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441枕边卧底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175 2020-11-17 17:22

  赵官仁是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,他以为古人也是七八点钟上班,特意赶在七点半,准时踏入了黑衣卫驻扎的军衙。

  谁知道人家连早会都开完了,几百人都撒出去执行任务了,他找人一问才知道,点卯点卯,卯时清点人数,也就是清晨五点到七点,而黑衣卫的规矩是六点整集^合。

  “来啦!”

  陈千户坐在衙堂内喝茶吃点心,身后立着两名魁梧的百户,赵官仁最讨厌这种不阴不阳的家伙,因为很难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,心思难以揣度,得不停的试探才可以。

  “卯时人多口杂,卑职特意晚来了一步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拿出一只木盒打开,放在茶桌上笑道:“这是谢家昨夜送来的钱财和地契,还有个妾室在后门外的轿子里,卑职常年在外不知规矩,一样都没敢动,还请大人定夺!”

  “小吉国近来屡犯我大顺疆土,战事吃紧,国库空虚啊……”

  陈千户取出三张千两银票,递给他说道:“规矩就是有人送你就收,谁送便查谁,小事放任,大事上报,但女人是祸根,小事也能变大事,送去内务处记录在案便可!”

  “卑职明白!”

  赵官仁笑着把银票收进了袖兜,实际上给了他一成都不到,谢家送的东西少说也有五六万两银子,看来这姓陈的比他想的还要贪,哪怕他再分下去一些,估计自己也要拿上个七八成。

  “白衣卫的人今日便到,你莫要与他们起冲突……”

  陈千户又递了块糕点给他,说道:“白衣卫与我等同属京督卫场,说白了便是互相督促,平常相互较个劲没什么,但通敌谋逆等大案定要默契,莫要给人家使绊子,否则出了事谁都担待不起!”

  “懂了!井水不犯河水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糕点塞进了袖子,一位百户便把他领了出去,赵官仁顺手塞了一千两银票给他,笑道:“周兄!多谢昨晚帮我找回婢女,以后有银子大家一块赚,还望哥哥多多提携啊!”

  “哈哈兄弟客气啦……”

  周百户很亲热的搂住了他,笑道:“大人亲手给了你一块糕点,这是对你很满意的表示,宁州这地界虽然富庶,但权贵关系错综复杂,咱黑衣卫也没多少油水可捞,赚银子还得仰仗兄弟你啦!”

  赵官仁朝后门外使了个眼色:“包在我身上,不过这女人?”

  “女人谁不想要啊,但咱们黑衣卫不行……”

  周百户低声道:“这是副指挥使大人的规矩,送来的女人不准碰,兄弟可别坏了规矩,以前就有弟兄栽过大跟头,对了!你妾室已经被接来了,我还得去盯着白衣卫那帮孙子,失陪啊!”

  “哥哥慢走!”

  赵官仁按照指引进了偏院,一位娇小的少妇已经等在厅中了,约莫二十岁上下,虽然全身都没几两肉,可长的标致又妩媚,一身很普通的青色罗裙,长发盘在脑后,显示她已嫁人的身份。

  “我是赵云轩,不!常子腾……”

  赵官仁跨进去打量着对方,谁知小娘们居然是个处,可裙中和袖子里都藏有武器,一双手略显宽大,一看就不是寻常姑娘家的手,估计这身手摆平他应该没问题。

  “奴家常罗氏,闺名罗檀,老爷唤我檀儿即可……”

  罗檀落落大方的上前一礼,嫣然笑道:“以后奴家便是老爷的副手了,檀儿是正五品的身手,寻常贼人十来个近不得身,有任何事都可唤檀儿去做,奴家先为老爷换上官袍吧!”

  “你也一起脱了吧,让本少爷看看身段……”

  赵官仁关上门走到椅子上坐下,罗檀的脸色微微僵了一僵,上前笑道:“老爷不知黑衣卫的规矩么,同房不同床,假戏不真做,以免生出事端,说我二人沆瀣一气!”

  “要么脱!要么滚……”

  赵官仁点上烟不屑道:“我不管黑衣卫什么规矩,你入了我府就得听我的,你现在不但得给我脱^光,晚上还得给我侍寝,不乐意就滚出去跟陈大人说,你当不了我的副手!”

  “大人!请不要再为难我了……”

  罗檀终于冷下脸说道:“黑衣密探身边皆有耳目,大人您如此老道,应该懂得我为何而来,大不了我以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大人不通敌谋逆,我绝不上报,你我皆退一步可好?”

  “你想报就报,我怕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道:“我挣的银两九成都上交了,姑娘也一个都没要,一肚子的邪火还不能在你身上释放,当老子是吃斋念佛的和尚啊,我数三个数,数完了你要么脱,要么滚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罗檀用力咬了咬红唇,最后什么都没说,反身将房门给插好,走到赵官仁面前默默地宽衣解带,她努力压制着呼吸,可还是弄了个面红耳赤。

  可这小娘们身上居然藏了三种武器,一把狼牙小刀,两把无柄飞刀,还有带机关的袖箭,这哪是什么副手,分明就是陈千户派来监视他的眼线。

  “这就对了嘛,我可是你男人,你每根毛都属于我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她一把捞进了怀里,坏笑道:“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首先你是个女人,老爷好你才能跟着好,不要指望还有下一个常子腾,老爷我官运亨通,你恐怕得在我身边待到人老珠黄喽!”

  罗檀羞愤道:“我辅佐过三位密探,你是最狠的一个!”

