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060诈尸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955 2020-11-17 17:22

  有变态杀手的消息不胫而走,幸存者们人人自危,原本还有些矜持的人,纷纷往赵官仁的办公室里钻,有的是为了食物,有的是线索,还有的来自证清白,五花八门什么样的人都有。

  “校花就是厉害,自己一样东西不拿,一帮人抢着给她送吃的”张新月靠在值班室门口直摇头,但周淼却讥诮道“七情六欲食欲可是占第一位,现在他们还不算太饿,等饿到连屎都想吃的时候,别说校花了,仙女下凡都不顶用”“严谨”张新月忽然一怔,只看一身白风衣的严谨出现了,径直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来,不但让她俩惊呆了,甚至连师生们都不敢相信,全都聚集在转角处震惊的望着她。

  “咚咚咚”严谨很有礼貌的叩响了房门,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,好似个性冷淡一般,并且打开门后她也很平淡的说道“赵先生现在流言蜚语太多了,我必须得跟你澄清一些事情才行”“不要客气进来再说嘛”一只手猛地把她给拽了进去,房门“咣”的一声被踢上了,让所有人的心头都狠狠一跳,感觉严谨就像羊入虎口的小绵羊,而赵官仁就是恶贯满盈的大尾巴狼。

  周淼难以置信的说道“严谨也太天真了吧,她以为说句两不相欠,赵官仁就会立地从良啦,她不光着出来我就跟她姓”“不严谨又不是傻子”张新月摇头道“严谨比我们更清楚仁哥的手段,她肯定是知道些什么,否则不敢一个人进去,更何况仁哥现在急着找凶手,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”“你们让我过去啊,我要把严谨救出来”陈眼镜在后面哭天抢地的叫喊,可大伙却纷纷拦着他劝说,各个都把赵官仁形容的跟柳下惠一样。

  “大家快跟我来,尸检结果出来了”一个男人突然在后面喊了起来,大伙一听急忙往解剖室里跑去,连两个小空姐都急忙跑了过去。

  进门就看到四具年轻的女尸,并排躺在冰冷的解剖台上,衣服已经全部被脱%光了,用白布遮盖了关键部位,几名医生和老师穿着白大褂站在旁边。

  “各位麻烦大了”一身白大褂的曲妖精摘下了口罩,面色凝重的说道“这四名女生全部遭到过侵犯,体内均有精夜残留,而且是遭到药物麻醉后,在无法反抗的情况下受到了侵犯”有人怒骂道“简直是畜生,猪狗不如,立即检测dna,每个男人都检测,一查就出来了,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”“现在连电都没有,做不了检测”一名女医生说道“这是团伙作案,一个男人是无法在短时间内,连续侵犯四名女生的,凶手至少拥有两人以上,但最奇怪的是她们的致命伤不是窒息,而是失血过多”“失血过多不是说没有伤口吗”张新月本能的走到了解剖台前,曲妖精掀开了一块白布,指着遗体的胸口说道“我们仔细检查后才发现,每个女生心口都有针%刺%伤,伤口深达心脏,初步估计,每个人至少失血三千毫升”“三千毫升这不快吸成干尸了吗”周淼也震惊万分的走了过来,这才发现女生们全都形同枯槁,的确跟一般的尸体不同。

  曲妖精忽然掏出了一枚小纽扣,举在手上说道“我们在一名女生的口中,发现了一枚衣扣,应该是侵犯过程中掉落,或者反抗时被咬下来的,你们有谁认识这枚扣子吗”“这么小,应该是袖扣吧”大伙全都围过来仔细盯着纽扣,忽然有女生惊呼道“zegna白家隆身上就是这牌子的西装”大伙猛地回身朝后方看去,齐刷刷盯住了一名挺帅气的高瘦男子,白家隆的脸色也猛然一变,下意识抬起自己的两只手臂看去。

  果然他左袖的四颗袖扣少了一颗,其它纽扣也跟曲妖精手上的一样,白家隆连忙大叫道“不可能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我,我这段时间根本就没出去过,怎么会有时间杀她们”“人就是你们杀的,你的司机就是你的同伙”校花忽然带人堵在了门口,指着一个小伙冷笑道“昨天早上出事的时候,有人亲眼看到他从楼上下来,鬼鬼祟祟的躲着人,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包,你不在也有两个多小时,不是你们还有谁”小司机慌忙叫道“我包里是吃的,我们上楼是吃东西,怕你们发现我才躲着人的,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看,我包里还有好几袋酥饼,那是我老板从外地带回来的特产”“吃个饼吃两个多小时,你骗鬼啊”一个男生猛地把他踹翻在地,白家隆也被人一棍子敲翻倒地,他抱着头惊声大叫道“我们有证人,我在二楼跟严谨约会,她也吃我的饼了,不信你们去问她啊”“把他们押过去对质”曲妖精愤怒的一挥手,男生们立即围上去一顿拳打脚踢,将两人的手给反剪起来,揪着他们的头发往外押去,不过刚走出大门就看到了严谨,正独自往这边走来。

