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19战忽局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411 2020-11-17 17:22

  一进十二月天气就骤然冷了,路人纷纷穿上了大棉袄与小棉裤,但今年底明显与往年不同,朝廷大力发展商业与工业,大批发放低息贷款,全国各地到处都在修路,各种商队川流不息。

  “山纹军!匍匐前进……”

  “逆鳞军!下马陷阵……”

  “一营!稳住了,不要浪……”

  一声声呐喊响彻了京郊练兵场,几千人正在大规模的集训,但是与正常的训练完全不一样,将士们不练冲锋陷阵,专门在各种障碍物中爬高走低,还要面对不时袭来的冷箭与突袭。

  “赵王这兵练出来是要攻城啊,可兵马是不是太少了点……”

  练兵场周围聚集了许多将领,站在高台上议论纷纷,但一名拱卫京城的大将却说道:“这练的皆是街巷攻防,但几千兵马定然不是攻城,我看倒像是从城内突围,扬长而去!”

  “周大人说的有理,赵王即将出使吉国,不得不防……”

  众将领纷纷点头附和,结果话都尚未落音,两支部队突然冲上了前方的小山包,眨眼工夫就在他们眼前消失了,众将连忙瞪大了眼睛,疑惑道:“人呢?躲哪去了?”

  “山上有洞吧,可是这突围练习躲洞干啥……”

  众将满头雾水,谁知又听唰唰唰的一阵响,无数箭矢从山林间射了出来,几乎覆盖了山下整片空地。

  “没进洞!”

  有将领惊呼道:“山纹军全都躲在草丛里,练的是阻击追兵,不对不对!怎么有草丛在移动,这是把野草顶在头上了吗,他们搞的什么鬼把戏?”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突然!

 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响,炸的众将领猛地蹲在了地上,只看山林间射出了一大片黑乎乎的东西,在几百步外忽然当空爆炸,而立在空地的上百个木头人马轰然倒下,许多当场就被炸的头颅飞天。

  “这是什么炮,为何会当空爆炸,威力好他娘的大……”

  将领们瞠目结舌的站了起来,不过有眼尖的又惊疑道:“好像不是铁炮吧,诸位快瞧西侧山腰,那些炮兵正抬着什么东西跑,两人抬一个肯定不是铁炮,还有人在前方挖坑!”

  “捂耳朵!好像又要开炮了……”

  上百名将领连忙捂住了耳朵,纷纷踮脚看向另一侧的木人与木马,短短的几分钟之后又听一阵爆响,一颗颗圆疙瘩被射上天空,再次炸的前方人仰马翻,没有几匹马能够站得住。

  “乖乖!这炮牛掰大了,竟跑的如此快……”

  将领们皆是排兵布阵的行家,一眼就看出这其中的价值来,不过话没落音又蹿出一群白衣人,迅速用担架将“伤兵”抬出了阵地,还有女护士当场趴在伤兵身上亲嘴。

  “这、这为何要亲嘴,亲嘴还能救命不成……”

  一群土老帽又惊又疑的傻眼了,有位年轻副将笑道:“诸位大人!这叫做心肺复苏,可以将心脏停止跳动的伤员,从鬼门关拉回来,而且有女护士在场,可以大大提高将士们的战斗力!”

  “哦!原来这就是女护士啊,据说各个都是宝啊……”

  土老帽们恍然大悟般的点着头,年轻副将则笑道:“这就叫男女搭配,打仗不累,请诸位大人随我前往营区吧,有专门的讲解员给诸位解惑!”

  “且慢!”

  一名将军皱眉道:“尔等为何尽数削去了长发,不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也,乃是千古以来的祖训么?”

  “呵呵诸位大人!古人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……”

  副将拱手笑道:“我等削发乃是祭天,为生母生父向天祈福,意为焚烧儿女之躯,为父母挡灾避祸,借以檀香可感苍天,若细观永王殿下便可知,她早为皇上削去了一截长发!”