  “哈哈人不狠站不稳……”

  赵官仁放开她笑道:“你这双手不可能是大家闺秀,冒充我小妾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,你也换上旗卫的官服吧,以后你白天是我的女护卫,晚上就是我的暖床小妾!”

  “哼但愿你真的官运亨通,不要糟了我这清白身子……”

  罗檀赌气一般臭着脸,赵官仁立马甩给她一叠银票,骂道:“蠢妇!这五百两能买几十个你这样的,跟着我你是走大运了,否则你一辈子才能挣几个钱,过来给本公子更衣,跪着!”

  “知道啦!大老爷……”

  罗檀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喜色,赶忙收起银票跑去端来官袍,黑衣卫千户以下都是一水黑衣的曳撒,长长的下摆类似百褶裙。

  不过可以从下摆的褶皱中区分官衔,赵官仁现在是个七品督旗,褶皱中是淡青色,胸口没有文官那种补子,而是用银线绣了一只猛虎的轮廓。

  “老爷!您抬脚,奴家为您穿靴……”

  罗檀跪在地上贴心的帮他穿上皮靴,赵官仁扎上有三块玉石的腰带,戴上没有小翅膀的乌纱帽,除了没有配发一把绣春刀之外,他觉得自己跟明朝锦衣卫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“老爷!天气闷热,您要穿软甲么……”

  罗檀起身帮他整理袍子,赵官仁抽出雁翎刀看了看,说道:“没文化的武夫才穿甲,本官这种文武双全的才不^穿甲,对了!这刀怎么才地级一品啊,黑衣卫都不发一把天级兵刃么?”

  “老爷您想多了吧……”

  罗檀好笑道:“天三品的兵刃连禁军都配不齐,天一品的神兵拢共也不过十来把,还全都在十位大宗师手上,天二品的也是不过百,那都是仙家手段,凡人根本无力打造!”

  “那就换上衣服,爷带你去吃大户……”

  赵官仁挂上腰刀打开了房门,吓的罗檀娇呼了一声,羞愤的捶了他一拳跑进卧房。

  没多会!

  罗檀便换了身没品阶的旗卫服出来,俊俏的像个小公子一般,估计她也是太久没穿这身衣服了,趾高气昂的挺着胸脯,叫上十名旗卫出了军衙。

  “唉呀多好的铺子啊,就这么关张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上街道就发现了,卞家的铺子全部关了门,门上都被贴了封条,下人通通被赶回了家,掌柜一级则被带进卞府中软禁。

  不过谢家也没敢幸灾乐祸,不仅关了赌档一类的地下生意,连观月阁的姑娘们都换上一水布衣,大保健的活一律不接,连兰水河上的船娘都消失一空,一副要严打的味道。

  “哥几个!怎么样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径直来到了卞府大院的门口,四名小旗卫正坐在门口吹牛,见他来了急忙上前行礼。

  “大人!”

  一名旗卫笑道:“卞家老实的很,一个闹事都没有,卞老头一大早就在那斗狗玩鸟,女人们也不哭了,打麻将的打麻将,绣花的绣花,估摸着心里有底了,有人会来救!”

  “哥几个幸苦了,卞家不是普通人家,悠着点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抛了一锭银子给他们,几人立马惊喜的感恩戴德,可刚想进宅子瞅上一眼,后方却突然奔来了十几名白马骑士,从上到下一水白,但袍服款式却跟黑衣卫相同。

  “老爷!白衣卫的欧阳千户,狠角色……”

  罗檀急忙提醒了他一声,赵官仁知道白衣卫没他们人多,人数甚至连一半都不到,但实际权力却比他们大上不少,如果昨晚换成白衣卫千户在此,他能直接把王知府给带走。

  “吁”白衣卫们拉马停在了大门口,领头的欧阳千户三十来岁,秀秀气气的像个小白脸一样,佩剑更是一把细长的宝剑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男子气概,若不是曳撒下摆有红色衬里,根本看不出这是个千户。

  “这是个阉人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低声问了一句,谁知欧阳千户一眼就瞪了过来,没想到听力居然如此卓绝,吓的罗檀满脸煞白的低头说道:“莫要瞎说,欧阳大人是、是男儿身,快行礼啊!”

  “你也就这点出息了,还想当我副手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屑的鄙视了一句,马上就跟变戏法似的抱拳上前。

  “哈哈原来是欧阳大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谄媚的笑道: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啊,欧阳大人果然是玉树临风,卓尔不凡,卑职黑衣督旗赵云轩,大人若有差遣尽管吩咐,卑职定当全力而为!”

  “好一个赵云轩,果然是巧舌如簧,口若悬河……”

  欧阳千户翻身下马,将他腰间的腰牌翻过来一看,冷笑道:“常子腾!你真是狡兔三窟,花样一个又一个,但你不去防治尸毒,追查真凶,跑到这卞府大门口来作甚?”

  “事发卞家!这不得来问个清楚嘛,不过大人英明神武,您既然来了卑职就告退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拱拱手就要走,可欧阳千户却一把按住他肩膀,说道:“莫要让我查出是你从中作怪,否则本官绝不轻饶!”

  “那您可要查仔细喽,祝大人青春永驻,人比花娇,告辞……”

  赵官仁挣开肩膀扭头就走,欧阳千户则回身凝视着他,眯眼对手下说道:“好好查查这个常子腾的底,黑衣卫一帮莽夫向来好勇斗狠,这小子不像他们手下的人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