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368黑凤凰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21 2020-11-17 17:22

   “老板!救我……”

  王若依被两名壮汉按在了大门台阶上,大声哭喊道:“他们把我们的人都抓走了,大头哥、林琪、宋思佳、段雨桐,还有陈冉都在他们手上,留守棺材钉的人都被抓了!”

  “赵老板!别说废话了……”

  白西装女人肆无忌惮的走进了大厅,傲然的笑道:“除了王若依刚刚说的几个人之外,我们还抓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人,只要你交出罗子萱,我担保他们平安无事,你们这些个也是一样!”

  “我挺喜欢你胸上这只凤凰,我就叫你黑凤凰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慢条斯理的吸了口香烟,笑道:“老话说狠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,郑十八既然派你过来跟我谈,你肯定是个不要命的,来的时候还吸了几道黑8对吧,是不是上头的劲还没过啊?”

  “你*他*妈管我吸了几道,我……”

  “闭嘴!听我把话说完,对你有好处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把烟头弹向了她,黑凤凰一挥手就给拍开了,但赵官仁又嘿嘿的笑道:“身手不错嘛!可惜你就是个小炮灰,根本做不了主,想完成任务你得听我安排!”

  “我上头了,你最好别惹我……”

  黑凤凰掏出个玻璃鼻烟壶,用指甲盖抠出一点黑8,塞进鼻子里猛吸了一口气,然后仰起头来舒爽的打了个哆嗦,大声说道:“我数到三,不见罗子萱我就杀了你的人,一分钟杀一个!”

  “玩疯的是吧,那就来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忽然起身拔出了手枪,直接对准了门口的王若依,冷笑道:“我女人多的很,我看你能杀几个,冬子!罗子萱拖出来打断手脚,外面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跑!”

  “邦”赵官仁毫不犹豫的开了枪,黑凤凰下意识让开了身,门外的两名壮汉也本能松开了王若依,但子弹却打在了门外的汽车上,吓的王若依哇哇尖叫,趴在台阶上抱头狂打哆嗦。

  “卧*槽!枪*法真烂……”

  赵官仁晦气的咒骂了一声,可黑凤凰却怒骂道:“你少他妈给我耍花样,老娘可不是吓大的,你们要是敢动罗子萱一根汗毛,我让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!”

  赵官仁笑道:“这才对嘛!来就好好的谈,装什么逼啊?”

  黑凤凰瞪眼道:“老娘不需要装,我有!”

  “好吧!既然你不需要装就有,那我也不能欺负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坐回去笑道:“咱俩来一场赌局,骰*子、麻将、扑克牌,随便你挑一样,你用我五个人做赌注,五次机会,只要你赢了我一次,我就把罗子萱无条件交给你,敢不敢?”

  “当真?”

  黑凤凰眯眼看着他,赵官仁不屑道:“你要明白一点,你就是个跑腿的,最终的条件是我跟郑十八谈,我给你机会是为了我的小情人,你要是不信就滚吧,我今晚就睡了罗子萱!”

  “好!那就简单一点,玩骰*子……”

  黑凤凰毫不犹豫的招了招手,两名壮汉立即把王若依押了进来,赵官仁也让人在中间摆了一张桌子,铺上了一块红布,还搬来了两箱啤酒,以及一大堆小零食。

  “不用检查了,咱们五颗骰*子比吹牛,做不了弊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一箱啤酒放在桌上,自己打开一瓶科罗娜灌了两口,不过黑凤凰磕了药也很谨慎,将两个骰盅全都检查了一遍,两名壮汉也背着枪*高度警惕,双眼不停在众人身上扫视。

  “不许开盅!盲猜……”

  黑凤凰随手晃了一下骰盅,从箱子里拿了一瓶啤酒,谁知她手臂一抖,一把锋利的小刀便从袖子里滑了出来,直接一刀削掉了酒瓶盖,豪爽的灌了一大口啤酒。

  “五个二!”

  赵官仁也很随意的晃了晃骰盅,枪*手们全都围在周边翘首以盼,同时也在疑惑他哪来的自信。

  “五个三!”

  黑凤凰双手撑在桌子上,像头小雌豹似的瞪着他,但赵官仁却拿了块香蕉皮丢嘴里,蔑笑道:“这么保守啊,看来你只是外表比较浪啊,那爸爸给你来个狠的吧,八个三!”

  “开!”

  黑凤凰一把揭开了骰盅,双方一共十颗骰*子,一点可以算作任何数,但出现八个三的机率也不高,可等她低头一看却傻眼了,三个一点加两个三点,单她自己就有五个三了。

  “哈穿的越浪,输的越快,古人诚不欺我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幸灾乐祸的揭开了骰盅,不多不少正好三个三点,加起来正是八个三点,黑凤凰立马愤怒的拍了桌子,挥手喊道:“放人!”

  “小宝贝!没吓到尿裤子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嘻嘻的敞开了怀抱,王若依自然知道他刚刚在吓唬人,立马哭着扑进了他的怀中,但一名壮汉却低声说道:“凤凰!不要盲猜,当心有诈!”

  “再来!”