  “怎么回事你们抓白家隆干什么”严谨慌忙跑了过来,张新月也立即跑去找赵官仁,大伙立刻把事情七嘴八舌的给说了。

  “我们昨天早上的确在二楼,可那并不是什么约会”严谨震惊的说道“白家隆想追求我,可我现在还不想恋爱,所以我们只是单纯的叙旧,不过我没吃他给我的饼,我觉得背着大家偷吃不好,而且我们好像只聊了半个多小时吧”“大家快看看这是什么,这是白家隆的包”一个背头男突然从门外跑来,猛地将一只黑色挎包扔在了地上,除了几大袋酥饼之外,居然还有注射器跟许多药物。

  “混%蛋这饼被下了药”一名老师掰开酥饼一看之后,惊怒的砸在了白家隆脸上,周淼也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怒问道“白家隆李云腾那把枪也是你搞的鬼吧,你到底把对讲机藏哪了”“我没有对讲机啊,从来都没有”白家隆急声叫道“枪是我给的,我是想让大家控制住局面,不让严谨被赵官仁欺负,可我真的没杀过人,而且而且我做那事不行,几秒钟就没了,我怎么可能侵犯女孩嘛”“不要跟他废话,打死他”背头男抡起棒子就要往死里打,谁知赵官仁却突然提着刀冲了出来,指着他们大喝道“住手白家隆不是凶手,快拦住他们,不要让他们跑了,老子要砍死他们”“跑啊”背头男竟然猛地撞开一群人,疯狂的朝着解剖室里冲去,两个中年人的速度比他更快,在他冲进来的同时立即关门锁门,等大伙反应过来时,不锈钢大门连拽都拽不开了。

  “让开”赵官仁上前猛劈了几刀,不锈钢大门几刀就让他劈开了,可等拽开门后三人已经跑不见了,曲妖精立即跑来夺过他的刀,喊道“你去追,我上楼包抄,孩儿们快跟我来”赵官仁立刻拔枪%追了出去,张新月也拎着刀紧随其后,不少男生也拎着棍棒跟了过来,可通往外面的后门并没有打开,赵官仁有些疑惑的跑上了二楼,直奔后窗户朝外看去。

  “咦怎么没有跳窗啊,不会是上楼了吧”男生们纷纷趴在窗户上纳闷,背头男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跳窗,往楼上跑就是瓮中捉鳖,于是赵官仁又说道“李云腾你带几个人在这守着,剩下的人跟我上楼去找”谁知道两帮人楼上楼下翻了个遍,在五楼汇合后也没找到人影,曲妖精挠着头皮疑惑道“真是活见鬼了,三个大活人能躲哪去呢”“地下室他们没上楼”一名老师突然急声说道“杂物间有个被封闭的地下室入口,钱老板他们就睡在那个房间,肯定是把封闭的门给撬开了,咱们快下去找”“靠你不早说”赵官仁气急败坏的往楼下跑去,谁知楼下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尖叫声,很多女人都在歇斯底里的尖叫,男人们赶紧玩命的往下冲去,可刚从前楼道跑出去就撞上了一大窝女人。

  “救命啊”女人们屁滚尿流的冲出了解剖室,各个都连滚带爬的在走廊里逃窜,只听有女生惊恐的叫道“大体老师起来了,他们起来啦”张新月让她们撞了个趔趄,急声叫道“什么老师起来啦”“诈尸了”赵官仁夺过妖刀挤了过去,可拐过弯就看到两名吓瘫的女生。

  两个姑娘趴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,身下还流出了一大滩的液体,一看到他立刻哭喊道“救我啊爸爸救救我啊”赵官仁没好气的骂道“穿着衣服叫老师”“老师爸爸救我啊”赵官仁差点一个跟头摔倒在地,可刚等他一把拽开解剖室的大门,一个光溜溜的姑娘便瞬间扑了过来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