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759犼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669 2020-11-17 17:22

  救命啊!!!”

  吕大头凄厉的惨嚎了起来,魔王们立即举起兵刃冲了过来,但上百名护卫也同时出手,一个照面就将亡族集体打翻在地,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都是,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。

  “陛下驾到!”

  赵官仁突然大喊了一声,张口欲咬的老太监浑身一哆嗦,竟然猛地将吕大头给扔了出去,连忙带着宫女们跪趴在地,刚要补刀的护卫们也慌忙住手,齐刷刷的单膝跪地。

  “陛下!有人贪污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把拽起吕大头就跑,王幺幺等人也撒腿追了上去,老太监这才反应过来,叫嚷道:“中计了!快追奸贼,切莫惊扰到娘娘休憩!”

  “吼”护卫统领猛跳起来尸吼了一声,如同炮弹一般射向了赵官仁,但赵官仁突然拔出手枪*就射,巨大的枪响几乎震颤了整座洞窟。

  “大哥!快帮兄弟拦住追兵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转头就跪,轰然射来的护卫统领当空一怔,落在他面前足尖用力一点,居然扭头就射向了追击而来的护卫们。

  “陛下!快出来啊,陛下……”

  吕大头等人都发足狂奔,穿过一扇月亮门玩命的大喊大叫,赵官仁也追过去拼命扣动扳机,忽然就听前方有人娇喝道:“何人胆敢在此喧哗,还不速速给我拿下!”

  “我天!好大的棺材……”

  赵官仁的双瞳骤然一缩,只看后院的最深处,有一栋黑漆漆有门无窗的长条大屋,两头高中间低,赫然就是一口被打造成屋子的超大棺材,娇喝声也正是从屋里传来的,“快把贼人拿下……”

  老太监发了疯似的跃过房顶,披头散发的跳进了后院,但赵官仁又朝棺材屋连射了两枪,大喊道:“有人宫中聚赌,贪脏枉法,败坏皇室名声,到底还有没有人管了?”

  “何人敢如此大胆呀……”

  一道懒洋洋的女音又响了起来,冲杀过来的老太监突然双腿一软,一下摔趴在地上慌声说道:“娘娘切莫听这奸贼胡说,我等只是依照惯例行事,怎知这奸贼为了活命……”

  “大胆!”

  吕大头怒声喝斥道:“左一句奸贼又一句奸贼,可知面前的是何人,我家主人可是大明王朝的皇上……转世投胎的真龙天子,这阉人以下犯上,谋害皇上,信不信灭九族?”

  “再说一遍,是哪朝的皇上……”

  老太监猛地直起了身来,赵官仁连忙拽了吕大头一把,谁知吕大头却昂首挺胸的说道:“老家伙!给我听好了,这位是大明王朝的皇上……”

  “闭嘴!个棒槌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把捂住了吕大头的嘴,他看老太监的神态就知道不对,可话音未落就听“砰”的一声爆响,棺材屋的大门突然爆开了,几名宫女太监都被炸飞了出来。

  “娘娘!”

  一位老宫女摔了个屁*股墩,趴在地上惊呼道:“娘娘息怒!娘娘息怒啊,乱臣贼子胡言乱语,当不得真呀!”

  “嗖”一道黑影猛然从屋里蹿了出来,轰然砸落在了庭院之中,将地上的青石板都尽数踏碎,碎的跟赵官仁的心肝一样惨痛。

  “说!是大明哪个皇上转世……”

  黑影居然跟永夜一样,浑身上下黑气萦绕,看不清长什么模样,不过魔王们也都被护卫给押了进来,用刀架着他们按跪在了地上,但黑般若抬头一看却惊呼道:“九犼!”

  ‘要死!这么强……’

  赵官仁暗自吞了口吐沫,这娘们再进一步可就是犼王了,吊打永夜本尊都没问题,他只好硬着头皮傲然道:“朕是明仁宗朱高炽转世,又是何人,为何胆敢自称娘娘?”

  “朱高炽?皇位怎会传授于……”

  对方惊疑了一声,忽然身黑气一收,竟是一名身穿金色凤袍的母粽子,一身珠光宝气煞是华丽,只可惜一张干尸脸实在恶心,不过勉强可以看出,这娘们死的时候还很年轻。

  “说的什么屁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横眉瞪眼的说道:“朕在祭魂塔内看过自己前世今生,上辈子朱棣是我亲爹,我乃朱棣长子,皇位不传长子还传外人吗,是不是看我胖,就觉得我没有帝皇之相啊?”

  “这辈子可一点也不胖啊……”

  娘娘围绕着他转了一圈,赵官仁也在迅速观察着她,忽然发现这娘们的绣花鞋不合脚,几乎都快要被脚趾头给撑爆了,而且一双枯爪没指甲,只戴了一枚白玉戒指。

  “我不记得有这么个娘娘,莫非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……”

  赵官仁故作狐疑的看着她,但对方却问道:“不要管我是何人,可知建文二年,老子朱棣在鸡鸣寺中做过何事,要真是他亲儿子的话,一定会听说过!”