  “原来还有这份讲究啊,我等真是孤陋寡闻了……”

  众将领面面相觑,副将又笑道:“赵王亲自开坛施法,我龙骑兵上下五千人集体削发祭天,周遭的百姓为了沾光,纷纷前来将长发投入鼎炉,当时便出现了五彩霞光!”

  “你们就喜欢藏着掖着,此等大事也不与我等明说……”

  众将领纷纷往营区走去,很快便来到了营区的一间大瓦房外,瓦房完全是教室的布置,课桌、讲台以及黑板一应俱全,门口还挂了一块白木牌——大顺战忽局讲堂!

  将领们停在门口纳闷道:“这战忽局是何意,什么衙门?”

  “此乃我军机密,入此门者皆是秘密特勤……”

  副将笑道:“战忽局的全称是‘大顺战略忽悠局’,收集敌军情报的同时,散布忽悠敌军的谣言,让敌军分不清^真伪,晕头转向,局长便是赵王殿下,在这里我们称之为局座!”

  “哈哈忽悠这词用的好,让贼寇忽忽悠悠,东倒西歪……”

  众将领纷纷走进教室入座,亲兵们都好奇的在外围观,龙骑军团的东西早让他们大开眼界了。

  “诸位大人!上午好……”

  三名女兵大步从门外走了进来,可一群土老帽又傻眼了,三名女兵全部个高腿长、肤白貌美,可穿的并不是甲胄或者官袍,而是一水黑的德式军装,走到讲台前直接立正敬礼。

  “……”

  土老帽们惊疑的打量着她们,三人蹬着高筒皮靴,扎着武装带,胸前一排锃亮的铜扣,立领上有两枚金翅领章。

  领头者戴着龙徽大盖帽,身披笔挺的羊毛大衣,一身的御姐范令人垂涎,两名女副手则是红色贝雷帽,银色的龙徽,皆是臀大波圆的身板,塑身的军装更增添了几分诱惑力。

  “诸位大人!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下官秋宁,龙骑军团宣传部部长……”

  秋宁摘下纤细的羊皮手套,迈着大长腿潇洒的走下讲台,傲娇的笑道:“下官是本次的讲解员,负责讲解我军的新式装备,如有疑问尽管问我,来人!快给诸位大人上一壶乌龙烧仙草!”

  “上仙草!”

  两名女兵冲门外娇喝了一声,一队白衣小护士立即端盘走了进来,各个化着素雅的淡妆,身上散发着好闻的香水味,用标准且职业化的动作与微笑,挨个给众将领奉茶。

  若是有现代人在此,肯定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,一帮是宽大袍服,头戴乌纱帽的古人,一帮是精干整齐的“现代人”,两帮人混杂在一起,怎么看都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“啧啧未饮茶便先提了神,护士小姐果然名不虚传啊……”

  将领们见到护士便神采奕奕,有的假正经偷看,有的肆无忌惮的打量,有的则问道:“秋大人!这些护士为何户籍,奴籍、军户还是匠户啊,女人在军中岂不乱套?”

  “诸位!护士皆是良籍,由军团与学院签署雇佣文书,属于雇佣关系……”

  秋宁笑道:“兵丁见了女人自然激动,但她们不是普通女人,而是能救你一命的白衣仙子,如果你在战场上奄奄一息,想让她们从你身上跨过去,救治还没你伤重的人,那你尽管亵渎好了!”

  “话不是这么说的……”

  一名将军摆手说道:“龙骑兵乃精锐之师,饷银充足,但边军苦寒,放炮都打不着一个娘们,这些女人一旦入营,简直是羊入虎口,届时炸了营,兵卒们一拥而上,谁都控制不住!”

  “周大人说的很对,所以低级部队不能配护士,也没有这么多护士……”

  秋宁笑道:“我们的护士与将士朝夕相处,时常歌舞助兴,欢聚一堂,平常有个头疼脑热,皆是她们悉心照料,若有人胆敢调戏,将士们定会一拥而上,将调戏者打的生活不能自理!”

