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220赠你1首大悲咒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033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呜”赤炎趴在地上居然被硬生生打哭了,可能是从未经历过爆菊之辱,亦或这缺德的招数实在太疼了。

  雷电不但把她劈了个焦糊,菊花更是炸成了向日葵,这便是所有亡族共同的弱点,魂盾从不抵挡肉搏的拳头,更没法抵御从体内发动的攻击。

  “他妈的!敢打我媳妇……”

  赵官仁终于从烟尘中显出了身形,踩着她的脸大骂道:“白溟是我老赵家的娘们,老子都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,你又算老几,快给我媳妇磕头认错,不然老子把你脑袋塞进向日葵里!”

  “赵官仁!!!”

  白溟激动万分的大喊了一声,她恐怕从未享受过有男人撑腰的感觉,中性的嗓音更是变得女儿气十足,娇躯更是不断的打着哆嗦,一瞬间原形毕露,让青冥都看傻了眼。

  “赵白氏!你叫我什么,再叫一个试试……”

  赵官仁霸气十足的指着她,呵斥道:“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,你进了我赵家的门,我就是你的天,我就是你的命,敢直呼你夫君的大名,我看你是欠调教,要家法伺候了吧?”

  老娘不要面子的啊!

  这可能是白溟最想说的一句话,她一方面甩不掉大魔王的尊严,另一方面实在要强的很,只能怒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能不能少说废话,司命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回来!”

  “切我当你们两情相悦呢,原来是你一厢情愿啊……”

  青冥趴在地上抬起了脑袋,讥讽道:“人家连声夫君都不愿叫,根本就没把你当回事,强扭的瓜不甜,你干脆娶了我吧,我赵青氏绝对听话,一定当好你赵家的大夫人,好夫君!”

  “青冥!有你什么事,你给我闭嘴……”

  白溟惊怒的瞪住了她,可萨丹身后却冒出个大光头,只看黑般若正用禅杖顶着萨丹的后脑勺,冒充狗蛋的兽人也早死在了地上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

  黑般若苦笑道:“各位施主!小僧可是出家人啊,你们谈情说爱是你们的自由,但不能当小僧不存在啊,况且白溟说的没错,此地万分凶险,还是速速离去为妙啊!”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,司命他们去追谁了……”

  青冥和赤炎全都吃惊的看着他,难怪萨丹一直傻站着不动,居然是让黑般若给降住了,以他刚上任的本事,根本不是这条老狐狸的对手。

  “砰”黑般若忽然一禅杖打晕了萨丹,一把拦腰捞住白溟放在地上,单手按住她的头施展治愈术,萦绕在白溟脸上的黑气顿时消散了许多。

  “他们去追小僧的一目五了……”

  黑般若笑道:“赵施主约小僧在夜总……呃吃水饺的地方见面,本想救醒白溟一起去开棺,怎知兽人劫走了白溟,我们干脆将水彻底的搅浑,引出所有守灵者,然后跟踪青冥,将白溟救出!”

  青冥惊讶道:“你怎知我会来?”

  “你放什么屁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我早说你没脑子,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,弄个死卧底在我身边,要不是我反应够快,你跟白溟都要给人分尸了,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吗,天雷地火大绝招,可是我用毕生功力……”

  “嗯哼”黑般若轻咳一声打断了他,郁闷道:“你不吹嘘会死吗,什么天雷地火,如此重的燃油味,你要不是炸了油库小僧就此还俗,还是赶紧说正事吧!”

  “你个老秃驴,咱俩可是一伙的,你居然拆我台……”

  赵官仁羞愤的瞪了他一眼,跟着蹲下来揪起赤炎的头发,说道:“你们到底在打什么算盘,只要你老实交代,你跟我媳妇的仇怨一笔勾销,否则我立刻让你灰飞烟灭!”

  “白溟他们一直在暗处窥探,还有什么可说的……”

  赤炎痛苦的昂起了脑袋,说道:“青冥单独带走了你,我们以为她要独吞白骨祭坛,便与黑魔人联手开启祭坛,但我们刚打开祭坛第一层就出事了,守灵者不认可他们!”

  赵官仁困惑道:“守灵者怎么会不认黑魔人,他们不是自己人吗?”

  “非也!血姬等人已经不算黑魔族人了……”

  黑般若摇头道:“血姬身上的锁魂链已然解开,此次也并非她亲临,与他们联手的是玉霄宫主,他们打开了第一层,放出了守灵卫队,我与白溟趁机开启第二层,结果又触动了镇墓龙魂!”

  赵官仁皱眉道:“这么复杂?那你们坑我来做什么,我又不是黑魔人!”

  “正因为复杂他们才把你叫来……”

  黑般若说道:“白骨祭坛一直让镇魂塔压着,你把塔炸了它才蹦出来,祭坛内可能还有镇魂塔布下的禁制,否则守灵者不会被关在祭坛内,所以叫你来……碰碰运气!”

  “靠!你们以为买彩票啊,还碰碰运气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拿起了赤炎的刀,按住她脑袋就准备开瓢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  赤炎立马惊声叫道:“你不能杀我,你说过只要我老实交代,我跟白溟的仇怨就一笔勾销,你不能出尔反尔!”