  “能记得上辈子的事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祭魂塔只捡重要的事放给我看,譬如我燕军攻破金陵城的那日,我洞房花烛夜的那晚,还有朕登基的那天,信就信,不信拉倒,反正君无戏言!”

  娘娘猛地抬手怒喝道:“不记得我就杀了!”

  “且慢!这位姑娘,小僧当年正在鸡鸣寺……”

  黑般若挣开押着他的护卫,起身笑道:“建文二年小僧还只是个沙弥,隐约记得当年李景隆河间大败,四月燕王便率军南下,于建文四年才攻入金陵,二年应该不曾到过鸡鸣寺吧!”

  ‘嗯?’

  赵官仁一愣,没想到老和尚居然懂历史,看来为了攻打*人类没少下功夫,但老和尚不是专业忽悠选手,短短一句话就漏洞百出,光“应该”这两个字不该出现。

  “如此巧合吗?”

  皇妃垂下手冷笑道:“看体内淤积的尸气,岁数应该也不小了,那可知鸡鸣寺内有口水井,我在水井上刻下了什么字吗?”

  “哈哈”黑般若很睿智的笑道:“水井高三尺六分,井上共有凹痕一十九条,意味九九归一,大道从简,小僧还有一句话要送给姑娘,自古多情空余恨,好梦由来最易醒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啊!”

  “死秃驴!张口闭口都是姑娘姑娘,是说我不配当皇后吗……”

  娘娘突然怒喝了一声,猛然隔空拍出了一记黑芒,一下就将黑般若给击飞了出去,倒在地上“嗷嗷”的吐着黑血,胸口都深深的凹陷了下去。

  “国师啊!”

  赵官仁痛心疾首的跺脚道:“不会说话就别说嘛,朕需要证明自己吗,朕当了九辈子皇帝,早就当厌烦了,这辈子只想做个普通人,我不是皇帝,我什么都不是!

  ”

  “和尚!不是专业的就别说话嘛,捣什么乱呀……”

  烂屁*股也冒出头来说了一句,系统性的吹牛皮可不是谁都行,特别赵官仁这种级别的大忽悠,一般人拍马都追不上。

  “景阳!原来是……”

  娘娘猛地推开了吕大头,一把将烂屁*股给揪了过来,狞笑道:“这贱*人居然也转世了,看来这个真的是朱高炽了,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,终于让我等到了!”

  赵官仁震惊道:“不会这么巧吧?”

  “这人是谁,我看他也很眼熟……”

  娘娘抬手又指向了吕大头,烂屁*股吓的惊呼道:“吕……吕公公!可娘娘认错人了,我不是什么阳,我叫蓝淑,只是皇上的一个小婢女而已,真不关我的事啊!”

  “哈哈当然不是景阳,我诈而已,但他肯定是皇帝了……”

  娘娘一把掐住了赵官仁的脖子,得意道:“我就知道,们这群人紫的干,白的看,绿的说了算,除了皇帝谁能让这么多高手保护,但恐怕不知道,我跟们朱家有血海深仇吧!”

  “哦!”

  赵官仁指着她惊呼道:“朕知道是谁了,难怪朕不曾见过,死前根本不是娘娘,就是那个、那个……”

  赵官仁目光炯炯的开始大喘气,一副话就在嘴边的样子,眼神和表情更是确定以及肯定。

  “小胖子!终于想起来了是吧……”

  对方猛地将他提离了地面,狠声道:“对!我就是东麓山下的龙儿,爹把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,真是苍天有眼啊,朱棣这个负心汉,的胖儿子终于落到我手上了!”

  “呃呃”赵官仁蹬着双脚几乎窒息,最灵巧的嘴皮子都说不出话来了,后面的套路也使不出来了,只能拼命拍打对方的手臂,他只要再说上一句话,就有信心让对方放过自己。

  “不要伤我夫君!”

  白溟等人都拼命的挣扎了起来,奈何根本不是护卫们的对手,吕大头也被老太监一个虎扑按在地上。

  “部处死!”

  娘娘抬起利爪就要结果了赵官仁,赵官仁觉得自己真是哔了狗了,头一回遇上这么果断的娘们,碰上仇家也不发泄一下,直接就要来个痛快,哪怕先揍一顿也是好的啊。

  “咣”突然!

  一群护卫部被震飞了,稀里哗啦的摔落了一地,只看一个大小伙缓缓站了起来,不但让黑般若等人都瞪直了眼珠子,连假娘娘都转头震惊道:“是何人,居然藏的这么深?”

  “浊九阴!”

  杨耿直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,挺直腰杆说道:“忘记我了吗,五百年前我杀了的师父,那时候才是一个小小的五犼,如今已经是犼王了,不过没区别,依然是条看门犬!”

  “才是永夜!!!”

  满地的魔王都惊骇欲绝,连赵官仁脑子都叮当乱响,但气场强大的杨耿直却指着血糊糊的永夜,邪笑道:“不!他才是们曾经的主人,让无数世界颤栗的永夜之王!”

  “沃特法克(WTF)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能说话了,可第一句就爆出了粗口,但永夜却跪趴在地,心悦诚服的喊道:“小王永夜,拜见主人!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