  黑凤凰猛地扔掉了黑色骰钟,拿起一只瓷杯扣住了五颗骰*子,用力晃了晃之后掀开一条缝,扫了一眼便迅速盖上。

  “依依!你来摇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拍了拍王若依的腰,王若依可怜兮兮的擦了擦眼泪,拿起骰钟轻轻摇了摇,赵官仁掀开看了眼便笑道:“手气不错嘛,黑凤凰!你今晚可能得输的光屁*股喽!”

  “少废话!四个一……”

  黑凤凰气势汹汹的看着他,同时将半瓶科罗娜全部灌下,但叫了一点之后就不能再算其它点数了,像刚刚八个三的情况就不会再出现。

  “开!”

  赵官仁猛地将骰盅揭开了,一句废话都不说,可是黑凤凰却气的差点砸了杯子,赵官仁居然一个一点都没有,看她的表情就知道,她自己的骰盅里都没有四个一。

  “人带过来!挑个女的……”

  黑凤凰气急败坏的拿过对讲机下令,很快门外又来了一辆越野车,但这回来的是跟林琪互换身体的段雨桐,在棺材钉大厦当联络员的小女警之一。

  “老板!”

  段雨桐倒是比较的镇定,迅速走进来站在赵官仁身后,耳语道:“公司里出了内鬼,待在一楼的人都没事,我们一直躲在地下室,后来有人冲进来了,用密码打开了安全门!”

  “我知道了!你待着别说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伸手摇了摇筛盅,黑凤凰毫无悬念的连输三局,大车灯和陈冉都被带了进来,最后连吕大头都被带了进来,只剩下一个林琪仍被扣押着,而林琪则是当年的代理人之一。

  “老板!我可算见到你啦,我的亲人呐……”

  吕大头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,一把抱住赵官仁的腿嚎啕大哭,赵官仁连忙把他踢开说道:“你特么把我裤子扯下来了,别哭丧啦,有技师在后面等着你,大保健我请客!”

  吕大头一骨碌爬了起来,左右张望道:“哪呢?多少钱价位的,最近查的严么?”

  “再来!”

  黑凤凰输的脸都黑了,怒吼着拍了桌子,可一名壮汉却皱眉道:“凤凰!这把让我来吧,这小子把你克的死死的,再玩下去你还是输,老子跟他比大小,纯凭运气!”

  “黑凤凰!我知道你为啥不*穿打底衫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抢过话头笑道:“你这种纹身的江湖女人,我本来没什么兴趣,不过你总在我面前运球,晃的我有点头晕,这样吧!我多给你一次机会,这把输了你脱*光就行!”

  “好!这可是你说的……”

  黑凤凰眼中立刻燃起了斗志,可赵官仁却看着她头顶的数值,笑道:“我说话向来算话,从来不骗女人,但我肯定会拍几张照做个纪念,希望你老公不要觉得我绿了他!”

  其实赵官仁之前也没想到,黑凤凰居然不是单身状态,不仅出轨欲低到个位数的程度,经历值也是很少的六人次,对她这样的女人来说,简直可以表彰一座贞节牌坊了。

  “我没老公,你尽管拍吧……”

  黑凤凰一脸无所畏惧,她足足有四个心魔,其中三个都是暴虐型的心魔,还有一个穿白裙的小女孩,长的跟她有几分相似,只是让三个心魔挡在身后,无助的打着哆嗦。

  “吸了黑8可以戒,但心脏了可戒不掉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着点上了一根香烟,说道:“谁都有做错事的时候,你男人是人不是神,只要你还爱着他,他的心也在你身上,你就该给他一个机会,爱是包容不是憎恨!”

  “你*他*妈在放什么屁,还赌不赌了……”

  黑凤凰有些失控的叫喊,赵官仁轻笑道:“我只是有情提醒,趁着陷的不深还能回头,否则到头来就是一场空,只剩下一个残花败柳的身体,还有老公和孩子对你的失望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黑凤凰的脸色终于狠狠一变,脸上明显出现了错乱之色,她有些神经质的拍了拍脑袋,下意识将鼻烟壶又掏了出来。

  “不能吸!孩子会瞧不起你……”

  赵官仁很认真的看了她一眼,跟着不急不慢的晃了晃骰钟,翘起来一边看一边说:“你这种车灯啊,一看就是当妈的人,我真是为了你好,那就来个简单点的吧,九个五!”

  “九个五?”

  黑凤凰难以置信的看了看他,赶紧掀开自己的骰盅又扫了一眼。

  “这可是一道送分题……”

  赵官仁抬起双手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,才会让一个好妈妈变成了这副模样,不过只要你扔了手里的鼻烟壶,这把输了我也不让你脱,就算看在你女儿的份上吧!”

  “你、你怎么会知道……”

  黑凤凰忽然颤抖了起来,赵官仁摇头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吧,你们看不见的东西我可以看见,其实你女儿一直没离开你,她很可怜的跟着你,穿着白裙子,羊角辫!”

  “在哪?我女儿在哪……”

  黑凤凰突然发了疯似的转身大叫,可她身后的壮汉却猛地把她撞开,一把揭开桌上的筛盅大喊道:“我不信你有九个五,开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