  “你跟白溟的确一笔勾销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青冥笑道:“可你跟她的帐我还没算呢,青小冥也是在我赵家挂了号的娘们,除了我谁也不能动她一根手指头,你扇她的脸就是打我的屁~股,永夜来了老子也不给面子!”

  “噗”赵官仁说完便手起刀落,战绩榜上又多了一条大魔王的性命。

  “好霸气哦,怎么能这么帅……”

  青冥满眼都是激动的小星星,可嘴上却嗔怪的说道:“什么叫挂了号的娘们呀,你以后要是不娶我,人家还不以为我是个弃妇呀,你毁了我的清白,你要对我负责!”

  “负你妹的责!你哪来的清白……”

  赵官仁顺手把赤炎的头颅扔给了她,此时白溟也稳固了伤势,毫不留情的抓爆了萨丹的天灵盖,将它的魂火全部收为己用,青冥自然也不含糊,一口气吸干了赤炎的魂火。

  “快走!有守灵者过来了……”

  黑般若一把拎起白溟跃了出去,可赵官仁却不忘舔包,急忙将赤炎身上的装备往下扒,但刚扒了两件就被青冥拦腰夹住,双腿一蹬也飞射了出去。

  “你个败家娘们,包还没舔完呢,等几秒会死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急败坏的大骂,不过大补之后的青冥速度也是极快,眨眼功夫就射进了一栋烂尾楼里,白溟已经在地上盘腿打坐了,消化刚刚吸收的魂火,青冥也同样开始自我疗伤。

  “赵官仁!你帮了他们一个大忙……”

  黑般若望着窗外缭绕的黑气,说道:“守灵者全部被引出来了,司命和玄夜已经汇合了玉霄宫主等人,重新进入了祭坛,但我的一目五让人偷袭至死,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人物在尾随!”

  “会不会是永夜的分身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你们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两个魔王又被~干掉了,永夜不可能不关注!”

  “司命跟血姬合作,他怎敢让永夜知晓……”

  黑般若摇头道:“司命封了赤炎他们的魔纹,死了永夜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,而且祭坛对我们有大用,对永夜来说可有可无,更何况他在闭关修炼,尾随者绝不是永夜!”

  赵官仁又问道:“听说他找了一帮人开塔,有结果吗?”

  “这事你应该最清楚吧……”

  黑般若狐疑的说道:“镇魂塔每逢月中才能开启一次,没到时间谁也不知道结果,但你可是开塔人,能不能打开你心中没数吗?”

  “镇魂塔又不是我家的,只要符合条件就能打开,让人开了它也不会发消息通知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完便掏出了对讲机,戴上耳麦后说道:“大头!你们继续苟着,蹦蹦跳被炸的到处都是,没遇上危险千万不要乱跑,你们等我的通知再行动,嗯!我没事,白溟已经救下了!”

  “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……”

  黑般若坐下来按住了青白双娇,显然是等不及两女自行恢复了,而赵官仁则一直盯着黑气最浓的地方,隐约能看到一大块白乎乎的东西,光光滑滑像个溜冰场似的。

  “怎么没动静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纳闷的蹲了下来,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,祭坛方向也没传来任何动静,反而蹦蹦跳们又恢复了阵型,两队人马围绕着市中心交替巡逻。

  “外套脱给我……”

  白溟忽然睁开了双眼,紧了紧裂开的白袍,可赵官仁刚起身脱衣服,青冥也突然睁眼说道:“夫君!冥儿有些冷,你把外套给冥儿穿吧!”

  “呵呵”赵官仁尬笑了一声,从没听过僵尸怕冷的,小娘们明显是故意挑衅,但白溟却冷淡的伸出了手,毋庸置疑的说道:“给我!”

  “我冷!”

  青冥也不甘示弱的伸出了手,眼神凌厉又凶狠,而黑般若则很无语的站了起来,拄着禅杖道:“小僧去外面晃一晃,赵施主请速速处理好家务事,切莫耽搁了正事啊!”

  “你们跟谁瞪眼睛呢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她俩怒声道:“一个个眼珠子瞪的比我还大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赵家母鸡打鸣,让两个娘们当了家,我告诉你们,我赵家只有爷们说了算,轮不到你们俩叽叽歪歪,听清楚没有?”

  “你敢娶她就休了我,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……”

  白溟猛地站起来怒目圆瞪,可青冥也蹦起来怒声叫嚷道:“娶二房需要你答应吗,你以为你是谁啊,夫君!休了这个不懂三从四德的臭女人,冥儿一定好好伺候你!”

  “你说谁不懂三从四德,你也配进我赵家门,我现在就杀了你……”

  “砰”一声爆响在两女间炸开,赵官仁像擦屁~股纸一样崩飞了出去,一头铲在地上四脚朝天,可刚想回头骂上两声,两个小婆娘连楼房都给拆了,差点没把他给活活压死。

  “老子还在下面呢,想谋杀亲夫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吓的抱头鼠窜,两个大魔王打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,动动手指头就能捏死他,不要看他表面上霸气的很,实际上心里比谁都虚。

  “唉”黑般若走过来摇头道:“这两个冤家打了上百年了,永夜都不敢把她俩放一块,你倒好,两只母老虎一起牵回家,等你头七的时候记得来找我,贫僧免费给你念一段大悲咒,不要充值VIP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