪在旁边拖着她的玉手。

  “主子!刚摘得葡萄,您尝尝……”

  一个精瘦的老男人蹿上了舞台,谄媚的拖着果盘蹲在青冥身边,一把骨头似的身材,居然穿了条大红色的丁字裤,简直让赵官仁不忍直视,因为狗腿子正是吕大头。

  “主子!酒来了……”

  王幺幺姐妹俩也走上了舞台,穿着正规的旗袍托着酒盘,如同两个礼仪小姐一样跪在人肉王座边,甚至连妆都没有画。

  果然!

  全场只有她最美,谁敢比青冥更好看?

  “过来!”

  青冥得意的摇晃着红酒杯,赵官仁爬起来整了整西装,可刚走到台边青冥就扔下了一条丁字裤,绿色蕾丝款,屁/股后面还带着个小毛球。

  “穿上!给我跳支舞……”

  青冥眼神戏谑的望着他,赵官仁冷声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给你跳舞,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,但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这情郎一大堆,我究竟砍了谁的手,总不会是万猷那个傻缺吧?”

  万猷就是被他剁了一只手的金衙内,这段时间他想来想去,好像只有金衙内能跟青冥挂钩,郑十八站在血姬那头,自然不可能跟她有瓜葛。

  “对啊!万猷恢复容貌后可是很帅的,身材也特别棒……”

  青冥点头说道:“不过我不是为了他,我是为了赤月屠刀,万猷本来要把刀送给我,当做我们俩的定情信物,结果半路让你给抢跑了,我不杀你还留着过年熬汤喝啊!”

  “啧啧你这什么眼光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着头鄙视道:“当年我一个人就把他手剁了,要不是他身边带了不少女人,我连他脑袋都给砍了,这种花心的蠢货你还跟他定情,你简直在丢你家祖宗的脸!”

  “白溟不是也跟你结婚了吗……”

  青冥冷笑道:“白溟那么骄傲的男人,为了个破魂戒都愿意跟你断袖余桃,我凭什么不能为了一把刀,嫁给万猷那个蠢货啊,我今天就要看看白溟的男人有多风骚,赶紧给我穿上!”

  “穿吧!其实挺爽的……”

  吕大头拽了拽自己的红色丁字裤,差点没让赵官仁一口吐出来,但他却愤怒的叫嚷道:“青冥!你不要欺人太甚,士可杀不可辱,老子死也不会穿这么恶心的东西!”

  “来人!”

  青冥忽然怒喝道:“给我把他的裤子扒了,屁/股割下来烤着吃,我看他能嘴硬到什么时候!”

  “慢着!”

  赵官仁猛地抬起手来指着青冥,大声说道:“我不/穿是因为……我的内裤比这条更性感,给我换首更劲爆的舞曲,兄弟们跟着我浪起来吧!哟吼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