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500窃国之贼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96 2020-11-17 17:22

  “皇后?”

  赵官仁闻言一怔,望着大殿门前高高在上的宫装贵妇,模样不过四十多岁而已,但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皇后,他下意识问道:“太子!你到底几个娘,怎么又蹦出个皇后来?”

  “这不是我娘,她是我爷爷的皇后,我爹登基她就被废了……”

  太子等人的老脸都煞白煞白,顺尧帝更是满头的冷汗,结巴道:“这、这老妖妇定是变成厉鬼了,她死的时候都八十多了,哪有如此年轻,这是她在我爹登基那天的穿戴!”

  “老三!见到本宫你还不跪下……”

  老皇后缓缓走到了台阶前,居高临下的俯瞰顺尧帝,顺尧帝的双腿本能的弯曲了,可马上又挺直叫道:“妖妇!竟敢让朕跪你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你这个谋害亲夫的贱%人!”

  “你要血口喷人到何时,你才是谋逆造反的逆子……”

  老皇后冷笑道:“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,他的皇位是篡位得来的,他谋害了我的夫君,你们的太上皇,还杀害了我的太子,篡改了他爹的遗诏,陈永仁就是一个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太子等子孙全都惊呆了,纷纷吃惊的望向了顺尧帝,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篡位的皇上,包括金无命都是一脸难以置信。

  “你放屁!明明是你们用邪术害死了我爹……”

  顺尧帝怒声叫嚷道:“你们将我爹的双生妃子炼成了女鬼,在炼气阁中将他杀死,邪阵在炼气阁中摆放了十几年,若不是赵云轩帮朕寻了出来,朕也被你们给害死了!”

  “老皇后!这事你洗不掉的,栽赃都没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摇着头说道:“慈仁宫的枯井下有一条密道,一直通往宫外的四王爷府,已经十多年没被启用过了,连你的继任者王皇后都不知道,除了你帮你儿子谋朝篡位,谁还会这么干?”

  “哼那又如何……”

  老皇后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陈永仁杀害太子,篡改遗诏总是事实了吧,况且密道之事与太子无关,全是我一人所为,他杀了太子就是篡位,就是造反!”

  “你可真是位好母亲,死了还帮自己儿子顶罪,怨气冲天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起双臂说道:“这么多的杀魂以及灰魂,可不是短短几个月就能炼成的,还有这地砖下面的邪术大阵,这十几年来你可一直没闲着,甚至将自己都炼成了黑魂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老皇后厉声叫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,如何得知这些事,胆敢不说实话,本宫今日叫你命丧黄泉!”

  “唉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明知故犯……”

  赵官仁冷笑道:“凭你一人弄不出这么大的阵仗,但人家为何要帮你,为何要帮你夫君篡位,再帮你儿子谋杀亲爹,人家是为了钱吗,他帮一个皇帝篡位就什么都有了,为何还要大费周章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此话说的全场都一下子安静了,太子和端亲王惊疑的直眨眼,顺尧帝也凝重道:“云轩!你此话究竟何意,难道有人故意祸乱我陈家?”

  “岂止是祸乱,人家在谋夺整个大顺江山,想让它改名换姓……”

  赵官仁摊开手说道:“这场后宫之乱谁得了好处,太子只剩一口气,端亲王也东窗事发了,仅剩下一个六皇子可为储君,但总得为他找个对手啊,请问应该把谁调回来?”

  “秦王!!!”

  父子几人几乎异口同声,包括六皇子自个都惊呼一声,道:“倘若太子和老九都废了,唯有秦王可与我匹敌,但秦王没实力主导后宫之乱,他虽有兵权却远在边关,如何主导?”

  “为何要主导,他就不能跟皇上一样,稀里糊涂的上位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你们三个与秦王最大的区别,在于秦王长期驻守在海疆,娶了三名泰平天国的妻妾,他是唯一反对攻打泰国的将领,所以想让他上位的是泰平天国,不是他自己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顺尧帝父子尽数色变,太子惊声说道:“莫非是泰贼在主导后宫之乱,他们想让秦王上位,好让大顺停止攻打他们,是不是这样?”

  “其实很明显了,为何等了十几年,突然重启邪术谋害皇上……”

  赵官仁瞪眼说道:“因为我查出了泰贼谋逆,皇上下令缉捕泰国流民,逼的他们不得不痛下杀手,换一个对他们更宽容的皇上,好让他们继续渗透,侵占大顺的五脏六腑,最后将大顺变成大泰!”

  “父皇!秦王是泰贼的种……”

  六皇子忽然怒声说道:“这事我本想留着秦王回京时再说,但现在不得不说了,秦妃的祖父就是泰贼,所以秦王偏爱泰女,他们这是要给咱家的江山,换一个泰贼皇上啊!”

  “秦妃何在?秦妃何在……”

  顺尧帝惊怒万分的回过身去,可赵官仁却说道:“不用找了,秦妃在百鬼夜行前就跑了,她一跑我才反应过来,泰贼的手早就伸到宫里来了,他害死了大顺三代皇帝,你也是他扶起来的!”

  “我?”

  顺尧帝猛地一怔,整张脸瞬间就没了血色,惊恐道:“我、我知道是谁了,千叶玄,肯定是千叶玄,他帮我爷爷夺得了太子之位,然后帮我爹篡位,我篡位也是他出的手!”