  “呵呵诸位大人不必担心的,狼多肉少嘛……”

  一位护士长掩嘴笑道:“诸位爷们都很自觉,将咱们当亲妹子一般的照顾,少了一个心疼一大片,至多就是爬到箭楼瞧咱们更衣,但更衣又不是脱^光,只要有劲头战斗,瞧就让他们瞧呗!”

  “你们月奉几何?咱们虎贲军也是精锐,配的上护士……”

  一位将军马上就来劲了,护士长笑着答道:“我们的月奉可不低哦,每月有十五两银子呢,并且只驻营不随军,男护士才随军出征,大人若想聘请,可到医护学院洽谈!”

  “当然不能让你们随军,咱们的姑娘让人抢了去,岂不是亏死……”

  不少将领都哈哈大笑,正好一队服装各异的战士走了进来,穿戴着各种各样的奇特装备,秋宁立即挥手让护士们出去了。

  “诸位大人!请容下官先介绍几样宝贝,诸位一定会喜欢……”

  秋宁拿过两副单筒伸缩望远镜,递给两名将领笑道:“此物为千里眼,顾名思义,千里远景,近在咫尺,诸位大人可到窗边一观,看看山顶上写的是何字,拉伸可调节清晰程度!”

  “千里眼?我瞅瞅……”

  将领们好奇的来到了窗边,在秋宁的教导下往山上看去,很快便有土老帽惊呼道:“唉哟卧^槽!看的好他娘远啊,那山顶得有一千多步了吧,我看山顶上……你瞅啥?”

  “谁瞅你了?何人啊……”

  将领们纳闷的拿过望远镜挨个观望,仔细看了之后才恍然大悟,原来山顶上立了一块招牌,上面就写了三个黑色大字——你瞅啥?

  “这他娘可真是个宝贝啊,难怪能在箭楼看到小护士更衣,老子回头也去看看丁寡妇洗澡……”

  一群将领全都是大老粗,惊叹之余各种脏话往外飙,但一名大将却垂涎的打量着秋宁,笑问道:“秋大人!你品级几何啊,为本将军也推荐几个,如你这般英姿的女将嘛!”

  “谢大人金奖,下官乃正四品部长,散会后咱慢慢聊……”

  秋宁非常干练的招呼众人坐下,不过她没有女将的风姿,完全一副女老板的派头,陆续又亮出了铁皮罐头、战术背心、兵工铲、压缩干粮、急救包,以及狼烟和信号弹等等。

  “原来是让咱们买货来啦,但买货可以,咱要那个飞天炮……”

  一群土老帽也不傻,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宝贝,那地动山摇的架势,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。

  “咱们不仅有飞天炮,还有霹雳火以及钻地雷,不过战略级杀器,皆得兵部行文,工部督造才可,但下官还有几份礼物送给诸位……”

  秋宁让人捧来了大批的礼盒,笑道:“绿盒是送给大人们的新式行头,红盒是赠给诸位夫人的暖冬礼,皆是新任‘淮扬织造’出产的精品,而小盒子里是爷们最爱,诸位慢慢欣赏哟!”

  “爷们最爱?”

  将领们狐疑的打开了小礼盒,里面是一整副手工扑克牌,可印制的画面却是无比的香艳。

  “嘶”将领们猛吸了一口凉气,扑克的画风可是现代逼真流,比现下的写意水墨画劲爆千百倍,而且从女武将到娘娘都有,背景更是五花八门,将领们一个个都把眼珠子瞪圆了。

  “沈大人!您流鼻血了……”

  秋宁笑着递上了一张手帕,沈大人猛地捂住了扑克牌,尴尬的拿过手帕擦了擦鼻血,小声问道:“秋部长!这画片你还有多的吗,我想带几盒回去送人,我可以买!”

  “大人!有价无市……”

  秋宁暧昧的耳语道:“这可是御用珍品,下官托了大关系才弄到这些,我那也只剩几盒了,大人想要拿去便是,可不要说是我送的哟!”

  “好好好!你那个什么千里眼,我订一百副……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