  “老夫就知道,你是个狼崽子,不杀你必成大患……”

  忽然!

  一道青色的身影出现在大殿的房顶上,众人吓的一阵惊呼,连金无命也略显慌张的横起了长刀,只看千叶玄背着手孤傲的立于房顶,用藐视终生般的眼神俯瞰他们。

  “不要故作高深,本王找上了你,不是你找上了本王,昨天你请我去御厨房吃东西,我问你吃什么,你说一条百鱼宴……”

  赵官仁抬头笑道:“一百条鱼做成一条鱼生,很牛逼!但我问你姓千还是千叶,你笑了笑就走了,因为大顺没有千叶复姓,岛国人又喜欢吃生鱼片,所以你知道你快暴露了,必须得痛下杀手了!”

  “你也是泰贼……”

  顺尧帝等人尽数惊骇欲绝,可千叶玄却说道:“什么泰贼,大顺江山不也是你们从人家手里抢来的,胜者为亡败者寇,但我本以为大顺气数已尽,没想到竟出了一个妖物!”

  “你为何要骗我,为何啊……”

  妖月公主撕心裂肺的哭喊道:“我一直都叫你千叶伯伯,将你当做真正的亲人,什么话都与你说,有些事连我母妃都不知,可到头来你居然在害我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”

  “十七!伯伯从未害过你……”

  千叶玄轻轻摇头道:“我身为天国皇室子孙,要的不过是大顺江山,你支持太子当皇上,我也支持他,反正一堆废物挑谁都无所谓,更何况你们陈家子孙皆是我天国血脉,当今皇上也一样!”

  “放、放屁!”

  顺尧帝急眼般的叫骂道:“我母后世代皆大顺子民,从未与泰贼有瓜葛,你休要在此胡言乱语!”

  “没错!”

  千叶玄冷笑道:“你母后当然不是我天国人,但你祖母乃我堂妹,她生下了你爹,你爹有一半天国皇室血脉,否则我为何要帮他篡位,你们大顺皇室早与我天国密不可分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陈家父子们统统傻了眼,连妖月和小郡主都惊呆了,绕来绕去他们身上都流着泰贼的血,居然是自己人打自己人。

  “我猜猜啊,前朝皇帝大概是不认账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嘲讽道:“前朝皇帝发现了你的诡计,他不想承认有泰人血统,于是就有了不准泰人考科举的规定,然后你就布局害死他,推当今皇上登基,将这个规定又抹除了,对吧?”

  “啧啧”千叶玄摇着头说道:“古人常说过慧易夭,慧极必伤,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才思,难怪活不长!”

  “既然如此,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,其实我太祖年轻时曾流落天国,还为天国皇室养过马……”

  赵官仁认真的说道:“天国公主见我太祖精壮又帅气,忍不住与他在林间找快活,她抱着树、撅着臀,我太祖撞她,她就撞树,公主大喊,呀卖呆!一树的叶子都落下来啦,于是公主的野种便有了一个姓……千叶!”

  “噗哈哈哈……”

  顺尧帝带头笑喷了出来,几位皇子更是笑的狂跺地面,反正笑不笑都在劫难逃,连金无命都捂着肚皮笑的直抽抽,公主们更是连眼泪都给笑出来了。

  “小杂种!你敢辱我先祖,今日定要将你碎尸万段……”

  千叶玄猛地抽出了一把青色长剑,面色青狞的就像要吃人了一般,吓的狂笑声戛然而止,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宗师,还是排行第三的牛逼人物。

  “你自找的,敢跟本王讲血统……”

  赵官仁竖起一根手指头,嘲讽道:“你这样的我气死过不下一千个,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窃国之贼,没本事打江山,钻人家后宫里下种,你特么就是屎壳螂爬脚面——不恶咬人也恶心!”

  “哼”千叶玄忽然收回抬起的脚,冷声说道: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想激我下去破阵是吧,你做梦,今日谁也别想活着离开,统统都得给我死在这!”

  “没错!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把你勾出来,岂能让你活着离开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拽起小郡主和十七公主,冲到祭坛后把她俩往地上一扔,抄起一碗金汁大喝道:“速速露出背脊跪向大殿,本王要血祭轩辕,请轩辕大帝前来降妖除魔,莫要怠慢,快脱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姑侄俩咬着牙对视了一眼,忽然双双用力撕开了身上的衣裙,只穿肚兜和亵裤跪在了祭坛两侧,赵官仁立即抄起根毛笔蘸上金汁,迅速在她俩背上画下了神秘符箓。

  “请神!你竟然会请神,这可是仙法啊……”

  玄阳天师激动的大喊了起来,顺尧帝等人也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,纷纷跑到祭坛后蹲了下去。

  “上!”

  千叶玄惊疑不定的大喊了一声,老皇后突然发出了一声咆哮,嘴巴张的比她屁%股还大,几百只恶鬼瞬间张牙舞爪的冲向了圈内。

  “砰”赵官仁猛地将金汁洒向了天空,一拍祭坛大喝道:“一请天地动,二请鬼神惊,三请轩辕大帝来相助,率领天上十万兵!出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